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娇娇王妃是朵伪白〕〔封林〕〔开局退十个未婚妻〕〔开局退婚十个未婚〕〔封林周子颖〕〔封林周子颖名字〕〔封林徐若影〕〔最难消受美男恩〕〔易阡陌鱼幼薇〕〔妈咪爹地要抱抱陆〕〔苏幂楚尧〕〔仙尊归来〕〔陆筠言姜倾心〕〔霍先生撩错了〕〔第一甜妻:霍先生〕〔超品渔夫〕〔韩氏仙路〕〔权宠天下〕〔萌宝来袭:总裁爹〕〔一号战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冥王的寻妻之路 第九章 同学聚会(下)
    顾乘风饶有兴趣看着魏德宇。

    “老顾,我给你说,魏德宇现在是赵翔基的狗腿子,也是这次聚会的发起人,毕业后就到了赵翔基家的公司工作。”

    “还记得那个赵翔基吗?那个被你揍了,然后找人来收拾你,最后在我脸上留下刀疤的那个王八蛋。”王崇洋小声点说着,脸上的刀疤一抽一抽,看得出他很愤怒。

    “说什么呢?刀疤洋,德宇是东丽地产的经理。”一名女生为魏德宇抱打不平,皱眉说道。

    “卧槽,这么小声都听见?”王崇洋心中暗道。

    “童言,我说错了吗?谁不知道柳思思已经和老顾在一起了,赵翔基还去骚扰柳思思,还要威胁老顾,结果被揍了个狗吃屎,就找人来学校,我这刀疤就是他的人干的!”王崇洋大声说道。

    那叫童言的女生长得还不错,王崇洋曾经还追求过她,不过被拒绝了,在童言和顾乘风之间,王崇洋毫不犹豫站在顾乘风这边。

    “他魏德宇和赵翔基狼狈为奸,干了多少坏事,你们不清楚?说是狗腿子,没毛病吧老铁?”王崇洋说着还看向顾乘风。

    “老王,这就是你不对了,今天是同学聚会,私事还是私下解决吧,别扫兴。”顾乘风一笑,给了王崇洋一个眼神,拿起酒瓶,倒了三杯白酒。

    王崇洋会意,以为顾乘风肯定在盘算什么。

    “同学们,我喝多了两杯,说话有点过。大家别介意,今天是同学聚会嘛,应该开开心心的。我干三杯以表歉意。德宇,对不起。”王崇洋说完,就连干三杯白酒。

    “王总客气了,王总家里的弘文地产,越做越大。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经理,哪有资格让王总道歉啊。”魏德宇微笑着说道。

    “弘文地产?那不是咱们市和东丽地产,不相上下的公司吗?刀疤洋是弘文地产的太子爷?”

    “我靠,不会吧,隐藏得太深了!”同学们纷纷议论。

    顾乘风表情平淡,在这些同学当中,除了他早就知道王崇洋的背景,其他的人并不知道,因为王崇洋一直都很低调。

    王崇洋却是眼皮一跳,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同学们,同学聚会本来就是开开心心的,不要被一些不愉快的事影响,吃好喝好才算对得起自己嘛。”顾乘风看出王崇洋脸色不太好,马上打圆场,说完就举起酒杯。

    “你算什么东西?别人叫你一声风哥,你就真飘了?听说你当兵回来,现在还没找到工作吧?”

    “咱们公司就缺个打扫厕所的清洁工。我看你四肢发达,很适合这个职位,你要不试试?”

    魏德宇见顾乘风抢了他的风头,很是不爽。

    王崇洋他不敢得罪,但顾乘风他压根没放眼里,毕业后的工作,东丽地产的经理,这个职位让他有点膨胀,更何况顾乘风和他的上司赵翔基有仇。

    王崇洋正要发作,却被顾乘风阻止。

    顾乘风让王崇洋别闹,目的就是要把战火引自己身上,他光脚丫不怕穿鞋的,拉仇恨对他来说如同吃生菜。

    “我呢,习惯自由自在,从来不吃屎。主人扔什么就吃什么的生活不适合我。”顾乘风反击道。

    魏德宇的脸一阵红一阵绿,这不明摆说他是狗吗?随即,他语气一变,恢复平静,露出微笑,伸出手。

    “呵呵,乘风,你刚才说得对,今天是同学聚会,我们应该开开心心的,私下的事私下解决,其实我很欣赏你的个性,真希望有一天能跟你共事!”

    顾乘风见状,明白对方要给自己一个下马威,也伸出手一握。

    魏德宇猛的一用力,只见顾乘风脸上依然保持淡淡的微笑。

    下一秒,魏德宇面色发白,冷汗连连。

    “咔…咔嚓。”

    魏德宇的手发出清脆的响声,因为现场安静,所以能清晰的听出,是骨头断裂的声音。

    “放手!快…放手!”魏德宇脸色青白,痛得说话都不利索了。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我就粗人一个,四肢发达,真没想道你的肾这么虚,握手都把你弄疼了,真对不起啊。”顾乘风松开手,挠挠头,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

    魏德宇恶狠狠的瞪了顾乘风一眼,而后回到座位,右手没有了知觉,还有点变形,很是震惊,他毕业后就去学了散打,手劲不是一般人能比的,没想到顾乘风竟然能把他手握变形了。

    他小心翼翼拿起电话,发了个短信,今晚必须得找回场子,让顾乘风知道这是谁的主场。

    来聚会的接近有50人,吃得差不多,同学们都纷纷向魏德宇敬酒,说着一些讨好的话。

    只有几名女同学过来和顾乘风碰了下杯,聊了一会儿。

    同学聚会,这让顾乘风感觉变成一个攀比会。

    过分的物欲,现实的差距,低贱的人情,毁了同窗之谊。

    有钱的挨着坐,没钱的溜边坐,有钱的喊着喝,没钱的埋头喝,有钱的下次再聚,没钱的不敢再聚。

    有些同学读书的时候都不对头,互相介绍时都是清一色标配的“单位+姓名+职务”,多么正式的官方语言。

    三杯白酒下肚,言语中同学们都成了土豪。有的同学感叹“虽然年薪七位数,但是日子不好过啊。”

    有的同学说“刚在江城买了第二套房,按揭每月要还两万多。”

    当然了,也有的土豪同学不炫富,只不过会在夹菜时把戴十几万的劳力士的那只手,伸得老长……

    王崇洋也不甘示弱,伸出带着一百多万卡地亚手表的手夹菜,那名劳力士同学只能低着头感到尴尬。

    但顾乘风发现有一名女同学从头到尾没有奉承过任何人,也没有怎么说话。

    他看过去,刚好那名女同学也看过来,只是淡淡的点头表示打招呼。

    一顿饭下来,都用不了一小时。刚吃饱的顾乘风慢慢的品尝着饭后甜品。

    “砰。”

    突然,包厢大门被踢开。四五个年轻人冲了进来大声叫道。

    “谁是顾乘风?”

    “有何贵干?”顾乘风擦了擦嘴。

    “就是你,上了我妹不负责是吧?”一个染着金毛的年轻人,恶狠狠地说道。

    “哇,真没想道顾乘风是这样的人。”下面的同学都在议论着顾乘风。

    顾乘风一脸懵逼,不过看见魏德宇偷偷的笑,瞬间就明白了。

    金毛见顾乘风不说话,就出拳打向顾乘风,他当然不会傻站着,反手扣着金毛手腕一扭,金毛的整条手臂瞬间软了下来,大声喊痛。

    可谁知道,下一秒金毛不管疼痛,另一只手不知从哪拔出一把短刀刺向顾乘风。

    “叮。”

    顾乘风快速拿起餐桌上的餐刀一挡,发出清脆的声音,短刀脱手而出,深深插进墙壁上,金毛只感觉手臂发麻。

    下一秒,顾乘风手上的餐刀已经抵在他的喉咙处。身后的几个兄弟都已经愣住了。

    “说说看,谁派你来的?”顾乘风瞪了金毛一眼,冷冷地说道。

    “你…你你别乱来。”金毛说着,还瞄了一眼魏德宇。

    “顾乘风,放下刀,你想同学们都背负有一个杀人犯同学的包袱吗?”魏德宇大声吼。

    顾乘风没有理会,运转着功法,对着金毛释放气息,金毛只是一个普通人,哪里能承受得住顾乘风的威压,看着顾乘风的眼睛,仿佛看见了死亡,不由得双腿一抖,裤裆一湿,被吓尿了。

    “是他,就是魏德宇指使我来找你麻烦的。”金毛指着魏德宇说道。

    “滚吧!”顾乘风松开金毛,金毛连爬带滚带着几个兄弟快速离去。

    “老王,走吧,这种攀比会,没意思,这顿我请。”

    说完,顾乘风从口袋掏出两万元现金丢在桌子上,表示要结账,其实五张桌子加起来还用不着两万,为了装个逼,昨天赚的两万元,又把口袋放空了。

    “好嘞,今晚洋哥带你威风去。”王崇洋说着就搭着顾乘风肩膀,离开了包厢。

    其实从顾乘风刚踏进包厢的时候,他就已经感觉到,同学聚会已经变味了。

    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同学们都开始议论起来。

    “顾乘风随手丢出两万块结账?这也太豪爽了吧?”

    “真看不出来,穿得普普通通,出手这么阔绰。”

    这些同学们,毕竟他们很多大学毕业不久,除了家里有钱或者找到好岗位的,几乎都是三两千工资一个月,好一点也就七八千,顾乘风随手丢出两万元,他们怎能不震惊?

    同时也表示很无语,好好的同学聚会,没想到会搞成这样,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魏德宇。

    只有之前那名叫童言的女生说道。

    “切,不就两万块吗,有什么了不起。”

    “顾乘风在学校的时候人缘就不好,自视甚高,总觉得自己很厉害,德宇这样做也是打压一下他的傲气,看在同学一场的份上,不想他在外面吃亏而已。”

    大家听童言这么一说,好像又有几分道理。而且大家都不想得罪魏德宇,毕竟魏德宇是跟赵翔基混的,说不定以后有需要别人帮忙的时候。

    现实的社会当中,因为地域,种族,信仰,阶层,观念,体制的不同,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对立,斗争,冲突。但致力于共同生存和发展,人与人之间也在合作,妥协,让步。

    而这些同学们,包裹大多数人,都只不过是败给对生活阶层追求的可怜虫而已。

    有人说谁和谁不对头,谁看不惯谁,这只不过都是大家追求的生活和观念不同罢了。

    有人住别墅,开豪车,各种美女陪伴,虽然时刻都在笑,但也许早就已经忘记最初的笑容的感觉。

    有打工族,月薪两千五,同时也在不断追求高工资,但不强求,过得比谁都开心,比谁都自由,没结婚的,不是找不到另一半,只是还没遇到那个追求一样的人。

    同样是喝酒,有人在烧烤摊喝得大快人心,骂骂咧咧说着大实话。

    有人在交际酒局对某些人毕恭毕敬,说着一些连自己听了都想反胃的话。

    也有人在高端酒会连酒都不敢多喝一口,害怕酒后吐真言,泄露商业秘密。

    从小到大,很多人会对我们说,你要乖,你要听话,你要懂事,你要出人头地。

    但从来没有人对我们说,你要开心。

    人人都知道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但却渐渐忘了后面还有一句。

    初心易得,始终难守。

    童言之所以帮魏德宇说话,主要是她想要通过魏德宇搭上赵翔基这条线。

    而且曾经她也向顾乘风表白过,不过顾乘风拒绝了。后来却接受了柳思思,这让她觉得自己不如柳思思。

    不过现实当中,她虽然算是美女,但不论是身材还是样貌,她远远不及柳思思。

    同学聚会就这样,在一场闹剧下结束。

    ……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隐婚总裁的神秘宠〕〔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