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暖宠之国民妖精怀〕〔重生之嫡女谋嫁〕〔诸天万界大穿越〕〔落花辞〕〔斩天成圣〕〔盛宠庶妃〕〔辣文小寡妇〕〔娇妻太凶猛〕〔凤落蛮荒小说〕〔女主叫叶清心〕〔江晓燕〕〔陆峰江晓燕全本〕〔陆峰江晓燕多多〕〔陆峰江晓燕〕〔陆峰江晓燕〕〔陆峰江晓燕〕〔重生陆峰江晓燕〕〔秦舒褚临沉小说〕〔秦舒褚临沉大结局〕〔农门婆婆的诰命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战婿归来秦朗苏倾慕 第625章 秦朗的迷弟
    秦朗被柴家年轻子弟带到四合院内,来到正房。

    “秦王爷,请进吧!”

    “我们家主马上就过来!”

    年轻子弟笑着对秦朗说道,伸手往中堂指了指。

    秦朗点头客套的致谢,然后走进中堂内。

    中堂是很古老的装修,里面一块屏风,屏风外面摆着茶几和太师椅。

    秦朗找了个位置不错的地方,坐了下来。

    茶杯是热的,明显是刚泡好的茶。

    柴家的门风和规矩,都是最为严谨的,他们的待客之道也无可挑剔。

    毕竟这柴家可不是几十年前就存在的家族,柴家最早要追溯到一千二百年的杨家王朝。

    在杨家王朝之时,柴家就存在了。

    柴家兴盛于一千一百年前的李家王朝,那个时候柴家出了一位驸马爷,并且这位驸马爷还是皇帝的心腹,后来被封为郡王。

    而在一千年后的今天,柴家同样英雄辈出,是当之无愧的顶级将门。

    且不说柴令元这个前禁卫军护卫长,光是他们的家主柴景雄,如今担任的是将部的一等将军,掌握的是至少三十万陆军士兵。

    若是按照古代王朝来论的话,如今的柴景雄可以说是古代的大将军,那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级别。

    当然如今的将部里面,只有三军元帅秦昭,才担当起这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而柴景雄,是仅次于秦昭的将军之一。

    龙国政事堂有十三位宰相,同样龙国将部也有十二位一等将军。

    其中秦昭是排名在收为的元帅,柴景雄也是其中之一。

    这样的柴家,也是秦朗很钦佩的家族。

    当年战争年代,柴家子弟抛头颅洒热血,牺牲无数的柴家子弟,为了龙国的民族大业。

    后来太祖国王亲自将柴家当初的家主,柴炜的爷爷封为大元帅。

    虽然如今的龙国,已经取消了大元帅这个称呼,名义上也只有秦昭能够称得上元帅。

    但不妨碍柴家拥有璀璨的过去,值得无数后人膜拜。

    而且更加巧合的是,他的大爷爷秦凤山,当年与柴家老爷子是最好的战友,后来同封为大元帅,不过秦凤山后期又成为了护国战神,地位旷古第一人,无人可比。

    只是最终的黯然离世,令人愕然与悲痛。

    回忆这些,就止不住的鼻子发酸。

    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有太多的仁人志士死在了敌人的枪炮之下,也有无数的贪生怕死之辈,跪在了敌人的糖衣炮弹之下。

    为了那个黑暗的时代,秦朗也必须替先人守护好这个龙国。

    因为龙国是无数先辈们,用鲜血与生命换来的,如此得之不易的国家,岂能肆意挥霍与败坏?

    “秦朗,你还敢喝茶?给我放下!”

    柴家大少爷柴令峰满脸气愤的跑进来,指着秦朗便喝。

    秦朗端着茶杯,似笑非笑的瞥了眼柴令峰,之后将目光放在他身后,出现的那一道伟岸身影之上。

    “我为何不能喝茶?我是你们柴家的客人!”秦朗对着柴令峰笑道,之后继续低头品茶。

    “你…”柴令峰快要气炸了,让他五年时间都抬不起头的人,竟然大摇大摆的在这里喝茶?

    “你先坏了我的好事,又坑了我二弟柴令元,我们柴家与你不共戴天!”柴令峰气急败坏之下,怒吼咆哮出声。

    秦朗见柴令峰身后的那一道伟岸身影,其脸上的怒容越来越足,不禁感觉好笑。

    于是他继续戏谑的出声对柴令峰问道:“你的意思,就是柴家的意思?”

    “没错,我的意思就是…哎哟!”

    柴景雄再也忍不住这个胡说八道的大儿子,一巴掌拍在柴令峰的脖颈。

    柴令峰吃痛,连忙转身就要动怒,可看到身后的是自己神气威武的老爹,立马就软了。

    “爸!”

    怯生生的喊了一声,柴令峰恶狠狠的瞪着秦朗,这小子坑我,明知道他老爹就在身后,可就是不说,非要引诱自己说错话,害的自己被老爹揍了一顿,简直可恨。

    “丢人现眼的东西,给我滚出去!”柴景雄一声怒喝,吓的柴令峰再也不敢放肆,灰溜溜的滚出了中堂之内。

    可他站在门口,还是忍不住狠狠的瞪了眼秦朗,一副你和我没完的样子。

    “还不滚?”柴景雄见自己大儿子站在门外,挤眉弄眼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

    柴令峰郁闷的转身离开,早上起来的大好心情全然被破坏掉,却又不敢言语,谁让骂自己的是老爹。

    柴景雄阴郁的脸色一点点消散,露出笑意望向秦朗出声:“你小子大老远跑过来,就是想戏弄他吗?”

    “这小子五年前已经被你羞辱一次了,害得他现在都抬不起头来,你秦朗就高抬贵手,放他一次吧。”

    柴景雄笑着出声,提及前事,看似是给柴令峰求情,实则是暗示秦朗事情做的不要太过分。

    秦朗来此可不是和柴家闹事,也不是和柴景雄吵架,他来此是专门找柴令元致歉。

    “柴叔叔,我是来找柴令元致歉的,我知道他为何退了禁军护卫长之位,这一切都是为了我,我秦朗做人不会狼心狗肺,不会忘恩负义。”

    “所以我大早过来,就是想见一见令元。”

    秦朗此话说的可以说情真意切,没有任何问题。

    但是对于柴景雄而言,柴令元不再是禁军护卫长,这就是他们柴家不可提及的痛处。

    当初柴令元跪地求国王,求的是秦朗安危。

    最终柴令元得偿所愿的退去了禁军护卫长之位,可从此就成为了空闲将军。

    徒有二等将军的级别,却没有对应的位置和地位。

    已经足足有小半个月柴令元就在柴家待着,什么事情都没有,成为了一个游手好闲的将军。

    这对于将军而言,是最大的侮辱。

    但柴令元跪拜国王,求秦朗的安危,此举已经是惹怒了国王。

    所以国王始终没有安排柴令元的新工作,也是极为合情合理的事情。

    柴景雄还知道,自己的二儿子柴令元,最为钦佩秦朗,可以说是秦朗的小迷弟。

    平日里面看似与秦朗并没有太多交流,那是因为他担任禁军护卫长,也就是统帅的职位。

    他的工作决定了不能与秦朗多言。

    但他的内心里面,那个绽放光芒的年轻战神,永远都是秦朗。

    柴景雄又何尝不知道儿子的心思,可为了秦朗而退掉禁军统帅的职位,明显是得不偿失。

    理想是理想,可现实却很是残酷。

    柴景雄之前愤怒的不仅仅是柴令元离职,而是秦朗始终没有任何表示。

    他儿子为了他离职,偏偏他没有任何反应,掏心掏肺换来的是薄情寡义。

    虽然这么形容不太准确,但意思相同。

    好在今日秦朗终于是出现在了柴家中堂之内,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个姿态,也让柴景雄心中的火气消了大半。

    “我如今退了二线,几乎不管将部具体事务,因为早年打仗,现在身体不好。”

    “令峰并不是我亲儿子,而是我兄弟柴景德的儿子,我兄弟二十年前战死沙场,留下了这么一个孩子被我抚养。”

    “令元是我唯一的血脉,也是柴家唯一的希望,可这个希望毁在了你秦朗的身上。”

    “你知道这小子当初是如何对国王说的吗?”柴景雄说起这个,目光泛红,情绪激动。

    秦朗默然不语,只是心里同样发颤。

    他只有耳闻,却不曾见过,也不曾听过。

    他的这位迷弟,到底说了什么?

    “令元说为了秦朗,值得!”

    “他是龙国一份子,愿为龙国死!”

    “权贵贪,高员腐,社会恶,底层难,我虽渺,却愿死,以此心,换国安!”

    “这就是柴令元的志向,我至今听了都热血而沸腾。”

    “但就是这样的一个好孩子,大有前途的年轻将领,因为你秦朗,而止步于此!”

    “不仅如此,我柴家从古相传,有一符咒,名为转生符。”

    “转生符的意思很简单,替死符。”

    “令元说过,若有朝一日你死,他会动用唯一的转生符,替你去死!”

    柴景雄目光灼灼的盯着秦朗,目光越发的复杂,但情绪也越发的激动。

    他快步上前,一把抓住秦朗的衣领,怒目而瞪,咆哮:“你觉得你值得吗?”

    “你值得他如此对你吗?”

    秦朗心情万分的难受,仿佛有一块巨石压住了他的心,让他难受无比。

    想要发泄这种郁闷,却又无处发泄。

    关键是柴令元的做法,让秦朗这辈子都不知道该怎么回报他。

    失去的不仅仅是禁军统帅之位,还有一个前途光明的年轻将军。

    为了自己,值得吗?

    秦朗也在怀疑的问自己,但是没有答案。

    或许在柴令元心里,这么做值得。

    但秦朗宁可柴令元恨自己,也不希望他这么做。

    “柴叔叔,能让我见一见令元吗?”

    秦朗严肃而郑重的提出要求,看向柴景雄。

    柴景雄此刻恢复理智,他知道自己刚才太过于激动了,以秦朗如今朝堂地位,他方才揪住秦朗衣领,已经是无礼之举。

    可儿子之事,让他心痛。

    “他在偏房喝闷酒,你自己去见他吧!”

    柴景雄冷冷的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治愈系游戏〕〔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签到十万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