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凡华云曦战龙在〕〔云苏许远州〕〔离婚后每天都有小〕〔纵意人生秦浩〕〔双眼瞎了三年〕〔最狂上门女婿秦浩〕〔禁区之狐〕〔极品女婿〕〔极品上门女婿〕〔都市古仙医〕〔叶玄叶灵〕〔剑尊叶玄〕〔重生之一世枭龙江〕〔叶玄有四个女徒弟〕〔武炼巅峰〕〔被女神捡来的赘婿〕〔穿书八零成了五个〕〔北境战神陈宁〕〔十殿战尊凌天〕〔妖臣撩人:皇上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战婿归来秦朗苏倾慕 第483章 我恨不得他死
    陈海是什么身份,大家都很清楚,尤其是秦朗身为阙主,陈海的父亲陈林,那可是四大护法之首。,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与秦朗有如此密不可分的关系,陈海竟然也过来对付秦朗?这怎么想都有些不太对劲。

    所以孙逊林这话问,立刻其他所有高员都神色冷冽下去,瞪着陈海,似乎如果陈海不给他们个合理的理由,他们绝对不会让陈海活着走出这里。

    不要以为高高在上的高员不会杀人,他们杀人更隐蔽而已。

    “我想入京的机会,被秦朗给毁了,白白成全了汤士林。”

    “这种阻碍事业的行为,与杀父之仇有什么区别?”

    “我要报复秦朗,我恨不得他死!”陈海说出这话的时候,脸上满是狰狞怨毒之色,尤其是嘴唇都气到发紫。

    孙逊林有所判断,这个陈海并没有说谎,他是真的恨秦朗,恨到了骨子里面,否则不可能如此。

    阻碍事业发展,这无异于杀人父母般了,这是生死大仇。

    更不要说陈海如果能够入京的话,对他自己的帮助有多么大,几乎是质变样。

    没有进入京城之前,再厉害也不过是方诸侯罢了,可若是进入了京城的话,从此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未来甚至成为政事堂的宰相之,也都不是没有可能的。

    偏偏秦朗拒绝为陈海暗箱操纵,不会让他上位。

    如此来就得罪了陈海,为此陈海更是恨不得秦朗死无葬身之地。

    他也是纠结了很久才做出这样的决定,报复秦朗最好的机会,若是错过的话,以后很难对秦朗出手。

    若是被他父亲陈林知道的话,更是连父子都没办法做了。

    唯的机会!

    陈海脑疯狂且偏执着,他丝毫不管秦朗是怎么想的。

    本来秦朗帮他与否都是正常的事情,但在他眼里这就不正常,我父亲是你忠心耿耿的属下,你凭什么不帮我?

    你连自己身边的人都不管,以后谁还敢去投靠你?

    陈海恨的牙齿痒痒,提及汤士林入京的事情,就忍不住心里发怒。

    本来是他的位置,现在他只能继续呆在原位置上,就连乾省政事堂的大高员都不是他,而是沈丰都!

    凭什么大高员是沈丰都?他个年轻晚辈怎么有资格去做大高员?

    肯定是秦朗帮助了沈丰都,定是秦朗出手,否则凭借沈丰都的资历根本不可能抢到他身前,坐在那个位置之上。,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他现在丢尽了脸面,在乾省政事堂已经成为了笑柄。

    之前入京没有他的机会,现在就连再进步成为乾省大高员的机会也没有,大高员也不是他。

    诸多情绪窜在起,让他彻底把秦朗记恨上了,恨不得除之后快。

    孙逊林望着陈海愈发难看的脸色,心里却是格外的满意,甚至有些得意不已。

    秦朗啊秦朗,你为了公正,为了所谓的公平,竟然连自己身边的人都护不住。

    啧啧,那就别怪我们报复你,只能说你命里该绝!

    这次我看你还怎么翻身,就连国王都暗地里派来了秘书韩呈厚参与算计你,你还有什么底牌?

    灵武霄吗?他就算再厉害,这次也别想保住你的朝堂地位!

    “陈海,我相信你。”孙逊林出声,看向陈海的目光带着鼓励,能够对付秦朗的,都是他的人。

    这点,人尽皆知。

    有了孙逊林的出声认可,其他的众高员也就松了口气,望着陈海也露出虚伪的笑容。

    陈海控制住了情绪,也朝着在座的每个高员,面露虚伪的笑意。

    大家都是虚伪的人,所以彼此之间点生疏之意都没有。

    混到这种地位,可想而知已经虚伪到了何种地步。

    “陈海,你可有秦朗的把柄?”

    “光靠秦家之事,很难为秦朗定罪!”孙逊林主动出声询问陈海,他的想法也很简单,陈海更熟悉秦朗些,想必会有更多秦朗的把柄。

    只要找到秦朗的把柄之后,把这个把柄扩大化,夸张化,妖魔化,绝对能够让龙国所有百姓为止愤慨。

    平民百姓是分辨不出高层的阴谋诡计,他们只能被节奏所迷惑,人家喊什么,他们也跟着喊什么。

    然而这样最好,这样才能够被高层所利用,达到高层的各种目的和意图。

    当然对于百姓也没什么损失,无非是浪费几天精神头罢了。

    旦热度过去之后,大家该干嘛干嘛,点问题没有。

    只是这样的操纵舆论结果,未必所有舆论上的坏人是真的坏人。

    有很多是被这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手段,所嫁祸,所陷害,所栽赃。

    孙逊林想要找的把柄,就是能够从舆论上面运作的把柄,不需要太多,个足够。

    个妖魔化的新闻,就能毁了秦朗这么多年留下的好名声,哪怕你曾经是大英雄,曾经立下赫赫战功,可捧你的百姓,也能摔死你。

    这世上最厉害的武器从不是什么核武器,而是人心与嘴唇。

    人心似砍头的剑,嘴唇如挖心的刀。

    陈海见孙逊林问他,必然知道自己父亲和秦朗这般紧密的关系,也会导致自己对秦朗有过多的了解,至少比他们这些人了解的机会多很多。

    如此来孙逊林问自己,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孙老,我这里虽没有秦朗的把柄,却知晓他曾经都做过什么事。”

    “他藐视法律,随意调动将部坦克,将东江市韩家夷为平地!”

    “杀韩家之主韩元青,去异国杀韩家少主韩战。”

    “干涉东江市政事堂高员的选拔,卫川也好,黄鸿飞也罢,全都是他的手下。”

    “不仅如此他还暗培养地下势力,培养黑暗社会成员,东江市的马三,道上称之为马爷,就是秦朗的手下。”

    “这桩桩件件,都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他逃不掉!”陈海眼满是冷意的自信,既然他敢说出来,就有自信靠这些把秦朗从英雄踹成罪人!

    众人听着陈海所说的条条句句,有几个人面露笑意,可对于更多高员而言,这似乎根本不是什么大事。

    “陈高员,这些也叫错吗?”

    “你和我,还有在座诸位谁没有做过?甚至做的比秦朗不知严重多少倍,不也没事吗?”

    “靠这些想整垮秦朗,怎么可能?”

    有高员满脸不悦的出声,对陈海说的这些废话很不满意。

    这高员的意思也获得了几个高员的点头赞同,这些狗屁大的事情也算事情。

    他们可是上等人,什么叫做上等人?那就是可以利用特权的批人。

    这样的事情,谁没做过?值得大惊小怪吗?

    “你们不懂!”陈海皱起眉头,见这几个高员的面色阴沉,他陈海也不是什么好脾气,也立马脸色难看下去,语气更透着不爽。

    “你说什么?我们不懂?”

    “放屁,我比你陈海多混了十年宦海,岂能不懂?”

    “小辈简直放肆,猖狂!”

    几个高员都是五六十岁的老家伙,却个个被陈海气的面色涨红,浑身发颤。

    他们何等的地位,岂能受到陈海如此的污蔑?

    不懂两个字,对他们而言就是最大的污蔑!

    孙逊林听着双方的争吵之后,有些无奈的揉了揉额头,凑拢班子也就如此了吧?

    就算是条线的蚂蚱,也有些愚蠢的人,何其愚蠢。

    砰!

    孙逊林巴掌拍在桌子上,巨大声响,让在座所有人全部闭上嘴巴,齐齐的望向前者。

    “都别吵了,我们要对付的是秦朗,而不是内斗!”

    “都给我消停会,听我说。”

    “陈海说的没错,你们几个没明白他的意思。”孙逊林目光丝毫不惧的瞪了几个高员眼,这几个岁数比较大的高员,听到孙逊林也这般说,他们却不敢出声反驳了。

    地位差距,高员大级压死人。

    更别说孙逊林身为宰相之,已经比他们高了不知道几个等级了。

    谁敢反驳孙逊林?至少这个屋子里面的没有。

    “对你们而言这些都是小事,可对于大众老百姓而言,这些都是天大的事。”

    “只要把韩家描述成弱者无辜的方,把秦朗描述成强权霸主,相信大众定会闹翻了天,秦朗的英雄之名瞬间就会崩塌。”

    “加上大众最讨厌的就是黑幕,更别说弄权了。”

    “既然东江市政事堂的卫川和黄鸿飞都被秦朗安排,旦此事被大众百姓知晓,秦朗这顶弄权的帽子,是摘不下去了。”

    “有些时候老百姓的话才是判官笔,生死簿,决定生死!”

    “我们利用好这几条信息,对民间大众,以毁掉秦朗名声为目的!”

    “而对朝堂高层,尤其是对国王,利用秦家这点,让国王明白秦朗的威胁越来越大,借此机会毁掉秦朗的朝堂地位!”

    “双管齐下之后,无论朝堂还是民间,都容不下秦朗。”

    “届时,这位阙主,金阙王还有什么能耐?”

    孙逊林说到这,眼皆是阴森的冷笑,露出的白牙更令人心生畏惧,简直比丧尸还要可怕。

    加上孙逊林阴森狡诈的笑声,让在座所有人都惊出身冷汗。

    此计,太毒了!

    这是要彻底毁了秦朗,将秦朗钉在耻辱柱上,永不翻身!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小精灵之第五天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