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七界神王〕〔退役战神杨辰〕〔不败战神杨辰〕〔杨辰秦惜〕〔木叶之宇智波的逆〕〔妻逢对手:总裁大〕〔王妃娘娘升职记〕〔最后一个使徒〕〔如意佳婿〕〔紫极天帝〕〔末世收割者〕〔神兽召唤师〕〔一胎俩宝,老婆大〕〔公主她在现代星光〕〔宠物小精灵之庭树〕〔全职艺术家〕〔陈苍生苏倾城〕〔近身狂婿〕〔我的小人国〕〔云若月楚玄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冥王的寻妻之路 第十三章 你来例假了吧?
    顾乘风买菜回到家中,刚好做完饭,门铃响起。

    “叮咚……叮咚。”

    “哈哈哈,岚姐,好久不见,先来一个深情的拥抱。”顾乘风看见谢岚到来,就上去拥抱。

    谢岚也没有矫情,张开双臂抱了一下,拥抱过后,看见一桌子的饭菜非常精致,心中很是感动。

    “岚姐,你又长大了!”顾乘风瞄了一眼谢岚的胸前,手指摩擦了下鼻子,贱贱地说道。

    “你现在是皮太痒了,不过也是,你长大了,我也管不住了,等我老了,估计都不知道把我晾哪了!”

    “所以说,你要赶紧找一个好男人嫁了。”

    “我都快26岁了,估计是嫁不出去呢!”

    “没事,嫁不出,我勉为其难的娶你呗。”顾乘风一边拿着鸡腿往嘴里塞,一边不假思索地说道。

    “这话从你五岁就开始说了,我都听得耳朵长茧子了,也没见你行动。”谢岚打趣道。

    顾乘风不语。

    相处这么多年,二人没有血缘关系,谢岚的心意,顾乘风又怎么会不明白?

    只是碍于种种原因,大家都没有踏出那一步,顶多也就开玩笑的形式调戏一下对方。

    谢岚小时候的愿望就是要长大了,嫁给顾乘风,然而顾乘风一直只当作是玩笑话。

    “对了,钱真的是你投资赚的?”谢岚转移话题。

    “是的。绝对不干非法事情!”

    谢岚一脸狐疑望着顾乘风:“投资什么?”

    “这个……”顾乘风不好解释。

    “王八蛋,你又炒股!!!!”谢岚脸上渐露愠色。

    顾乘风急中生智,委屈道:“我不就只亏过一次吗?那时候整个市场都不好,所以才亏的。凡事都有第一次,失败了找出问题,解决问题就完事儿了,经历失败就放弃以后的路怎么走?”

    “再说了,我的天赋你知道,我以前帮谢……”顾乘风说着,顿了顿,继续道:“反正,现在这不挣钱了嘛!给你钱就拿着,哪来那么多话!吃饭!”

    “你个死鬼!现在翅膀硬了!都敢凶我了!看我不收拾你,分不清大小王!!”谢岚站起来,一手揪着顾乘风耳朵,随手操起用来打扫灰尘的鸡毛掸子,往他屁股抽。

    “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我都这么大的人了,你还用鸡毛掸子打我,我多丢人啊!”顾乘风屁股一扭一扭,他对谢岚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在我面前还在乎丢人是吧?现在都把我当外人了!!”谢岚又抽了几下。

    虽然谢岚在抽顾乘风,但她并没有用力,顾乘风一点疼痛感觉都没有,二人心里早就达成共识,明白这样的打闹只是给生活增添一点乐趣,所以谁都没说破!

    谢岚停手之后,回到座位:“你自己看着办,收益越高,风险越大!”

    顾乘风一脸激动:“这么说,你允许我继续炒股了?”

    谢岚点点头,微微一笑,夹菜放到顾乘风碗里。

    顾乘风松了一口气,差点就说错话了。

    谢岚父母没去世之前,顾乘风四岁就开始看有关金融的书籍,五岁生日,谢岚的父亲问他想要什么礼物,顾乘风直接说想要玩股票,见顾乘风感兴趣,谢岚的父亲就开了一个账户,存了二十万块给他玩,结果在谢岚八岁生日,顾乘风说要把账户的钱给谢岚当生日礼物。

    当时谢岚的父亲一看账户,惊呆了,五岁的顾乘风用一年时间,在股票市场把二十万变成五十二万,足足翻了一倍多,虽然,这对于很多金融大鳄来说,翻一倍不算什么,但顾乘风只是一个五岁的孩子,这的确很让人震惊。

    而且那金额数目刚好是:520131.4。

    我爱你一生一世。

    后来,顾乘风又帮谢岚的父亲在股票市场挣了不少钱,当然,这除了顾乘风的学习能力之外,少不了运气。

    自从谢岚父母去世之后,顾乘风每次提到‘谢叔叔’。谢岚都会伤心,刚才差点就说漏嘴了。

    父母离世的谢岚带着顾乘风四处流浪,过着艰苦的日子,后来顾乘风在谢岚刚满十八岁达到开股票账户条件的时候,就开了账户炒股,结果把谢岚仅剩的全副身家败光了,从那时候开始,谢岚就不允许他再炒股,顾乘风也就从那时候开始,没再碰股票。

    “为了恭喜你赚第一桶金,喝两杯?”谢岚拿出两瓶红酒。

    吃完饭,坐在沙发上聊天,喝着红酒,谢岚靠着顾乘风的肩膀,怀里搂着一个到处补丁的破旧枕头。

    二人的关系,不是姐弟,也不是情侣,但胜过姐弟,更胜过情侣,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情。

    “哪有你这么喝红酒的,大杯大杯干??”谢岚看着顾乘风喝红酒的样子,嘲笑道。

    “你懂啥,我曾经是个军人,喝的不是酒,喝的是军人的霸气和豪迈!简称血性!”

    “对了,岚姐,我明天出一趟远门。”顾乘风现在手上有一些钱了,是时候去寻找一处灵气好一点的地方修炼。

    谢岚点点头,也不说话,她感觉当完兵回来的顾乘风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了,她只想静静地观察,看着顾乘风一路成长。

    顾乘风拿着衣服进浴室洗了个澡,刚出门就听见谢岚的电话响起,接通后,里面传来张晴哭泣的声音。

    “岚姐,我好怕,我不敢出门,你来陪陪我好不好?呜呜~”

    “都说了让你少看恐怖片,不听!”谢岚皱眉说道。

    顾乘风见谢岚脸色不是太好,准备出门,他上前有点担忧,问道:“怎么了?”

    “前几天,晴晴说家里闹鬼,她刚让我去陪她,我打算把她接去我那住,你快睡觉吧!我今晚就不陪你了……这世界怎么可能有鬼呢!”谢岚穿着鞋子准备出门。

    “你洗洗睡吧,我去接她就行!”顾乘风一想,最近一到晚上,满大街都是阴气,这很不寻常,张晴家里闹鬼也不奇怪。

    谢岚不怀好意,笑眯眯的望着顾乘风:“哟,有进展哦!”

    “不是你想的那样……”

    “行了行了,快去吧!”谢岚摆摆手,不耐烦地赶顾乘风离开。

    顾乘风也不解释,湿淋淋的头发,还带着海飞丝的香味,穿着短袖,短裤,人字拖就出门了。

    “连地址都不问,没进展又怎么会知道她家住哪儿呢?”谢岚似乎有点失落。

    香雅别墅区。

    顾乘风来到张晴的别墅前,打量着四周:“坐北向南,负阴抱阳,背山面水,前有照,后有靠,藏风纳气,稳如泰山,前有明堂开阔,后有靠山稳当,格局没有问题啊。”

    整栋别墅黑灯瞎火,除了阴气偏重,没什么不好的东西,随后他先是绕着别墅走了一圈,在别墅后的游泳池停留。

    “上次来的时候,也没有游泳池啊!难怪会这样。”

    他开启通灵眼,望着游泳池里散发着的阴气,然后又望向别墅后的大山,大山里隐隐有阴气波动,应该以前是坟墓。

    随后又走到门前,想必张晴应该请阴阳先生来看过,大门上,房檐上,都贴着各种各样的道符,但这些道符弱得不行,根本没有任何辟邪作用。

    见大门紧锁,按照老套路,爬上三楼,翻进阳台,来到三楼大厅,只见电视机里还播放着几十年前的经典电影《山村老尸》。

    来到张晴房门前,顾乘风露出邪魅的微笑,缓慢地敲了三下。

    “砰,砰,砰。”

    “张~晴~把命~还给我~”顾乘风压了压嗓子,发出阴森的声音。

    “啊!”房间里的张晴一听见声音,先是尖叫一声:“大哥!我们无冤无仇!你来找我干嘛!你要是在下面没钱,我可以给你烧啊,你放过我吧!”

    “烧你妹啊!老子是顾乘风,开门!”顾乘风恢复原来的声音。

    “啊!”张晴听见声音,像是吃了定心丸一样,马上打开门,一把抱着顾乘风的胳膊:“臭流氓,你来了?岚姐呢?你快带我走,我不要在这里住了!”

    顾乘风扫眼房间,床头摆着一包高洁丝,床上衣服七零八乱,各种各样,各款各式的内衣……

    见张晴奇怪的眼神望着他,顾乘风神情一怔,嘴巴微张,没有回话,眼睛直直望着张晴身后的墙壁。

    张晴感受到顾乘风惊恐的表情,望着她的后方,她不敢回头,眼睛往右斜了一下,用眼神和顾乘风交流,意思是身后有东西?

    只见顾乘风微微点头,缓缓闭上眼,张晴更慌了,难道有鬼在身后?

    她捉住顾乘风的手微微颤抖。

    “啊!”顾乘风突然大叫一声。

    张晴被吓到了,跟着尖叫一声,一下扑进顾乘风怀里。

    顾乘风紧紧的抱着她,一边抚摸着张晴穿着捆带睡袍的后背,一手轻轻在她屁股揉了揉。

    “不要惊,风哥在大厅!”

    张晴一听,感觉不对劲,一双手在她后背和臀部不停游走,才意识到被骗了,她推开顾乘风:“臭流氓!你要死啊!”

    “我是来帮你捉鬼的!”顾乘风转身来到大厅,打开灯,张晴连忙跟上。

    “你会捉鬼?别吹牛了,别到时候吓破胆还得我来安慰你,你们这些男人关键时刻一点都不靠谱!”张晴不屑的说道。

    “其他男人不靠谱,就风哥最靠谱!”

    “切!”

    顾乘风坐在沙发上,掏出香烟,点燃一根:“你这几天是不是在你家后的泳池游泳了?”

    张晴也坐在旁边,点点头。

    “游泳之后是不是感觉这几天特别累?”

    “你怎么知道?”张晴张大嘴巴,有点惊讶。

    “你来例假了吧?”

    “厉害了臭流氓,这你都知道??”

    顾乘风心想,你特么床头都放着高洁丝,不是来例假的话,难不成你用来擦嘴?

    “问题就出在这了,房子虽然阴气偏重,但格局没有问题,你要是把游泳池建在前面,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反而起到让房子藏风聚气的风水格局。而你却把泳池建在后面,还要是长方形的,本来后山就阴凉,这不是把阴气都引来了吗?”

    “月有阴晴圆缺,月亮每个月都会有月缺的时候,月缺的时候阴气最重,女人也一样,来例假的时候,也是阴气最重的时候,而且你之前在凝聚了阴气的泳池游泳,身体就沾了阴气,加上来例假,这不是阴上加阴吗?”

    “天为阳,地为阴,人立足天地之间,讲求阴阳平衡,而你现在,就是阴气过重,沾了脏东西,导致邪风入体,浑身乏力,阴冷,没精神,幸好你遇到我,不然再过几天,你就完了!”

    “那怎么办?”张晴感觉顾乘风似乎真有两把刷子,弱弱的问道。

    前几天她游泳过后就感觉房子变得异常阴冷,所以找了一些风水师,阴阳先生和道士来看看是不是房子有问题,或者有不干净的东西,结果收了钱,没人能说出个一二三,随意忽悠她几句就撤退了。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瞄准你的心〕〔我的一天有48小时〕〔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神羽战尊〕〔阴婚不散:我的高〕〔万界圆梦师〕〔鬼喘气〕〔超极品太子〕〔黑道学生5三分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