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我真是富三〕〔阴阳异闻录〕〔天才相师〕〔战神狼婿〕〔大夏封神记〕〔我的治愈系游戏〕〔大英公务员〕〔上门女婿叶辰〕〔都市最强赘婿〕〔最强兵王归来〕〔我的姐姐是天尊〕〔地煞七十二变〕〔战婿归来〕〔江辰唐楚楚〕〔龙王医婿〕〔星河归来当奶爸〕〔玄浑道章〕〔史上最强小神医〕〔战婿归来秦朗苏倾〕〔战婿归来秦朗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团宠小萌妃:王爷相公太凶猛 第383章 蛊虫再次出现
    第383章 蛊虫再次出现

    天蒙蒙亮,小院的门被人特别粗鲁的给弄开了,来人正是南山院长,他还一点素质都没有大喊大叫,整得慕无心几人实在无法安眠,所以也就擦着朦胧的眼睛起来。

    “都快点起来,起来吃早餐了,吃了早餐就该团队赛了。”嗓门大的堪比妖兽的叫声。

    “南山院长,您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这里是泰山学院的位置。”陶萧然嫌弃的提醒着他,嗓音难听也就算了,竟然还扰人清梦,实在不能接受。

    “没错,我来的就是泰山学院,快点都快点,我们南山学院的学员已经到了,就等你们了,那谁,那个优雅的男孩子,洗漱的动作快点。”

    南山院长指着南景昌吼了一句,对院子里的每个人都指手画脚,慕无心一个瞬移给他点了哑穴,“终于安静了。”

    全都同情的看着他,然后开始忙自己的,陶萧然还在他面前慢慢,慢慢的洗漱,气的南山院长直接动手给他洗,嘴里还一直说着快点,快点的话语,只是没有声音而已。

    “他是有多疯才会这副样子?心儿,你给他看看,这不正常的模样是不是中毒了,太反常了。”南冰玉洗漱好了整理自己的碎发,看着正在快速的给陶萧洗漱的南山院长道。

    “没有任何中毒的迹象,但是事出反常必有妖,大家都警惕点。”她也觉得,南山院长今天很奇怪,这天还没有大亮,竟然就来到了这里,最重要的是他是光明正大来的。

    一般想要偷袭的人都是悄悄的来,他却不一样,一进来就开始大喊大叫,甚至还放下身段给陶萧然洗漱,是什么事让他这么着急?

    终于弄好了,南山院长无声的笑着,手指还比划着什么,但是他们没有看懂就是了,慕无心无法,只能让他带路。

    但是她发现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陆院长他们在这么大声的吵闹之下竟然没有起来,还有,大哥他们也没有起来,一个瞬移过去,定了南山院长的定穴。

    “你对其他人做了什么?陶萧然,去看看我大哥他们为什么没有起来。”语气冷冽且有爆发的节凑。

    南山院长瞪大了双眼,但是嘴却不能说任何一句话,甚至连动一下都是奢望,这个天才到底用了什么办法,能够把自己一个灵圣制的服服帖帖。

    陶萧然推开了其他人的门,看到他们都是安详的睡着,完全没有起来的现象,他双眼瞪大的进去摇了摇,“慕大少,快起来,慕大少……”

    情况不妙,他立刻退出了慕野的房间,回到慕无心的身边,“心儿,我叫不醒他们………”

    “我这的情况也是一样。”南景昌,胖子他们去了贺兰导师和慕野带来的几人房间,结果都是一样的。

    慕无心心如急焚的来到慕野的房间,明锐的她察觉到了房间中多了一种味道,但是现在不是关注这味道的来源,而是看看大哥。

    面容正常,心跳正常,没有中毒,他确实跟睡着了一般,特别的安详,慕无心对于空中的味道并不了解,但是下一刻,她就感受到了,震惊的她无法形容。

    “睡眠蛊?”

    星宝在天水滴中夸了一句,“察觉度不错,确实是睡眠蛊,很奇怪,这种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泰山学院中?”

    “我怎么知道,但是为什么唯独他们几个人有事,其他人怎么没有?”这就是她震惊的原因。

    “他们肯定吃了吸引睡眠蛊的东西,不然不能理解这个诡异的现象。”星宝外套天水滴中思考,同时也说出了令人震惊的一幕,“这睡眠蛊可是比上次的绝育蛊还要难搞的存在。”

    “这南山学院难道是为了赢得比赛?”除了这个可能,她猜不到别的原因,因为一直以来南山学院的人一直都在对他们下毒,显然毒起不了作用,就想到了用蛊,但是这玩意怎么来的?

    “他们暂时没什么危险,要不你去问问南山学院的院长?”星宝肯定的给出了提议。

    慕无心是带着煞气出来的,她还没有好好的保护好家人,刚跟哥哥团聚,南山学院竟然用蛊虫这种恶心的东西来对付他们,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

    给他喂了一颗毒丹,解开了哑穴,一大推听不懂的话语从他的口中出来,慕无心一巴掌过去,人终于安静了下来,但是他嘴里竟然吐出了一只蠕动的虫子。

    “让开。”慕无心驱散了伙伴,蹲在这只蛊面前,用手捏了起来,“傀儡蛊,我说今天这南山院长怎么这么反常呢!”原来是被人控制了。

    那么,用南山院长来引来他们的注意力,难道敌人的目标是哥哥几人?

    这个想法彻底吓到了她,晶石立刻从她体内出来,布置了一个防御阵法,还好快了点,不然哥哥可能就真的不见了,没看到防御阵法外面正在蠕动的虫吗?密密麻麻。

    慕无心捏死了这只蛊,看着外面正在啃食这阵法的蛊声音冷的吓人,“无论你是谁,千万别被我发现,不然,本姑娘不会饶了你。”

    “大家别离开这里,我去看看大哥。”必须要快点解蛊,不知道对方有没有给哥哥下傀儡蛊,如果下了,她不知道哥哥会被控制到什么地步。

    三个女孩子看着阵法外的白色虫子,“太可怕了,如果心儿慢了点,此刻被啃食的肯定就是我们了。”

    “这里怎么会有苗疆的蛊虫,难道学院中有苗疆的人盯上了你们其中一个人?”南山院长这会可是清醒的,所以他自然也知道这蛊来自苗疆。

    “不是你招来的人吗?盯上我们的也就只有你。”陶萧然恶狠狠的盯着眼前的南山院长。

    “不不不,我并没有招来任何的蛊虫,你们看,我也是受害者。”指着被慕无心捏死的蛊虫道。

    他是真的想不明白,学院中就算是有苗疆的人,但是无冤无仇,人家怎么就动用了蛊中呢!解释不清楚啊!

    “你跟他说这么多干什么?难道坏人会承认自己是坏人们吗?别做梦了。”南冰玉也是仇恨的盯着对方。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