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斩天成圣〕〔盛宠庶妃〕〔辣文小寡妇〕〔娇妻太凶猛〕〔凤落蛮荒小说〕〔女主叫叶清心〕〔江晓燕〕〔陆峰江晓燕全本〕〔陆峰江晓燕多多〕〔陆峰江晓燕〕〔陆峰江晓燕〕〔陆峰江晓燕〕〔重生陆峰江晓燕〕〔秦舒褚临沉小说〕〔秦舒褚临沉大结局〕〔农门婆婆的诰命之〕〔戚卿苒燕北溟〕〔霸情中校的小妻子〕〔穿到六零当姑奶奶〕〔快穿苏妲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战婿归来秦朗苏倾慕 第564章 秦爷他,哭了!
    “对,是叛国罪!”秦朗脸色凝重的盯着陈林,陈林老脸一抽,浑身都在颤抖,颓然的坐回了沙发之上,泪眼朦胧的惨笑一声:“真好啊,叛国。”

    “我争了一辈子脸,忠于龙国,忠于金阙,没想到临了被陈海污了名!”

    “没想到,我这个大儿子竟然是这样的人!”

    陈林老脸气的一片铁青,却又泪眼朦胧,终究是自己的儿子,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他老脸不仅无光,而且还觉得辜负了金阙组织,以及灵老的信任,更无法面对秦朗。

    之前他的确对秦朗有一些意见,觉得秦朗过于无情了一些,面对陈海的事情不能高抬贵手,不考虑他这么多年在金阙组织的功劳。

    现在一个叛国罪,就让陈林明白过来,自己这个儿子,的确是死有余辜,根本不存在任何的同情。

    他更觉得痛心与自责,陈海就在他的眼皮底下做事,就在京州做他的乾省二高员,没想到竟然叛国,这么多年他这个做父亲的竟然没发现。

    不仅仅是作为父亲,更是作为金阙组织的四大护法之首,也没有发现自己儿子的叛国之事。

    这让他不仅脸上无光,更觉得他的所作所为,全部都是徒劳的,甚至非但没有功劳,而且还有罪。

    “阙主,我这张老脸是被丢尽了,我自请金阙组织的刑堂治罪!”陈林脸色极其难看的站在秦朗身前,然后单腿跪了下去,低了下头。

    低下了他从未低过的头,这高傲的陈林,终究是为了他儿子之事,低了头。

    秦朗眼中露出几丝无奈之色,对于陈林的心思,他是一清二楚的,养出了一个叛国的儿子,自己还是金阙组织的大护法,只觉得给龙国和金阙抹了黑,更辜负了所有信任他的人。

    然而事实上,每一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即便是陈林也无法改变陈海的做法,陈海叛国与否,与他也没有太多的关系。

    当然所谓子不教父之过,这件事陈林还是有个人的责任,但陈海已经四十多岁了,他自己明白很多道理,结果还是做出了这样的选择,那就怪不了别人,只能是怪陈海自己。

    “你起来吧,没必要去刑堂受罚!”秦朗挥了挥手,示意陈林起身。

    刑堂也是金阙组织的一个部门,一个比较特殊的部门,只惩罚金阙组织的人员,但凡是犯法犯罪的成员,都要接受刑堂的惩处。

    金阙组织的几个模块各自没有任何连系,无论是情报系统,还是护法堂,刑堂,以及各个军种的部门,职能部门,包括特殊化武器管理,全部都是平级部门。

    这几个部门之间,没有任何的人脉往来,也不存在勾结的可能性,全部都只对阙主负责。

    即便是四大护法,也只能够在护法堂做事,他们有拟诏的权利,但没有拍板决定的资格。

    “阙主,我…”陈林还想说什么,但被秦朗直接拽起来,将他继续推到沙发之上坐下。

    “我来这里,不是追责的。”

    “我只是去除你的心病,没必要过多的郁闷,因为陈海的所作所为。”

    秦朗的脸色有些冷,知道了叛国的陈海后,他心里的那一丝不忍也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若是再给他一次机会的话,不需要古晟铭通过太子的手来杀陈海,他自己都会忍不住杀了陈海,清理门户。

    “哎,大半辈子的名,被他给毁了!”

    陈林郁闷的叹了口气,只觉得浑身发寒,大半辈子的努力,在这一刻全部化为乌有,被自己儿子毁掉了一切。

    以后他还有什么脸面继续做护法之首?

    “阙主,我请辞!”

    陈林的脸色极其凝重的出声,再度站起身来,深深的朝着秦朗鞠了一躬。

    这时陈财从门外走进来,拎着水桶和拖布,看到秦朗的身影以及陈林鞠躬的一幕,心里不禁怒火大起,朝着秦朗怒喝:“秦朗,你还想做什么?大少爷已经死了,你还想让老爷恕罪吗?”

    砰!

    秦朗目光一阵犀利,一个闪身,一脚将陈财踢飞出去,水桶的水流了一地,拖布直接折成两半,而陈财直接飞出院子,重重的砸在大门外的石雕之上。

    “噗!”陈财一口血喷出,整个人气息都弱了很多,他虽然是古武者,而且也是炼骨一重的境界,但面对秦朗还是有些不够瞧。

    秦朗即将突破到炼骨三重,试问他怎么可能是秦朗的对手。

    “管教好你的手下!”秦朗脸色难看的瞪着陈林,沉声一喝。

    陈林心里一颤,秦朗的可怕再一次得到了印证,他连忙点头赔罪:“阙主莫怪,陈财也是护主心切!”

    “老爷…”陈财一瘸一拐的走进来,他捂着胸口,嘴角全都是血迹,只是满脸都是关切之色。

    或许他刚才的言语不当,但是他只维护家主,只维护陈林,他才不管秦朗是何许人也,和他都没有任何关系。

    他的眼里唯一的主子就是陈林,即便陈林是秦朗的属下,他也并不在意。

    “你真想请辞?”秦朗眉头皱起,沉声问着陈林。

    陈林目光极其坚定的点头,而后苦笑一声:“我若不请辞,金阙组织的情报系统,怕是会疯掉吧?”

    “我儿子是叛国的人,那么我就会被高度怀疑,继续坐在四大护法之首的位置上,已经不合适了!”

    陈林的心思很简单,理由更是直白,但却最能直指人心。

    没有人会愿意相信一个叛国者的父亲,甚至这个家族。

    今后的陈家,注定是要衰败的,这根本不需要考虑。

    别人是不会调查是否真的叛国,只要有一个人出现这种情况,那么全家遭殃,谁又会在乎具体的真相?

    有些时候真相,在上面那些人眼里,根本不重要。

    至于所谓的正义可能会迟到但不会缺席的言论,更是无稽之谈,令人可笑的幼稚言论。

    若真是正义,必不会迟到,迟到就说明维护正义的人心存黑暗,才会让正义迟到。

    这些事情,这些人,这些言论,都会损害陈林的荣誉还有尊严,与其这样还不如自己干脆的离开金阙组织,回归陈家,颐养天年。

    他已经快七十岁了,也应该退下来了,专心的抱抱孙子不好吗?

    秦朗望着陈林苍老的容颜,心里也有很多不忍,不忍继续让陈林这般操劳下去,他对金阙组织的功劳是无可争议的。

    “没有人会认为,你会叛国,你担心什么?”

    “谁敢这么说,我秦朗把他的头拧下来!”

    “你老老实实做你的护法之首,别的什么都不需要考虑!”

    “就算这天塌了,我也扛着。”

    秦朗绝对不会做出卸磨杀驴之事,既然第一天就没有怀疑过陈林,现在依旧不会怀疑陈林对龙国的忠心,对金阙组织的情意。

    若有谁拿这件事来攻击陈林,攻击金阙组织的话,他秦朗注定要让此人不好过!

    “阙主,您…”陈林眼中满是感激之色,他没想到秦朗竟然会做出这样的决断,他心里莫名的感激,他没跟错人,这是一个圣明的阙主!

    也是一个有大魄力的阙主!

    只是自己却不能拖累他了,而且他真的很疲倦,真的很想休息,这口心气已经掉下来了,再也无法顶回去。

    “阙主,您的话让我感动,但是我一定要离开金阙组织!”

    “报告我已经发给国王了,估计批复很快就下来了。”

    “我祝阙主早日找到新的护法之首,也祝福金阙组织越来越好!”

    “希望我所在的这片天地,再也没有灰暗!”

    陈林目光复杂的深深鞠了一躬,这一躬长达五分钟。

    秦朗并未说话,只是心里的唏嘘很足。

    陈财也没有去阻拦,只是眼中透着一股心疼。

    陈林这大半辈子已经把金阙组织当成了自己的家,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

    如今离开金阙组织,就如同离开了家。

    心里的滋味,可想而知。

    “阙主,请回吧!”陈林起身,脸上露出释然之色,卸掉了全身的上位者气息,他再也不是金阙组织的护法之首,再也不是那个乾省最牛的地下大佬。

    他如今只是陈林,一个古稀之年的老者,一个死了儿子的老头儿而已。

    秦朗目光格外的复杂,更有许多感慨,他还记得自己刚回东江市的时候,见的第一个人就是陈海。

    那个时候陈海带着各种各样的豪车来车站接他,那个时候的陈林意气风发,一身燕尾服西服更是精神奕奕,如同一个小伙子。

    这不过是大半年的光景,一切都变了,变的陌生。

    这种感觉让秦朗有些恍惚,但也更明白,这就是生活,这就是人生。

    “好,保重!”

    秦朗并未有什么儿女之态,拍了拍陈林的肩膀,枯瘦的肩膀再也不复往日的沉稳。

    陈林他,真老了!

    秦朗强忍着泪水,转身离去。

    他不能哭,他怕自己哭之后,会让陈林心里更加的难受。

    这一别,或许以后还会再见。

    但再见时已经不再是这般滋味,注定是沧海桑田,注定是物是人非。

    陈财望着秦朗离去的背影许久,一直注视着那辆慧影豪车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才走到陈林身旁。

    “老爷,秦爷…他,哭了!”

    陈财犹豫一下,还是决定告诉陈林为好。

    陈林抬起头,先是一怔,而后脸上露出如同孩童般满意的笑脸。

    “他哭了,我就是死都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签到十万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