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归来〕〔陆筠言姜倾心〕〔霍先生撩错了〕〔第一甜妻:霍先生〕〔超品渔夫〕〔韩氏仙路〕〔权宠天下〕〔萌宝来袭:总裁爹〕〔一号战尊〕〔这个外援强到离谱〕〔李二蛋纪心雨〕〔婚约已至:总裁求〕〔天王传奇〕〔盛莞莞凌霄〕〔重启人生谈小天〕〔重生之全球首富谈〕〔戚卿苒燕北溟〕〔陆铭霍雨桐〕〔叶无道和陈雅〕〔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冥王的寻妻之路 第八十六章 美女律师
    当年顾乘风的锻造技术,之所以出名,是因为从来没人能打造出一把有魂的剑,而顾乘风一打造出来,乾坤剑就已经孕育出灵魂。

    顾乘风拿着坤剑在手掌上一抹,让坤剑尽情吸收血液,坤剑黑芒更甚,不停在顾乘风头顶盘旋。

    随后。一翻手,取出乾剑,两剑一见面,像失散多年的兄弟一样,两剑碰撞,发出叮叮叮的脆响。

    张华生从来没见过这样诡异的场景,望着两把剑在房间里飞来飞去,已经顾不得顾乘风是从哪里拿出来的一把赤红色长剑,目瞪口呆的他,对顾乘风更是欣赏。

    顾乘风把坤剑放入丹田内滋润着,对张华生道谢后离去,刚打开办公室大门,便看见一道婀娜的倩影,气鼓鼓的站在门前。

    “完了。”顾乘风扶额,不好解释。

    “臭流氓,我就知道你是冥王,我果然猜的没错。你们刚才所有对话我都听见了。”张晴瞪了张华生和顾乘风一眼。

    顾乘风脚底抹油,溜之大吉,嗖的一声就跑了。

    张晴气得跺跺脚,张华生溺爱望着张晴,耐心的解释了一番……

    张晴也是个心大的妞,对于父亲的商业计划并不放心上,一心只想着父亲有意把她嫁给顾乘风的事,脸上渐渐露出一丝红润,听张华生说,顾乘风还暗中救过她好几回。

    张晴的表情,张华生看在眼里,更加对顾乘风印象加分。

    ……

    此时已经是中午一点多钟,碰巧路过聚缘楼,顾乘风摸了摸口袋里的安氏集团限量vip卡。

    不吃白不吃,吃了不白吃。

    便进入了聚缘楼的,来到四楼的中餐厅。安然早就给经理打过招呼,经理看过顾乘风的照片,远远就看见他,急忙过来迎接。

    说来也巧,经理的态度引起在不远处大快朵颐的安小静的注意。

    安灵在餐桌上批阅件,安小静大喊了一声爸爸。

    顾乘风很自然的走到跟前,顺势坐在安小静旁边,掐了掐安小静的婴儿肥。

    “江小玉的事情真是太感谢你了!”顾乘风开口道。

    安灵停下手上的工作,嫣然一笑,道:“那你可得真要谢谢我。”

    顾乘风摸了摸鼻子,打趣道:“怎么谢?以身相许吗?”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不介意。”安灵对顾乘风抛了个媚眼。

    顾乘风倒吸一口冷气,安灵对他这样的举动还真是第一次,果然是魅惑众生的人间尤物,佛大校花排行榜的榜首,果然名不虚传。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遇见吗?那时候,我是去佛大商量关于校庆的事情,落实了,在校庆当晚,有表演节目,我参加了,我要你陪我演出!”安灵微笑道。

    “陪你演出?我啥都不会啊!咋演?”顾乘风惊呼一声。

    “你会!”安灵微微一笑很是倾城。

    顾乘风面对安灵仿佛没有了所有的抵抗力,直接点头答应,虽然不知道要演出什么,但见安灵一口认定他会,那就毋庸置疑安灵的决定。

    三人吃过午饭后,安灵便和安小静回家。顾乘风回学校校医室修炼混日子去了。

    ……

    傍晚六点半,天空依然下着雨。

    张震庭的住处,这是一处小洋房,门外几十个保镖在巡逻。

    突然一辆奔驰s级跑车停在门前,车上下来一名身穿职业装的女人,修长的大腿,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让入自惭形秽、不敢亵渎,但那冷傲灵动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又让人不能不魂牵蒙绕。

    张震庭准备好丰富的晚餐,生蚝扇贝啥的,清一色的海鲜大餐。他喝着红酒,望着黄芷萱走进来,目光不时打量这傲慢的身姿,黄芷萱双眸闪过一丝厌恶,来到张震庭面前。

    “黄律师,我为你准备了晚餐!”张震庭开口道。

    “谢谢张董事,我已经吃过了。”黄芷萱礼貌性的回复。

    “那好吧,黄律师,开门见山,我的儿子和女儿都被杀了。我给你一个亿,做我一年的地下情人,给我留个后代。”张震庭大约五十来岁,看着显得更为苍老。

    “张董事,你觉得我会缺钱吗?”黄芷萱不屑地说道:“如果没什么事,我先了。”

    突然,张震庭手中出现一瓶喷雾,往黄芷萱脸上一喷,黄芷萱感觉浑身没力,一头栽倒在沙发,然后感觉浑身发烫。

    张震庭吃了几颗药丸,酝酿了一会儿,看着婀娜多姿的黄芷萱,有点按耐不住。

    “佛城律师界的一姐?你还是太年轻了。”张震庭无耻的笑道。

    突然一阵狂风呼啸而过,窗户拍打着,发出砰砰砰的声音。一道带着面具,身穿兜帽斗篷的身影出现在餐桌前,优雅的端起红酒杯放到鼻子前闻了闻。

    “挺会享受啊!张董事!”

    “你是谁?”张震庭故作镇定的问道。

    “冥王!”顾乘风淡淡地说道。

    张震庭大笑:“冥王?那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神!哈哈哈,你是不是大片看太多了,英雄救美?”

    顾乘风取出一份股权转让书,扔给张震庭:“签了!让你死痛快一点。”

    “小老弟还是要让我死啊。”张震庭笑声夏然而止,旋即拿起股权转让书随手一签,平静地说道:“签了又如何?你能拿回去吗?”

    顾乘风随手一挥,转让书直接落在手中,张震庭脸色一变,中级武神的气息徒然爆发,一掌杀向顾乘风。

    “原来是中级武神,难怪老张拿你没办法!”顾乘风也一掌迎上,柔韧有俞,微笑道。

    砰……

    “你到底是什么级别?为什么我看不出你的修为?”几个回合下来,张震庭后退几步,满脸通红,很震惊顾乘风面对他丝毫不弱。

    “现在这样都把你打得满脸通红,还需要我展现修为吗?”顾乘风贱贱地说道:“再说了,老头,你好像磕错药了,不是应该吃提升功力的大力丸才对吗?或者吃菠菜也可以哦,哈哈哈,吃那种药是要对我图谋不轨吗?我可不好这口!”

    张震庭几乎要被气炸,要不是这小子突然出现,说不定他现在已经飘飘欲仙,如沐春风。

    突然张震庭不知从哪里取出一只黑色手套,上面隐隐有灵力波动。

    顾乘风微笑道:“东西不错,我收下了,你的命我也收下了。”

    说完,他取出乾坤二剑,一道灵力传入,双剑铮铮作响,随时要挣脱顾乘风。“想去吗?那就去吧!好好的玩耍。”

    乾坤二剑脱手出,自由在空中飞来飞去,突然爆射,飞向张震庭。

    “叮……叮……叮。”张震庭带着手套接下好几剑,额头开始冒汗,能看得出他用内力驱动手套,消耗不小。

    “刺啦……”

    张震庭身上多了几十道剑伤,深可见骨,他有点踉跄的靠着身后的墙壁,双手搀扶着桌子,两眼尽是绝望。

    “张华生给你多少钱,我给你十倍!”张震庭已经很清楚形势。

    “有些事情不是用钱能解决的,你毒害养父,谋害张华生妻儿,为达目的,连一个还没出生的胎儿都不放过,甚至联手李家绑架张晴,现在又要强行把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占为己有,满足自己的个人欲望,你让我拿什么理由放过你?”顾乘风莞尔一笑,道。

    “张老头有了张华生之后就偏爱他,我只不过是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属于你的东西?这一切本来就不属于你,你的养父收养你,你应该感恩,你却认为是理所当然,没有谁应该对谁好,不懂得感恩的人,说再多也是浪费。”

    乘风语录:不要把别人对我们的好,当作理所当然,我们谁都不欠谁,更应该学会感恩。

    “好了,别玩了。”顾乘风说完,乾坤二剑回到手中,一翻手,把坤剑收回丹田。

    因为坤剑是在太虚弱了,乾剑在辰宇手上的时候,已经吸收不少杀戮的气息,所以比坤剑稍微好一点。

    顾乘风提着乾剑,一个瞬身直接把张震庭拦腰斩断。

    “武神级武者这么弱吗,还是说武者开启天赋很难?”顾乘风瞥了一眼地上张震庭的身体,有点不屑。

    随后取走手套,随手凝练一团天凤之火往张震庭身上一丢,燃烧殆尽。

    顾乘风坐在沙发上,看着黄芷萱那傲慢的身姿,穿着白色衬衫,灰色紧身包臀裙,完美的臀部线条,被包臀裙勾勒出来。

    “喂,美女,你干嘛!男女授受不亲,我很纯洁,唔……”黄芷萱一手扒拉掉顾乘风的面具,起身把顾乘风压在身下。

    冥王大人再次被强吻了。

    黄芷萱微微睁开双眸,满脸通红,心跳加速,呼吸困难。

    无奈的顾乘风,输送着灵力为黄芷萱清除药力。

    可谁知道黄芷萱突然用力一咬,顾乘风吃痛,马上松开,被强推躺下,黄芷萱骑着他,红彤彤的脸蛋,显得非常迷人。

    “不行!”正当黄芷萱要发起总攻的时候,顾乘风大喊一声,一指点着黄芷萱的天灵盖,大量释放灵力彻底根除了药力。

    黄芷萱昏昏沉沉,一头趴在顾乘风身上睡过去了。

    “这药力有点强啊。”

    “不过,这感觉似乎挺不错,不过好在这妞刚刚神志不清醒,不然被看见了又是一个麻烦。”顾乘风把面具戴上,还在回忆着方才的无限春光,心中贱贱的想道。

    一小时过后,黄芷萱才朦朦胧胧的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衣衫不整的趴在顾乘风身上,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美女,你可算醒了,赶紧起来,你压了我一小时了,这回我可亏大了,初吻都被你夺走,你说怎么办?”顾乘风委屈地说道。

    其实,他还挺享受这一小时,不然早就丢下黄芷萱,自己先撤了。

    黄芷萱整理好衣服,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重要部位没有疼痛,才松了口气,随即发现张震庭并不在,问道:“张震庭呢?”

    ”你提那老头干嘛?我说着我初吻的事儿呢?你说怎么办?”顾乘风厚颜无耻地说道。

    “请问,你带着面具我怎样夺你初吻?再看看你下面,嘴上说得委屈,身体却老实,依我看吃亏的是我。”黄芷萱似乎真的没有刚才的记忆。

    顾乘风把面具往上一挪,指了指嘴巴,意思是,不影响接吻。

    “你不记得刚才发生的事情了?”

    黄芷萱摇摇头,总感觉哪里不对头,只记得自己被喷了一下,然后就迷迷糊糊的倒下了,醒来就趴在这个男人身上衣衫不整。

    “张震庭死了,要不是我,你也估计体无完肤了,还污蔑我,哎,好人难做,不过无所谓了,谁让我是伟大的冥王大人!”顾乘风舔了舔嘴唇,还残留着余香。

    黄芷萱没有纠结这些事,整理了一下衣服,跟着顾乘风离去,经过洋房大院发现,几十大人全部倒在地上,满地鲜血,黄芷萱脸色没什么变化,对这样的场景似乎见惯不怪。

    “我送你?”黄芷萱突然问道。

    “送我到佛城大学,谢谢。”顾乘风习惯性的摸了摸鼻子,结果只能摸到面具,莞尔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隐婚总裁的神秘宠〕〔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