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峰江晓燕〕〔娇妻太凶猛〕〔重生陆峰江晓燕〕〔秦舒褚临沉小说〕〔秦舒褚临沉大结局〕〔农门婆婆的诰命之〕〔戚卿苒燕北溟〕〔霸情中校的小妻子〕〔穿到六零当姑奶奶〕〔快穿苏妲己〕〔圣门〕〔异世种田记之大陆〕〔穿书八零:空间娇〕〔入赘男婿林阳〕〔入门赘婿林阳〕〔圣手神医林阳免费〕〔女神的超级赘婿〕〔我家影后超甜的〕〔京城第一少〕〔入门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战婿归来秦朗苏倾慕 第616章 那是我大伯父
    秦朗满脸都是诧异和费解之色,自己并不认识陈守则的师父,可是为什么陈守则的师父要下令给自己解毒,这可真是怪事。

    难道仅仅是医者仁心吗?

    这年代哪里还有纯粹的医者仁心,有的不过是被金钱腐朽的利益之心。

    “你不必怀疑我师父的心意,他既然让我给你解毒,就不会有别的心思!”陈守则见秦朗脸色不太对劲,就知道他想的是什么,于是便回答道。

    秦朗虽然心里还是疑虑,不过也选择相信陈守则的话,不管陈守则的师父是什么意思,自己的毒是肯定要解的。

    “你打算怎么解毒?”秦朗笑问陈守则,算是对他的一种医学考量。

    秦朗自己也学了一些简单的医术,也都是灵武霄亲自传授的,不过秦朗没有心思去琢磨,所以并不高明。

    但是秦朗能够听懂这里面的玄妙,如果陈守则是一个真正有本事的,自然开出来的方子也十分高明。

    陈守则见秦朗问了自己,就知道秦朗有考量的心思,否则不会这般。

    这还是不信我的意思啊,陈守则想到这里,心里有些不服。

    终究也是年轻人,都是血气方刚的时期,他不想被秦朗瞧不起,于是便直接说道:“自然是中药解毒,不过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所以这段时间,我要跟着你。”

    陈守则的话很是简单却又直白,也没有隐瞒他的目的。

    之前周冰冰告诉过秦朗,这个陈守则要跟在秦朗身边,那也是他那个师父的命令,周冰冰让秦朗小心防备着,以免这个陈守则耍什么心机。

    现在陈守则堂而皇之的提出来,反倒是打消了秦朗的一切顾虑。

    “可以,不过你不上班了吗?”秦朗自然答应,但有些疑虑也问了他。

    陈守则淡淡一笑,看了眼这间病房,说道:“我在京城医院只是实习医生,随时都可以离开。”

    “你来此多久?”秦朗好奇的问。

    陈守则没有隐瞒,如实回答道:“一个月!”

    “这个月的工资,我能拿到!”陈守则咧着嘴笑了笑,提到工资的时候,他脸上的那种期盼之色,是装不出来的。

    他是真心想得到这一份工资,这就让秦朗满脸的诧异和好奇。

    “你这样的医术,难道赚钱还不容易?”秦朗问道。

    陈守则脸色笑容收敛许多,想到了自小师父对他的嘱托和教导,便是严肃的沉声回道:“赚钱,取之有道,不正之风不可长,不正之财,不可取,这是师父教我的道理。”

    “师父在异国多年贫穷,但甘之如饴,因为师父的心正,人正,所以活的无忧无虑,开心自在。”

    “你师父是个高尚的人。”秦朗听后不禁佩服之至,这样的老人的确值得自己钦佩,可惜自己现在不能去异国,否则一定要结识一番这位老人。

    “对了,能否把你师父的名号告诉我?我以后有机会也去拜会一番。”秦朗试探的问,心里没有寄托太多希望,只是随口一问。

    只是秦朗没想到,他这么随口一问,陈守则竟然没有隐瞒,而是照直说了。

    “师父就是个普通人,就是有些古怪,他没有姓名,只自称为地守天!”陈守则语气沉稳的笑着说了。

    然而秦朗听了这个名号,却是瞪大眼眸,不可置信的从窗前跑过两步,目光灼灼的盯着陈守则。

    “你说你师父叫什么?地守天?”

    秦朗心里全都是骇然之意,若是没有猜错的话,当初师父灵武霄和爷爷秦凤桥和他提及过,自己的大爷爷秦凤山与一个东r国的女子有一个孩子,叫做秦銮通,后叫中村一郎。

    最后因为一些历史原因产生的惨案,他自此埋没了姓名,只叫做地守天,去了异国再也没有回来过。

    地守天,也就是他这位大伯父如今的名字。

    秦朗目光古怪的望着陈守则,这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医生竟然是大伯父的弟子?

    地守天,这名字很是霸气,又有一种蔑视天道的意思。

    否则就该叫做天守地,而不是地守天。

    “你怎么了?”陈守则满脸的诧异之色,他说了师父如今的名号,怎么这个秦朗这么激动?

    反应如此之大,难道他和师父认识?

    又或者听过师父的名号?不应该啊,师父这半辈子从未有过什么名气,就是在山里盖了一间瓦房,清修了多年。

    如果说有名气的话,也只是在方圆几十里之间,时常给一些平民看病。

    可若说名气传到龙国,这跨洋万公里的距离,根本不可能。

    “你的师父,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我大伯父!”秦朗目光复杂至极,看了陈守则许久,还是如实相告。

    陈守则听了秦朗的话之后,脸上也露出了几丝诧异之色,却并没有感到震撼。

    “怪不得师父会让我为你解毒。”

    他的师父可从来都不是一个多管闲事的人,所以他之前对师父的决定很是费解诧异,现在听了秦朗的话之后,他明白了,师父和这个秦朗之间是亲属关系。

    只是他在师父身边十几年,从未听过师父说起他的家人和亲属,这也很奇怪。

    “大伯父过的还好吗?”秦朗心里很是复杂,大爷爷当年可是威震八方的大元帅级别的人物,更是龙国的护国战神,这样的大人物却有极其悲惨的结局。

    不仅亲手杀了自己挚爱的r国妻子,就连孩子最终也没有与他相认,而是漂泊到了异国他乡,成为了一个隐姓埋名的平民。

    这么多年来,秦朗也根本不知道这些。

    如果不是师父他们说起过,他还不知道自己有这样一位大伯父。

    师父口中的大伯父无所不能,无所不通,简直就是一个修炼的妖孽。

    如今大伯父的修为境界应该是炼骨八重,距离师父灵武霄的炼骨九重也只差一重而已。

    说不清现在的大伯父,已经是全世界第四个顶级强者,实力已经突破到了炼骨九重。

    “师父他老人家一直很好,虽然日子过的清苦一些,但是每个月都能吃到肉,而且每天都会跑步十公里,闲暇无事就练练书法,活得自在。”

    陈守则提及师父地守天,眼中满是敬佩之色,这是由心而发的敬佩,而不是在秦朗面前装样子演戏。

    秦朗听到大伯父日子过的清苦,心里便是一紧。

    这么有能力的老人,却最终埋没在田野之间,而且还是在异国他乡,心里更有些不是滋味。

    但秦朗也很清楚,大伯父因为家庭变故,他已经发誓一辈子都不会踏入龙国的土地,也一辈子不会踏入r国的土地。

    以他的身份和实力,若是踏入龙国的土地的话,他就会成为龙国地位最高的大人物。

    若是去了r国的话,也会被r国的手相奉为高参,毕竟大伯父的母亲当年可是r国的贵族之女。

    而如今的这个贵族,也就是中村家族,已经成为r国的十大贵族之首。

    当初提及过的旱田家族,也不过是屈居十大家族之末尾而已。

    大伯父坚守本心,坚守当初的誓言,直至如今。

    这样的人,令人钦佩,也令人愧疚。

    “所以你如此看重工资,是因为大伯父的原因?”秦朗这才想起来,陈守则方才提及工资的时候,眼中的那种炙热和期盼。

    如果没有过清苦的日子,是不会这般把钱看的重要,而且是犹如命根子一般的重要。

    “是啊,工资回来,我还要给师父打一半过去。”陈守则满脸自然的点头,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

    秦朗心里却是难受至极,说句实话自己买一件衣服的钱,都比陈守则一个月的工资贵,更别说大伯父的生活费…

    “我能否和大伯父说几句话?”秦朗心里无比的渴望,问着陈守则。

    这件事需要陈守则的同意才可以,毕竟在这之前,秦朗和地守天也并未见过面。

    而且地守天对待秦家的态度很是一般,若是拒接的话,自己的心会更难受。

    陈守则不知道师父和秦家之间的问题,所以听到秦朗这话之后,只是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下来。

    “可以!”

    陈守则拿出手机,递给秦朗。

    他的手机已经属于淘汰的科技产品,无论是功能还是应用,都已经过时了。

    所以看到这样手机,就能想象到师徒两人平日里面的日子该有多么清苦。

    秦朗没有说什么,拿着手机翻开通讯录,找到了陈守则师父的电话号,便打了过去。

    秦朗心里很是紧张,这算是自己第一次联系自己那位素未谋面的大伯父秦銮通。

    大爷爷的唯一血脉,如今归隐在异国他乡。

    深呼口气,秦朗也不知道接下来,大伯父会直接挂断电话,还是会喝叱自己几句。

    异国,金州,列瑟庄园区,一座小山之上。

    这里搭建着一间孤零零的瓦房,红色的瓦,白色的墙,浓郁的异国风情。

    在院内,一个年过六十的老者穿着一身旧长衫,黑布鞋,坐在院内喝茶。

    手机响起,让他目光幽深许多。

    “终究,还是断不了联系!”

    叹息声,从院内传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签到十万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