刚刚更新: 〔大世尊〕〔抗战之铁血佣兵〕〔造化天道〕〔童颜陆霆骁〕〔为了出狱,她嫁给〕〔第一名媛:童小姐〕〔童小姐乖乖受宠陆〕〔童小姐乖乖受宠〕〔重生之狂暴火法〕〔叶灼穆有容小说全〕〔道兄又造孽了〕〔界起通天〕〔重回九零她靠科研〕〔师傅我才4岁不要赶〕〔我捧红了半个娱乐〕〔大唐扫把星〕〔彩凰耀世〕〔青梅嫁到〕〔姜鸢也尉迟〕〔姜鸢也尉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战婿归来秦朗苏倾慕 第479章 宰相李天祥的推测
    “你说道什么?”赵懿不悦的怒喝出声,瞪了眼韩呈厚。,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韩呈厚并不紧张,反而继续出声说道:“国王,我这是肺腑之言,这段时间秦朗先在西南边境逞威,又在异国露脸,如今秦家归附,过段时间世界战神大赛,若是秦朗五连冠的话,他的声势只怕比您都不逞多让了。”

    “那个时候纵然是秦朗自己没什么别的心思,您能保证跟随他的那些人,也没心思吗?”

    “前朝是怎么灭的,您难道不知道吗?”韩呈厚面色焦急的出声,劝谏国王赵懿。

    “放肆!”

    砰!

    赵懿脸色怒容十足,拍桌子咆哮,瞪着韩呈厚。

    韩呈厚终于面带畏惧神色,连忙出声道:“我也是为国王考虑,我是您秘书,我必须对您负责!”

    “秦朗或许没别的心思,他直选择做孤臣,可这也是他的聪明之处啊。”

    “如此爱惜羽毛的个人,喜欢趋利避害的人,还如此年轻。”

    “国王,他可…他可只有二十六岁啊,至少还有四十年的好机会,您不得不防。”

    “秦朗之罪,罪在将来。”

    韩呈厚说到这里,已经快要跪下去了,泣血而建。

    国王赵懿脸上的怒容渐渐减少,眼的锋芒逐渐犀利。

    “此事不许和别人说起。”

    “是,国王。”韩呈厚脸色顿时大喜过望,连忙抱拳出声回应。

    国王赵懿脸色稍虞,只是眼底的那抹紧张却怎么也消散不去了,他秘书韩呈厚还有最重要的点没有说,那就是秦朗的师父是灵武霄。

    那才是真正让他忌惮的人物,灵武霄只要在龙国天,他这个国王之位就有分钳制。

    可现在他也只能信任秦朗,至少在没有别的年轻辈站出来为他‘得罪’人之前,秦朗就是最好的刀斧手。

    韩呈厚没有多说,有些话只说遍就足够了,国王赵懿何等精明的人物,说的太多的话难免以为他有私心,甚至故意陷害秦朗。

    可是他没有这个心思,他真的只是单纯的为龙国以后考虑。

    龙国不允许有这么牛逼的人存在!

    功高盖主,这还得了吗?

    京城,李家老宅,院内。

    “父亲,秦朗此举,会不会引来国王的猜忌?”李非满脸凝重的问着李天祥。,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身为宰相之的李天祥,看待这种事情自然是看的比较远,加上李家也算与秦家有些许的关系。

    李非也比较敬重这个比他小不了几岁的秦朗,故此问。

    李天祥脸色很是难看,左手握着茶杯,茶水滚烫却都让他没有太多的感觉,心都在此事上。

    许久之后,李天祥松开了手,用力的握紧拳头。

    “秦朗此举,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国王最信任他的点,那就是他孤身人。”

    “金阙组织虽然是他的机构,可却是官方的机构,属于国王。”

    “但是秦家不同啊,秦家作为当年古武江湖界的三大家族之,本身就有太多的传奇和含义。”

    “现在秦朗成为了家之主,这与孙逊林,与我没什么两样了。”

    “这才是国王最无法容忍的事情,只是短时间国王不会对秦朗怎么样,但时间长了就未必。”

    李天祥每句话说的都让李非心神紧,听着父亲的这般分析之后,更觉得秦朗危险重重。

    难不成秦朗想不明白这点吗?到底为什么让他做了这个昏招?

    更可怕的是秦朗将秦家安排在了乾省,而不是京城,不是国王的眼皮底子。

    你秦朗这到底是要干什么?要把乾省据为己有?成为真正的方霸主吗?

    乾省有秦朗太多的底蕴和底牌了,要钱有钱,要人有人,加上秦家以后安札在乾省,这里面太多的问题,秦朗都感觉不到?

    李非觉得秦朗不是个傻子,否则也不可能有今天这般身居高位。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秦朗此举…捉摸不透。”李天祥摇着头,他分析的那些,必然秦朗也能够明白。

    然而秦朗还是这般做了,这到底是为什么,不得而知。

    可是不管怎么做对于国王赵懿而言,这都是无法忍受的事情,秦朗可真的是昏了头,就算有什么招数,也是昏招。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能希望秦朗把握分寸,不要让国王忌惮。”李天祥拿起茶杯,吹散上面漂浮的茶叶,却见茶叶落在了下面,过会又飘了上来。

    这茶叶的细节让他怔,瞬间想到秦朗此举,忍不住抿嘴笑出声来:“原来如此,这小子…”

    “父亲,您明白什么?”李非诧异的望着父亲,不过是喝口茶,怎么就明白了?他不太懂。

    李天祥看了眼自己的长子李非,摇了摇头没有多说,此事旦说出去,秦朗所做的这切就都白费了。

    这小子几乎瞒过了所有人,若不是自己吹了下茶叶,也不会联想到秦朗此举。

    相信现在朝堂上下,古武江湖内外,全部都被秦朗所迷惑了。

    “不愧是龙国最年轻的战神,手段之可怕,丝毫不逊色我们这些老东西。”李天祥放下茶杯,语气极其低沉的呢喃着。

    李非越发的错愕不明白,但他知道不该问的不能问,这是李家的规矩。

    砰的声,院门外的铁门被推开,撞在墙上砸出声响。

    李非和李天祥都抬起头看过去,只见身穿名贵品牌衣服的李然满脸醉醺醺的走进来,浑身都是酒味,立马让李非和李天祥满脸阴郁。

    “这么晚才回来?”

    “这都晚上点了,你不知道吗?”李天祥拍桌子,满脸愤怒的喝叱声。

    李然眯着眼睛望着院子内坐着的四重人影,渐渐的四重人影变成两个清晰的人,个是他爸,个是他大哥,登时浑身颤,酒醒了大半。

    “父亲,大哥!”

    李天祥看到自己这个小儿子这般模样,当真是无法言明。

    当初若不是李然看了尚都唐家的钱财,把人家唐家的大少爷唐顽用手段困在京城,又威胁唐家嫁女,也不会惹怒秦朗,害的他们李家丢了面子。

    经过那次教训之后,李然已经改变了很多,也不敢那般猖狂了。

    可没想到今天竟然喝的醉醺醺回来,让李天祥十分不满。

    现在是什么局势?秦朗的事情让朝堂上下极为玄妙,稍有不慎谁都会引火烧身,万国王的火气没发泄在秦朗身上,而发泄在了倒霉鬼身上,这个倒霉鬼肯定是李然。

    “你和谁喝酒?”李非也明白其严重性,故此沉声问着李然。

    李然耷拉着脑袋,又不争气的打了几个酒嗝,酒气沉浮。

    “是,孙大平。”李然老老实实的回答着。

    李非顿时眯起眼睛,整个人都紧张起来。

    孙大平是什么人,那可是孙逊林的表面长子长孙(不算暗面的李玄狂)

    而且孙大平更是整个娱乐圈的总扛把子,几乎掌管着三分之二的娱乐圈资源,这种人浑身铜臭味,自己这个傻弟弟怎么会和他喝酒?

    难道孙大平有什么阴谋,想要利用自己弟弟去对付秦朗?

    秦朗和孙家为敌,也不是什么秘密,彼此都知道。

    孙大平也和秦朗有很多矛盾和仇恨,李非也很清楚。

    李天祥朝着李非示意眼,顿时李非就明白父亲的意思,走到李然身前,把拎着他的耳朵就往书房走去。

    “啊,疼,大哥,疼啊!”

    “你还知道疼?等你被人坑了,你可就不是耳朵疼这么简单了!”

    “跟我去书房,把今日孙大平与你所说的那些话,都告诉我!”

    看着这哥俩往书房走去,李天祥脸上露出了丝笑意。

    好在他李家还有李非,李非可是被他寄予厚望的,以后也有机会接班他的人。

    只是想要追赶秦朗这种奇才,想都别想了。

    整个龙国唯能够和秦朗相提并论的也就是关外省的那位北狂王。

    除此之外年轻辈,无人出其右。

    当然那些真正隐世不出,以及那几位国王的王子,暂且不说。

    “秦朗,你这盘棋,下的有些大啊,只是不知道这盘棋,你要吃掉多少棋子!”李天祥紧闭着双眸,长叹口气。

    如此高明的计谋,最终能猜测出来的,只怕只有两三个人,这还是最多的。

    李家院内,再也无话。

    秦朗自然不知道李天祥此刻心里想着什么,也不知道李天祥猜测了百分之九十五。

    他的确是在下盘棋,利用自己接管秦家,顺便下盘棋。

    只是这盘棋,到底该吃掉哪些棋子,还要看这些棋子,谁动了。

    谁耐不住寂寞跳出来,那就不怪他秦朗不留情面动手。

    “家主,这就是东江市?”

    这时身旁有秦家三代弟子,语气带着激动般颤抖,问着秦朗。

    东江市的夜色非常的漂亮,与那些大都市丝毫不差,要知道乾省的经济最强的除了京州之外,就是东江市与通州市。

    把东江市放在北方省份的话,轻松就能碾压北方省份的省会。

    故此东江市的夜景,自然不差。

    对于秦家这些在大山里面蹲了二十多年的秦家子弟而言,东江市就是他们见过的最好的大城市。

    秦朗望着这些秦家子弟,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对着足有几百米的大厦指指点点,对着穿着暴露的性感女子色迷迷的笑,都让秦朗忍不住捂脸。

    真是…太丢面儿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治愈系游戏〕〔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