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兽召唤师〕〔一胎俩宝,老婆大〕〔公主她在现代星光〕〔宠物小精灵之庭树〕〔全职艺术家〕〔陈苍生苏倾城〕〔近身狂婿〕〔我的小人国〕〔云若月楚玄辰〕〔神医毒妃不好惹〕〔陈华〕〔鬼医倾城,冥帝爆〕〔金枝〕〔徐牧天红叶〕〔天王殿徐逸〕〔手染千军血脚踏万〕〔战神医婿〕〔末世超级系统〕〔大流寇〕〔一剑长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冥王的寻妻之路 第一百二十七章 吴大爷和苏美馨
    黄芷萱没有反抗,任由顾乘风把她压在身下,紧紧的抱着她,缓缓的闭上双眸,也许这是她唯一可以满足顾乘风的事了,也是唯一可以报答顾乘风刚才挺身而出的恩情。

    她闭上眼睛不到三秒钟。

    “轰!轰隆隆!”

    一声巨响打破了沿山小路的宁静。

    黄芷萱眨了眨眼睛,推了推顾乘风,当她双手抚摸到顾乘风后背的时候,眼泪再次哗哗的落下,因为他摸到顾乘风后背插着一块巴掌大的铁片,鲜血淋漓,染红了她白皙的纤纤玉手。

    顾乘风虚弱的睁开双眼,微笑道:“嫂子!你没事吧?”

    黄芷萱见顾乘风醒来,大喜过望,这才发现自己刚才误会顾乘风了,原来这个男人不是大色狼,扑过来只是为了保护她,她有点羞愧的红了红脸,一时激动把顾乘风搂在怀里。

    顾乘风的脸靠在两团软绵绵的东西上,很是舒服。

    心中暗想,为了打消黄芷萱认为冥王就是他的念头,还真是下血本了,这戏不白演啊。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黄芷萱感觉顾乘风的脸一直往她胸脯上蹭,她摇摇头,白了顾乘风一眼,再次把顾乘风定义为大色狼,没好气地问道:“蹭够了没?”

    “我只是觉得这样比鸡蛋管用。”顾乘风指了指脸上一块块的红肿,都是刚才被那三名大汉轮流揍的。

    顾乘风现在的修为,一些普通人的拳脚对他造成伤害,那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只好运转灵力伪造一点伤势,就连后背插着的铁片,也是为了效果更逼真,在路虎油箱爆炸的瞬间,他引动空气中的灵气把铁片插自己身上的。

    “你快起来,我送你去医院。”

    顾乘风这才缓缓的爬起来,见黄芷萱跑向奔驰车,他望着地上的四具身体,露出邪魅的微笑,随后一脚把刚才被他用手机砸的大汉踢飞,朝着山路旁的山坡滚下去。

    以黄芷萱的聪明,如果倒车来接他,一定会发现‘失踪’的大汉,为了不让黄芷萱过来接他,他佯装疼痛一步一步艰难地走向奔驰车。

    黄芷萱正要下车扶他,他已经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

    “帮我把铁片拔下来!”顾乘风虚弱地说道。

    “什么?”黄芷萱惊呼一声。

    “帮我拔了,没事的,死不了!”顾乘风感觉后背插着个东西,很不舒服。

    刚开始黄芷萱还有点怕,在顾乘风一阵说服下,才把铁片拔了下来。

    奔驰车离开后的山路,一道人影出现在路边,他漫步走在月光下,露出真容,是一名衣衫褴褛,满目疮痍的老大爷,但看着精神抖擞,有点像老顽童,他捋了捋并不长的胡子。

    “嘿嘿,小风这小子,是个戏精啊,也不知道是哪位高人能教出这样的徒弟。”

    随即他身影一闪,消失在夜色当中。

    奔驰一路飞驰,为了彻底打消黄芷萱的疑虑,顾乘风并没有让黄芷萱送去医院,而是回到和风小区。

    谢岚已经搬走和张晴一起住,顾乘风并不担心她们会回来,黄芷萱扶着他回到三座801,把他扶到沙发上躺着,然后让黄芷萱,去柜子拿来一些药,煮了两熟鸡蛋,装模作样的让黄芷萱帮他敷药。

    黄芷萱心中愧疚,拿起药开始帮顾乘风敷药,不过当看到顾乘风后背深深的爪痕和一些枪伤,惊讶得捂住嘴巴。

    敷药过后。

    做戏做全套。

    “你在哪里看见我哥?”顾乘风继续演戏。

    黄芷萱从在山路上开车,顾乘风突然抓住她的手的时候,她就猜到之前遇到的冥王可能和顾乘风不是同一个人。

    “你真不是冥王?”黄芷萱犹豫了一下,问道。

    “我的天呐,我要有他那样的身手,我犯得着被揍那么惨吗?他是我哥,我们是双胞胎,很小的时候我们就父母双亡,我们后来开始习武,因为我天赋没他高,他拜在名师门下,而我只能当兵从军,我退伍后一直在找他,但我知道他瞧不起我,所以一直不愿意见面……”

    国服第一忽悠,当之无愧的顾乘风编了一大堆,把黄芷萱忽悠得一愣一愣的。

    随后黄芷萱把第一次在张震庭家中遇见‘冥王’的事对顾乘风说了一遍。

    顾乘风点点头,沉默一会儿:“我哥拿你初吻,你就是我哥的女人,就是我嫂子。”

    “嫂子,刚才的事情,很对不起。”顾乘风看了一眼黄芷萱,一边拿着熟鸡蛋给自己脸上不停的滚来滚去。

    黄芷萱当然知道顾乘风指的是他刚才在山路上蹭她的事儿,她脸红了一下,苦笑一声,摇摇头,有点无奈。

    黄芷萱此时的内心七上八下,忐忑不安,她放下手中的鸡蛋,只是对顾乘风道谢一声,神情有点失落地转身离去。

    “喂,你还没说谁让你来保释我……”顾乘风望着黄芷萱头也不回的离去,他坐在沙发上想,自己是不是做得有点过分了?

    戏假情真,他知道自己是演戏,但黄芷萱不知道,所以对黄芷萱而言,‘冥王’救了她是事实,今晚顾乘风救了她也是事实。顾乘风知道黄芷萱陷在情感的两难当中了。

    顾乘风不纠结是谁让黄芷萱来保释自己,因为他已经猜到是谁了。

    “在窗外偷听好玩吗?”顾乘风点燃香烟,伸了伸懒腰,站起身子,走进卧室,说道。

    突然,从阳台走出来一名衣衫褴褛的老大爷,正是刚才山路上的那位,他捋了捋胡子,走进顾乘风的房间。

    “我说吴大爷!这么高,你也不怕摔?你这老骨头抗摔不?”顾乘风瞥了一眼老大爷。

    这名老大爷正是顾乘风当兵回来那天,给顾乘风送过期月饼的吴大爷。

    重走修炼之路的顾乘风,早就察觉到吴大爷体内强大的气息,但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武者还是修士,因为吴大爷隐藏得太好了,他刚才爬上八楼,完全是凭着他年轻当兵时候的功底。

    “你臭小子是在咒我吗?”吴大爷捋了捋胡子,也不生气。

    “你老捋胡子干啥!本来就少!再捋就要秃了!”顾乘风抽了口烟,笑道。

    “呵呵!”吴大爷冷笑一声。

    拔掉一根胡子,屈指一弹,射向顾乘风,银白色的胡子徒然变长,如钢线一般缠着他夹着香烟的手指,似乎只要轻轻一拉,就能随时切割顾乘风的手指,胡子的另一头还在吴大爷手上。

    “卧槽!吴大爷,你还会变魔术啊!”顾乘风惊呼一声。

    旋即,指尖凝练出一点小火苗,轻轻抖了抖烟灰,指尖上的小火苗,跳在胡子上,顺着胡子快速燃烧。

    “灵火?”吴大爷震惊,一挥手,想要扔掉手上的胡子,可惜慢了一步,顾乘风的灵火在吴大爷手上燃烧。

    “呼呼呼!”吴大爷唾沫横飞,飞沙走石,费老劲才把灵火吹灭。

    望着一脸邪气的顾乘风在偷笑,吴大爷气不打一处来,吹胡子瞪眼道:“臭小子,你才练气期,是怎样凝练出灵火的?”

    “我天赋异禀,骨骼惊奇,要你管?”顾乘风摆摆手赶吴大爷离开。

    “黄芷萱是我干女儿,我不允许你欺负她,你最好……”

    “轰!”

    吴大爷话还没说话,就撞在墙上。

    顾乘风张大嘴巴,完全察觉不到来者何人,不过当他看清楚是一名身穿旗袍,身材丰腴,成熟妖娆的美妇,顾乘风倒吸一口冷气。

    这人除了是和风小区的包租婆,苏美馨,还能有谁?

    顾乘风惊讶,吴大爷出手,他就知道吴大爷是修士了,现在竟然苏美馨也是修士!而且还是比吴大爷还要强的修士!!

    “小风还是我干儿子呢!你那干女儿配得起我家小风吗?”苏美馨坐在顾乘风身旁,不屑笑道。

    顾乘风嘴角一抽,弱弱的问道:“苏妈,我啥时候成你干儿子了?”

    “有我这么一个漂亮的妈,这么厉害的妈,你还不乐意了?”苏美馨敲了下顾乘风的脑门,有点愠怒。

    顾乘风没有说话,面对眼前这位一招秒了吴大爷的苏美馨,他很是无奈,虽然他知道苏美馨一直对他真的很不错,但谁知道真要惹她生气了会怎样?

    修士的世界,顾乘风太了解了,强者为尊,适者生存。

    “哎呀,苏大姐,你别生气嘛!我只是觉得萱儿被这臭小子这样耍,我这个做干爹的,替她不甘心啊,你也是女人,你应该能明白,连自己喜欢的人是谁都不清楚,你说可不可悲?”吴大爷站起来捋了捋胡子,看了看苏美馨,又瞥了一眼顾乘风,愤愤不平道。

    “自从这臭小子在张震庭家夺走她的初吻,她就天天茶饭不思想着这臭小子,现在告诉她,她朝思暮想的是你双胞胎哥哥,开什么国际玩笑?”

    “哼,我家小风不告诉她冥王的身份,自然是有他的想法,我儿子的事还轮不到你管,要不是你多管闲事让她去保释小风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吗?”

    苏美馨漂亮的脸蛋,散发出一声冰冷的气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瞄准你的心〕〔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鬼喘气〕〔超极品太子〕〔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超级警监〕〔黑道学生5三分天下〕〔阴婚不散:我的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