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门〕〔异世种田记之大陆〕〔穿书八零:空间娇〕〔入赘男婿林阳〕〔入门赘婿林阳〕〔圣手神医林阳免费〕〔女神的超级赘婿〕〔我家影后超甜的〕〔京城第一少〕〔入门赘婿〕〔第一豪婿〕〔女神的超级赘婿最〕〔妈三年之期到了〕〔龙眠无限〕〔全能赘婿〕〔白卿言萧容衍〕〔龙王医婿江辰〕〔致命偏宠黎俏〕〔黎俏商郁〕〔黎俏商少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战婿归来秦朗苏倾慕 第665章 老爷子,一路走好!
    王啸天的呼吸有些急促,胸前起起伏伏的,明显这老人有些激动,导致面色都有些涨红。

    秦朗连忙拍着王啸天老爷子的胸前,让他清醒一下。

    但是王啸天老爷子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将秦朗的手紧紧的抓住,让秦朗动弹不得。

    秦朗大骇,望着老爷子。

    老爷子目光泛着泪光,但却难掩激动之色,他望着秦朗,缓缓吐出一句话。

    “孩子,答应我这个老头子,一定要护着龙国,护着头顶的这片蓝天,护着脚下的这片土地。”

    “泥土里面有我们这些老家伙流的血,我们一枪一枪的把这个龙国打下来,不容易啊。”

    “孩子,一代接着一代的龙国人,会替我们守护好这片土地。”

    “所以孩子,你答应我,替我们这些老家伙们,守护好龙国。”

    秦朗看到老爷子期盼之中带着几丝希冀的目光,于是深深的点头,郑重其事的答应下来:“好,我答应老爷子,一定会守护这个龙国,直到我死!”

    王啸天老爷子听到秦朗答应之后,脸上的笑容更足,他缓缓抬头,仰头望着蓝天之上。

    他似乎看到了过去的老战友,亲切的跟着他挥手,喊着他上来,一起去掰腕子,打军体拳。

    老爷子嘴角微微泛起笑意,似乎想到了什么,费力的将干瘪的手腕伸向怀里。

    秦朗看到老爷子的怀里似乎有什么东西,鼓鼓的。

    外面是一个小口袋,用密密麻麻的白线缝了起来。

    他一把将怀里的口袋撕下来,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

    口袋被撕下来之后,立马就露出里面东西的真容。

    那是一个漆木盒子,黑色的漆木盒子大概只有婴儿拳头大小,里面不知装着什么东西。

    老爷子颤颤巍巍的举着黑色漆木盒子,看向秦朗。

    “孩,孩子,这是你大爷爷当年留下的东西,你…伸出手…”

    老爷子此刻呼吸急促,已经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秦朗不敢浪费时间,连忙将手伸出来,吧嗒一声东西掉在了秦朗的手里面。

    老爷子露出了释然之色,眯着眼睛望着天空之上,呢喃着:“老伙计们,来接我了!”

    “我要走了,走了…”

    王啸天老爷子的呼吸越来越薄弱,越来越微弱,最后微弱到停止。

    老爷子已经闭上了眼睛,脸上还挂着满足和欣慰的笑容,他端坐在轮椅之上。

    就这么一直坐着,也没有了呼吸。

    王家家主王翰默默的跪在地上,一个头磕在地上,浑身发颤着,却没有起身。

    “爹!!”七十多岁的王览悲痛的大喊一声,紧接着跪在了地上,嚎啕大哭。

    “大伯!”

    “爷爷!”

    “老祖宗!!”

    这一刻,王家院内乱作一团,痛哭流涕可以形容此刻的王家。

    除了家主王翰之外,所有人都在哭。

    为老爷子的突然离世而哭,而更多人则是为了在王家之后能够占据更多的位份和权利而哭。

    至于老爷子的死,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权利更重要,家庭地位更重要,自己那一派也更重要。

    秦朗眼中含着悲痛神采,却并没有哭出声来。

    当初爷爷假死的时候,他也只是掉了几滴眼泪而已。

    如今的秦朗更不可能悲痛大哭。

    老爷子的离开,是喜丧。

    他一百多岁的年纪,经历了混乱的军阀末期,也经历了敌国侵入龙国时期,经过了混战时期,又历经太祖国王,太宗国王,如今三朝。

    可以说王啸天老爷子,死而无憾。

    接下来的事情,秦朗就插不上手了,由王家之主王翰亲自处理。

    王家也并没有因为王啸天老爷子的离世,而彻底的陷入了混乱,至少王翰不乱,王家就不可能乱。

    王翰命人将老爷子多年前就准备好的老旧的军服起了出来。

    一件绿的发黑的军服,破旧的尼龙面料里面蓄着棉花,胸前五颗牛眼般大小的衣扣,胸牌上是一排数字,以及王啸天的名字。

    这是七十年前老爷子打仗时候所穿的那件军大衣,军服。

    老爷子入土为安之时,依旧想的是朴素,是不忘初心。

    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

    老爷子是个没爹没妈的孩子,硬是在混乱动荡的年代,自己一个人拼出来诺大的家业,更拼出来一个崭新的龙国。

    他早已预计好了死的时候就穿这件破旧的大衣。

    王翰和秦朗说,老爷子最怕的就是穿的太好啊,那些早就死去的老哥哥们不认识他,更害怕那些痛恨官僚和腐败的老家伙们,看到他穿的太好,而把他当成坏人,不认他。

    唯有穿着这样的大衣,才好去见老兄弟们。

    因为这才是他们那个时代的军装,没有高端技术制造,也没有更好的面料,不是那么抗冻,也不是那么防水。

    但,只有一点。

    老爷子们就是穿着这样不抗冻,不抗风,不防水的军服,从三千多万敌军的手里面,把沦陷失去的龙国再度夺了回来。

    “老爷子说了,他不入土,要把他的骨灰洒向燕山!”

    王翰站在秦朗身旁,面色复杂的缓缓出声说道。

    秦朗不解的看向这个王翰老爷子。

    没有了王啸天老爷子之后,王翰也就彻底成为了唯一的王老爷子。

    一个八十多岁的老爷子。

    “老爷子说,他当年只输过一次,那就是输给了你大爷爷,就在燕山。”

    “他想死后留在燕山之上,陪着曾经抵御敌人而牺牲的战士们,老爷子说秦凤山未必能陪着那些死去的战士。”

    “但是他王啸天,一定会陪在他们身边。”

    “所以这一次,是他赢了,赢了你大爷爷秦凤山!”

    王翰面色发苦的说到这里,眼圈也有些泛红。

    老爷子的执念重吗?很重。

    但与其说是执念,不如说是遗憾。

    现在临了临了,倒是把遗憾给补全了。

    秦朗没有言语,只是心里更加的发酸发涩。

    老爷子那一代人,现在几乎没有了。

    而朝堂之上王啸天老爷子一走,也就意味着当年的那一批人的记忆,彻底随风消散了。

    就算是还有很多不同的老爷子在朝堂,那也是后期的将军。

    诸如眼前的王翰,这些七八十岁的老爷子们,没有经历过军阀末期,没有经历过抗东r时期。

    他们的军功都是靠着建国之后所立下的,那么意义就完全不同了。

    王啸天老爷子承载着的念想,和属于他们一代人的记忆,终究到此告一段落。

    一路走好!

    老爷子!

    我秦朗答应您的,就一定会做到。

    这个国家,或许有很多问题。

    但一定会越来越好。

    让平民百姓都真正的过上好日子。

    秦朗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泪水已经模糊了双眼。

    低着头,秦朗这才仔细的打量着老爷子临走之前给自己的黑色漆木盒子,这里面装着的到底是什么?

    是大爷爷留给我的?

    大爷爷怎么知道我的存在?

    大爷爷不是已经去世三十多年了吗?

    按理来说不可能知道自己吧?

    秦朗想把盒子打开看一看,到底是什么。

    可是又在这一瞬间止住了打开的冲动。

    能够让王老爷子守护半辈子的东西,甚至藏在胸前,必然不是简单之物。

    他还是要慎重一些,最好等周围没有人的时候,再打开看一看。

    如今在王家,不适合做这些。

    王翰将老爷子的去世消息,让王家子弟散了出去。

    而同时秦朗也把王啸天老爷子去世的消息,告诉了方寸山之上的师父灵武霄。

    陪着灵武霄刚吃完饭,准备离开的赵懿,也在这一段时间里面,连续接到了两个消息,都是令他震惊的大事。

    第一个消息,是鉴查院第一副院长令辉发来的,他们怀疑秦朗在审讯室杀害了原坤省纪律大臣唐武,其中有人证纪岚和督查吴凯。

    第二个消息,秦朗告诉他王啸天老爷子喜丧之事。

    赵懿只觉得脑子嗡的一下就懵了,脸色都跟着苍白了很多。

    王啸天老爷子不仅仅是当年开国的功臣,更是不逊色于秦凤山的老将军,而且还是他赵懿当年的武学老师和救命恩人。

    所以当王啸天老爷子去世的消息传过来的时候,他有那么一瞬间是恍惚的。

    似乎回忆到了四十年前,他还十几岁的时候,已经六十多岁的老爷子一边骂他一边教他修炼,打枪,杀敌本领。

    也因为有王啸天老爷子跟他之间的师徒之名,才会最终让太宗国王下定决心,让他成为下任国王。

    恍惚一下,时光似乎穿梭了上下五十年。

    一百多年时间,老爷子彻底离开了这个世界。

    但他又无疑是幸运的,相对于那些早就战死或者病逝的老兄弟们,他至少看到了如今的龙国,如今的强大。

    “灵老,刚来的消息,王老爷子喜丧!”

    赵懿转过身看向正要倒茶的灵武霄,沉声说道。

    灵武霄的手一抖,然后勉强的将茶倒满。

    “最后的老友也走了!”

    “一个时代,结束了!”

    “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签到十万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