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足球上帝。〕〔秦政陆雅婷〕〔重生之意随心动〕〔凌天神帝〕〔斩月〕〔商运红途〕〔悠悠情不眠〕〔原来我很爱你〕〔无敌统帅韩绝苏冰〕〔韩绝苏冰〕〔无敌统帅〕〔无敌统帅〕〔萧战姜雨柔〕〔万相之王〕〔苏红珊韩大壮〕〔将军,夫人又跑了〕〔农女致富山里汉宠〕〔农门相公追妻忙〕〔仙尊归来〕〔黄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 第62章:我不想做皇后了(22)
    次日下了早朝后,唐果换了常服,带着萍红早早等在宫门口。

    两人蹲在偏门的老树下,看着鱼贯而出的大臣,无聊地掰着随手折下的细柳枝。

    嫩芽抽了个头便惨遭摧残,萍红看着洁净的青石地面上落下一茬茬细枝儿,死死闭紧了嘴,以免到口边的话不留神就说了出去,惹得唐果心烦。

    唐果今天的心情其实不太好,昨夜洗了个澡,今早起来后左手上的刀伤化脓了。

    让人去太医院传明萧月,结果人去了衢香阁,来的是个太医院副使。

    唐果眉头都快拧掉了,最后把药箱留下,将人赶走了。

    手腕上的伤不方便被其他人知道,说出去宫里怕是各种猜测,到时候肯定又是一番阴风鬼雨,闹得凤鸾殿不得安宁。

    剔除化脓部分的过程很疼,唐果木着一张脸,用烧刀子和火燎的匕首将烂肉剔除,疼出了一头冷汗,萍红进来看着一地的血迹和腐肉,吓得腿肚子都在颤。

    但是不能叫。

    萍红很确定,她要是敢叫喊一句,唐果就能一拳将她锤成脑震荡。

    将伤口处理完,唐果整个人都湿漉漉的,那双总是流露出慵懒之色的眼睛都盈满了水汽,我见犹怜,冷却了半个时辰才算恢复常态。

    “娘娘,要不我们还是改日出去吧?”

    唐果那细枝儿戳着蚂蚁洞,抬头冷冷瞟了她一眼:“今天要是不出去,下次谁知道什么时候。”

    “皇上对娘娘关怀备至,若是知道娘娘伤势,怕是会……”

    “怕是会什么?”唐果拍了拍手上的尘土,霍然站直了身体,“萍红,你多久没出宫了?”

    “奴婢十二岁进宫后再未离开过皇宫,至今已有十年。”

    萍红乖巧地回答,望了眼暗沉沉门洞下朱红色的宫门,朱户上卯着八十一颗金色门钉,尊贵,不可侵犯。

    这宫里很多人,迈过那道门槛,少有完完整整离去的。

    唐果没在意她复杂神色,裙摆在偏南的风中摇曳,目光幽深地低喃:“没人想做笼里的鸟。”

    她的任务是救鄢成玉,救了人之后,只想能走多远走多远。

    司马瑾那男人,是唐若的迷障,不是她的。

    又等了两炷香,远处才有人缓步走来,唐果倚着树干,用棍子戳着脚底板的硬泥。

    萍红连忙推了一下她的胳膊,提醒有人来了。

    三人站定在面前时,唐果whhryl.愣怔了一下,为首的自然是司马瑾,一袭白色的长衫,腰间系着淡紫色的腰带,腰带上镶着三块镂空的羊脂玉,外面罩着一件纯白的阔袖长袍,袍子的镶边和对襟皆绣着淡紫色云纹,端庄雅丽,真真是“有匪君子,充耳琹xgchotel.莹,会弁如星”。

    司马瑾拉着她的手,将她从柳树下带出来,看着她穿了一身浅红色云纱罗裙,一对珍珠耳铛,右鬓簪着一只镶着红玉心的镂空银簪花,高束的云鬓后插着一支流苏银钗,身姿纤细,纤薄的肩颈看着脆.zyxta.弱得让人怜惜。

    明萧月站在一侧,目光扫过两人交握的手,负在身后的右手,拇指重重掐着中指指腹,强迫自己移开视线,心头却难以控制地压上三分烦躁。

    “听说你今早找了太医过去,可是身体不适?”司马瑾牵着她的手走在前面。

    唐果偏头低笑:“只是换药,让太医把药箱留下,我自己换了。”

    “是朕疏忽,暂时安置在衢香阁的使臣病情棘手,太医院不少太医束手无策,只能先让明太医顶上,回宫后朕会换人,以后不会让你自己上药。”

    唐果回头看了眼明萧月,男人眼下有淡淡青黑,虽换了一身藏青色的衣衫,但依旧能看出疲惫。

    她收回目光,与司马瑾跨出宫门,摇了摇头:“伤势我自己能处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你是我的风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