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小姐的贴身保镖〕〔神庭大佬重生记〕〔上门狂婿〕〔仙界第一卧底〕〔星虐〕〔诸天福运〕〔一代龙尊〕〔龙隐宁欣〕〔步步宠婚:替嫁娇〕〔秦枫沈若冰〕〔坏坏王爷深深宠〕〔镇世天王〕〔穿越唐朝李恪〕〔灵气复苏之超凡大〕〔斗罗之神枪鬼剑〕〔亲手打造一个豪门〕〔我的七个姐姐国色〕〔其实我是亿万富翁〕〔我怎么这么有钱〕〔万亿资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战婿归来秦朗苏倾慕 第565章,今夜,天公作美
    “师父,您心情不好吗?”

    车上,秦朗专心专注的开车,但是车内的气压很低,赵庭一眼就能看出来秦朗的心情不好,忍不住出声问了一声。

    秦朗瞄了眼赵庭,并没有出声,继续开车。

    赵庭见此也不敢继续问了,只是觉得师父忽然变成这个样子,只能与两个人有关系,第一个是古晟铭,第二个就是方才见过的陈林了。

    而且他觉得与陈林有关系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毕竟古晟铭对于秦朗而言,再熟悉不过。

    前一段时间陈海之死,他也知道,更知道陈林与陈海的父子关系,所以联想到方才师父去了陈家之后情绪不好,也就能够看出来发生了什么事。

    应该是陈林无颜面对师父,所以提出请辞,不再去做金阙组织的阙主。

    也只有这种可能性,赵庭此刻分析的很是准确,但却不敢多说什么,只能继续坐在副驾驶上,随同秦朗回到东江市。

    三个小时之后,车子回到了东江市,秦朗将赵庭送到了马氏会馆,并未多做停留,回到了河畔花园别墅。

    将车子放在停车位后,秦朗走进别墅,直接拿着烟灰缸坐在阳台旁,点起烟。

    烟雾弥漫之下,秦朗的脸也越来越沉重。

    陈林不再担任四大护法之首的重任,对于整个金阙组织来说,必将是一场重大的变故,若不能够好好的将这场变故处理好的话,难免金阙组织内部会人心浮动。

    不要以为金阙组织就是铁板一块,从来都没有铁板一块的机构,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不同的想法和利益纠葛。

    四大护法之首的位置极其重要,对他心动的人势必也很多。

    因为一旦挪动一个人之后,势必要连续晋升很多人,比如四大护法有一位晋级护法之首,那么是不是空下一个护法之位?就要从下面选拔,而下面的人补充成为护法之后,他的位置又要需要补充,一个接着一个,可能一个位置活动之后,会涉及到成百上千人连带着活动。

    秦朗的烟,一颗接着一颗,以至于当苏倾慕晚上回来,一打开屋门,以为家里面着火了。

    但是看到秦朗坐在阳台之上,一言不发的凝望着窗外城市夜色,她就知道秦朗的心情不好。

    苏倾慕随即打开房门和窗户,通通气。

    苏倾慕望着秦朗的背影,并没有立马走过去,而是选择走到厨房,张罗晚饭。

    今日的她好不容易下厨,并且做了一些都是秦朗昔日爱吃的菜,她特地的问过了师父和爷爷,所以知道了这些菜,其中以鸡蛋和牛肉居多。

    秦朗自然将苏倾慕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但觉得心里很暖,尤其是苏倾慕回来之后默默的做完了这一切,并未打扰自己,也没有询问自己出了什么事。

    这一点秦朗很是感激,若是她问的话,自己的确会说,但心情不爽的情况之下,难免会对苏倾慕有些埋怨。

    苏倾慕这么做,可以说无可挑剔,这样的老婆全天下也再也没有第二个。

    “今天公司有事吗?”秦朗不需要苏倾慕的召唤,自己主动走到餐桌前,笑意满满的问。

    苏倾慕端上来最后一盘菜,然后想解开腰上的围裙。

    “等会,我来!”秦朗走到苏倾慕身后,伸出双手搂住苏倾慕的纤纤细腰,然后将她抱在怀里,将头靠在苏倾慕的脸颊。

    “老婆,谢谢你!”

    秦朗没有太多的甜言蜜语,这五个字,足够代表一切。

    苏倾慕劳累一天,回到家给自己做了一顿丰盛的饭,就凭借这一点,秦朗都挑不出任何问题。

    一个让爷爷和师父都赞不绝口的女孩,秦朗不知道她还有什么缺点和不足,可能唯一的不足就是太要强,非要在商场混出个名堂来。

    然而这可能是缺点,却也是她的优点,这个女人闪闪发光的那一点。

    她不会过那种衣来张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她永远都是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步的走到今天。

    “说什么那,快坐下吃饭!”苏倾慕小脸一红,羞涩的白了眼秦朗,心里却是暖暖的。

    秦朗爽朗一笑,帮她解开围裙,放在一旁的椅子上。

    “好好好,都听老婆大人的,吃饭。”

    秦朗扶着苏倾慕坐在里面,自己坐在他旁边。

    望了眼桌子上的五个菜一个汤,这的确是丰盛的一场晚饭,尤其是这些菜几乎都是自己喜欢吃的。

    有心了,秦朗心里有些发酸,眼角有些发红。

    永远没有人能够体会到自己心里面的那份苦累,哪怕是爷爷和师父他们也不能完全体谅。

    这个世界没有人能够感同身受,所谓的深有同感不过是一种怜悯和认可而已。

    他对抗太子,压力大不大?

    他杀车洪洋之时,压力大不大?

    他面对各国暗杀与麻烦之时,压力大不大?

    可是这些压力,秦朗无处申诉,只能够默默的攒在心里面,只有自己内部消化。

    他不能说给别人听,因为那些人都会嘲笑他。

    就算是爷爷和师父这些亲近之人,也只会劝慰自己想开一些,无法帮助自己解决实际问题。

    苏倾慕不同,她总是润物细无声的帮助自己化解心里的郁闷与忧愁,给人如沐春风一般的暖意。

    这就是女人和男人的不同,这就是挚爱之人对自己的影响。

    “都是你爱吃的,也不知道好不好吃。”苏倾慕抿嘴一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她很少做饭,但不是不会,只是忙碌起来没有时间。

    以前没有秦朗的时候,她很多时候都选择点外卖的方式,来吃晚饭。

    有些时候直接睡在公司,晚饭都不吃。

    现在有了秦朗,这冷冰冰的昂贵富丽堂皇的别墅,才算是有了家的味道。

    苏倾慕给秦朗夹着菜,秦朗的心里有些发酸。

    “倾慕,我们订婚吧!”

    秦朗想都没想,直接脱口而出。

    苏倾慕手上一顿,筷子略有些颤抖,她抬起眼望着秦朗,望着秦朗无比纯粹的眼睛,脸上露出几丝笑意,一边将肉夹给秦朗,一边笑着问道:“今天怎么提起这事了?”

    “你答应吗?”秦朗不回答苏倾慕的问题,而是继续出声询问,眼中满含期盼。

    苏倾慕幽怨的白了眼秦朗,真是个榆木疙瘩,自己要是不答应的话,这小子还能和自己睡在一张床上吗?

    从她允许秦朗睡在自己的床上那一天开始,她心里面的芥蒂已经基本消失,而现在对秦朗已经爱到了骨子里面,又怎么会不答应。

    只是秦朗的问题,让她多少有些羞涩和尴尬,她一个女孩子还要回答答应与否。

    “你说那?”苏倾慕不是好气的瞪了眼秦朗,然后低头吃饭。

    秦朗脸色大喜,激动的握住苏倾慕的左手出声:“明天就去领证!”

    “你今天有点怪!”苏倾慕看着秦朗,抿嘴一笑。

    秦朗诧异的望着苏倾慕,又望了望自己全身,满脸诧异和费解:“哪里怪?”

    “怪可爱的!”苏倾慕捂嘴咯咯的笑出声来,秦朗立马意识到自己被土味情话了,第一次觉得羞涩。

    他以前根本不知道羞涩是什么,但这一次在苏倾慕身上,体会到了。

    “你也敢调戏我,看我挠你痒痒!”秦朗放下筷子,一步窜到苏倾慕身下,用手挠起苏倾慕痒痒。

    苏倾慕咯咯发笑,却连连求饶躲避,最后脚下被椅子腿绊倒,直接倒在秦朗怀里。

    两人四目相视,眼中的情意越来越浓。

    眼中再无其他,只有彼此。

    “倾慕,今晚我想…”

    “秦朗,今晚我想…”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而后呼吸就急促了起来。

    秦朗的全身有些发热,而苏倾慕也有些脸红,甚至红到了耳根处。

    她从未说过这般发贱的话,这是第一次,也是她这辈子唯一的一次,只对秦朗的唯一。

    秦朗将苏倾慕一把抱起来,朝着二楼卧室走去。

    苏倾慕心跳加速,全身燥热难耐,只觉得别墅内的温度很高,气氛也越来越暧昧。

    砰,秦朗将卧室房门关上,将苏倾慕抱到床上,自己犹如饿狼扑食一般,扑了上去。

    这一夜,再也没有人能够打扰他们。

    天公也来作美,今晚的月色很美,高高的银色月光照到卧室的床上,给这一副画面更添了几分唯美与长久。

    秦朗赤着上身,怀里躺着犹如小猫一般的苏倾慕,浑身瘫软无力,就像是小猫一般任由秦朗揉捏。

    “疼死了,你一点都不珍惜我!”苏倾慕痛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再看床单上的红色鲜艳如花一般的血迹,更是羞涩难堪。

    回味刚才的那一幕幕,苏倾慕只觉得就像是做梦一般。

    就这么突然,没有任何前兆的,将自己交给了这个男人。

    没有一丝一毫的顾虑,也没有一丝一毫的防备,就这样出现在自己身上。

    “宝贝儿,以后你的痛,我来承受!”

    “哼,甜言蜜语,指不定用这招祸害过多少小姑娘。”

    “嘿嘿,老婆大人,今夜我只祸害你哟。”

    “啊不要,还来啊,饶了我吧…”

    苏倾慕的撒娇和求饶,弥漫整个卧室,但床上却很有节奏的抖动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