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归来〕〔陆筠言姜倾心〕〔霍先生撩错了〕〔第一甜妻:霍先生〕〔超品渔夫〕〔韩氏仙路〕〔权宠天下〕〔萌宝来袭:总裁爹〕〔一号战尊〕〔这个外援强到离谱〕〔李二蛋纪心雨〕〔婚约已至:总裁求〕〔天王传奇〕〔盛莞莞凌霄〕〔重启人生谈小天〕〔重生之全球首富谈〕〔戚卿苒燕北溟〕〔陆铭霍雨桐〕〔叶无道和陈雅〕〔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冥王的寻妻之路 第五十一章 幽王与冥王
    阴兵后退几步。

    “你……你是?不可能,人间这种伪造技术我见识多了,休想糊弄我们!”

    “是不是伪造,你马上就知道,本王未达先天,灵力对你们没有太大的伤害,而且艾荼思给我的传承我不想接受,所以只好请你们领导来跟你们谈谈了。”

    说完,顾乘风单手掐诀,眉心的彼岸花光芒更甚,道:“天地无极,乾坤借法,黑白阴帅听命,速来见我!”

    呼呼呼~

    顿时阴风大起,阴气形成雾状,在浓浓的黑雾中,能听见皮鞋和高跟鞋敲地的声音。

    不一会儿,黑雾散去,一名身穿白色西装男子,和一名穿着黑色晚礼服套裙的女子来到顾乘风面前,对顾乘风微微弯腰,恭敬道:“见过冥王大人!”

    “嗯,交给你们了,留活口!”顾乘风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十几名阴兵。

    “是!”

    “冒犯冥王大人圣威,当杀!”白色西装男子说完。

    黑礼服女子身影一闪,阴兵们压根没想过还手,面对眼前两人,他们除了灰飞烟灭,别无他法。

    刚才最先攻击顾乘风的阴兵回过神来的时候,身旁其余的阴兵已经化成灰烬,随风飘逝。

    “冥王大人,饶命啊,小的不知道是您,冒犯您的圣威,求求你不要杀我,求求你……”阴兵跪在地上哀求道。

    顾乘风掏出一根香烟,点燃,深深吸了一口,对着跪在地上的阴兵吐了一口烟,淡淡的说道:“我可以不杀你,但你得告诉我,你是怎么到人间来的,目的是什么?”

    “回冥王大人……”

    阴兵细细说来。

    原来,这十多名阴兵。都是佛城在冥界的通道入口的门卫,在不久之前,有一位神秘人来到通道入口找到他们,给了他们很多钱,希望他们稍微放宽一下通道,在晚上的时候让阴气散进佛城。

    阴兵现在在冥界也相当于一份工作,在很多年前所有阴兵都是属于冥界军队编制,由冥界最高统领大冥王执掌。后来上一任大冥王无缘无故失踪,冥界发生巨变,大冥王的十名弟子各怀鬼胎,争夺大冥王之位,十名徒弟各带领一支冥军,展开史上第一次冥界内战,这一场战争打得冥界山崩海裂,伤亡惨重,最后由最小的弟子,也是唯一的女弟子艾荼思,夺得大冥王的宝座。

    当然了,艾荼思夺得大冥王宝座,顾乘风是最大功臣。

    艾荼思接任大冥王后,颁布第一道命令就是裁军400万,只留一支亲信部队。重新成立各部门分支,大力打造冥界各大产业,所以大量阴兵被迫转业,成为各部门的员工,每月收入不高,当哪位神秘人拿几个亿出来给他们,又怎么会不心动。

    真的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后来哪位神秘人抓住了他们的小辫子,威胁他们办事,神秘人给他们的任务是活抓安灵,但是他们来到这里才发现,别墅里有一股纯正的力量,让他们不敢靠近,所以才在别墅外释放大量阴气让安灵生病,然后去医院,逼安灵出门活抓安灵。

    “冥王大人,我已经把我所知的都告诉您了,求您放我一条生路吧。”阴兵带着哭腔说道。

    “嗯,说了不杀你,就不杀你,打进十八层地狱吧。”顾乘风抽了口烟,露出邪魅的微笑,随即屈指一弹,一道红茫射进阴兵脑门。

    “不要……我不要去十八层地狱……我不要……”

    在十八层地狱受折磨,比形神俱灭更为痛苦,曾经他就是十八层地狱的门卫,天天看着鬼魂受刑已经让他感觉到痛苦,后来花钱调走到佛城的冥界通道可算脱离苦海,可万万没想到遇到顾乘风这样一个魔头,让他又回到当初的噩梦……

    送走了阴兵后,顾乘风对着一男一女问道:“告诉我,冥界现在的情况!”

    “这……”二人有点为难。

    “虽然我目前只是一名练气修士,但我获得彼岸花传承,就是冥王,也算是下一任大冥王的候选人,难道,冥王还不配知道目前冥界的现状?”顾乘风双眼一凝。

    “冥王大人请息怒,只是我们冥界一直以来很少和外界接触,有修士获得冥界传承我也是第一次见,还请冥王大人原谅。”女子恭敬道。

    冥界有很多传承,但流传至今只剩下:彼岸花传承,曼陀罗传承,水晶兰传承。

    要成为大冥王,通常由上一任大冥王指定由谁来担任,而大冥王之下,还有冥王,一般都是大冥王的弟子,也是未来大冥王的候选人,成为大冥王的当天,就能获得冥界传承。

    此时的顾乘风得到了彼岸花传承,虽然还没有完全接受传承,而且修为更是不及他们,但如果稍微动动传承力量的话,他们也只是眨眼间就会灰飞烟灭。

    “不怪你们,规矩我懂,你们说吧,就从一万年前说起。”顾乘风耸耸肩,收起气息。

    “回大人的话,小的成为鬼修只有4000年,至于一万年前的事也只是道听途说,知道的并不全,小的名为钟大义,她是白桃,我们在冥界官职都是阴将,是冥界缉拿局佛城分局的负责人。”男子说道。

    “卧槽?还分局?都搞得这么潮流吗?艾荼思那丫头把冥界发展得这么好。”顾乘风打量了一下二人的衣着。

    钟大义额头冒汗,直呼大冥王大人的名字,还要加个丫头?眼前这一脸邪气的年轻修士到底是什么人啊,一个练气期修士就获得彼岸花传承,想必和大冥王不是有亲戚关系就是有暧昧关系。

    “是的,谢大人和范大人都是局长,方才大人召唤的本应该是召唤他们两位阴帅,但他们都在冥界深处闭关,所以小的就来了。”

    顾乘风若有所思点点头,难怪刚才召唤的明明是阴帅,咋来了两个阴将,还以为哪个环节出错了。

    “你说了这么多,还没有告诉我冥界到底怎么了?”顾乘风响起上次派方小二去找艾荼思,结果方小二拿回来彼岸花传承,这就很明显冥界发生大事,而且艾荼思不想让他知道。

    顾乘风沉默一会儿,回想起曾经在冥界的事。

    当年12岁的顾乘风从杀害茶摊父女的宗门长老手下逃脱后,四处寻找机缘,专心研究通灵类道符,在研究道符过程中,误打误撞闯入一个未知的世界,途中遇见艾荼思遭遇冥兽围攻。

    顾乘风出手相助一同猎杀那群冥兽,获得大量兽丹,事后顾乘风要求平分兽丹,却不知道自己身处冥界,这些兽丹都是无法被身为修士的他吸收的。

    可艾荼思却反对顾乘风,说兽丹全是她的,还说顾乘风只是多管闲事,最后二人为争夺兽丹大打出手,艾荼思凝练出冥火,和顾乘风在丹田凝练出的丹火碰撞在一起,结局却是两败俱伤。

    冥火和鬼火不同,鬼火是冥界最基础的火焰,呈淡蓝色,而冥火的颜色则比鬼火更深一点,是冥界地心冥火池中的一种火焰,而威力更不是鬼火所能及的。

    最后二人商讨以,石头剪刀布定输赢,谁赢了就能获得所有兽丹,并且输的一方要为赢的一方护法,因为兽丹必须现场吸收,不然时间长了就无效了,艾荼思也同意了,结果却不能让顾乘风如愿,顾乘风输了,由艾荼思获得所有兽丹。

    艾荼思盘腿而坐吸收兽丹的修为,顾乘风遵守诺言,为艾荼思护法,当她把大部分兽丹吸收完却收起了功法,对顾乘风的为人非常满意。

    没有签订灵魂契约却依然遵守承诺。

    随后艾荼思把剩下的兽丹都送给顾乘风,因为艾荼思从来没离开过冥界,也从未遇到过修士,所以并没通过顾乘风先前使用丹火而发现他是修士。

    当她看着顾乘风吸收兽丹的过程中,非常痛苦,和自己完不同。他才想起大冥王师尊曾给她介绍过仙界的灵火以及丹火,由此发现顾乘风原来是仙界的修士。

    这可把她吓坏了,修士吸收冥兽兽丹不说吸收不了,就算可以吸收,那完全是找死,正当她要阻止顾乘风的时候才发现,顾乘风跟个没事人一样恢复平静,缓和地吸收着兽丹的修为。

    事后,等顾乘风吸收完,二人互相介绍一番,顾乘风才知道自己研究道符误闯冥界了,而眼前这位漂亮女子,竟然是冥界的其中一位冥王。

    二人可谓酒逢知己千杯少,在修炼的道路上各有见解,互相学习,艾荼思见顾乘风在冥界依然不影响修炼,便邀请他留在冥界。

    对于未知世界的探索,顾乘风很是乐意,就在冥界生活了五年,这五年里,跟着艾荼思四处寻找机缘,修炼,二人还结拜成为兄妹,后来,还跟艾荼思学会了掌握冥火。

    顾乘风震惊仙界大陆的绿色火焰,便是丹火和冥火的融合形成的。

    阴阳二火融合的初次失败,二火碰撞的威力毁了冥界一座大山,这可把顾乘风差点炸死,剩下一口气吊着,最后还是艾荼思用尽各种天材地宝帮他疗伤才得意脱离生命危险。

    然而,顾乘风并不死心,总结经验,再次融合丹火和冥火,这次倒是成功了,由于是号称‘幽王’的他,在冥界学会的火焰,他把绿色的火焰,命名为:‘幽冥火’。

    离开冥界的顾乘风,回到仙界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杀害茶摊父女的宗门报仇。

    多年后,突然收到冥王艾荼思的呼唤,冥界内战,请求他相助一臂之力。这事就发生在一万年前,他陨落的前几年。

    帮助艾荼思平定冥界,夺得大冥王宝座后,顾乘风再也没有遇见过艾荼思。

    ……

    “这……大人……”

    “说!”顾乘风点燃香烟,没有生气,反而很平静。

    但,这可让钟大义和白桃都感觉毛骨悚然。

    二人对视一眼,点点头。

    “大冥王大人在一万年前,大概是成为大冥王的几年后,利用禁术将一名修士的魂魄封存起来滋养,再用秘法和花了大量天材地宝为她塑造肉身和滋养灵魂,然后再让她重生。”

    “因为花了大量的天材地宝,导致现在有些部门对大冥王公物私用很不满,甚至密谋造反,大冥王一怒之下把那些部门的负责人都给斩了。”

    “后来很多部门不敢明着来,就暗地里耍小动作,传播流言蜚语,恶意中伤大冥王,说她和仙界修士有一腿,迟早会背叛冥界,现在的冥界看似风平浪静,但实际上,暗流涌动,大冥王地位危危可及。”钟大义有点无奈的说道。

    “成为大冥王的几年后?这不是我陨落的时候吗?”顾乘风摸着下巴,抽着香烟,心中想道:“我是元丹重生,那艾荼思帮助重生的人,是谁?”

    “那名修士是谁?”

    “这个小的就不清楚了。”

    “现在,我给你们一个任务,帮我调查阴兵口说说的神秘人是谁。”

    “是!”二人异口同声道。

    “退下吧!”顾乘风说完,伸了个懒腰,走进安灵的别墅。

    望着顾乘风的背影,二人沉默了。

    “这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认识大冥王,而且还是获得冥界传承,而且还是一名练气期修士。”钟大义说道。

    “别年轻人年轻人的,是冥王大人!”白桃推了推钟大义。

    “你这婆娘,拍马屁倒是有一手,难道你两百年成为阴将,就是考拍马屁上位的?”钟大义笑道。

    “你想死吗?”白桃冷声道。

    “我错!行了吧。”钟大义摊摊手,随即说道:“你说,大冥王帮助重生的那名修士,会不会就是冥王大人?”

    “那是一名女修士,别乱猜想,要掉脑袋的,干活吧,赶紧去调查。”

    ……

    顾乘风进入到安灵的别墅,看见坐在沙发上的安灵,气色有点难看,安小静看见顾乘风马上扑上去。

    “爸爸……妈妈刚才突然晕倒了,现在又好了。”安小静笑嘻嘻的搂着顾乘风脖子,在他脸上吧嗒一口。

    “万灵圣体果然厉害,连眼泪都是宝物。”顾乘风心中想道。

    望着安灵睡裙上的眼泪痕迹,不难猜想是安小静的眼泪,应该是阴兵前来,碍于安小静在别墅内,所以阴兵不敢靠近,用释放阴气的方法逼安灵出门,然而,别墅内的风水布局根本抵挡不了阴气的入侵,所以安灵沾上阴气,晕倒了,过后安小静向顾乘风求救,然后又趴在安灵身上哭,眼泪净化了安灵身上的阴气。

    安灵现在已无大碍,只是有点虚弱。

    顾乘风很自觉的把手放在安灵的肚脐眼下四个手指位置的下丹田,轻轻的输送着灵力,虽然隔着睡裙,但安灵还是第一次这样子被男人触碰,她没有抗拒,反而闭上迷人的双眸,静静地感受着一股暖暖的气流进入体内,让她脸色渐渐变得红润,有光泽。

    安小静看着妈妈一脸陶醉和爸爸专心的样子,像是一个吃醋的小情人,一把抱着顾乘风的手掌,挪到自己丹田处。

    “爸爸偏心。”

    这一举动惹得安灵和顾乘风都开怀大笑。

    这小宝贝确实可爱。

    安灵望着顾乘风有点发黑的手掌,急声问道:“你手受伤了。”

    “在家修变压器,不小心电糊了。”顾乘风还没说完,安灵急冲冲的跑去拿药包。

    她才不相信顾乘风的鬼话。

    你家变压器是多少伏?能把手电黑?

    顾乘风意识到自己刚才和钟大义他们说完鬼话,说回人话,果真是鬼话连篇,人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安灵拿来绷带和药水,小心翼翼的握着顾乘风的手掌,用棉签温柔的一点一点涂抹。

    这只不过是灵火和鬼火碰撞,爆炸造成的轻微烧伤,修炼一下就没事。但见安灵这么用心,顾乘风又不好意思拒绝。

    “你怎么能这么不小心,你怎么能让自己受伤?”正在包扎的安灵,突然留着眼泪说道。

    这……

    “我没事!”顾乘风一手捂着心脏,突然感觉心里很难受。

    “哼,爸爸又欺负妈妈!”安小静站起来双手叉腰。

    “安小静,别乱说话!”安灵柳眉微皱。

    顾乘风伸手抚摸着安灵漂亮的脸蛋,用大拇指替她擦了擦眼泪,露出温暖的微笑:“没事!”

    后来,因为安小静说肚子饿,要求顾乘风做宵夜吃,顾乘风也没有拒绝,打开冰箱找了点食材煮宵夜。

    望着顾乘风忙碌的身影,安灵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我这是怎么回事,看见他受伤,为什么会感觉很伤心,很难受??

    不一会儿,三碗西红柿鸡蛋面放在餐桌上。

    安小静吃面条的动作,和顾乘风如出一辙,都是发出‘哧溜’的声音。

    别人不知道还真以为是一对父女……

    酒足饭饱的安小静,睡意上头,就屁颠屁颠跑回卧室睡觉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隐婚总裁的神秘宠〕〔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