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莫凡叶灵〕〔透视小村医〕〔开局一元秒杀兰博〕〔天王女助理:娶个〕〔重生九零之军长俏〕〔陈八荒战神〕〔八荒战神陈八荒方〕〔八荒战神陈八荒和〕〔霸总追婚:夫人,〕〔都市兵王陈八荒〕〔君临都市陈八荒〕〔龙隐宁欣〕〔沈鸾秦戈〕〔龙主唐朝林轻雪免〕〔单亲妈咪试试爱〕〔龙主唐朝全文阅读〕〔重生之做个好军嫂〕〔七零空间小媳妇〕〔不良王妃:让爷贱〕〔婚谋已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战婿归来秦朗苏倾慕 第536章 怎么会是你?
    !

    “到底是谁?”古晟铭的脸色极其难看阴沉,他从未想过会出现这种情况,自己在这边算是把韩呈厚给算计到手,结果却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

    这意味着为自己付款的人,很有可能已经知晓了自己全部的打算和算计。

    危机感,已经出现。

    古晟铭的心有些沉,自己刚回到龙国,就出现这样的事情,实在是不应该,难不成是自己的警惕心少了很多吗?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但是既然对方已经发现了他所做的这一切,并且给他付了款,于情于理都应该去对面见一见这个人。

    不管他带着什么目的,也不管他到底要做什么,这一局都不能逃避,否则他古晟铭输得更惨。

    古晟铭离开麒麟楼,转身朝着对面的一家小茶馆走去。

    这家小茶馆装修的很是别致精致,古韵古香的小茶馆里面,摆着四五张茶桌,每张茶桌上面都会摆着几叠干果,很漂亮的茶壶与茶杯。

    当古晟铭走进这家茶馆之时,并没有看到茶馆里面有什么人,只有一个茶馆的老板正在擦桌子。

    茶馆老板看到古晟铭走进来之后,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便对着古晟铭说道:“你是古先生吧?二楼有一位女士,已经等候您多时了!”

    “女的?”古晟铭的脸上露出几丝惊讶之色,他没想到看穿自己全部做法和计划的,竟然是一个女孩。

    他之前本预想着,十分有可能是秦朗出现在了京城,又或者是他以前的那几个‘对手’

    可是他从未想到过,竟然会是一个女孩。

    如此一来就让古晟铭的心思更加的复杂不少,若是女的话,他更不知道会是谁了。

    因为他在京城的时候,似乎认识的女孩也并不算多,尤其是拥有这样眼光和心计的女孩更是稀少的可怜。

    “在我们谈话之时,这店最好不要有人打扰!”

    古晟铭朝着茶馆老板沉声提醒着,后者闻言便是露出笑意的回答道:“古先生放心,这里不会有人打扰的。”

     .whhryl.;   “那就行!”古晟铭放心的点了点头,之后直奔二楼走了上去。

    他这一次倒要看一看,到底是谁识破了他这一切。

    很快古晟铭就走到了二楼,刚走进二楼之后,就看到窗前站着一个身穿着雪白秋衣的女子,正背对着他,望着窗外的城市景色。

    当古晟铭站在门口的时候,这身穿雪白秋衣的女子缓缓转过身来,望向古晟铭,眼中露出几丝笑意,轻声而笑:“没想到,会是我吧?”

    古晟铭瞳孔先是一缩,而后眼中露出几丝复杂神色,却也是稍后苦笑一声问道:“怎么会是你?”

    语气颇多无奈和复杂,令人听了就知道两人的关系不一般。

    白秋衣女孩继续笑着回答古晟铭:“为什么就.zyxta.不能是我?难不成在你心里,我就是那种愚笨的女人?”

    “怎么可能,你是龙国最睿智的女孩,只不过你昔日不慕名利,不羡阴谋诡计,所以显的平庸了一些!”

    “可这不代表你真的是平庸女孩,如今的你才是真正的你。”

    古晟铭连连摇头,急忙出声解释,生怕对方有任何误会自己的可能性。

    白秋衣女孩看到古晟铭这般略带惊慌的反应之后,不禁抿嘴轻声而笑:“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这么腼腆!”

    “我,我对女孩一向如此!jxpxxs.”古晟铭的脸色略有些不正常的红,哪里有算计韩呈厚时候的那种霸气样子。

    白秋衣女孩看到古晟铭这般,笑容更甚的说道:“见到我,会不会很失望?”

    “怎么可能?京城那么多年轻俊才,巴不得见到你,我又怎么可能免俗?”古晟铭连连摇头,语气十分笃定和坚决。

    闻言,白秋衣女孩的脸上笑容更加的灿烂一些,只是笑容深处却也隐藏着几丝苦涩。

    “坐下聊吧!”她指了指身前的茶桌,然后跪坐在木塌之上。

    很多人都觉得跪坐礼仪是r国的特色,可实际上早就在龙国的古代二千年以前,就有跪坐的风俗,只不过后来传到r国之后,被r国给发扬光大了,包括茶道。

    古晟铭犹豫一下,最终也没有多说什么,默默的跪坐在了茶桌的对面,跪坐在木塌之上。

    一男一女,一间优雅的独处茶室,相对无言,又没有喝茶。

    这样的场景,若是被外人看了的话,绝对会觉得不太正常。

    可是放在此时此刻,却是如此的和谐。

    这个时候似乎是谁说话,就会破坏这种气氛一般。

    当然这种气氛和氛围最终还是要被打破的,而且打破的人还是古晟铭。

    “我今天所做的,你都知道了?”古晟铭看向身穿白秋衣的女孩,眼中露出几丝殷切之色。

    他似乎渴望女孩知道这一切,又担心女孩知道这一切,在心里面,可以说左右为难,这种心理挣扎过程很是难受。

    女孩听到古晟铭的问题之后,脸上的笑意更足,对着古晟铭笑着回答道:“当然,包括你算计韩呈厚的种种,我也一清二楚!”

    嚯的一声,古晟铭被惊的直接弹跳起来,眼中带着十分复杂的神色望着女孩。

    然而女孩从未有过任何紧张与害怕的样子,一切都显的这般的胸有成竹一样。

    古晟铭见到女孩如此,心里面也是满满的疑虑之意,十分不明白这个女孩到底要做什么。

    毕竟他所做的这一切,似乎都和她没有什么关系。

    那么他为何要这般做?又为何要主动与自己见面?要和自己谈论什么?

    这一切的一切,在这一瞬间,古晟铭脑海里面全部都考虑到了,只是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而已。

    女孩也望着古晟铭,见到后者眼中流露出的一丝丝焦躁不安神色之后,也就明白了此刻古晟铭担心害怕什么。

    “放心吧,我是不会把这件事告诉秦朗的。”

    “你应该知道,我和秦朗之间发生了什么!”女孩眼中依旧淡笑着,就连说起话也是如此。

    只是她这话,终究还是让古晟铭松了口气。

    他所担心的,也正是这一点,他并不怕女孩知晓这些,而是担心女孩的知晓,会让秦朗也知晓这些。

    若是秦朗知道自己算计着国王的秘书韩呈厚,让韩呈厚为他所用的话,势必不会对自己善罢甘休。

    他并不怕秦朗,却也害怕麻烦。

    尤其是他不喜欢自己在明处的感觉,他只喜欢躲在暗处,做一个毒蛇般的人。

    这样的话,既安全又顺利,又不暴露自己,何乐而不为?

    “秦朗那种人,比较冷血,又到处标榜自己正义之身,我是比较反感的!”古晟铭冷蔑而笑,对秦朗的评价就是如此。

    他并非因为输给秦朗,而有什么故意针对秦朗的心思,实在是他不喜欢秦朗的行事作风,尤其是喜欢标榜为了正义与公平而战,这样的话显的极为虚假。

    本身就是权贵阶层的一员,已经脱离了劳苦贫穷寒酸愚昧可笑的大众平民,为什么还要自甘堕落?去管那些人的死活?

    古晟铭想不明白这一点,觉得秦朗完全是浪费他自己的身份与地位,还有手中的权利。

    “你有什么目的,直接说出来吧。”

    “女孩子都喜欢婆婆妈妈的吗?”古晟铭想到这里,心里有些不太爽利,也有些浮躁气动,直接问对面的女孩。

    女孩听着古晟铭的问题,又看到古晟铭的脸色不太对劲,便知道这个古晟铭应该是有些不耐烦了。

    不过这样也好,古晟铭的着急,自己的目的也能够快一些达到。

    “以你这么聪明的智慧,难道猜不到吗?”女孩并未直接回答古晟铭,而是满脸笑意的反问了一句。

    闻言,古晟铭先是一怔,脸上浮现起几丝惊诧之色,他并不是没有想过一种可能性,女孩见他的可能性。

    只是这种可能性似乎并不高,可是没想到竟然被他古晟铭猜对了。

    这个女孩,竟然真的是如此打算!

    “你想对付秦朗?为车家报仇?”古晟铭沉声发问,直视着对面女孩的双眸。

    “是,我想与你合作,对付秦朗,为车家复仇!”

    女孩的眼眸很亮,却又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坚决,还有一丝杀机。

    女孩自然也不是别人,而是车素素。

    作为曾经喜欢秦朗的女孩,甚至当众表白过秦朗的女孩,但如今却是最想杀了秦朗的女孩。

    只因秦朗一枪崩了她爸爸车洪洋,又杀了她三哥车凯。

    如今的车家早就不复当年之威,仅仅凭借着她两个资历和智谋一般的各个,车家以后必然彻底衰落,甚至连三流权门都算不上。

    她若不站出来的话,车家的末路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情。

    这也是为什么她要过来找古晟铭合作的原因,因为只有这样做,才能保住车家在龙国的地位与权势。

    顺便杀了秦朗,为爸爸与三哥报仇。

    古晟铭的脸色却十分复杂的望着车素素,随后沉声问道:“你们车家如今还有几分实力,帮我?”

    “就算只有三分,也不会放过秦朗!”

    车素素目光恶毒的凄厉吼出声,让古晟铭都内心一颤。

    他低估了一个要复仇的女孩的决心。

    “那就…合作愉快!”

    “嗯,合作愉快!”

    啪啪!

    两人抬起手掌,击掌结盟。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治愈系游戏〕〔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开局签到十万年〕〔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