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夜的命名术〕〔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虎婿〕〔最佳豪门女婿〕〔叶辰萧初然〕〔太荒吞天诀〕〔九转霸体〕〔做局〕〔凡世歌〕〔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大英公务员〕〔逍遥侯〕〔陆爷的小祖宗又撩〕〔都市之魔帝归来〕〔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剑道凌天〕〔秦烟陆时寒〕〔重生农家:种种田〕〔暖婚蜜爱:天价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团宠小萌妃:王爷相公太凶猛 第829章 再做同一个梦
    第829章再做同一个梦

    现在对方竟然说一句算了就想解决了,他可知道,受害者可是他们。

    不过他们还能怎么样,几千年前,他们都不是对手,何况是几千年后呢!

    收敛了情绪,不再去看他,将目光凝聚在慕无心的身上,现在他们四兄弟相聚了,而这个帮他们相聚的人却失去了最爱的人。

    虽然那个人没有死,但是这么半死不活的趟着,反而看着难受。

    “我先出去了。”她将抚摸在龙炎幽脸上的手抽了回来,闪身离开了天水滴。

    她离开之后,四大神兽依旧站在灵湖边不动,他们的重聚,湖中的那个男人的功劳少不了,他帮朱雀摆脱了岩浆封印,间接帮助白虎。

    “大哥,你解除封印多长时间了?”白虎双眼看着前方,问了出来。

    青龙没有犹豫,“四年了。”

    “二姐呢!”

    朱雀看了他一眼,“三年。”记住网址m.luoqiuzww.

    “玄武呢!”

    “最近一年。”玄武想起他遇到主人的时候,那时候他把主人个那个男人还有几个人给困在他的空间里。

    那时候,这个男人对主人不离不弃,始终都是陪伴在主人的身边,最后主人在他的空间中晋级,硬生生的撕裂了空间,而他也是那个时候出来的。

    他们在天水滴中聊着过去,说着遇见主人所发生的事,还说着和主人一起经历过的事。

    期间最为感动的就是青龙找回精血,融合精血幻化成人的时候,那时候的主人,只有灵圣的实力,却为了让青龙幻化成功,而与灵神战斗。

    实力明明比别人低了很多,但她最后还是胜利了,成功的为青龙争取了到了时间。

    而慕无心这边,她刚出天水滴就躺在了床上,皇城有防御阵法,而现在那个蛊王也跑了,现在又是晚上,正是休息的最佳时间。

    但是她躺下后,怎么样都不能入睡,她脑中全都是龙炎幽犹如断线的风筝掉下来的一幕。

    泪水不争气的流了下来,那个霸道,冷酷,女人缘却好到爆的男人,此刻正在冰冷的灵湖中疗伤,是她害了他,把他害成了这样。

    深夜,模糊的双眼最终抵不住困意,迷迷糊糊的进入了梦乡,这次的画面还是和上次一样,她在梦里看见了无边的曼珠沙华,红的妖艳,红的触目。

    她这次没有叫喊,也没出生,就这么静静地看着这便花海,不久后,花海吹过一阵风,风带着一团雾出现,雾里依旧有个背影。

    那个背影她在熟悉不过,她没有走上前去,就这么静静地看着,背影慢慢的转身,向她挥着手,她眼眶的泪水不受控制的滴落。

    “原来你就是用这种方式跟我告别的,我告诉你,不可能。”她很强势的喊了出来,而对面的人却依旧微笑的看着她,挥手。

    慕无心没有动,她想这样陪着他,至少他能够挥手,但是梦里始终都是梦里,梦永远都不会停留。

    天色渐亮,慕无心被门外的敲门声给惊醒,她抹了一把脸,把未干的泪痕擦干,神识查看了一下龙炎幽的情况,发现他还是和昨天一样,放下心来开了门,“什么事?”

    “心儿,这是你爱吃的鸡蛋面,大哥给你端来了。”

    慕无心接过,皮笑肉不笑的回应了他,“谢谢大哥。”

    砰的一声,面接了过来,门也在这个时候关上了,慕野看着紧闭的门,无奈的摇头叹息。

    他没想到,以前看似对龙炎幽冷淡的慕无心现在竟然这么难过,但是龙炎幽这次真的感动到他了,因为他做到了用生命在保护妹妹。

    他心里默默的许诺:如果你能醒过来,我保证,不会再排挤你。

    “不好了,不好了,大少爷,四小姐,城外那个人又来了。”家丁慌乱奔来呐喊的声音,使的刚刚才关上的房门再次打开了。

    慕无心没有说什么,犹如一阵风一般飘了出去,慕野叫喊了两声,但是前面的人却没有听见。

    慕野只能跺跺脚,跟了上去,而家丁的这句呐喊也惊动了将军府中所有的人,慕云就在其中,他本想出去看看,但是看着脸色苍白的妻子,他最终还是握紧了拳头,守护在心爱的人身边。

    “云,你去看看吧!我没事的。”沈清脸色虽然苍白,但却没有什么大碍,她只是初次怀孕,虚弱了点。

    慕云摇摇头,他不能去,心儿那边有两个哥哥有爷爷,有爹爹,还有伙伴们,而沈清却只有他。

    城外,慕无心看着逃而复返的蛊王,语气冰冷的开口,“没想到你胆子还挺大,逃了一夜,可想到有什么对付我的办法没有?”

    蛊王哈哈大笑,他带来了一个人,一个慕无心从来没有见过的人,一普通的妇女,头上还带着纱巾,紧闭着双眼,手脚也垂着,显然是晕了。

    “叫你们中的谭笙出来,他娘来看他了。”

    慕无心的眉头这下皱成了高山,那个妇女是谭笙的母亲,也就是说,这个蛊王竟然要用谭笙的母亲来威胁谭笙,或者威胁她。

    她身后的谭笙一动不动,但是他的眼睛出卖了他,他没想到,他在这里战斗,竟然会连累家人,虽然这些家人对他不是很好,但养育之恩,大过天。

    “谭笙,你娘生你养你不容易,你要是敢刺那个妖女一剑,我就放了你母亲,你要是敢杀了她,我就放了你全家。”

    谭笙无动于衷,其他伙伴却担忧的看着他,虽然他们都相信,胖子做不出这种事情来,但不得不防着。

    谭笙苦笑了一下,“不用紧张,我不会对心儿做什么,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连累你们。”

    他淡定的拿出了身上的匕首,指着下面的蛊王说到,“你别做梦了,连累家人是我的错,但我不会受你威胁,伤害我最好的朋友。”噗,匕首刺入肉体的声音。

    慕无心来不及阻止,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匕首刺入了他的腹部,谭笙痛苦的呻吟了两声,倒在了城墙上。

    慕无心过去扶他的时候,他睁开了眼睛,唇角带着苦涩的笑,“对不起,心儿,我只能用这种方式来放松对方的威胁。”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雪中悍刀行〕〔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谢邀人在洪荒刚成〕〔人族镇守使〕〔开局地摊卖大力〕〔全职艺术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