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光脑武尊〕〔恶女重生〕〔骷髅魔导师〕〔混乱战神〕〔玩转香江〕〔仙家有田〕〔江枫丁瑶〕〔重生后娇妻她又黑〕〔情系九零甜美妻〕〔沐晴沐泽〕〔姜小白李思妍〕〔永镇仙魔〕〔总裁追妻一带二〕〔嫁给有钱人〕〔钻石闪婚之溺宠小〕〔玄神〕〔强势归来〕〔我原来这么有钱〕〔绝世大少陈歌〕〔陈歌马晓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冥王的寻妻之路 第八十五章 坤剑
    “别用这么崇拜的眼神看我,虽然我是一个勤家节俭的好男人,但我们是不可能的。”顾乘风贱贱的笑道,然后帮张晴松绑:“走吧,送你回家!”

    张睛心中纳闷,这人的言语咋那么像某人呢?

    “我被下药了,全身没有力气。”张晴看了一眼顾乘风,转过头说道。

    “你该不会想让我抱你吧?男女授受不亲。”顾乘风厚颜无耻的笑道。

    “男女授受不亲?那你拍我屁……唔?”话还没说完,张晴性感的樱唇被顾乘风堵住了,顾乘风把面具往上一推,只露出鼻子以下的部位。

    一丝丝灵力输送给张晴,化解着药力。

    “王八蛋!!”张晴的药力化解后,对着顾乘风咆哮道,拿出卫生纸擦拭嘴唇。

    “我只是帮你解毒。”顾乘风微笑道。

    “呸呸呸,有你这样解毒的吗?你不知道拿解药吗?”张晴一边说一边使劲擦嘴。

    “不对,我怎么感觉你那么像顾乘风呢?”

    不得不说有时候女人的直觉真的很准。

    见张晴这一番动作,顾乘风心中一暖,张晴心里明显很在乎他,被冥王亲了就马上擦嘴。

    “顾乘风?谁是顾乘风呀?你喊我?!”顾乘风装得跟个人似的。

    心中想道带着面具,声音也特意改变了,不应该啊?再说我们接吻也没几次?

    “那你把面具取下来。”

    张晴柳眉轻蹙,双手叉腰,紧紧盯着带着面具的顾乘风,似乎要从冰冷的面具找出一丝破绽。

    “亵渎神灵是很可怕的,无知的弱者!走吧。”顾乘风被盯得浑身不自在,带着张晴步行离去。

    一路上张晴分析着冥王和顾乘风的不同之处,冥主杀伐果断,雷霆手段彷如神灵,顾乘风虽然也有点身手,但和冥王相比,加上那臭不要脸的个性,简直就是流氓,除了说话都是比较贱,好像没有什么共同点。

    顾乘风手上捏着一团小纸条,朝着某个方向屈指一弹。

    一道人影便出现在别墅的角落。

    二人走到山脚下,张华生派来小车来接张晴。

    司机对顾乘风点点头,表示问候。

    顾乘风没有理会,因为这个人就是他刚才弹射小纸条的那个人,很明显他早就知道,这是张华生的人。

    在路口,张晴回眸一笑。

    “冥王?”

    “嗯?”顾乘风一愣。

    “我可以抱抱你吗?当作是你救了我的回报。”

    顾乘风心中暗想,这妞到底想干嘛?随后还是点点头,张开双臂,美女入怀。

    张晴朝着顾乘风,抱了一下,就松开了。

    “明天见。”张晴嫣然一笑,然后转身上了车。

    “明天见?”顾乘风一头雾水,看着轿车离开,他才慢慢悠悠的回家。

    张晴也坐车回到华生集团。和张华生说了一系列事情经过。

    张华生没有言语,心中已经确定顾乘风和冥王就是同一人,当听到黑榜的时候,心中无比震惊,顾乘风竟然是黑榜的人?

    ……

    江城一处深山,依然是在山间的那一大片古宅,一间古宅内。

    一名西装革履的年轻对,恭敬地站立在一名衣着普通的中年人面前。

    “中级武神都死了?”中年人眉头紧皱。

    “是的,小五虽然是一个下人,但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这仇不能不报。”年轻人说道。

    “传令下去,先缓一缓,这人太不简单,说不定是特殊部门的人,同样为草药而来。”中年人脸色凝重。

    “特殊部门?您的意思是?他们?”年轻人一脸震惊。

    “嗯!很有可能,如果是上面插手华生集团的事,我们就退出,现在先静观其变。”

    “是!”

    ……

    华生集团。

    “我来找张华生。”顾乘风来到华生集团,对着前台的接待员说道。

    “请问先生有预约吗?”

    “没有。”

    “不好意思,没有预约是不能给您安排的。”前台的接待员心中鄙视,真是什么人都能来见董事长吗?

    就在此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赶来,一名身材魁梧的年轻男子来到顾乘风面前,恭敬道:“顾先生,董事长已恭候多时!请随我来。”

    这可把顾乘风前台接待员吓坏了,连董事长都这么重视,此人必定不简单,刚才得罪他,过后不会被辞退吧?

    顾乘风当然不知道刚才的接待员内心的各种凌乱。跟着年轻男子来到张华生的办公室,年轻男子自行退去。

    张华生背对顾乘风透过玻璃窗遥望着远方,顾乘风自顾自的坐下翘着二郎腿抽烟。

    “顾先生,初次见面,这是鄙人一点见面礼!”说着,张华生微笑着取出一份股权转让书递给顾乘风。

    顾乘风接过看了一下,眼前一亮,华生集团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张董事长应该很清楚我不是为钱而来?”顾乘风漫不经心地说道。

    “我自然知道,草药的事我们不急,晴儿是我唯一的宝贝女儿,这股份只是感谢顾先生多次对晴儿出手相救,只要签下,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张华生微笑着给顾乘风倒茶。

    顾乘风微笑不语。

    “顾先生若是对这个不感兴趣,不如再帮我一个忙,草药,都给你。”张华生抛出橄榄枝。

    “老张啊老张,你还真是个做生意的高手,做人就不能多一点真诚,少一点套路吗?”顾乘风瞥了一眼张华生。

    “何出此言呢?”张华生脸色有点不自然。

    “第一,草药的消息,不是公司高层泄露出去的,是你自己故意放出去,目的就是要看看有多少方势力会对华生集团出手。”

    “第二,你派人保护张晴,必定看到我出手全过程,你一个武神级武者,会看不出我的水平?而你却忽悠张永豪兄妹来找我,目的是通过我的手帮你铲除他们兄妹俩。”

    顾乘风一进门就用神识探了探张华生,体内内力充沛,应该是一名武神级别的武者。

    “第三,也是我最讨厌的,你很清楚以张晴和我的关系,不可能不救她,所以你再次通过我帮你打击李家。”

    “现在你转让股权,是想让我长久为你办事,而我不答应,”

    “你又拿出药草诱惑我,目的就是让我去杀了你的哥哥张震庭,对吧?而且你轻易拿出草药来诱惑我,那是因为你根本没法拿到草药,所以你要放出消息,让别人给你排雷,对吗?”

    “而你却把我当成排雷手?”顾乘风表情一变,旋即杀气若隐若现,冰冷地说道:“你真以为你是张晴的父亲,我就不敢对你怎么样??”

    张华生惊讶顾乘风把他分析得如此透彻,知道自己踩雷了,连忙道歉:“顾先生头脑聪明,果然异于常人,这的确是我的想法。但有一点顾先生不知道。”

    “我是真想让你成为我们一家人,晴儿年纪也不小小,我物色无数青年才俊,但都太平凡,我一连串的计划除了除掉敌人,更想看清楚你的实力,而且杀张震庭也是为了报仇。”

    “报仇?”顾乘风来了兴趣。

    “张震庭,是我出生之前父亲收养的大哥,在晴儿出生之前,张震庭毒害我的妻子,企图证我断后,可上天可怜我,只保住了晴儿的性命。”

    “随后老爷子重病,把资产给我和张震庭七三分配,老爷子离去后,法医认定老爷子是长期服毒身亡的。”

    “而现在又联手李家绑架晴儿,晴儿是我最后的底线!!”

    “以你的聪明才智,应该明白是怎么回事。”张华生面带忧伤,沉溺在痛苦当中。

    “我知道了,今天晚上张震庭就会消失。”顾乘风淡淡地说道,对于这种人渣,顾乘风杀过不少,也不差多一个。

    “顾先生请稍等。”正当顾乘风要离去,张华生从保险柜取出一个木盒子。

    “利用了顾先生,的确是我不对,请接受我的道歉。”张华生真诚道,并把盒子双手奉上。

    顾乘风打开盒子,一道黑色的寒茫射出,黑色通体透明的短剑,在顾乘风身边盘旋。

    张华生惊呼一声:“它似乎很兴奋,我从来没有遇见过,看来是找到合适的主人了。”

    顾乘风缓缓抬起右手,短剑缓缓落在顾乘风手上,还不断轻轻磨蹭,就像一只宠物很久没看见主人一样。

    “坤剑!”顾乘风嘴角露出一丝沉醉的微笑。

    “乾坤二剑终于找回来了。”

    乾坤剑,是顾乘风上辈子亲自打造的第一把武器,一剑成,仙界轰动,雷罚降临,一个聚灵境的修士竟然打造出一把极品灵器,同时顾乘风在外历练,也遭受不少人眼红,争夺。

    在一次对敌的时候顾乘风差点被杀,最后是乾坤剑,忠心户主挡下一名元婴境的最强一击,并且抹杀了那名元婴境修士。

    乾坤剑被一击之下,化成一柄赤红色长剑,一柄黑色短剑,射向远方,最后消失不见,顾乘风还为此伤心很久,多年都未曾打造过一把剑,就算后来再次打造剑,也没有再让剑拥有剑魂。

    “看来剑灵没了,剑魂还在,这些年来,不断孕育修复最后重新成型。”顾乘风微笑,抚摸着坤剑。

    坤剑目前太虚弱,没有品阶,顶多只能算是法器。

    一件武器,拥有灵魂,是非常可怕的事情,器灵,只是仅仅让武器拥有灵性,而器魂,则是一件武器拥有情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瞄准你的心〕〔武逆九天〕〔凰妃演技太高超〕〔重生之嫡女不善〕〔鬼喘气〕〔女神的兼职司机〕〔神羽战尊〕〔我若离去,后会无〕〔超级警监〕〔我的一天有48小时〕〔小精灵之第五天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