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光脑武尊〕〔恶女重生〕〔骷髅魔导师〕〔混乱战神〕〔玩转香江〕〔仙家有田〕〔江枫丁瑶〕〔重生后娇妻她又黑〕〔情系九零甜美妻〕〔沐晴沐泽〕〔姜小白李思妍〕〔永镇仙魔〕〔总裁追妻一带二〕〔嫁给有钱人〕〔钻石闪婚之溺宠小〕〔玄神〕〔强势归来〕〔我原来这么有钱〕〔绝世大少陈歌〕〔陈歌马晓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冥王的寻妻之路 第二章 你的街舞好厉害
    顾乘风出生后,就被母亲放到孤儿院,后来被谢岚的父母领养。

    顾乘风七岁那年,谢岚的父母意外去世。

    九岁的谢岚带着顾乘风四处流浪。

    谢岚是一个天才画家,九岁的她在旅游景点给人画画赚钱,含辛茹苦的把顾乘风带大。顾乘风性格有点张狂,唯独在谢岚面前像只绵羊一样。

    “岚姐,您怎么来了,要知道您要过来,我不睡觉也等候您大驾光临啊。”顾乘风一脸欠揍献殷勤道。

    看了下闹钟,原来已经睡到第二天中午了。

    “少跟我贫嘴,三天前就说了给你介绍对象,可别告诉我你忘了。”

    顾乘风瞬间懵逼,才看见谢岚身后站着一名女子。

    女子身高比顾乘风矮半个头,穿着时尚,带着墨镜。秀发乌黑柔顺,散落在双肩,身材婀娜,妩媚动人,性感樱唇更为诱人。

    四目相对,女子望着只穿着灰太狼大裤衩的顾乘风,心中感觉无比厌恶。

    她眼界高,自身姿色也不差,要不是谢岚说给她介绍优质好男人,加上谢岚和她关系如同亲姐妹,她才不会过来。

    “我还有事!你们聊!”谢岚瞪了顾乘风一眼,借故离开。

    顾乘风回房间整理了一下仪容,来到女子面前,伸出右手,亮出洁白的牙齿:“你好,我叫顾乘风。”

    “臭流氓。”女子愤怒的大吼。

    “小馒头,昨天我解释很清楚了……”

    眼前的女子,还能有谁?正是昨天丁字裤的主人,张晴。

    顾乘风好说歹说再次把当天的事情解释了一次,安抚好张晴的情绪,等待回应。

    “我对你不感兴趣,我们不合适,要不是岚姐叫我来,我才不会来。”张晴不屑地说道。

    “是啊,你不对我胃口,人又矮,身材又不好,还这么浓的妆,你脸上的面粉都够我做一锅馒头了!”顾乘风一脸邪魅,打量着张晴婀娜多姿的身材。

    尼玛化妆用面粉?还是你做馒头用粉底?

    张晴脸都绿了,身高一米七,长有一张精致的瓜子脸,平时都不化妆的她,今天谢岚说帮她相亲,才化了一个淡妆,在公司里做文职都感觉已经委屈她,平日里追她的人多不胜数,何曾有人敢这么说她?

    她摘下墨镜,似乎想从自己的样貌找回一点自信,可谁知道顾乘风冷不丁的来一句。

    “哎呀,你好大的黑眼圈啊,晚上一定经常加班吧。”这可吓得张晴又带上了墨镜。

    看见顾乘风贱贱的笑了,她知道自己被耍了,正当她要反击的时候又听见。

    “开玩笑的,别生气哈,我承认你的确长得很漂亮。所以我真的消费不起。”

    “你有自知之明就好,我这一身衣服都够你半年工资了,你当然消费不起。”张晴似乎找回了一丝优越感。

    “我想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你那么漂亮,干爹一定很多吧?”顾乘风贱贱的眼神打量着张晴。

    张晴可算是听明白了,这不明摆的说自己是那种女人吗?提腿就向着顾乘风裤裆踢过去。

    顾乘风往后一缩,躲了过去,张晴一个重心不稳,往后一倒。

    顾乘风一个飞身上去拉着张晴,但还是慢了一步,二人摔倒在地,一阵清香飘入的鼻子内,颇为陶醉的顾乘风压在张晴身上,嘴对嘴!!!张晴衣服上还被桌子刮了一道口子。

    张晴惊讶的瞪大了眸子,脑袋处于一片空白,如电击一般,浑身动弹不得,恍然间,才意识到自己被顾乘风夺走了初吻,娇躯挂着一层冰霜,白皙光滑的瓜子脸阴沉到了极点,双眸如两把冰刀盯着顾乘风,如果可以,她真想把顾乘风碎尸万段。

    突然,她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顶着她……

    “啊,你怎么这样,这可是我的初吻。”顾乘风惊慌失措,一脸委屈,恰到好处,见好就收。

    张晴都要气炸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厚颜无耻之人,还恶人先告状。

    顾乘风从张晴身上爬起来,望着愤怒的张晴站了起来,目光却是注视着他的下方。

    顾乘风用食指摩擦着鼻子,尴尬地说道:“我是一个正常男人,碰见这种事情,有这种现象是很正常的。”

    微微一硬,表示尊敬。

    张晴恼羞成怒指着顾乘风。

    “你拿我初吻。我和你势不两……”

    “唔。”

    顾乘风一手搂过张晴的柳腰,一手从后抚着张晴的后脑勺,强势夺吻。

    张晴再一次脑子短路,突然感觉到有什么突破了她性感樱唇的防御,她狠狠一咬。

    顾乘风吃痛,放开张晴,捂着嘴巴说道:“我把初吻还你了,我们互不相欠。”

    张晴眼珠子瞪老大。

    这是谢岚口中那个当兵的弟弟吗?当兵不是都一身正气的形象吗?眼前这个一脸邪气的家伙是个小混混吧?

    张晴并不知道的是,顾乘风虽然当兵五年,但待在部队的时间还没到几个月就卧底去了。可以说几乎几年时间都在和一些黑势力的人打交道,与其说他当了五年兵,不如说他当了五年卧底。

    张晴意识到,若是再和眼前一脸邪气的顾乘风继续纠缠,吃亏的一定是她,虽然现在已经吃了不少亏。

    “臭流氓,你会为你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张晴淡淡的留下一句话,就转身离去。

    “麻卖批,没想到这女人比岚姐还要凶猛,差一点就……绝了。”顾乘风擦了一把冷汗。

    ……

    车水马龙的大街上,顾乘风漫无目的走到佛城大学的一处湖泊旁边,这里景色宜人,湖水清澈见底,草木苍翠茂盛,绿树成荫。

    因为周末对外开放,有小情侣在散步,有小鸟在树上叽叽喳喳,有小孩在追逐玩耍,有老人在耍太极。

    “母校啊,读了一年就被刘老头骗去部队了,可惜了不少师妹师姐啊。”顾乘风坐在草地上心中感叹。

    感受到温和的暖风吹过,他拿出一个黑色的陶笛,轻轻的吹了起来,这是在部队一次打击毒枭的时候缴获的。

    笛声优美带有一丝空灵的感觉,让人心旷神怡,虽然顾乘风重生后没有再修炼,但曾经的境界依然存在。

    树上的小鸟缓慢降落在陶笛,头顶和肩膀上。

    一曲结束,顾乘风微微举起左手,小鸟又落在手上叽叽喳喳仿佛在对他说话。

    顾乘风也吹着口哨回应几句。

    万物通灵,顾乘风上辈子刚满三岁,就被他的师伯丢到兽族里让他自己生存,也因此顾乘风在那个时候学会各种兽语。

    “元丹承载灵魂重生,灵魂储存记忆,为什么总感觉丢失了部分记忆?”

    “梦里除了冰糖和龙玉,叫我风哥的人是谁?”

    “我的道,是什么?”

    顾乘风对着小鸟喃喃自语,小鸟叽叽喳喳回应几句。

    看着一对对你侬我侬的小情侣,突然脑袋迎来一阵剧痛。

    “嗡~”耳旁嗡的一声响。

    “啊!”顾乘风双手抱着脑袋,在草地上不断打滚,脑海里出现一些零零碎碎的景象。

    来来往往的人很多,但没有一人上前帮他,反而急冲冲的离开。

    “妈妈,快看!那个叔叔在跳街舞!”一名大约五岁的小女孩嘴里含着棒棒糖,跑到顾乘风身旁。

    “静静,快回来。”一名美少妇追着小女孩,担心的喊道,谁知道顾乘风在发什么疯,万一是个疯子,伤到她女儿她找谁哭去?

    此时顾乘风没有在打滚了,而是双目赤红,但目光呆滞,像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一样,趴在草地上。

    那名被叫作静静的小女孩,发现顾乘风不对劲,上前轻轻拍了一下他一下,奶声奶气的问道:“叔叔,不要哭,眼睛都哭红了,你的街舞好厉害,奖励你一颗棒棒糖!”

    说罢,她摸了摸自己的口袋,空空如也,随后也不管顾乘风同不同意,把自己吃着的棒棒糖直接塞到顾乘风嘴里。

    顾乘风瞬间感觉脑袋一阵清凉的舒服,赤红的双目渐渐消退,望着眼前脸上肉嘟嘟的可爱小女孩,露出微笑,还没来得及说谢谢,小女孩就转身回到妈妈那边去了。

    含着棒棒糖的顾乘风,双腿盘坐,做出一个打坐的姿势缓缓的调整深呼吸,回想着刚才脑海里的一个个破碎的画面,耳边徘徊着一个女人的声音。

    “琴之所至,情之所至……”

    “是情道!我是以情证道,对,是女人!我想起来了,我走的是情道,但为什么没有老婆呢?”顾乘风眉头紧皱。

    他知道冰糖是他的师妹,龙玉是他的朋友,唯一不清楚的,就是那个喊他风哥的女人。

    “还有,最后一战为什么我要自爆?”

    “我的琴棋书画道是谁人所授?”

    “好像一些人和事的记忆都消失了,能抹除我记忆的人还没出生呢!到底怎么回事?”

    一连串的问题出现在脑海。

    顾乘风有一种感觉,自从去当兵开始,仿佛又开始接触到以前的路。

    哪怕他这辈子刻意不修炼,只想过平淡生活,但在这几年的身体素质已经不知不觉超过一些地球上的普通武者。

    “看来,只有重新修炼才能知晓这一切了,一定要把记忆找回来。”顾乘风可以确定他消失的记忆和女人有关,甚至这个女人在他心中的地位极其重要。

    “我能为你放弃一切,也可为你寻回所有,包括你。”顾乘风目光坚定望着天空。

    心中却是想着一个自己不认识,甚至样子都不清楚的女人。

    “这下有得玩了,上面的老家伙们,颤抖吧!”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瞄准你的心〕〔鬼喘气〕〔超极品太子〕〔凰妃演技太高超〕〔超级警监〕〔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冷血杀手四公主〕〔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重生之嫡女不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