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封宴唐柒柒〕〔杨家将之风流八少〕〔至尊毒王〕〔封晏唐柒〕〔叶珍珍齐宥全文免〕〔神匠职业领主〕〔时莜萱盛翰鈺〕〔平步青云〕〔强化医生〕〔沐花颜帝翎寒〕〔上门女婿〕〔荣宁〕〔朝仙道〕〔重返1982〕〔穿越从斗破开启〕〔女主林婉男主安东〕〔天书进化〕〔魔王按时回家吃饭〕〔我能赋予万物本源〕〔龙回都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战婿归来秦朗苏倾慕 第496章 阙主存在的意义!
    “你知道你的职责,为什么还要对赵懿妥协?”灵武霄皱紧眉头,目光极其犀利的盯着秦朗,眼尽显冷意。,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秦朗深呼口气,站起身来朝着灵武霄鞠了躬,眼尽是愧疚之色:“师父,我错了!”

    “不,秦朗,你没有错,错的是金阙组织,它存在的本身就是对赵懿的种威胁,甚至可以说金阙组织就是悬在国王头顶的把剑。”

    “这把剑会无时无刻紧盯着赵懿和后世各个国王,让他们全心全力的为百姓服务,治理好这个国家,这就是金阙组织的存在意义。”

    “可无论是赵懿还是后世其他的国王,都不会允许金阙组织存在这样大的威胁性和权利,势必会步步的借机削弱金阙组织的权利,而削弱金阙组织的权利,首当其冲就是要削弱你这个阙主的权利。”

    “赵懿精明就在于他点点的渗透到了你的心里,让你渐渐的放松警惕,忘却了你身为阙主的职责所在。”

    “阙主,要能抗住顶级权贵带来的压力,要保护平民百姓,要维护龙国的公平与公正,若是连这份公平与公正都不能保证的话,金阙组织也没有必要存在了。”

    灵武霄句接着句的说给秦朗听,语气十分的慎重与认真,这是他第次非常正式的说出这些话,告诉秦朗该如何做好个名阙主,不畏强权,不畏生死。

    “师父之所以建立金阙组织的目的,本就是如此。”

    “为权利之剑装上剑鞘,能拔剑就要能收回权利之剑,不至于锋芒锐利,伤了无辜百姓。”

    “古有圣人为天地立心,为生命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师父没有高大上的品质和心思,我只想建立个不受朝堂影响,不受强权欺压,为百姓做主的个地方。”

    “小徒儿,别让金阙二字蒙尘,别让百姓失望!”灵武霄叹了口气,眼尽显几丝无奈,他很清楚想要达到这点是十分困难的,秦朗所需要承受的压力更大。

    然而这就是秦朗的命,这就是阙主的命,既然当得起这个阙主,就要扛得住这个压力。

    “师父,我明白了。”

    “多谢您的开解,我已经明白该怎么做了。”秦朗眼露出了笑意,这份笑意与昔日那般无二,再也没有半点的愁绪和不甘,再也没有任何的复杂与为难。

    阙主,他知道该怎么去做了。

    灵武霄欣慰的点头笑,挥了挥手示意秦朗先坐下。,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秦朗在灵武霄的手势之下,缓缓坐在了椅子上,端起茶杯抿了口,心情无比顺畅之后,让他的情绪也稳定了不少。

    那般纠结的烦恼,消散于无形。

    刀疤看到秦朗这般释然之后,也是脸上堆着笑意,他是看着秦朗长大的,从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成长为个顶天立地的英雄,成为个不畏生死的战神,成为个为民立命的阙主。

    主子的心思虽然不说,但是他刀疤清二楚,在主子灵武霄的心里面,如今的秦朗已经逐渐的取代了大徒弟崔显昭在他心的地位。

    那位大徒弟…

    刀疤想到那个人,也忍不住感慨连连,主子将最大的希望和期盼都放在了他的身上,然而谁也想不到他竟然会背叛了主人,背叛了龙国,背叛到了敌国r国,就连名字都改成了四个字,旱田显昭。

    失望,不甘,气愤,痛心,这些复杂的情绪无时无刻都会在灵武霄的心里出现着,只是这份苦痛他从来不说。

    这些年好了许多,灵武霄渐渐把心思放在秦朗身上,把秦朗培育成他最满意的徒弟。

    年轻人走错了路并不怕,最可贵的是能够从错路折返出来,宁可浪费时间,也不要条错路走到底。

    “我只是告诉你这个道理,但不意味着你要去杀了孙逊林。”

    “孙逊林的确不能杀,在这点上赵懿做的没错,他维护的的确是龙国的稳定。”

    “孙逊林的身份很是敏感,至少如今他不能出事,否则龙国必乱。”

    “你明白吗?”灵武霄继续抬着头望着秦朗出声嘱托着,他对这个小徒弟无时无刻都在担心,哪怕故装放心的样子,心里依旧担心着。

    好在秦朗从未让他失望过,这也是他灵武霄最满意的地方。

    秦朗深深点头表示明白,孙逊林的地位不般,手曾经掌握着大量的权利,甚至还有大量的龙国的机密东西,旦真的把孙逊林逼急了,让他投了敌国的话,对于龙国而言,可就是场巨大的灾难。

    “不过孙逊林不能严惩,不代表你会妥协赵懿。”

    “去找赵懿吧,把话和他说明白,不要让他误以为你是好欺负的。”

    “我灵武霄的徒弟,我金阙组织的阙主,连国王都不能肆意当做棋子!”

    “这是底线,历代国王必须遵守的底线!”

    灵武霄用手指着桌子,顿时桌子上多了个拇指粗细的破洞。

    秦朗感到震惊,师父不愧是师父,不需要调动内力就可以将这石桌戳出个破洞,这点他都做不到。

    秦朗听着灵武霄这般无比霸气的话语之后,想着自己这个阙主的特殊存在,眼越发的坚定下去。

    “师父,那我下山去了!”

    “嗯!”灵武霄满脸笑意的目视着秦朗起身对他拜别,而后他继续目视着秦朗缓缓离开院子,走下山去的背影。

    直到秦朗的背影消失的无影无踪之后,灵武霄脸上的笑意才逐渐的收敛下去,露出犀利冷色。

    “赵懿敢把我徒儿当成棋子摆弄,好,很好!”

    “看来我很久没有出山,某些人真的忘了些禁忌了!”

    灵武霄浑身的杀意席卷而出,刀疤在后面站着顷刻间浑身都是冷汗,浑身止不住的打颤,主子动了真怒了。

    这次的主子彻底被赵懿激怒了火气,怕是要动手了。

    整个龙国之上,能够唯动手教训国王赵懿的,只有灵武霄人,也仅此人。

    有个天大的秘辛很多人都不清楚,只有他刀疤,灵武霄与赵懿三人知晓,那就是赵懿当年在太宗国王的要求之下,认了灵武霄为义父。

    也就是说灵武霄真正的背景不是什么东武王,更不是什么前任阙主,而是国王的义父,旦这个身份被揭露出去,相当于半个太宗在此。

    只是主子从未主动提及过这件事,更没有拿这个义父的身份,压迫赵懿去做什么事。

    可这次看起来,主子不得不出手惩治赵懿番,让这位国主明白下,某些规矩和禁忌是不能去碰触的,哪怕是国王也不准!

    “刀疤!”灵武霄目光无比犀利,看向身旁刀疤。

    “刀疤在!”刀疤这刻站的笔直如松,心里尽透着激动和期待,他终于可以为主子做事了。

    这些年以来,他几乎就和灵武霄在方寸山之上,品茶喝酒,没有任何有危险和挑战性的的事情让他去做。

    现在有这样的机会,刀疤可以说兴奋到极点,恨不得立马去完成这个任务。

    灵武霄见刀疤如此兴奋,就知道他想着什么。

    可惜他想错了。

    “倒茶!”

    “您放心,我定全力…呃,什么?”刀疤满面红光的大吼出声,但吼出半发现不对劲,不禁愕然的望着灵武霄,眼满是惊愕。

    主子竟然让他倒茶?不是执行任务吗?

    灵武霄瞥了眼刀疤,淡淡的道:“我说倒茶!”

    “哦!”刀疤极其郁闷的低着头,拎起茶壶为灵武霄倒了杯茶,然后放下茶壶,继续郁闷无奈的站在旁。

    空欢喜场,本以为能够大干场,没想到竟然是个倒茶…

    当年的刀魔,变成了如今只能倒茶的老头儿了。

    时光荏苒,岁月匆匆,属于他们的时代终究是过去了。

    灵武霄摇头笑,他岂能不知道此刻刀疤的心思,可如今都是年轻人的天下了,还争竞什么?

    他都十多岁了,刀疤也年过六十岁了,安享晚年不好吗?非要去折腾?

    “换壶新茶,淡出鸟来了!”灵武霄吐出茶水,将老茶倒在地上,敲了敲茶壶,对刀疤吩咐声。

    刀疤郁闷的叹气,幽怨的看着灵武霄,然后拎着茶壶进了厨房。

    当年刀魔,如今茶工。

    “哈哈,这老东西。”灵武霄望着刀疤落寞的背影,忍不住笑出声来,心郁闷扫而光。

    秦朗自是不知道他离开之后,两个老头儿都做了什么。

    此时的秦朗坐在金阙组织专车之上,直奔京城市心,紫龙阁而去。

    半个小时后!

    “秦朗?”

    柴令元目光错愕的望着站在门口的秦朗,眼有些不可思议。

    秦朗不是刚离开紫龙阁不足两个小时吗?怎么又回来了?而且看起来有些杀气腾腾的样子,副来者不善之意。

    顿时柴令元眼凝,意识到了不对劲。

    秦朗莫非想对国王不利不成?若是这样的话,他身为禁军统领,可绝不会任由秦朗在这里放肆!

    “你还有何事?”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