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切从篮球开始〕〔许你浮生若梦〕〔幻神〕〔民国盗墓往事〕〔诡异降临到我身边〕〔宅在随身世界〕〔诸天世界暗行者〕〔贴身狂医混都市〕〔天命相师(龙出东〕〔超神学院魔法师〕〔大唐声望系统〕〔绝世神君〕〔影帝重回十八岁〕〔本宫玩转高科技〕〔时婳霍权辞〕〔重回十八少年时〕〔霍先生,你是我的〕〔高武之我是秦凤青〕〔傲世王者楚炎〕〔都市最强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不可名状的赛博朋克 第59章 鸿门宴
    荷赛镇的医院内,祝觉坐着轮椅,受伤的右腿刚刚包扎完毕,正偏头研究着轮椅上装载的智能操作系统,带着奥莉薇在医院的廊道里闲逛着。Δ.『ksnhu『.co

    雨衣在楼下,包扎伤口的时候自然没有带上来的道理。

    折腾了一个下午,现在已经是黄昏时分,逐渐加大的雨势能够从廊道窗户上挂落的密集水珠以及传入耳中的沉闷隆响感知到,令人不由自主的心生郁闷,连医院里的病人似乎都少了不少。

    “怎么突然想到要来医院”

    奥莉薇手里拿着果冻布丁,坐在走廊一侧的塑料椅上,疑惑的问道。

    “哎,你这是什么话,我受了伤,包扎下伤口都不行”

    将原本放在背包里的手包拿出来塞进怀里,祝觉接着说道,

    “你这一枪,说实话还挺是时候你应该已经把我受伤的事情告诉警局了吧”

    以祝觉的体质,这种程度的枪伤其实算不上什么,当初通过食用食尸鬼进化之肉而获得能力可以让祝觉通过食补轻而易举的恢复,他既然来到这医院,自然有其他方面的考虑。

    “嗯,我告诉他们明天要送你回曙光城修养,不过这样真的有效果吗”

    尽管对于祝觉的想法有些奇怪,奥莉薇还是按照他的说法提前通知了荷赛镇的警局。

    “你觉得光靠一个精神污染源突变体的口供,我们能做什么”

    韦斯特之前说的话,祝觉其实倾向于相信那是真相,毕竟当时的韦斯特虽然心怀阴谋,但他其实没必要在这种事情上欺骗祝觉,只是有些事情从来都不是他觉得是真的就有用的。

    祝觉可以对精神污染源怪物无所顾忌的使用各种手段,但这是联邦政府管辖区内的小镇,他如果想要进行大规模的搜查,那是要拿出明确的证据的,就连考古协会内部都不可能信任精神污染源怪物,更别说政府。

    直接将韦斯特扔进荷赛镇警局的原因很简单,祝觉要把选择权交给荷赛镇的警方。

    他们到底有没有问题,今天晚上就能见分晓。

    “之前你在湖边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可从来都没见过你出现那种状况别说什么看书看傻的,我不信。”

    说话间,奥莉薇还是在刻意的将话题往刚才发生的事情上带。

    “看书只是个诱因,沼泽湖内的家伙想要控制我的精神,把我变成它的信徒没有你那一枪,估计你现在可能会在邪教的阵营里看到我。”

    祝觉伸了个懒腰,语气平淡的述说着刚才差点发生的“恐怖事件”。

    这是一个连他都没有想到的意外,以往熊怪的意志还在的时候虽然出现过类似于状态,但也只是限制他的行动而已,自我的意识和思考还是有的,这一次却是例外。

    当然,这其中也有祝觉没有提前防备的缘故,毕竟荷赛镇的警局距离沼泽湖少说也有几百米。

    “请问两位是考古协会过来的长官吗”

    奥莉薇正要说话,身后传来的声音却是让他们都停下了言语,穿着白色裙装的护士从走廊的另一边小跑着过来询问道。

    “对,是我们,请问有什么事吗”

    “刚才镇长先生知道两位这位先生受了伤,向我们询问情况,之后又告知我们想要邀请两位参与镇子里的一个节日小酒会,当面向两位表达感谢,毕竟两位明天就要离开镇子。”

    护士说话时的目光一直在两人的脸上来回逡巡着,似乎是要从他们的表情中找到某些线索。

    “今天晚上”

    祝觉皱着眉头问了句,显然是有些不高兴的接了一句,

    “都知道我受了伤还让我去参加酒会,又是暴雨奥莉薇,要不你一个人”

    “我一个人怎么去,反正你今晚估计也没法睡觉,去一趟有什么关系,喝上两杯酒,说不定能够缓解你的腿伤呢。”

    奥莉薇自然明白祝觉的言下之意,配合着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看向护士问道,

    “能不能只去一会儿镇长的感谢结束之后,我们就回来。”

    “这个我想应该是可以的,通话还没有挂断,要不两位现在”

    “不用,你去说一声就行了”

    话说完,奥莉薇推着祝觉的轮椅便转身走开,护士在原地留了会儿,看着两人的背影远去,才像是想到什么一样跑去回话。

    “没想到这么快就按捺不住他们就不怕我们从韦斯特嘴里知道这个镇子的情况,进而对他们产生戒备”

    在离开的前一夜以小型酒会的方式表示感谢,这种行为换做平常并没什么奇怪的,可是在他们知道这镇子有猫腻的情况下未免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你应该想到的是正因为我们有可能从韦斯特的口中知道一些特殊的信息,所以他们才必须在我们离开前解决掉我们。”

    把奥莉薇手里剩下的半个布丁拿过来,也不拿她的勺子,一仰脖子就吞了下去,咂巴两下嘴,继续说道,

    “我们一个是残疾人,刚刚大腿受了伤,医院那么多人看着,总是做不了假的,在别人眼里,我现在就是个废物,剩下的就是你了,要知道这里是他们的大本营,要是连这都不敢动手,他们占据荷赛镇这么多年的日子都白过了”

    说到底,那些隐藏在荷赛镇阴影中的家伙赌不起那个万一,真要是祝觉和奥莉薇掌握了他们的证据,他们选择让这两人离开荷赛镇,结果是他们无法承受的。

    “这场酒会,可就我们两个人,你现在这状态”

    听完祝觉的话,奥莉薇反倒是有些担心了,不论如何,祝觉的伤势是确实存在的。

    “待会儿进去之前,你得先找好逃跑或是躲藏的位置,一旦爆发冲突,你要以最快的速度离开那个房间,剩下的就不用你管了。”

    既然打定主意要冒险,肯定得提前沟通好,祝觉是不怕的,只要奥莉薇能保证自己的安全,哪怕对方确实有某些特殊手段,他也能想办法跑出来。

    “你准备一个人对抗他们”

    “不出意外的话,足够了。”

    祝觉转动着手里的布丁盒子,半透明的盒子在医院白炽灯的照耀下透着一股古怪的光。

    轻缓而悠扬的萨克斯乐曲在小酒馆内奏起,淡棕色的音符以全息投影的方式飘散在房梁周围。

    米黄色的吊灯垂挂在几个角落,数量不少,光线却不是很亮,有些地方还有阴影占据,给窃窃私语的人留出空白。

    琥珀色的酒液在玻璃杯中摇晃,杯与杯的碰撞间,冰块摇曳,叮当作响。

    “这些人,真的有问题吗”

    奥莉薇坐在木桶样式的椅子上,看着前方氛围火热的镇民们,开始怀疑自己的猜想是否正确。

    加起来超过100岁的夫妻低声交流,中年人们成群的聚在一起,高举着酒杯,偶尔发出轻快的笑声,青年男女在舞池间摇摆着美好的身躯,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快乐的情绪。

    这与两人来之前设想的情况可有不小的差距。

    “等着看呗。”

    祝觉一手给风铃顺着毛,一手拿着桌子上的点心,瞥了眼奥莉薇接着说道,

    “补充一点,我让你走的时候,你跟着风铃出去。”

    “好的,我会保护好风铃的。”

    奥莉薇知道风铃对于祝觉的重要性,当即点头应道。

    “想什么呢,我是让它保护你”

    “呀”

    尽管知道风铃不简单,但是对于祝觉这种*裸的蔑视,奥莉薇还是觉着生气。

    “让我们为从曙光城咋远道而来帮助我们荷赛镇的两位考古协会的长官致以最热烈的掌声以及欢呼”

    不远处,荷赛镇的镇长抓起从房梁上垂下来的老式的扩音器,将自己的声音传到酒馆的各个角落。

    随之而来的掌声潮以及欢呼潮让祝觉还有奥莉薇两人都只能尴尬的抬起手挥了挥,他们俩都不是喜欢出风头的性格,连坐的位置都刻意的靠着离大门比较近的墙。

    当然,这其中也不乏待会儿好跑的考虑。

    所幸并没有什么发表感想的环节,所有人都开始各玩各的,完全是一副节日聚会的模样。

    “你有发现武器或是什么仪式道具之类的东西吗”

    尽管祝觉表示不用担心,可奥莉薇还是忍不住借着抿酒的同时用眼角的余光去观察周围的一切,关注任何可能隐藏着杀伤物的地方,甚至于这杯酒都是来自于她进门时特地从酒柜里拿的未启封过的葡萄酒,确保不会被人提前下药。

    “不用想了,他们的武器不在这里计划变了,待会儿你不要从门口出去,从酒馆内侧的窗户,现在就想办法摸过去,药剂随时准备使用。”

    祝觉往后靠倒在酒馆的墙壁上,低声说道。

    在他身前,酒馆内的人们,歌舞升平,气氛热烈。

    在他身后,酒馆外的暴雨之中,大量的身影正灌木丛中行出。

    扭曲而溃烂的身躯,完全没有血气,像骸骨般的手爪拖在身侧,渴望着鲜血的浸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修系统法则〕〔一睡成瘾:邪性总〕〔这个副本不简单〕〔诸天万界旅行系统〕〔宇子之谶〕〔顶级龙少(乔振宇〕〔我是个狼人〕〔一名封神〕〔科学修仙最为致命〕〔贩梦天平〕〔都市最强狂婿〕〔美女总裁的贴身兵〕〔超级红娘:王爷你〕〔重生之假装是个聪〕〔户外直播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