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世龙皇〕〔洛诗涵战寒爵〕〔鉴宝黄金指〕〔重生农家:种种田〕〔小妻太娇嫩,枭爷〕〔江辰唐楚楚〕〔龙王医婿〕〔万古帝婿〕〔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代号修罗〕〔护国神帅〕〔仙尊归来〕〔我创造的万事屋〕〔逍遥侯〕〔都市极品仙尊〕〔元卿凌宇文皓〕〔先婚后爱:隐藏大〕〔混沌丹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团宠小萌妃:王爷相公太凶猛 第535章 黑布白灯笼
    第535章 黑布白灯笼

    众人淅淅索索的站起来,老将军已经在自责中,大少爷已经疯了,二少爷呆了,三少爷晕了,这里唯一能够主事的就只有管家了。

    整个将军府陷入了从未有过的安静,就算慕无心没有回来之前,将军府都没有这么安静。

    下人,家丁,暗卫们,干嘛就干嘛,慕言鹤被管家送回了他的房间,唯独客厅中的几人一动不动的跪在地上,唯一在动的就是慕野了。

    谭伯的尸体已经被他捅的稀巴烂,可是他依旧没有放过王伯,每一根骨头都被他折断,没有一根是完整的。

    一夜就这么过去了,天色渐渐亮了,将军府挂上了黑布,白灯笼,将军府中的人都换上了麻衣,每一个人的脸上都不曾有过微笑。

    客厅里的安静被打破了,慕野处理完了谭伯以后在慕云的傍边跪着:“别怕,哥哥把那个坏人给惩罚了,心儿,别睡了,天亮了,该起来了。”

    这句话说完,其他人的眼泪流的更快了,他们都知道,他们的宝贝已经离开他们,虽然心里不接受,但这是事实。

    管家披着麻衣过来,“老将军,该为四小姐整理仪容了。”

    老爷子不理会,他的孙女在这好好的,要整理什么仪容?

    “老将军,我们该让四小姐入土为安了。”管家看人不理会自己,再次开口。

    “你先下去吧!”慕云一整夜来第一次开口,生意沙哑的不像他自己。

    管家退了下去,将军府中能够主事的都只有他一人,所以他还有很多事要做。

    慕云站了起来,但是他的腿不受他的支配,麻的不像是自己的,缓了一会后,他才过去抱慕无心,“哥哥带你回房,哥哥给你穿漂亮裙子。”

    龙炎幽拍来了他的手,“我来。”心中默默地说:慕无心,你我是有约定的,生,你是我的人,死,你是我的鬼,若投胎转世,请记得回来找我,十年,二十年,甚至是百年,我都等的起。

    慕野也站了起来,虽然他看龙炎幽一直不顺眼但是现在不是他闹脾气的时候,也就默默地跟在龙炎幽的身后,往慕无心的暖心院而去。

    老爷子依旧跪在原地,他自责,难过,更多的是不敢接受,活蹦乱跳的孙女,现在竟然到了需要人抱才能回自己的房间。

    将军府门口,慕威正好回来,昨天晚上他有事耽误了,所以想着今天早上回来陪家人吃饭,可是他刚到门口,竟然就看见家丁正在挂黑布。

    再看看大门上的白灯笼,他晃了下身子,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所以跑过去抓着正在挂黑布的家丁怒骂,“干什么,你们挂这玩意干什么?”

    家丁低下头,弱弱的说了一句,“将军,节哀。”

    “是不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告诉我,快告诉我。”慕威也在疯的边缘。

    家丁跪了下来,“将军,冷静点。”

    慕威已经没有耐心在听这个家丁回答了,他跑进了将军府,看着整个将军都挂上了,黑布白灯笼,他在想,是不是他的二儿子出事了,整个将军府只有二儿子最脆弱。

    他昨天早晨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他离开的这一天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奋力的跑到慕云的院落,里面安安静静,没有一点声音,进去看了一眼,一个人都没有,他担忧的心,放了下来。

    随后又想到自己的父亲,再次像是无头苍蝇一样的跑了过去,可是经过客厅的时候他停下了奔跑的脚步,看着里面跪着的人,他松了一口气就走了进去。

    二儿子没事,老爹也没事,那么会是谁呢!

    “爹,家中发生了什么事?”他的声音轻柔了下来,看着老爹一成不变的跪着,双眼无神,他也跟着跪了下来。

    老爷子听到自己唯一的儿子声音,眼神慢慢的有了焦点,“你回来了。”

    “是,孩儿回来了,爹,咱们先起来好吗?有什么事可以慢慢说。”他扶着老爷子,父子两站了起来,但是由于老爷子跪得太久了,脚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差点摔倒 。

    “小心点,爹,府中发生了什么事?”他不像对待家丁那般没有耐心,而是轻声细语的问。

    老爷子看着府中挂着的黑布白灯笼,老泪纵横:“爹对不起你,对不起你们,爹没能保护好心儿,反而成了心儿的累赘,爹没用,爹该死,为什么死的不是爹。”

    慕威双脚虚浮,虽然老爷子胡言乱语,但是他抓住了重点,心儿出事了……。

    他转身,往慕无心的院落跑去,心里在祈祷,也在安慰自己:不会的,心儿这么厉害,怎么可能出事,三个小子都没有她厉害,她怎么可能有事。

    还没进院子就已经听到了哭声,他奔跑的脚步不知不觉停了下来,脚步像是灌了铅似的,有千斤重。

    房里跪了很多人,有家丁,有侍女,还有自己的两个儿子,榻上躺着他的宝贝闺女,身穿红色衣裙,安详又宁静。

    龙炎幽正在给她化妆,清水芙蓉妆,细心又小心翼翼。

    他缓步走了进来,完全感受不到对方的心跳,扑通一声,跪在了慕野的傍边,“爹爹……回来晚了。”

    慕野两兄弟的泪水再次流了下来,抱着慕威大声的哭了出来,“爹,是我们没用,我们没能保护好妹妹,为什么躺在榻上的不是我。”

    慕威不会安慰人,他也伤心难过,只是出去一天而已,他的宝贝闺女从活碰乱跳到现在躺着一动不动,发生了什么事,竟然没有一个人告诉他。

    “是谁干的?”他冰冷的声音,似乎能够冰冻全世界,他保家卫国,竟然不能够保护自己的女儿,那他这个将军,当着有何用?

    “一个叫(灭)的势力,昨天之前,我们都不曾听说过这个势力,可是就在昨天,我们不止一次听说,下午的时候,心儿在府中找出了一群潜伏的敌人,足有二三十个,本以为府中从此就安全了,谁曾想,在我们和爷爷用晚餐的时候,谭伯拿着毒匕首挟持了爷爷,心儿为了救爷爷,在谭伯的怂恿下,往自己的心口上捅了一刀,心儿就这样了,爹,您人脉广,一定要找出这个组织,为妹妹报仇。”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深空彼岸〕〔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