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辰唐楚楚〕〔龙王医婿〕〔万古帝婿〕〔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代号修罗〕〔护国神帅〕〔仙尊归来〕〔我创造的万事屋〕〔逍遥侯〕〔都市极品仙尊〕〔一世龙皇〕〔元卿凌宇文皓〕〔先婚后爱:隐藏大〕〔混沌丹神〕〔废柴王妃又在虐渣〕〔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梅府有女初成妃〕〔上门神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团宠小萌妃:王爷相公太凶猛 第660章 毁掉婚书
    月察觉到古异样的眼神,她楚楚可怜的靠近了古,“我没有,他冤枉我。”“呕,丑女人,你说我冤枉你,那暗影楼这么多人在这里,他们是不是也会冤枉你呢!不要脸就是不要脸,龙炎幽怎么会把你这种女人提升为护卫的,这不是给自己惹腥吗

    ?”

    古感觉自己的一片痴心错付了,对她这么好,她的心却一直都不在自己的身上,还一直在找借口说,等找到灭村的仇人报了仇之后再跟自己完婚。

    这一切都只是借口,她不过是把自己当成备胎而已。

    闭了闭眼睛,收敛了情绪,“先跟我回去,有什么事回去再说。”

    月怔怔的看着他,她明显感觉到对方的情绪不太对,古从来都不会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看来,他是真的怀疑自己了。

    可是她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回去,那个女人她还没有见到,怎么甘心现在回去,她小心翼翼的拉了拉古的衣袖,“我疼。”

    疯魔可不会让古有机会进去找小楼主拿药,这样就着了这个疯女人的道了。

    “你是脸疼,又不是脚废了,感觉滚回去,别在这碍眼。”

    月咬牙切齿,这个男人的嘴怎么这么毒,一点也不饶人,恨不得冲过去撕了他。

    “走,别在这丢人现眼,殿主说过了,不许你来这里打扰夫人,你是没听到还是怎样,还不快跟我回去。”

    古突然的厉声呵斥让月都吓了一跳,她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古竟然会对她说这样的话。

    她不情不愿的跟着古的后面回去,而疯魔看着这个晦气的女人终于走了,他立刻就冲回去洗了三桶热水消毒。

    一边洗一边嫌弃,“太恶心了,顶着一张猪头脸还好意思撒娇,谁给她的勇气,也不知道古是不是眼瞎心盲,居然会有这种未婚妻,咦~”

    …………

    森林里,古为了照顾月,他放慢了脚步,心里却在难受的盘算着,既然对方都已经把他当备胎了,那他还坚守下去有什么用。

    迟早有一天,他都是会被对方甩的,作为男人,他也是有自尊的。

    月却不会想这么多,她的脸刚刚热乎的时候还没有多大的感觉,现在在冰天雪地里走了这么久, 又冷又疼。

    她在后面磨磨赠赠,古在前面心事重重,一个心里在想些该如何开口说解除婚约的事,一个在想些回去后要怎么跟其他几人诉苦。

    古突然停了下来,月也没有注意到前方的人,直接撞了上去,一张猪脸顿时扭曲的不成样子。

    “你干什么突然停下来?”疼死她了。

    古看着对方丑陋的脸庞,没了关心的话语,只是冷冷的看着对方说:“月,你是不是从来就没有把我们的婚约放在心里?”

    一张猪头脸眨了眨眼,“怎么会,我不是说了吗?只要找到仇人报了仇,我就嫁给你,可是这么多年了,你也没有找到,不是吗?”又是这个借口,古心里为自己这么多年的付出有点心疼,“仇家我是没能力去找了,婚约也只是老一辈人定下的,既然你无意成婚,那我现在就还你自由,让你去寻找你自

    己的幸福。”

    “你说什么?你竟然要跟我解除婚约?你是不是也被暗影楼那个贱 女人给迷了眼?”“你闭嘴,那是夫人,要说贱,你才是贱的那个,你我已是未婚夫妻,只差完婚,我兢兢业业恪守本分等待跟你完婚,你呢!你是怎么对我的,你心心念念的那个人是殿主

    。”最后一句,古是喊出来的。

    这些年,他不止一次看到月对龙炎幽爱慕的眼神,可是他问她的时候,她是这么回答的:人家殿主多厉害,我作为手下,不应该崇拜吗?

    多么可笑的一句话,那是崇拜吗?那是龌龊。

    月愣住了,她忍着脸上的疼抱住了古的手臂,“古,你听我说,我真的没有,你不能相信那个疯魔的话……”

    古打断了她的话,“你放手。”他闭上眼睛缓了缓,“如果你是在意面子的问题,那么别人问你的时候,你说是你提出来的就好了,我没有意见。”

    “我这是成全你,也是放过也自己,这是当年的婚书,我们从此没有任何关系,你好之为之。”

    一纸婚书被他一抛上了空中,灵力随之震碎婚书成为碎屑混合着雪花落了下来。

    古一转头,潇洒又落寞的离开,其实他心里是难过的,怎么说也是青梅竹马,而且还是真心的护过对方这么多年。

    可是他不想被伤的太深,既然对方无意自己,那自己给对方自由,让她自己去寻找幸福,这是他唯一能够为她做的。

    月傻眼的看着他的这一举动,她从前以为,古对她尽心尽力,非她莫属,能够成为她进入豪门的垫脚石。

    可是直到现在她才看清古的性子,敢爱敢恨,说放手就放手,没有一点拖泥带水,很难想象,这是那个为了她,急哄哄跟别的男人打架的人。

    她心里竟然没有难过,有的只是轻松,虽然没了古这个垫脚石,可是现在婚约解除了,她有的只是雀跃。

    如果没有婚约的束缚,她在殿主的心里是不是就有不一样的地位了呢!

    许久之后她才回过神来,看着地上混合了雪花的碎屑婚书,她才意识到,这是真的发生过。

    她没有回修罗殿,反正现在她的职位不是护卫,闲得很,而且,她也不想顶着这一张猪头脸回到那个满是对她有爱慕之心的殿门中。

    巳时中(上午10点),慕无心悠悠的从被窝中醒过来,昨天夜里她送走了龙炎幽,到了后半夜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能够这个点醒来已经不错了。

    她眨巴着大眼睛,盯着床帐看了半天,最后嘟囔了一句,利索的爬了起来。

    穿衣穿鞋披风打领结一气呵成,她怕磨蹭下去会冷的她直接缩回天水滴。

    突然她觉得她身上的暖玉起不了作用了,为啥戴在身上一点温度都没有,扯开暖玉,放在了桌子上。冷气差点把她给冻傻了,僵硬的拿起了桌上的暖玉,缓了一会,“哎呀妈呀!差点就交代在这个小失误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雪中悍刀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