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不可名状的赛博朋克 第37章 讨个说法
    希律律~

    嘹亮的马嘶声在夜风中飘荡。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 ..kan.shu..co

    身体略微前倾,仿佛下一秒便要暴起的绅士硬生生的止住动作,身板不动,只是撇过头,冰冷的目光锁定声音传来的方向。

    “我有一头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

    “有一天我心血来潮,骑它去赶集~”

    ......

    某人丝毫不觉害臊的儿歌悠悠传来,随之出现的便是腰挎着长剑,骑着马往这边行来的祝觉。

    门口发生的事情他在二楼横梁上看的一清二楚,绅士刚才的动作显然是准备动手,祝觉有心要救这大长老,又不好直接跳出去,毕竟严格来说他跟绅士才是一个团队的,回家的方法还在他的手上,祝觉可不准备在幻梦境留一辈子。

    因此祝觉在短暂的思考后选择以另一种方式帮忙。

    不速之客的出现令绅士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他选择在夜晚而不是黄昏的时候来到这里为的就是掩人耳目,如果《纳克特抄本》的事情暴露,除非他动手将两人都杀了,否则就会留下把柄。

    绅士自认打败祝觉并不难,关键在于他无法保证当场击杀,更别说旁边还有一个他必须要留下的目标,这种情况下强行动手的结果很可能是进退两难的结局。

    毕竟阿塔尔能在这做大长老,看管这座特殊的教堂,靠的可不只是他的年纪。

    “阿塔尔大长老,我的诚意您也应该看见了,过两天我会再来一趟,希望您能够信守承诺,即便是副本也可以。”

    最终绅士还是放弃了动手的想法,他要的东西太过重要,任何意外都是他想要避免的。

    然而他这边话音才落,身边便有铿锵声响起。

    他不动手,不代表祝觉不动手!

    “绅士,既然你也在这,那就一起上,干掉这老家伙,这座高塔里肯定有宝贝。”

    半蹲在马背上的祝觉此时已然跃在半空,手持着刚从食梦者手里抢来的长剑,直奔阿塔尔而去。

    铛~

    钢铁的交击声,清脆且响亮。

    “阿塔尔大长老是我的朋友,收起你的武器,负责别怪我对你动手!”

    前一秒还在想着怎么逼迫阿塔尔大长老说出《纳克特抄本》之后再做掉他,下一秒就成了阿塔尔大长老的保护者,绅士脸色阴沉的跟吃了苍蝇似的......

    偏偏他这时候还不能不救,要是任由祝觉把身后的老人杀了,那才叫竹篮打水一场空。

    “喂,你不会想要吃独食吧。”

    祝觉有些不耐烦的往前跨出一步,手上不断加力的同时暗中控制着力道,确保不超过绅士的承受能力,还要做出一副勉力支撑的样子,紧接着低声说道,

    “我从野猪那儿得到的祝祷券,指向的位置就是这里,里边肯定有宝贝,野猪的遗愿,我可得帮他完成啊!”

    合情合理的行动。

    关于祝祷券的事情绅士听野猪说起过,祝觉找到这里也在意料之中。

    “我再说一遍,这座塔里没有宝贝,阿塔尔大长老是我的一位老友,你要是敢对他动手,你就准备永远留在幻梦境吧!”

    此时颇有些懊恼的绅士说话也带上了火气,身上隐约有某种气势涌动。

    “嘿,没想到他对你那么重要啊......行吧,你是队长,你说了算。”

    视线绕过绅士,在后边那个正往这边挤眉弄眼的老头身上,假笑着收回武器,转身走了几步又回头说道,

    “什么时候你觉得他不是你朋友了,记得跟我说一声。”

    “第一次来幻梦境就敢跟我动手,看来还得多敲打。”

    看着祝觉骑马远去的背影,绅士捏了捏手杖,眼中多了些许冷意。

    嘭~

    高塔大门合上的声响从身后传来。

    绅士看了眼高塔,终究还是没有选择再次动手,

    他的时间还有很多,在祝觉很可能没有彻底离开的情况下动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道理他也明白。

    沿着鹅软石小径一路往下,爬满了常青藤的高塔重归宁静。

    半个小时后,祝觉的身影便出现在高塔外的老橡树上,顺着枝杈几个起落后直接跳进二楼窗户。

    不出意外的,一楼大厅内的蜡烛仍旧亮着。

    “我这够意思吧。”

    祝觉从柱子后边将浸泡着宝石的水杯拿回来,风铃探头过去想要喝,却被他拎着后颈肉放到怀里。

    看到这一幕的阿塔尔表情有瞬间的凝滞,旋即又恢复正常。

    “刚才要干你的那家伙可是我的队长,为了你把他得罪狠了,现在想想可有些后悔......你跟他之间发生了什么?”

    整个人靠坐在长椅上说道,

    “嘿嘿,我骗他说我有一样宝贝,然后让他给我送了三个月的东西,现在的年轻人就是沉不住气,这么快就想要直接动手抢夺,以后他恐怕就不会给我送咯。”

    阿塔尔摇头晃脑的拆开装着月光酒还有南瓜派的袋子,唉声叹气。

    “我想你应该能看的出来,他下一次来找你就是要你命的时候,你居然还有余地担心这个?”

    抓起一块南瓜派塞进嘴里,祝觉打量着表情依旧不见慌乱的阿塔尔,眼神意味难明。

    “这不是有你嘛,你不会让他杀我的,对吧?”

    阿塔尔随口说着,抬手也要去拿南瓜派,伸到半途却被祝觉强行扣住手腕。

    “是啊,我不会让他杀你的,可你有没有想过,我跟绅士混在一起,同样也不是什么好人......耍我的后果可比耍刚才那个家伙更加严重!”

    此刻的祝觉脸上哪还有之前的轻松神色,反而充斥着警惕与怒意。

    刚才发生的一切祝觉都看在眼里,阿塔尔口中所说的纳尔森爵士显然是绅士在这个世界上的称谓,而后者将阿塔尔说是自己的老友。

    不管两人之间的关系如何,有一点毋庸置疑,那就是他们互相认识已久,而且从黑猫第一次叫唤时阿塔尔看都不看外面是谁就让祝觉藏起来的行为就可以推断出阿塔尔知道绅士今晚会来找他!

    然而他依旧在傍晚第一次见面时选择将祝觉留下来。

    为什么?

    “那只黑猫根本就是你安排的对吧,故意让我留下来,为的就是让我帮你抵抗绅士?好算计啊!”

    尽管祝觉不太明白阿塔尔是依靠什么做到的这一点,但他仍旧察觉到了不对劲。

    握紧长剑。

    他要为自己讨个说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我能领悟万物〕〔精灵之新兴时代〕〔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豪门盛婚:总裁的〕〔穿成年代文里的霸〕〔一切从成为提督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