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臣撩人:皇上请〕〔一世枭龙笔趣阁无〕〔梁休穿越成皇太子〕〔摄政王是病娇,要〕〔极品上门女婿秦浩〕〔盛翰鈺时莜萱〕〔第一章龙归故乡秦〕〔一世巅峰〕〔一世巅峰林炎〕〔柳幕妍〕〔龙浩晴儿小龙女〕〔一世巅峰〕〔神级医婿林炎〕〔战神归来龙浩〕〔盖世医圣林炎〕〔神医狂婿林炎〕〔龙浩〕〔苏天宇叶紫涵〕〔情深不知归处〕〔绝世赘婿叶昊郑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战婿归来秦朗苏倾慕 第534章 柴令元之辞
    !

    “奉劝你一句,不要给国王敬献谗言!”

    韩呈厚刚走出紫龙阁门口,便听到耳旁传来一声极其冷淡的喝声。

    韩呈厚面色诧异的转身看去,柴令元穿着一身红色的军装从一旁走过来,神色极其冷漠。

    “你听到了?”韩呈厚有些许的惊讶之色,他没想到自己和国王赵懿所说的话,竟然会被柴令元听到。

    柴令元冷笑一声:“你不要小瞧一位古武者的耳力。”

    “韩呈厚,你口中所说的秦朗之罪,罪在将来,简直就是最大的诛心之言。”

    “若按照你这么说,韩呈厚之罪,罪在将来!”

    “我柴令元之罪,也罪在将来!”

    “所有人的罪,都是罪在将来,岂不是所有人都要被国王除掉?”

    “韩呈厚,秦朗的为人如何,你心里最清楚!”

    “身为龙国新战神,秦朗他从未做过半点对国家不利之事,无非是碰了许多权贵的蛋糕而已,就被如此针对,简直可笑。”

    柴令元眼中的冷意更足,笑容也更显的轻蔑与不屑,却是缓步朝着韩呈厚走去。

    最终站在韩呈厚身前,不足半米的位置,一把揪住韩呈厚的衣领,将韩呈厚拽到面前。

    韩呈厚面色并没有惧色,他知道柴令元无法对他做什么,更不敢伤害他。

    “我柴令元身为禁军统领,本不该有所偏向!”

    “但我告诉你,若有一天,秦朗真有危险,我柴令元宁可舍去这一身禁军统领身份,我也要死保秦朗!”

    “我柴家,也一定会死保秦朗!”

    “在我柴令元心里,只有一位战神,他叫做秦朗!”

    “任何人,任何势力,任何国家,都别想伤他!”

    “你给我记住!”

    柴令元语气十分凝重认真,随即松开韩呈厚的衣领,转身离开,消失在紫龙阁院墙内。

    韩呈厚面色极其复杂的望着柴令元的背影,愣然许久。

    “这河水里,到底有多少暗流?”

    “不过已经逐渐的浮现水面上了,有意思啊!”

    “堂堂的禁军统领竟然内心心向秦朗?简直不敢想。”

    韩呈厚的后脊梁骨有些发冷,这要是秦朗真的对国王赵懿做什么的话,只怕会很容易。

    当然柴令元身为禁军统领是绝对不会任由秦朗伤害赵懿的,但是如果秦朗伤害的并不是国王的话,柴令元绝对不会去管。

    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而且柴家可是顶级将门,柴令元现在更是禁军统领,可以说位高权重,再高一步的话那可就是三军的副统帅,将部的元帅了。

    韩呈厚转过身去,默然的离开紫龙阁,只是这一条路,他走的极其漫长,从未有过的漫长。

    柴令元离开韩呈厚之后,直奔紫龙阁而去。

    站在紫龙阁门口,柴令元脱下军装,将军装板板整整的叠好放在一旁,军帽也放在上面,之后单膝跪了下去。

    “国王,柴令元求见!”

    柴令元沉声高呼,目视紫龙阁之内。

    许久之后,紫龙阁的房门被推开,赵懿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目视着跪在外面的柴令元,已经脱下军装,脸上并没有半点惊讶之色,反而脸色十分凝重便问:“为了一个秦朗,舍弃你禁军统领之位,你真的要这么做?”

    “你爷爷当年战死沙场,你父亲身体也不好退了二线,整个柴家只有你柴令元撑着,你一旦离开禁军统领之位,你们柴家危险!”

    “这些,你都想好了?”

    国王赵懿想过柴令元会这么做,但是没想到过,这一天来临的如此之快。

    柴令元神色极其认真的点头,抬起头看向国王赵懿,语气低沉的回答道:“秦朗是龙国希望,我柴令元愿意守护他!”

    “求国王放我离去,龙国可以没有我柴令元,绝对不能没有秦朗!”

    柴令元目光十分锐利,他做好的决定,谁都改变不了,哪怕是国王的规劝。

    赵懿脸上更加的复杂,却也渐渐露出几分欣赏之色,龙国最需要whhryl.的从来都不是老国持重,也不是什么沉稳谨慎,而是有锐利进取心的年轻一辈。

    如果说以前秦朗是这样的人,北狂王李玄狂是这样的人,那么现在的柴令元也是其中之一。

    柴令元此举,虽然失去禁军统领,但是在他赵懿心里面的地位,无疑又升了一重。

    只是这个时候去追随秦朗,去守护秦朗,有些不太明智。

    而且秦朗黯然的结局,已经是注定的事情,根本改变不了。

    “秦朗三十而夭,此事你怕是不知道。”

    “秦朗注定会黯然收场,结局悲凉,你又何必舍弃自己前途,陪他冒险?白费时间?”赵懿真心规劝柴令元,不希望后者就这么放弃自己的事业和未来。

    柴令元却是满脸十分凝重认真,听了赵懿的话之后,当即便道:“纵前方悬崖峭壁,我亦决心不改!”

    “秦朗,不能死!”

    “若真有三十而夭,我柴家有一符咒,名为转生符!”

    “我柴令元愿替秦朗去死!”

    柴令元之言,震慑赵懿的心。

    “你疯了吗?”赵懿疾步跑到柴令元身前,一脚踹倒柴令元在地,愤怒的咆哮:“你是柴家唯一血脉,你死了,你柴家门楣就倒了!”

    “为了秦朗,值得吗?”

    柴令元咬紧牙齿,腹部传来的剧痛他不去理会,但他一定要做到这件事。

    “值得,我爷爷开辟的江山,不能这么破败下去!”

    “我为的不是秦朗,而是龙国!”

    “我是龙国一份子,愿为龙国死!”

    “权贵贪,高员腐,社会恶,底层难,我虽渺,却愿死,以此心,换国安!”

    “求国王…成全!”

    柴令元红着眼睛,一个头磕在地上。

    如今时代早就废除了跪拜之礼,但是在这一刻柴令元却给国王赵懿磕头,不为别的,只为了心中守护的愿景,得以实现。

    做禁军统领只是守护国王一人,但守护秦朗却能帮扶天下人。

    秦朗越往后越难以行进寸步,他柴令元若不帮他,秦朗最终真的会失败。

    秦朗若失败,也就意味着权贵阶层的胜利,意味着龙国进入到了世家大族的时代,进入了权贵们玩弄游戏的战场,底下平民百姓终究只是游戏里面一份枯骨。

    这一次太子没有被废黜,何尝没有这样的苗头?

    一份最真实的视频,最终都能够被洗白,让太子的名声没有受损,连惩罚都没有。

    这些都预兆着权贵即将胜利,秦朗纵然施展手段,也没有取得任何效果。

    此,悲!

    赵懿目光越发的复杂,也多了几分阴沉。

    他明白柴令元的意思了,他不仅要守护秦朗,还要与赵麒对抗。

    赵麒必须倒下,秦朗才能有通天大路可走。

    太子赵麒只是第一个踏脚石,如果连jsshcxx.赵麒都越不过去的话,秦朗的存在也就没了必要。

    一个为正义与公平而努力之人,最终败给了权利与地位。

    “我答应你!”

    “解除你禁军统领之职!”

    “你,好自为之!”

    赵懿摇头,随即转身,面色复杂的走回紫龙阁,砰的一声房门关闭。

    柴令元再度磕头,然后深呼口气,缓缓站起身来。

    瞥了眼一旁的红色军装,属于禁军统领的军装,从这一刻开始不再属于他,但是也让他因此而得以自由。

    很多人都羡慕这个统领之位,可是这个位置又何尝不是一份禁锢?

    它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自己,不要做这个,不要和那人联系。

    时间长了,柴令元的心性就会被磨调一分,如今他不愿意被磨掉心性,他也要做秦朗那.jxpxxs.样的人,敢为平民出头,敢为正义流血,敢与天斗!

    “这才是我柴令元的真面目,不是吗?”柴令元嘴角一抿,眼中露出几分纯粹的笑意,转身朝着紫龙阁而去。

    所到之处,所有禁军的士兵全部诧异的望着柴令元,他们的眼神都在询问,统领您这是怎么了?

    可是他们都在站岗,镇守自己的岗位,他们无法用言语来询问,只能用眼神来传达。

    柴令元脸上露出几丝笑意,朝着他们挥了挥手,指了指自己的心脏位置,然后大笑三声,离去。

    所有禁军士兵见此先是愕然,而后皆是露出羡慕之色。

    统领终于得以自由了,不再唯唯诺诺的活着,不再收敛本性的活着,不再虚伪假意的活着。

    可是他们还在紫龙阁之内承受着煎熬,都说心向阳光暖洋洋,可终年在阳光的炙烤之下,又何尝有什么舒服?

    无数人羡慕禁军,可只有自己明白,禁军的苦到底有多大。

    韩呈厚站在紫龙阁外面街道一角,看到柴令元脱掉军装离开紫龙阁,眼中的神色也平淡安稳了许多。

    他就知道,他的猜测没错。

    秦朗那边,多了一个重要的助力。

    赵麒这边有古晟铭,秦朗那边多了一个柴令元。

    “正义本无罪,只是追名逐利者多了,正义也便成了罪!”

    “历朝历代皆是如此,秦朗你又何必逆天而行?”

    “你一人,真的能扛起这片天?真的能让这里天朗气清?”

    “可笑!”

    韩呈厚摇头,露出讥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小精灵之第五天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