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夜的命名术〕〔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虎婿〕〔最佳豪门女婿〕〔叶辰萧初然〕〔太荒吞天诀〕〔九转霸体〕〔做局〕〔凡世歌〕〔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大英公务员〕〔逍遥侯〕〔陆爷的小祖宗又撩〕〔都市之魔帝归来〕〔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剑道凌天〕〔秦烟陆时寒〕〔重生农家:种种田〕〔暖婚蜜爱:天价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团宠小萌妃:王爷相公太凶猛 第790章 被告知有场婚礼没办
    第790章被告知有场婚礼没办

    木吉还想再问什么,木母已经把他给拉了出去,而木吉却之是尴尬的笑了两声。

    房间安静了下来,慕无心觉得她少了什么,但是少了什么她却不知道,迷茫的看着屋顶的稻草。

    天天这会也爬了回来:“娘亲,不要难过,天天会陪着你的。”

    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她转头看向了声音的来源,在看到那条黑色的蛇的时候,差点没把她给吓的魂出窍。

    看到她惧怕的眼神,天天眼皮沉了下来,把红色的眼睛给遮住了,舌头也不吐了,“娘亲,这样你还害怕吗?”

    慕无心缓了一会,突然感觉这条蛇还挺可怜,但是它为什么会说话?

    天天没有听到慕无心的声音,也就试探性的爬上了她的身体,它明显感觉到对方的僵硬,“娘亲,你别怕,天天不会咬你的。”

    “娘亲……”

    慕无心好久之后才找回已经被吓丢的魂,“你为什么叫我娘亲?”

    一条蛇叫一个人类为娘亲,难道自己以前生过一条蛇?

    妈呀这个想法一出来,她自己都觉得不太可能。

    “我是因为你才来到这世上的,娘亲,你不记得了吗?我出生的时候,是在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哪里有个很啰嗦的人,他叫星宝。”

    天水滴中的星宝在听到天天这句话的时候,他是感动的,虽然知道天天这么做只是想让主人想起来。

    其他兽兽全都担忧的看着天水滴外的慕无心,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就连她自己的天水滴都不记得了。

    慕无心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但是她却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脑中闪过了很多话,都是一个人说的,但是她却听不清任何一句。

    脑袋疼的她想要剥开看看,动了下手,手却疼的更厉害,她试图动另外一只手,虽然酸,但是还能动。

    她掀开被子,看到被包扎的手臂,眉头紧锁,“我怎么受的伤?”

    天天也不知道,因为那个时候它还在冬眠,能够提前结束冬眠,还是星宝他们的声音给吵醒的。

    但是它能想到,这应该是经历了一场恶战,不然娘亲不会受这么重的伤,更加不会忘记它。

    “娘亲,别怕,天天会去给你找灵药,让你尽快好起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想起以前的事,不然,爷爷和爹爹会担心的。”

    “爷爷?爹爹?”原来,她还有家人。

    “是呢!爷爷很爱你的,你出门前,还跟他说,要他等你回家,爹爹是个很帅气的人,很多女人倒贴上去他都是不要呢!你和爹爹还有一场婚礼没办,所以娘亲,你要快点好起来,好起来以后,我们就回去找爷爷和爹爹。”

    慕无心懵逼,爷爷她知道什么意思,但是爹爹和她还有一场婚礼是什么鬼?

    “天天,你是说,我是有夫家的人?”

    “娘亲,你是将军府的四小姐,爹爹是炎王府的龙炎幽,你仔细想想,他叫龙炎幽,你们之间发生了很多事的。”天天担忧的看着她。

    慕无心双眼无神的看向了屋顶,喃喃自语,“龙炎幽,四小姐,将军府……”她嘴里一直重复着这三个让她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而脑中也闪过一些模糊看不清的画面,她感觉脑袋要炸开了,强忍着脑袋的疼,只为看清那一张张飘过的脸,但是不能。

    看到她疼,天天舍不得,所以急忙开口,“娘亲,别想了,我们不着急,先把伤养好。”

    天天的声音刚落下,就听到了敲门的声音,随后就看到了去而复返的木吉,天天就这么安静的趴着,没再开口。

    而木吉的进来,也让慕无心分散了注意力,他看到慕无心满头大汗,担忧的询问,“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慕无心摇摇头,她浑身都疼,特别是手臂,脑袋,还有腹部,但是她却不想让别人知道。

    看她不想说,他转身就出去,“娘,娘你快来,无心姑娘可能伤口裂开了,你快来看看。”

    他知道男女有别,所以他不会去看她的伤口,毕竟她的伤口有一道是在腹部。

    “什么,裂开了?”木母也是焦急的进来,看到慕无心满头大汗,她就知道什么事了,可能是疼的。

    于是,木母就去打了一盆热水,还有拿了一些药进来,“姑娘,你别乱动,虽然想不起什么事了,那没没什么,现在你这伤口可严重了,要是裂开大出血,我们这平民百姓可是没有办法的。”

    “大娘,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不然,怎么会这么说。

    “我不知道,但是从你的衣着东西上看得出来,你应该是出自贵族,你先别动,我给你看看伤口。”

    “大娘,我伤口没事,你给我看看我的东西。”或许能够想起什么。

    木母看了她一眼,依旧坚持要看她的伤口,“别着急,东西什么时候看都行,但是这伤口得多注意着点。”

    慕无心只能作罢,木母把她的儿子赶了出去,然后掀开被子去查看她腹部的伤口,“姑娘,受了这么重的伤,你还能活下来,想来应该是个福大的。”

    “我连家人都想不起来,福大又有什么用。”

    衣服被撩开,一道触目心惊的伤口出现在眼前,“伤口没什么事。”然后撒了点药粉上去,就继续把衣服给弄好。

    木母细心的给她擦了头上的汗,“乡下人就是只能有这种水平了,姑娘你别嫌弃。”

    慕无心轻声嗯了一下,能够在不认识人的情况下救人,这已经是很好了。

    木母给她擦了脸上的汗,就开始扶她坐起来,然后就叫她儿子进来帮忙扶着,她要给慕无心后脑换药了。

    问到药香,她下意识的说出了药的品种,“细莲子,木兰草,秀英根,黄枝,这是普通的药,为什么不用灵药?”

    木母的手顿了一下,“姑娘,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慕无心也愣住了,她为什么能够凭借着味就能够说出名字?

    女子两人都等待着她的答案,但是等来的只是她淡淡的一句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梭在轮回乐园〕〔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雪中悍刀行〕〔谢邀人在洪荒刚成〕〔开局地摊卖大力〕〔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真没想重生啊〕〔万界圆梦师〕〔我不是野人〕〔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