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春秋魏襄武大帝 第27章 齐赵伐魏
    查明了放走孙膑的士卒后,魏惠王回到寝宫突然感觉到了深深的困倦,在自己姬妾的陪伴下进入寝宫歇息去了,当天晚上魏惠王什么也没有做就睡着了。

    太阳已经照大地了,魏惠王竟然还没醒来,这种事情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姬妾心中很是疑惑,却又不敢吵醒魏惠王,只得派人叫太子魏申公子昂、魏赫前来。

    太子魏申思索的说道:可曾让太医给父王看过?

    姬妾说道:昨日王上回来后一句话也没有说,神色肃穆,回到寝宫就睡下了,今日见王上不醒,不敢让太医打扰,只得将太子、公子昂、魏赫请来。

    魏赫说道:来人,速去传太医来好好看看。

    一名内官听了魏赫的指令后,急忙离去。片刻时间太医背着药箱急匆匆的赶来了,魏赫让姬妾和太医先进去看看,姬妾挂起大帐来,只见宽大的卧榻之上弥漫一股隐隐的热气,魏惠王面色赤红,显然是发热昏睡之中,太医上前把脉片刻,从自己的药箱中取出一包银针,熟练仔细的扎进了几处穴位,随后解开了魏惠王的上衣,过了一个时辰魏惠王面上的红迹才消退,显然是正常了,等下可以醒过来了,太医退出银针,走到一旁去开药方了。

    太子魏申对着魏赫骂道:你做的好事,看吧父王气的,现在父王生病你高兴了吧。

    魏赫看了一眼魏申,随后看着魏惠王,见魏惠王醒过来了说道:父王自觉如何?

    魏惠王笑着说道:无碍。昨夜因风大了点伤感风寒了。

    随即对着魏申说道:昨日之事查的如何了啊?

    太子魏申说道:儿臣暂时未查到什么端倪来。

    魏惠王摇了摇头说道:是吗?看来还真是这个沈璐做得啊,亏得本王这么信任他,对他委以重任,却是个狡猾之徒啊,好在魏赫我儿能够及时查明原委。

    太子魏申听到魏惠王这么一说,就知道魏惠王要对此事盖棺定论了,昨日回府邸,他立即派人对魏赫给予的证据进行调查,发现无论是人证还是物证,看起来似乎都那么无懈可击,因此今日魏惠王谈论此事,他也只能一言不发。

    太子魏申说道:父王,你身体不适,还是先好好的休息吧。

    魏惠王摆了摆手说道:本王从来没有感到这么舒服过,杀了那个放走孙膑的家伙,本王现在已经舒服多了,这次将你们叫来,是因接到前线战报,齐赵已经结盟,他们准备与我魏国一战。

    魏赫惊讶的说道:什么?齐赵两国联盟的实力即使联合有把握对付我们魏国吗

    魏惠王叹了口气说道:我魏国几场大战下来战损惨重,齐赵两国实力联合起来即使不能超过我们魏国,也与魏国旗鼓相当了,真要斗起来,还是要看双方的统帅能力啊。

    太子魏申说道:父王是说孙膑。

    魏惠王无奈的说道:是啊,这个孙膑啊,当日放走孙膑,如今却成为了魏国头上的一把利剑,随时威胁着魏国的安全,悔不当初怎么就没有把这个孙膑杀了。

    魏赫小声的试探着说:那父王的意思是?

    望了一下太子魏申、魏赫、公子昂三人,你们三个人是本王最亲近之人,一个是我的亲弟弟,你们两个是我的亲儿子,国难当头,你们一定要精诚团结。说完看着魏赫说道:你是本王选的大将军,这次大战的统帅自然由你来当才合适,至于大梁,本王身体不适,就交由太子来管理,大军粮草就劳烦丞相了。

    魏赫说道:父王,押运粮草事关重大,是否由一名老成持重的将军负责适当。

    魏惠王笑着说道:这点你放心就是了,本王这里给你把关,一定保障好后勤通畅,你在前线给我好好的打,最好打疼齐赵两国,魏国再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了。

    魏赫也无奈的说道:既然父王如此说,儿臣自当遵从,但粮草供应事关全局,若有差错,请父王给予我便宜行事之权。

    魏惠王点了点头说道:这是自然的,如果有人阻碍粮草押运,王儿可行方便之事。

    魏赫听到魏惠王的指示后说道:诺。

    魏赫明白公子昂定不会老老实实的给魏赫押运好粮草,必然会给魏赫带来很多麻烦,而且还会在粮草中动手脚或者是拖延押运粮草时间。

    公子昂在魏惠王和魏赫交谈的时候一直低着头,听到魏惠王同意让他押运粮草的时候眼中闪过一道眼神,心里说道:公子赫,你就等死吧,我押运的粮草岂敢是这么容易得到的,突然,他感觉到杀气逼人,抬头正好看见魏赫一双鹰眼看着着他,公子昂竟然不敢对视,又地下了自己的头。

    魏赫走到公子昂旁边说道:丞相,粮草一事就拜托你了。

    公子昂连忙点头说道:好的,在下一定尽力,一定尽力。

    魏赫领了王命赶回到自己的府邸,召集庞涓、龙贾等诸位将军将宫中之事告知,庞涓等人听完之后心中不安,随即庞涓说道:公子昂此人会报复心极重,大将军与他节怨已深,魏王将他押运粮草之事交予此人,恐怕。

    而后龙贾出来说道:押运粮草此等大事,关系到整个战局的走向,我等担心公子昂会玩什么花样来贻误战机。

    随后魏赫说道:我在父王哪里得到了可以行便宜行事的权利,只要公子昂敢在粮草上动手脚,我就敢杀了他,我的刀锋利的很啊,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在离开大梁之前,他已经安排了足够的粮草,摆了摆手对着庞涓和龙贾说道:这些天我已经有了安排,我们还是先研究一下对付齐赵的方略吧,总觉得这次齐赵结盟功打我魏国,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啊。

    庞涓对孙膑有了些阴影,所以疑惑的说道:不知大将军有何打算。

    魏赫说道:既然庞将军这么谦让,那我魏赫也只能却之不武了,此战关键还在于齐一战,赵国在中原诸国中处于不弱也不强的形势,此次联盟伐魏,只因我魏国强势,赵种怕魏国威胁到他赵国而已,对于赵国,我魏国进行防守便可,所以龙老将军你领一路到邺城一线进行防守便可,记住赵国来犯无论如何来挑战或者是下战书都不要出战,以确保我魏国和齐国一战,龙贾抱拳说道:诺。我等众将军商议如何和齐国的孙膑、田因齐对弈了,现在是敌不动我不动敌动我则试机给予还击。我在这里送大家十六个字: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

    庞涓说道:大将军之言老成谋国,娟佩服也,然而齐国有孙膑,要战胜齐国恐怕没这么容易啊。

    魏赫说道:庞将军还在想着桂林之战和马陵之战吧,不知将军这两场大战是怎么战败的。

    庞涓愤怒的说道:还不是因为孙膑狡猾奸诈。突然庞涓想到了什么说道:难道。

    魏赫自信心的说道:我在送你八个字,堂堂正正,不骄不躁。兵法云: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故善出奇者,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海。终而复始,日月是也。死而更生,四时是也。声不过五,五声之变,不可胜听也;色不过五,五色之变,不可胜观也;味不过五,五味之变,不可胜尝也;战势不过奇正,奇正之变,不可胜穷也。奇正相生,如循环之无端,孰能穷之哉!

    所以用奇谋我魏赫不如孙膑矣,然而魏国之强乃兵精将广,任他孙膑有任何计谋,我悚然不动,孙膑如何胜我。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