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封宴唐柒柒〕〔杨家将之风流八少〕〔至尊毒王〕〔封晏唐柒〕〔叶珍珍齐宥全文免〕〔神匠职业领主〕〔时莜萱盛翰鈺〕〔平步青云〕〔强化医生〕〔沐花颜帝翎寒〕〔上门女婿〕〔荣宁〕〔朝仙道〕〔重返1982〕〔穿越从斗破开启〕〔女主林婉男主安东〕〔天书进化〕〔魔王按时回家吃饭〕〔我能赋予万物本源〕〔龙回都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战婿归来秦朗苏倾慕 第510章 新的幕后黑手
    “阙主,出什么事情了?”

    “您为何这样的反应?”陈林只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可从未见过秦朗露出这样复杂又带着些许惊骇神色。,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孟院长,稍等我下!”秦朗放下手机,看向身旁的陈林,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和这个老人去说。

    陈林为金阙组织贡献了他这大半辈子的青春,若是知道这个噩耗的话,只怕是陈林这个老头儿会承受不住。

    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若是不告诉他的话,未免也更加的残忍,更不要说对于陈林而言,他想要知道这个消息,非常的容易,根本不需要任何的难度。

    自己告诉他,只不过更显的严肃些罢了。

    “陈林,我接下来说的话,希望你能挺住!”秦朗的目光极其复杂的望着陈林出声,脸上带着几丝深有同感的难受之色。

    陈林心里颤,只觉得浑身发寒,股凉风从脚上袭来,直接穿透了心脏和他的大脑。

    但陈林还是竭尽全力的控制着状态,脸上尽量的露出几丝笑意,对着秦朗回答出声:“阙主,您直接说吧,我能挺住!”

    在此刻的陈林心里面,早就已经猜到了什么,能够被秦朗称之为噩耗,而且让他挺住的事情,除了他的大儿子陈海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事情,能够值得让他坚强挺住。

    “陈海于十五分钟前,在鉴查院的审讯室,自尽身亡!”

    秦朗面色极其复杂的说出这个噩耗,对于陈林这个做父亲的而言,这就是天大的噩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噩耗。

    砰!

    陈林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是他心里只是猜测到陈海出事,却并没有预料到陈海之死,所以当秦朗告诉他句话之后,他只觉得眼冒金星,头晕目眩的直接跌坐在椅子上,额头磕在桌角上面。

    可这种肉体上的疼痛,已经无法让陈林有什么感觉,他心里的疼痛才是如刀割般痛苦。

    我儿子死了?

    我的大儿子陈海死了?

    在审讯室自杀身亡?这怎么会?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情?

    陈海作为他的儿子,他可以说对其是非常了解和清楚的,陈海的心里强度非常强大,根本不可能因为被抓之事,就去自杀。

    这根本就不是陈海的性格,也绝对不是陈海做的事情。

    然而秦朗的话又不可能出错,更何况是鉴查院的院长孟许亲自告诉秦朗的,那就更不可能出现任何错误和谣言的可能性。,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陈林双目空洞无神,此刻已经无法思考问题,他正在处于种浑噩的状态,脑子什么都想不出来,就处于种极度悲伤之。

    秦朗几次想要张嘴让陈林节哀顺变,可是自己这话说的非常容易,可是有几个人能够做到节哀顺变?更别说是面对自己亲儿死亡之时。

    陈海的罪名若是按照龙国而言,是罪不至死的,最多也就是十五年左右的刑期。

    可是按照他三番两次陷害秦朗,用阴谋陷害秦朗的举动,换做是般人的话,秦朗必然会睚眦必报,不可能任由陈海活着。

    但陈海又是陈林的儿子,不看陈海的面子,自己也要给陈林最有点体面的尊严。

    所以陈海不管怎么样,都不会死掉。

    没想到…

    竟然选择自杀的方式身亡,那么陈海到底是自知有罪,故意谢罪身亡?还是有另外的隐情?

    秦朗觉得这件事尽透着怪异和不正常,自杀谢罪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陈海能够在算计自己次之后,又接连算计自己第二次,说明他不是个轻言放弃的人,所以这种人是不可能心里这般的脆弱。

    那么很有可能这个自杀身亡,非常的有内情,并且内情很深很深,深到了连孟许都只能说出自杀身亡这个结果。

    “孟院长,此事是不是有隐情?”

    秦朗将手机再次放在耳边,直截了当的出声询问孟许。

    孟许坐在办公室之内,听着秦朗此刻的问题,却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秦朗。

    这件事只要不傻,都会明白此事必然是透着古怪和怪异,然而他身为鉴查院的院长,凡是都需要讲究证据,更不要说负责审讯陈海的就是他孟许。

    如果这里面真的有内情和深层阴谋的话,可就是连他孟许都算计进去了,这样拥有高明心机的人,在整个龙国都绝对找不出十个人来。

    可十个人看起来很少,但是想要从十个人里面找出这个幕后搞鬼之人,却如同大海捞针般困难,甚至几乎不可能。

    所以这也是此刻孟许不知道该怎么和秦朗回答的原因,但不管如何回答,都需要给秦朗与陈林个交代。

    他也很清楚陈海的身份,不仅仅是前乾省政事堂二高员,更是金阙组织四大护法之首的陈林长子。

    在这样的复杂人际关系上面,孟许处理此事都需要小心些,以免出现任何纰漏,可没想到还是出了事。

    这要是换了其他的那些高员,他几乎只用了半个小时,就把他们的所有罪名扣出来,那些跟随孙逊林陷害秦朗的各省市高员,现在已经面临着法院的审判,旦宣判之后就正式服刑。

    “秦朗,此事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

    “按照固有的思维,必然是不简单的,不排除有人搞鬼,或者为了杀人灭口。”

    “但是我们没有找到任何证据,包括所有的监控视频设备,全都是完好无损的,可以说没有任何秒钟是异常的。”

    “等我们发现陈海已经死掉之后,也立刻调集了监控视频,没有发现异样,他是突然吐血身亡!”

    孟许满脸严肃的出声,对着秦朗简单扼要的说下当时的情况。

    秦朗听着孟许的话吼,眉头紧皱着,心里犹如乱麻样。

    他虽然不是什么逻辑推理大师,也不是什么大侦探,可他很清楚点,这件事绝对不可能是自杀,必然是他杀。

    只是这个搞鬼之人,甚至把孟许都隐瞒过去了,此事当真是没点头绪。

    “血液去化验了吗?化验结果如何?是不是毒?”

    秦朗从另外方面入手,提议化验血液,希望能够有所发现。

    “法医已经在化验了,估计很快就有结果。”孟许语气极其凝重的出声,秦朗想到的方法,他自然也想到了。

    “电话不要挂断,我等着血液化验的结果。”秦朗嘱托孟许声,随后将手机放在茶几之上,再次看向坐在椅子上的陈林。

    这刻的陈林目光已经泛着泪花,眼更有些通红的血丝,他直到现在都无法接受这样的噩耗。

    大儿子就这么死了,四十来岁的人,曾经乾省政事堂的二高员,就这么死了!

    就连死后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意味着陈海的死,必将定案为畏罪自杀。

    他相信陈海绝对不可能畏罪自杀,也不会自杀谢罪,必然有肚子想说的话,却没办法继续开口了。

    “阙主,我求您件事吧!”

    陈林目光幽然的看向秦朗,眼的神色很是复杂。

    这件事追根到底是从秦朗开始,若没有秦朗的话,也就不会让陈海入狱。

    但这件事又不能怪秦朗,阙主的职责所在,就算是错也是陈海自己的错,是他这个做父亲的错。

    他没有怪罪秦朗,也不可能怪罪晴朗,只能怪陈海命该如此。

    但他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儿子死了,却没有个结果和交代。

    他定要找出凶手,找出罪魁祸首,找出背后搞鬼的人,给他死去儿子个交代。

    “你放心,我定会查清楚此事!”秦朗听着陈林要求自己件事,不需要他说明,秦朗就立刻清楚明白,陈林的意思。

    找出凶手,给死者陈海个交代。

    同样这件事,也是给他秦朗个交代。

    陈海在这个时候,如此关键的节点之上死掉,必然所有的暗箭都是冲着他秦朗而来的。

    最终的目的,还是他秦朗。

    算计自己,杀了陈海,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到底是什么人?能够做到这点?

    孙逊林?

    不可能,他没有这个能力,而且他现在内退之后心情绝对黯然低落,不可能有时间组织这样的事情。

    至于孙家的那些人,包括什么孙宏,孙不同,孙大平之类的,他根本就没有看在眼里面。

    孙家除了孙逊林之外,没有个能够撑住场面,成大器的孙家后人。

    那么这件事不是孙家做的,还能有谁那?

    秦朗实在是想不明白,他的仇家不少,可这次随着舆论闹剧结束,那些高员都获得了惩罚,他的仇人几乎少了大半。

    那么剩下的仇人里面,谁有这样的心机阴谋,谁又有这样的能力和实力,在孟许的眼皮底下搞鬼?

    莫非是国王?

    秦朗想到个极为离谱的可能性,随即被自己给排除了。

    国王根本没有必要使用阴谋,以他的地位随便个阳谋就能把别人钉死。

    说到底使用阴谋的人,终究还是因为实力不够才会如此。

    实力足够的人,根本不屑于用阴谋,全都是光明正大的眼眸,火坑就明摆在前面,可是你不跳也要跳,这是阳谋。

    而阴谋则是在暗地挖坑,让你出其不意掉进去,陷入泥潭之,达到对手的目的。

    “秦朗,你在听吗?”

    这时秦朗手机内传来孟许的声音,声音略带着几丝急促。

    秦朗急忙拿着手机放在耳边。

    必然是血液化验结果,出来了!

    而且孟许这幅透着几丝焦急的语气,可见这件事的严重性!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