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臣撩人:皇上请〕〔一世枭龙笔趣阁无〕〔梁休穿越成皇太子〕〔摄政王是病娇,要〕〔极品上门女婿秦浩〕〔盛翰鈺时莜萱〕〔第一章龙归故乡秦〕〔一世巅峰〕〔一世巅峰林炎〕〔柳幕妍〕〔龙浩晴儿小龙女〕〔一世巅峰〕〔神级医婿林炎〕〔战神归来龙浩〕〔盖世医圣林炎〕〔神医狂婿林炎〕〔龙浩〕〔苏天宇叶紫涵〕〔情深不知归处〕〔绝世赘婿叶昊郑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战婿归来秦朗苏倾慕 第522章太子来了!
    秦朗要等人,灵武霄自然不会催促,加上刀疤先前已经问询过了,所以他已经知道自己徒弟要做什么。,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赵麒既然已经出了招,就不可能不让秦朗还手。

    如果国王赵懿因此而责怪秦朗的话,那么他这个做师父的就要去和国王聊聊,到底什么才叫做规矩,什么才叫做底线。

    当然了以国王赵懿的为人,他是不可能为了此事而责怪秦朗,如果连这点觉悟都没有的话,他也就不可能成为国王。

    时间点滴的过去,因为秦朗已经明确的邀请了太子赵麒前往东江市续,如果这个时候赵麒不敢来的话,那么他的脸就丢尽了,秦朗都不需要出招,就已经把赵麒这个太子爷给击败。

    自然赵麒只要是有些胆魄的话,他都不可能不来东江市,明知道东江市是秦朗的地盘,但是赵麒还是会出现在这里,因为赵麒这个太子爷是个非常自信的人,甚至自信到有些自负的地步。

    面对这样的性格,秦朗向都利用对方的性格缺陷,将对方的缺陷无限制的放大无数倍,然后让他自取灭亡。

    比如个自信到自负程度的太子爷,该怎么能够短期内就身败名裂,失去切?

    很简单,让他谋反篡位。

    当他自负到觉得自己应该提前做国王的时候,那就是他死无葬身之地的时候。

    对付太子简直太容易不过了,他的太子位虽然是他的保护伞,却也是他的夺命刀。

    这切都看怎么操纵罢了,操纵好的话,太子也没什么忌惮的,无非是多了些肮脏的争夺手段而已。

    若不是秦朗不屑于用这样的手段的话,秦朗甚至可以三天之内让太子爷赵麒成为个无所有的皇子,失去登基的可能性。

    “爷爷?您怎么来了?”

    这时,茶室门口传来脚步声,秦朗寻声望去,当看到秦凤桥出现在门口之后,脸上不禁露出几丝惊讶之色,连忙走上前去。

    “是我让你爷爷过来的!”

    此刻灵武霄已经站起身来,满脸笑意的看向了很多年未见的秦凤桥。

    秦凤桥满脸感慨的望着灵武霄,这个比自己年纪还要大了几岁的老家伙,却比自己看起来年轻几十岁样。

    灵武霄作为大哥秦凤山的师弟,他秦凤桥自然不陌生,早年自然打过很多次交道,只是自从秦家覆灭之后,就没什么联系了。

    “真没想到,晃三十年不见,你老了!”秦凤桥推开秦朗要上前扶住自己的手臂,看向灵武霄笑着出声,只是语气略有些复杂感慨。,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灵武霄听着秦凤桥的话之后,也不禁露出感慨的笑意:“我也没想到,当年秦家天赋异禀的二少爷,晃也成了这般糟老头子!”

    “哈哈,我们就不要互相伤害了,以免让小辈看笑话。”秦凤桥摆了摆手大笑声,之后坐在旁的茶几旁。

    灵武霄看到秦凤桥坐在了下首的位置,他也不好意思坐在主位,于是就坐在了秦凤桥的身旁。

    如此来,两个老者坐在起,立马有种长辈的既视感,让主位的空位置下子就暗淡了许多。

    虽然这不过是个普通的茶室罢了。

    但是当个人的身份不同之后,自然而然,所处的地方也就不再普通。

    “爷爷,你和师父认识?”秦朗脸上带着几许诧异之色,望着秦凤桥与灵武霄,有些惊讶,随即也就释然了。

    因为自己大爷爷秦凤山是师父的师兄,那么自己爷爷和师父灵武霄结识,也就显的合情合理了。

    自己也早该想到这点的,否则为什么当年师父能够直接来到东江市带走自己,真是机缘巧合吗?以前的秦朗相信,但是经历过复杂的社会与人生之后,秦朗不信所谓的机缘巧合。

    势必是师父灵武霄早就知晓自己的身份,所以他才主动将自己带走,收为徒弟。

    “我和你师父可是老相识了,大概十几岁我们就认识!”秦凤桥笑眯眯的缕着胡须,回答着秦朗。

    灵武霄也在旁点头:“没错,那时我十九岁,你爷爷十五岁!”

    “我还记得你爷爷因为块糖,和我打的不可开交,最后打的头都破了,哈哈!”灵武霄想到了童年趣事,不禁调侃笑出声来。

    秦凤桥听他的大笑,却也并不恼怒,眼只有缅怀之色,那个时候他大哥秦凤山二十五岁,带着自己和灵武霄,三个人走南闯北倒也结识了当年不少江湖古武人物。

    后来这块土地爆发了战争,大哥秦凤山毅然从军带着灵武霄上了战场,而他则是钦定的秦家之主,所以没有机会随他们去参战。

    晃这么多年过去了,两人却已经是头发花白,也足足有将近三十年没见过面。

    “秦爷,外面来人了!”

    就在两个老者在不断的感慨缅怀的时候,黄平急匆匆的从外面走进来,脸上神色十分的凝重,能够让现在的他如此神色凝重,可见来人不般。

    秦朗在黄平的身后,还看到了卫川与黄鸿飞,这是自己先前让黄平把他们叫过来的,只是如今也暂时没时间和他们说什么。

    “你们两个的事,会再说!”

    “是,秦爷!”卫川和黄鸿飞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连忙点头应承下来,之后默默的站在角落处。

    他们现在都是被停职的高员,说句实在的话东江市随时都有可能出现新的政事堂高员。

    只是些聪明的人都很明白和清楚,这里面涉及的可不仅仅是政事堂的调动,而是深层次的大佬博弈。

    这种博弈的棋盘,想要做棋子至少都是四等高员或者五等高员才有这种机会,就连二等高员都当不成下棋人,可想而知有多么可怕这盘棋。

    “是太子!”

    刀疤从茶室门外走进来,神色也很凝重的朝着秦朗出声,却给了个准确的答案,因为刀疤是见过太子赵麒的,自然眼界不是黄平这些丘之地的地下大佬可比。

    “什么?外面那个是太子?”黄平却是被吓的脸色震,目光都流露出惊慌的神色,他可从未见过这样大的人物。

    他目前见过最大的就是秦朗这位王爷,可是当听到太子爷亲自降临到马氏会馆的时候,他顿时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这种压力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怎么会是太子亲自来临?来这么个小地方?

    那可是太子爷啊,未来的国王啊。

    想到这里的黄平,心跳加速,就连呼吸都开始急促了不少。

    “别担心,没你们的事!”

    “让你手底下的人注意点言谈举止就行了。”

    秦朗见到黄平的神色变了之后,也看出了他的紧张,便开口安慰了他句。

    黄平顿时苦笑的点头,虽然秦爷是这么说的,可那毕竟是太子爷啊,谁能够面见太子爷保持正常心态?

    整个龙国也就那么几个吧?当然秦爷自然是其之的。

    “秦朗在哪?我来了,也不见他出来迎迎我,难不成他这个金阙王,比我太子还牛?”

    赵麒令人厌恶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只听在杂乱的脚步声下,道皮鞋踩在地上的声音十分清晰。

    蹬蹬蹬的声音越来越急促,也越来越近。

    最终龙国太子赵麒出现在了茶室的门口,张清瘦的脸犹如刀削般,双眼睛炯炯有神,令人看就望而生畏,尤其是那眼睛上方的两撮眉毛,乌黑浓密似飞剑般,眉宇透着股解不开的冷意。

    全身穿着黑色西服,穿着双漆黑如墨甚至能够照出人影的皮鞋。

    米身高的赵麒,在身后十几个同样穿着西服的保镖跟随之下,走进茶室之内。

    “大呼小叫的做什么?你父王没教你规矩吗?”

    灵武霄正在与秦凤桥谈过往,缅怀着当年的青葱岁月,但是赵麒的喊叫声,让这位老人很是不悦。

    他根本不在乎赵麒是不是太子,就算是国王赵懿,真把他惹怒了,他也敢骂,更不要说只是个太子而已,能否顺利的接任还不得而知。

    “谁他妈…呃,灵老?”

    赵麒硬生生的把想吼出来的脏话咽了回去,心里则是庆幸自己咽回去的速度很快,否则的话灵老给他几巴掌,都是轻的。

    灵武霄皱起眉头瞥了眼太子赵麒,总觉得这个赵麒比起几年前,少了些沉稳,反而是多了几丝张扬与轻狂。

    虽然说年轻人的张扬与轻狂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并不意味着年过三十多岁的太子赵麒也能够适合这句话。

    过了三十岁之后,继续猖狂的话只能说是人品不行。

    早些年赵麒的确很深受赵懿喜爱,所以才有了太子的名分。

    但是现在看起来,就是这个太子的名分坏了赵麒的性格,或者说暴露了赵麒的本来面目。

    “太子为何出现在这里?”灵武霄眉头紧皱的出声喝,死死的盯着赵麒的双眸。

    赵麒还想要尝试着用全身的气势抵抗灵武霄,可刚提起气势,种犹如泰山般的重量就压了下来,让他连抵抗的资格都没有。

    “我,我…”赵麒有些慌了神,却是说不出个二三。

    他为何来,自然是秦朗‘邀请’他过来的。

    可是灵武霄是秦朗的师父,他怎么敢这么回答?

    所以陷入了为难的境地。

    秦朗看到师父灵武霄处处针对赵麒,知道师父是为自己好,想提前给赵麒几个下马威。

    但既然是自己的事情,还是要自己处理最好。

    “师父,太子是我请来的,我们有点事要聊!”秦朗出声替赵麒解围。

    赵麒闻言连忙点头答应:“对对对对,秦朗邀请我来谈事,谈事!”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小精灵之第五天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