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七界神王〕〔退役战神杨辰〕〔不败战神杨辰〕〔杨辰秦惜〕〔木叶之宇智波的逆〕〔妻逢对手:总裁大〕〔王妃娘娘升职记〕〔最后一个使徒〕〔如意佳婿〕〔紫极天帝〕〔末世收割者〕〔神兽召唤师〕〔一胎俩宝,老婆大〕〔公主她在现代星光〕〔宠物小精灵之庭树〕〔全职艺术家〕〔陈苍生苏倾城〕〔近身狂婿〕〔我的小人国〕〔云若月楚玄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冥王的寻妻之路 第六十六章 你有幽王厉害吗?
    !

    “我也同zyxta.意应战,实在不行,就我去吧。”顾乘风耸耸肩。

    “我也去。”夜雨和胡悦异口同声地说道。

    顾乘风想了想,点点头,表示同意。

    陈楠想留顾乘风吃午饭,但却拒绝了,顾乘风去到情缘酒吧,在他专属的vip包厢里,要了几瓶酒,一个人静静的喝着。

    “上次做的梦,和这次岚姐差点被打,我都出现双目充血的情况,这是入魔前的征兆。”

    “是心魔吗?如果是,那我的心魔种子会是什么?”

    顾乘风烦躁的点起香烟苦闷的抽着。

    “哟,顾先生一个人啊?”安紫璃扭动着水蛇腰走来。

    “我不是一个人,难道是一头猪啊?”顾乘风白了一眼。

    “咯咯咯,顾先生真是幽默。”安紫璃拍了拍顾乘风的胸膛,微笑道。

    “怎么了?跟姐说说?有什么烦恼?”

    &nbwhhryl.sp;   顾乘风瞥了一眼,不说话。

    “怎么,你天天在我这里喝免费酒,就这么不相信我?”安紫璃有点好奇的问道。

    顾乘风露出邪魅的微笑,一把搂住安紫璃的柳腰,往自己怀里带,鼻子靠近安紫璃的耳垂,深深地嗅了嗅。

    安紫璃浑身一颤,感觉全身酥痒,推开顾乘风,站起来后退几步,一副要打架的架势。

    “顾乘风,请你放尊重点。”安紫璃马上变脸,冰冷地说道。

    她一挥手,手掌上出现一朵雪白的梨花,包厢内的空气突然变得潮湿。

    “梨花带雨!!!”顾乘风一愣,心中暗道。

    “怎么?安老板,上次在楼梯间调戏我,还问我烟不烟……不,是软不软?呸呸呸,是问我韧性怎么样。”

    “现在我只是嗅一嗅,你身上还有没有残留的洁厕剂,毕竟,女人嘛,爱美,如果你身上一股洁厕剂的味道,给你造成烦恼,我会寝食难安,过意不去的。”顾乘风挠挠头一副无辜的样子。

    安紫璃眯着眼打量着顾乘风,没有回话。

    “你是很漂亮没错,但我顾乘风长得这么帅,像是缺女人吗?你放心,我对你没兴趣。”顾乘风摊摊手,一副流氓嘴脸。

    安紫璃也不纠结这事,整理了一下衣服,坐下来,开了一瓶啤酒,喝了一口,淡淡的问道:“我问你,你知道武者吗?”

    要进入剧本了。

    顾乘风心思百转,最后想起一个人,安紫璃真名不叫安紫璃。

    “说重点,你想知道什么?”顾乘风不想再这样耗下去,这女人心思太敏锐,要是被发现就麻烦了,他直接了当问道。

    “我觉得你跟我一个朋友很像。”安紫璃神情有些忧伤。

    “你早说嘛,难怪总感觉你老接近我,我还以为你喜欢我呢!”

    “那我就直说吧,你不是武者,你是修士,我也是修士,你上次闯进我家不就是为了知道我的身份吗?我叫冥王,目前是烟榜成员。”

    安紫璃柳眉轻蹙没想到顾乘风一眼就看破她,还这么直接了当。

    “是谁教你修炼的?”安紫璃问道。

    “几年前的一天,我刚睡醒,突然有个长得贼特么帅的帅哥在窗口跟我说,他要死了,问我想不想修仙,可以获得仙人力量,我当然说想啊,谁知道他说的是真的,一个手指点在我额头,然后我就昏迷过去了,等醒来,就有功法出现在脑海,然后就开始学会修炼了。”

    顾乘风露出真诚的表情,换了个方式赞美自己,脸都不带红的。

    “他……死了?”安紫璃美眸里,眼泪在眼眶打转,身体一个踉跄,全身无力坐在沙发上。

    “他叫什么名字?”突然,她急声问道。

    “好像叫幽……幽……幽什么的来着。”

    “幽王。”

    “对对对,就是幽王,就是他。”

    “他身上有什么特征吗?”安紫璃问道。

    顾乘风努力回想自己上辈子长啥样。

    “我也形容不上,反正很帅,当时他的身体是透明的,就像电视上的鬼魂一样,眼睛……眼睛是绿色的。”顾乘风肯定的回答。

    “那就是他了,他死了,他竟然死了。”安紫璃伤心的喃喃自语。

    “安老板,你没事吧?”顾乘风把安紫璃搂在怀里,不断的抚摸着她的后背,柔声道。

    心里感叹,她的皮肤比上辈子嫩多了,年轻就是好啊,手感真棒。

    安紫璃突然感觉不对劲,一只咸猪手在她身上,肆意的游走,她推开顾乘风。

    “你在揩我油?”

    “没有啊,我看你这么伤心,在安慰你。”

    “算了,你们两都一个德性,不然他也不会把传承交给你。”安紫璃白了顾乘风一眼说道。

    “你听好了,幽王是我弟弟,既然你得到他的传承,那你就是他的徒弟,你要叫我一声师伯。”

    “上次我去你家,就是想要确认,你是幽王,还是另有其人,不过这一对比,你两除了好色,没什么共同点,我看你卧室东西都粉碎了,应该是你修炼的时候控制不住灵力导致的,所以我要教你修炼,你叫我一声师伯。”

    “我不要。”顾乘风撇撇嘴。

    “多少人想拜我为师我都不同意,我主动教你修炼,是你的福报,你竟然还不乐意?”安紫璃精致的脸上露出一点愠色。

    “你有幽王厉害吗?”顾乘风问道。

    安紫璃愣在原地,话都说不出来。

    “那不就得了,我不需要师傅,也不需要人教。”见安紫璃不说话,他就更得意了。

    “你走吧,我要喝酒,别打扰我。”

    安紫璃柳眉微挑,这是老娘的酒吧,你让我走??

    “啪!”

    “你挺厉害啊,这是老娘的酒吧,跟我说话客气点。”安紫璃走到顾乘风面前,扬起玉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了顾乘风一个大嘴巴子,接着说道:“幽王走了,你又获得他的传承,我没了一个弟弟,你叫我一声姐!”

    “想要认我做弟弟就说嘛,干嘛动手动脚的,这暴脾气以后谁敢娶你谁倒霉。”顾乘风摸了摸自己的脸,火辣辣的。

    “那你是叫还是不叫?”安紫璃柳眉轻蹙。

    “安姐,再见。”顾乘风摆摆手,很不耐烦的赶安紫璃离开。

    安紫璃离开包厢,关上门,顾乘风松了口气。

    “这娘们儿,太难缠了,要不是脑子转的快,早露馅了。”顾乘风心中暗想道。

    “安紫璃,紫璃……离紫,难怪……”

    他一直在思索那股熟悉的香水味,到底是谁,直到刚才,他才确认,安紫璃就是他上辈子的结拜姐姐,离紫,仙界离家的小公主。

    他和安紫璃的相遇,好像一切都是巧合或者缘分,但仔细一想,又好像都是刻意所为,从安紫璃喝了他调的酒,还说了一些莫名的话,问酒从何处来?再到变成邻居,再到安紫璃偷偷进了自己家,包括安紫璃在楼梯间调戏自己的行为。

    他不认为自己的帅气能让一个刚认识的女人会出现这样的举动,那就只有一个目的,安紫璃想从自己身上获得一些信息。

    刚才安紫璃展露的那一手雪白的梨花,就是安紫璃自创的武技,梨花带雨。

    结合种种迹象,加上安紫璃喜欢喝酒,顾乘风决定认真嗅一嗅她身上的味道,还有她的耳垂是否敏感。

    顾乘风回想着在仙界的时候,安紫璃就喜欢喝酒,经常和他斗酒,而顾乘风每次说悄悄话都会靠近她的耳垂,但每次安紫璃都会浑身一颤,特别敏感。

    最重要的是顾乘风想起,安紫璃身上的香水味,是仙界离家独有的‘泉香液’。

    “泉香液”是仙界离家独家调制的灵液,不仅能安人心神,还蕴含着灵气,只要身上涂了泉香液,哪怕在灵气缺乏的地方,都能让人随时可以进行修炼,这也是顾乘风为什么第一次在情缘酒吧就感觉到安紫璃身上有灵气波动的原因。

    “老爷子能掐会算能推演出在地球,这不奇怪,但二姐怎么也会在地球?还有邓强吃下的血丹,绝对是血咒,在我死了这一万年里面到底发生什么事?”顾乘风心中想道,一股莫名的危机感,让顾乘风感到很不自然。

    顾乘风是真的不想接触以前的人,接触越多,牵扯的因果越多,就越容.xgchotel.易被人推算到。

    虽说自己名义上已经死了一万年,但就是害怕有心人,万一推算到,想尽方法来杀自己,那就真的彻底完蛋,他了解老爷子,说不插手他这辈子的路,那肯定就是不插手。

    “不行,二姐天生心思敏锐,冰雪聪明,如果不去找她,她反而会起疑心,还是要找个借口去跟她聊聊天。”顾乘风沉思着。

    “嗨,安姐,怎么一个人喝闷酒啊?让老弟陪你?给我说说,让我开导开导你。”顾乘风来到安紫璃在情缘酒吧的专属房间,看见安紫璃蹲坐在沙发上,抱头痛哭。

    “你不懂!”安紫璃急忙擦了擦眼泪,瞥了他一眼。

    “我想跟你了解一下,幽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为什么要把传承给我?他还给我说他辜负了一个人,到底是谁啊?”顾乘风撒谎从来不打草稿,脸不红,心不跳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瞄准你的心〕〔我的一天有48小时〕〔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神羽战尊〕〔阴婚不散:我的高〕〔万界圆梦师〕〔鬼喘气〕〔超极品太子〕〔黑道学生5三分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