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封宴唐柒柒〕〔杨家将之风流八少〕〔至尊毒王〕〔封晏唐柒〕〔叶珍珍齐宥全文免〕〔神匠职业领主〕〔时莜萱盛翰鈺〕〔平步青云〕〔强化医生〕〔沐花颜帝翎寒〕〔上门女婿〕〔荣宁〕〔朝仙道〕〔重返1982〕〔穿越从斗破开启〕〔女主林婉男主安东〕〔天书进化〕〔魔王按时回家吃饭〕〔我能赋予万物本源〕〔龙回都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战婿归来秦朗苏倾慕 第642章 再生波澜
    “你要问什么?”孙铭则此刻有些口干舌燥,却不得不主动问秦朗,哪里还有刚才的那种傲然和讥笑。

    “先看一看这个执法记录仪的内容吧!”秦朗撇嘴一笑,然后将执法记录仪打开,立刻里面出现了史凯的声音和画面。

    画面是从下往上录的,所以角度有些古怪,但每一句话都清清楚楚。

    孙铭则越听越是心凉,越听越觉得浑身发冷,心里不禁暗骂史凯一声废物。

    竟然这么容易就被秦朗给诈出了真相,简直就是丢了他们坤省政事堂的脸面。

    他们三个人明明已经说好了要统一口径,可现在史凯这边把真话给说了出来,他若是不说的话,明显就是故意隐瞒了。

    但是史凯交代的全都是于臣的罪责,并没有他孙铭则什么事。

    这也让孙铭则略微的松了一口气。

    只要史凯不说出他的坏话,那就没关系了。

    想到这里,孙铭则也就没有那么畏惧秦朗,反而冷笑着盯着秦朗,似乎嘲弄秦朗,我没罪,你也敢开枪不成?

    一个滥杀无辜的秦朗,可不是国王所能容的。

    他再赌,赌的就是秦朗不敢动手,也仅仅是威胁他而已。

    秦朗见到孙铭则这般样子,不禁嗤笑一声,模仿刚才孙铭则的语气和口吻,对其说道:“呵呵,你觉得你能躲过去?”

    “我既然有史凯的认罪证据,就有于臣的认罪证据。”

    “史凯交代的都是于臣的罪,可于臣交代的却都是你孙铭则的罪!”

    秦朗冷笑连连,望着孙铭则。

    孙铭则心里一紧,但还是嘴硬的冷笑道:“你不必诈我,这种把戏,我岂能会上当?”

    “是吗?”秦朗闻言不禁冷蔑的撇嘴一笑。

    秦朗将手枪收回去,顿时孙铭则浑身的压力一轻,于是整个人继续嚣张起来。

    斜着眼打量着秦朗,一副你奈我何的样子。

    秦朗无语的摇头,孙铭则这样的人的确聪明,但有些时候太过于聪明,自我聪明就不是好事了。

    这已经属于自负了。

    一个自负的孙铭则,势必想不到他是怎么死的。

    那么,秦朗觉得有必要告诉他一下。

    “于臣交代,上一次的鉴查院派过来的巡视组,四死一伤之事,是你孙铭则的谋划。”

    “你孙铭则故意找了一辆报废卡车,剪断其刹车线,故意让卡车撞上巡视组的专车,从而四死一伤的惨案就出现了。”

    “而且卡车的司机竟然是一个智力有些问题的憨厚汉子,撞人之后他已经被吓傻了,第二天就因为惊吓而死。”

    “如此一来,死无对证,谁也不知道这件惨案是谁做的。”

    “因为这两卡车不仅仅撞了巡视组的专车,就连你们坤省政事堂的车也是被撞废了两辆,坤省这边也是两死七伤。”

    “于是很多人都不会怀疑你们坤省,毕竟自己人都死伤无数,又怎么会是你们搞的鬼。”

    “但是很可惜,这件事反倒是你们搞的鬼,或者具体说是你孙铭则的谋划。”

    秦朗连连好几句说出来,让孙铭则从一开始的不以为然,到现在的面色惨白,如坠冰窟一般的绝望。

    他听着秦朗的每一句话,就像是催命符一样,在他耳中萦绕来去。

    秦朗所说的每一句话全都是事实,没有任何诈的成分所在。

    也就是说秦朗要么是真的知道真相,要么的确是于臣认罪,吐出了他孙铭则。

    孙铭则把第一种情况否认了,秦朗昨夜刚来不可能调查这么快,只能是于臣把他给出卖了。

    一想到于臣竟然出卖了他,顿时孙铭则的脸色难看至极。

    拳头紧紧的攥着,他万万想不到于臣如此的小人行径。

    为了自保,竟然吐出了他。

    可他们是一条船上的啊,怎么能这么做?

    这简直就是愚蠢的猪队友。

    还有史凯也是一样,他吐出了于臣,于臣吐出了他,如此一来三个人都必废无疑。

    “还需要我说下去吗?”

    “不如,我给你看于臣认罪的视频如何?他是如何把你吐出来的,还有你其他的罪证。”

    “够了,够了!”秦朗的刺激语气在他耳边,让他彻底承受不住心理巨大的压力,孙铭则再也承受不住,怒吼咆哮着,紧紧的盯着秦朗,目光一片血红。

    又是秦朗,这一次又是秦朗坏了他们的大事!

    为什么每次都是秦朗?难不成真的是自己命中克星吗?

    “这就怒了?我还没说完啊。”秦朗嘲讽冷蔑的笑着,继续说出孙铭则的罪责,并没有理会孙铭则的态度。

    孙铭则的脸越来越惨白,恐惧弥漫在他的脸上,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个抹了粉底的小白脸。

    “这怎么可能?”孙铭则很难想象,秦朗为什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要知道于臣不可能知道自己这么多的坏事,这不是一个于臣交代罪责,就能交代出来的事情。

    很多事情,甚至是他在别的省份的时候,所做过的。

    而这些事情不可能由于臣吐露出来。

    猛然间他瞪大眼睛,抬起头来望向秦朗的脸,却只见秦朗满脸戏谑的笑容正好盯着他。

    顿时孙铭则明白了过来,他被秦朗给诓骗了。

    秦朗同样是动用了对付史凯一样的办法,囚徒困境。

    自己终究是心里防线被破,所以再也承受不住,失去了理智。

    他的愤怒,就是一种直白的证据。

    证明这些事情都是他做的。

    秦朗再度用这种办法,将他给诈了出来。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真相?”孙铭则死死的盯着秦朗,目光一片血红。

    他盯着秦朗,要让秦朗说出真相。

    哪怕他最终被处以极刑,他也不想就这么稀里糊涂,只想知道真相,知道秦朗到底凭什么知道这么多。

    秦朗冷笑不已,对于孙铭则的好奇心,并不意外。

    “你觉得我秦朗的手段如何?”秦朗问着孙铭则。

    孙铭则自嘲的一笑,虽然不想承认秦朗的厉害之处,但是又不得不承认。

    秦朗的手段,的确高明。

    于是他不说话,却也不得不低下了头,表示认可。

    秦朗见孙铭则低下了他高傲的头,脸上笑意更足。

    有这种态度就好,说明孙铭则还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畜生,没有良心的杂碎。

    “既然我手段高明,你觉得我是怎么得到真相的?”秦朗继续问着孙铭则。

    孙铭则刚想回答不知道,却是脑中抓住了一道灵光,瞬间他就明白了些什么,却又仿佛不明白。

    这道灵光,只能帮他想到了一些可能性。

    但他绝对想不到暗组的存在。

    “总之你只需要知道,你们三个人,已经废了!”

    “国王许我生杀大权,我手中也有尚方宝剑,我也就不瞒你,接下来的坤省政事堂会有一场大地震。”

    “拔出萝卜带出泥,你们废了,自然而然你们手下的那些省市县高员,气数也到头了!”

    秦朗冷笑一声,说了最后几句话,算是盖棺定论。

    接下来等待坤省三个高员的,就是最终的处理结果。

    孙铭则浑浑噩噩的起身,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会议室,只知道他这辈子没有任何希望了。

    他已经废掉了,被秦朗的手段搞废了。

    可仅仅是一个晚上的时间啊。

    一个晚上,三个高员,全军覆没。

    太可笑了!

    孙铭则嗤笑一声,自己曾经觉得他是最聪明的,可现在方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不,不对!

    猛然间孙铭则反应过来,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激动的像个孩子。

    此刻迎面走过来一个中年秃顶男子,手中握着茶壶,急不可耐的朝着会议室走来。

    曲同!

    孙铭则知道这个曲同是于臣的人,可现在他们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曲同,进去把秦朗的执法记录仪毁掉,切记!”

    “否则于臣和我们,都要死!”

    孙铭则低沉的语气提醒着曲同,但不等曲同有所反应,就跟着前面走过来的纪岚离开。

    纪岚狐疑的瞥了眼孙铭泽和曲同,似乎看到两个人交头接耳。

    但眨眼之时就不见了。

    她心里有了警惕之心,但也没有表现出什么。

    纪岚带着孙铭泽回到办公室。

    而曲同目光冷冽的望着孙铭则离开的背影,然后推开门走进会议室。

    “组长,真不好意思,才把热茶端进来!”

    曲同笑眯眯的一笑,然后走到秦朗身前,眼睛一瞥就看到了执法记录仪在桌子上。

    “我给您倒茶!”曲同笑着将茶杯拿过来倒茶,却故意的将手抓在茶壶之上。

    茶壶是玻璃的,此刻炙热无比。

    “哎呀!”

    啪嚓!

    玻璃的茶壶瞬间摔在桌子上,摔的稀碎,而热茶一股脑的全都洒在了执法记录仪之上。

    执法记录仪瞬间死机。

    曲同眼中露出一丝欣喜和释然,紧接着满脸焦急的喊着:“组长,快把记录仪拿走,快!”

    “哎呀,我真是年纪大了,倒个茶都倒不好啊。”

    曲同急的直跳脚,满脸都是懊悔之色。

    秦朗从始至终就这么目光平淡的盯着他,望着他演戏。

    只是心里却不得不叹了口气。

    安排一个内奸在组内,果然是有利有弊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