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战之铁血佣兵〕〔造化天道〕〔童颜陆霆骁〕〔为了出狱,她嫁给〕〔第一名媛:童小姐〕〔童小姐乖乖受宠陆〕〔童小姐乖乖受宠〕〔重生之狂暴火法〕〔叶灼穆有容小说全〕〔道兄又造孽了〕〔界起通天〕〔重回九零她靠科研〕〔师傅我才4岁不要赶〕〔我捧红了半个娱乐〕〔大唐扫把星〕〔彩凰耀世〕〔青梅嫁到〕〔姜鸢也尉迟〕〔姜鸢也尉迟〕〔吞天剑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战婿归来秦朗苏倾慕 第499章 你与秦朗的差距!
    秦朗走出紫龙阁,门口柴令元笔直挺拔的站着军姿,见到秦朗走出来后,他并未说话,只是朝着秦朗送去个关切的眼神。,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秦朗点头笑,也没有与他说话,直接离开紫龙阁院子。

    柴令元的神色略有些复杂,他并不知道秦朗和赵懿在紫龙阁里面说了些什么,他只知道秦朗今日杀气腾腾的过来,离开时候却明显心情平复了许多。

    说明赵懿应该做出了妥协或者退让,又或许给了秦朗些交代,让秦朗心的怨气少了些许。

    秦朗不容易,身为阙主需要抗住国主带来的压力,需要抗住朝堂上下那些高员联手带来的杀机,更要为底层民众撑起片天,活的又何尝痛快舒服?

    至于赵懿作为国主,同样很难说舒服,龙国的强弱和安危,全系赵懿人之手。

    旦出现大的错误或者大的危机,最大的责任人就是赵懿,哪怕这种错误是别人带来的,也依旧是他的问题。

    因为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他做了国王,就要承受这种舆论压力。

    秦朗被舆论压力坏了名声,赵懿旦陷入这种舆论压力,又何尝不是如此那?

    这天地下就没有永久的英雄,也没有永久的权威。

    切都在变化着,无非是变化的浮动有大有小而已。

    “柴令元,进来!”

    这时,赵懿略带几丝急迫的喊声传出,让柴令元急忙收拢心思,朝着门内走去。

    顺着声源处,赵懿来到了拳击室,当他进入拳击室后,看到满脸伤势和鲜血的赵懿,脸色不禁勃然大怒,吼道:“国王,秦朗他竟然敢如…”

    “嘘,别声张!”赵懿见柴令元的反应,连忙做出禁声手势,满脸都是尴尬之色。

    被手下看到了自己这般狼狈的模样,也算是丢了人。

    可这也是他自找的,为了让秦朗消除怒火,他也不得不这么做。

    “把药箱拿过来,给我上点药,不要声张出去。”

    赵懿对着柴令元吩咐句,脸上的神色极其严肃。

    柴令元点头表示清楚,他知道赵懿害怕丢脸,所以此事不能声张出去,而且旦传出去的话,也并不是什么好事。

    秦朗竟然把国王给揍了顿?这要是传出去,必然会引来轩然大波,势必会对秦朗的名声进步的造成冲击,也会对赵懿的威仪造成损伤。

    柴令元将药箱取过来,小心翼翼的为赵懿的脸上伤口抹药,全部都是古武界最好的金疮药,不出天的时间,就能够恢复如初。,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只是今日怕是要委屈赵懿下,无法继续见人。

    “国王,您这是怎么弄的?真是秦朗揍的?”柴令元有些难以想象,而且也不敢去相信,毕竟赵懿可是古武界实力非常强的强者,炼骨五六重的境界,压制秦朗完全没问题。

    所以除非是赵懿自愿让秦朗揍他顿,不然秦朗还真的没有什么机会能把赵懿伤到这个样子。

    赵懿面色泛苦,见到柴令元满脸都是好奇之色后,也没有隐瞒什么,他对身边人定程度都很信任,也不会可以去隐瞒,除非是国家大事,机密件。

    至于这种事情,只能算是他个人的小小出丑。

    但既然已经出了丑,若不让柴令元知道,难免会让柴令元心生不满,对秦朗的不满。

    那样的话,他赵懿也就没办法对秦朗交代。

    “这…”

    听了赵懿的想法之后,柴令元满脸苦涩与无奈,已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去评价赵懿的做法和想法,只能说您真会玩!

    竟然妄想通过秦朗揍顿,指望秦朗消消气?不去找孙逊林麻烦,从而能让龙国安稳下来?

    赵懿的想法很好,可秦朗是什么人?那是阙主啊。

    虽然名义之上是国王的属下,金阙组织也归属于国王的名义之下。

    但只要是朝堂的大人物都知道,金阙组织最终只属于阙主个人。

    阙主的存在意义,就注定让国王无法让阙主成为真正的手下。

    那么既然如此,赵懿还敢如此去做,只能说赵懿胆子大。

    “秦朗做的也有些过分了!”柴令元紧蹙眉头,不管怎么说赵懿都是国王,在这种情况之下,秦朗竟然完全没有拒绝和赵懿的拳击战,顺势就把赵懿给揍了顿。

    这样的秦朗,并不会做人,反而可能会惹来赵懿的心里忌惮,如此不美啊。

    赵懿看了眼柴令元,见到柴令元满脸紧皱眉头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道:“你和秦朗都是年轻代,但秦朗比你却高了个层次,你可知为什么?”

    “这…请国王指教!”柴令元诧异不已,难道自己刚才的话有什么错误不成?秦朗难道揍了国王非但没有错,反而是好事?

    他不明白,也想不通,只能虚心求教赵懿,这么好的学习机会,他不敢错过。

    赵懿拿出冰袋敷脸,转身朝着拳击室外走去,示意柴令元跟上来。

    柴令元急忙跟在赵懿的身旁,两人朝着国王办公室走去。

    回到办公室后,赵懿坐在沙发之上,指了指茶杯。

    柴令元拿起茶杯给赵懿倒了杯热茶,放在茶几之上,自从韩呈厚被停职之后,他这个贴身保镖,禁军统领已经变成半个秘书。

    “你和秦朗之间的差距就在于,秦朗能够从我的做法之,看出我深层次的目的,这是他的眼界所在。”

    “你觉得他不应该答应我的拳击之战,可我真正的目的就是想通过拳击来解决孙逊林之事,解决秦朗心里的烦闷与不甘。”

    “秦朗看穿了我的目的,所以他也没有让我失望,答应与我打了场拳击,看似他不懂进退,可实际上他懂我的心思。”

    “与其说我通过拳击比赛消除了他的郁闷,又何尝不是他通过拳击赛,消除了我的顾虑?”

    “先前因为韩呈厚的蛊惑,以及种种秦朗的强势做法,让我的确对他产生了些忌惮之意,而这场拳击下来,我心里的忌惮就少了大半,而这就是秦朗想要的结果。”

    “秦朗不断的得罪人,不断的以直鉴的性格做事,目的就是告诉我,他是个孤臣。”

    “孤臣是最能令人放心的,如今他这场拳击,就证明了这点。”

    “若是他不敢与我打拳击,反而会让我的顾虑加深。”

    柴令元仔细的听着赵懿的分析,每句话都沉沉的击在了他的心上,让他明白自己与秦朗之间的差距。

    他自己所考虑的是国王的尊严问题,而秦朗已经能够运作深层次的谋略,与赵懿这次拳击,又何尝不是次博弈?

    谁能够和国王站在个位置博弈?这样的人在整个龙国也不过那么三四个罢了,全世界加起来也就是那么十几个而已。

    秦朗,是其之。

    这就是最厉害的地方,也是不得不敬佩秦朗的点。

    赵懿望着柴令元沉默的站在旁,便露出笑意拍了拍柴令元肩膀:“去站岗吧,另外今天我不见人了。”

    “是,国王!”柴令元不敢怠慢,起身离开。

    赵懿望着柴令元的背影,忍不住摇了摇头,他对柴令元的期望还是太高了,这个世界上能够出现个秦朗已经是妖孽了。

    整个龙国之内,唯能够与秦朗相提并论的年轻人,也只有北狂王,李玄狂。

    但李玄狂也比秦朗的年纪大了足足五岁左右,可以说秦朗就是最年轻最睿智的人。

    只可惜秦朗选择走条最困难的道路,宁可得罪所有权贵,也要做底层的庇护伞。

    心有大志,谋略深重,年轻有为,有个实力超绝的师父,有个财力雄厚的师兄,有个金阙组织。

    嘶!

    赵懿不想欢则罢了,这想起来就让他的头皮发麻,不知不觉,秦朗已经到了这步了吗?

    沉默许久,许久。

    赵懿拿出桌子上的蓝色电话,面色沉峻。

    “韩呈厚,回来上班!”

    ……

    秦朗并不知道自己离开紫龙阁之后的事情,他此刻走在紫龙阁外的广场之上,对面的摩天大楼还在打着档综艺节目的广告。

    而广告里面的代言人,秦朗还与她见过两面,正是在异国居住的龙侨,蒋千山老爷子的孙女,龙国的女歌手蒋芸姗。

    随着视线渐渐下沉,秦朗看到对面大楼底下的那道白衣靓丽身影,不禁脸色凝。

    很巧合的是,对面的白衣女人也看到了秦朗。

    四目相对,气氛略显沉闷。

    而后白衣女人直接穿过街道,朝着秦朗走来。

    秦朗脸色复杂的望着女人步步的朝着自己走来,却并不知道自己该和她说些什么。

    从险些成为恋人的身份,如今变成了生死仇人。

    自己杀了她的父亲车洪洋,而她就是车素素。

    曾经和他表白,喜欢他的女孩。

    只是如今…言难尽。

    但秦朗并不后悔自己所作所为,哪怕重新来次的话,以车洪洋与车凯的种种罪孽,自己依旧要崩了他们。

    令人痛恨彻骨的罪恶,令人无法忍受的黑暗,令人无法原谅的恶行。

    车素素站在秦朗身前,彼此不足五米的距离,却从未感觉过如此的遥远,仿佛隔了道天堑。

    “好久没见了,秦朗。”

    车素素的脸上露出几丝柔和的笑意,捋了捋肩上的秀发,丝毫没有见杀父仇人的那种怒意,反而有种见男朋友的感觉。

    秦朗脸色有些发僵,有些不知该怎么回复。

    “是,是啊,很久了。”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治愈系游戏〕〔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