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午夜开棺人〕〔桃运神医混都市〕〔雄霸南亚〕〔全校都在看他们撒〕〔冷面总裁强宠妻〕〔斗破宅门:农家贵〕〔姜倾心和霍栩全文〕〔首富老公快来扒我〕〔王者:开局在长安〕〔白南星贺彦卿小说〕〔校花与野出租〕〔影后来袭:总裁是〕〔足球上帝。〕〔李晋苏晚晴〕〔重生后娇妻她又黑〕〔秦政陆雅婷〕〔重生之意随心动〕〔凌天神帝〕〔斩月〕〔商运红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 第83章:我不想做皇后了(43)
    拎着两坛子酒,唐果慢悠悠地在路上晃,回程走了一半就没力气了,找了块晒干的石头,有气无力地斜躺在上面喝酒。

    午后金灿灿的阳光从树叶间穿落而下,大片光斑在地上跳跃,让人昏昏欲睡.zyxta.。

    甘冽的酒香乘着风垂向下风口,让正悄然赶路的人精神一震。

    李扁闭着眼轻嗅了几下,眉开眼笑道“陛下,这酒香,真醉人。”

    反观司马瑾,自打闻到这醇醇酒香,神色便一直变幻不定。

    他偏头看向郁郁葱葱的千梨湾,忽地想起三月春起时,这千梨湾千亩雪盏开得恣意放肆,堆叠在梢头筑起一层层云墙,悬于中天的日光如穿枝拂叶的那少女般,灵动狡猾,踏着黑色的沃土,拎着酒坛慢悠悠地从满树梨花下钻出来。

    这些年他很少想起这一幕,似乎那日的惊艳应该盛放在岁月里,留给未来去缅怀。过近的距离似乎总会将每一份美好,一点点消磨,一点点蹂躏。

    唐若爱他入骨,他比谁都清楚。

    明知他接她入宫,封她为后,是将她推到风口浪尖。

    可是她毅然决然地入了宫,即使讨厌皇宫无数规矩,讨厌曲意逢迎勾心斗角,可她依旧守着中宫,守着皇后之位,替他平了后宫无数纷扰。

    他待她确实不够好。

    司马瑾在心底暗暗想着,待这次接她回宫必会好生待她,他会为她在都府郊外劈出千亩梨园,每年仲春与她相携去踏青赏花,绝不会再找借口推诿。

    一行人往前走了一刻钟,李扁眼神儿极佳,一眼就看到了斜倚在石头上打盹儿的人。

    “陛下,是娘娘。”

    司马瑾抬头望路边看去,只见穿着青花白衣的女子懒洋洋地一手支首,半阖着眸子背对着斜照的日光打盹儿,头顶繁茂的绿盖遮住半边身子,半张脸蒙在阴影中,影影绰绰看不清楚。

    “你们在这儿等着。”

    司马瑾独自走到石头边,俯身看着满脸红晕的唐果,那双明媚多情的眸子里有淡淡的迷茫,呆呆地看了他一会儿,忽然勾唇笑起来,顷刻间似春满人间,满含旖旎缱绻。

    他指尖轻轻划过她消瘦的脸颊,低声道“瘦了许多。”

    唐果拨开他的手,将酒坛放在石头上,醉眼迷蒙,但气势不改,食指挑起司马瑾的下xgchotel.颚,声音带着很淡的哑意,鼻息间喷着酒气,问道“你怎么来了?”

    司马瑾淡笑“接你回家。”

    唐果定定地看着他,半晌后轻嗤了一声“你在想什么啊?我哪有家?”

    司马瑾眯起双眸,手摸着她不似以往顺滑的长发,眼底有微不可查的怅然,但.jxpx.神色依旧镇定,耐心与她说道“有朕在的地方,不就是你的家吗?你以前可是这么跟朕说的。”

    这是她曾说过的,他一直记着。

    唐果打了个哈欠,长长的眼睫下垂,似困顿不已。

    “不记得了。”唐果声线冷淡,不理会他微愠的表情,“人一辈子说了那么多话,哪能每句都记得。”

    司马瑾终于变了神色,伸手钳制住她的皓腕,却发现她的手腕纤细得惊人,被把住的手臂上布满了狰狞交错的刀伤,像一条条丑陋的蜈蚣趴在青白的皮肤上,简直触目惊心。

    看着这伤口,他的手松了两分力道,不敢再紧逼。

    唐果试图抽回手,但发现只是徒劳,冷笑道“看到了?”

    “这些刀伤,可都是你逼着别人一刀刀划在我身上的,装什么怜悯呢?”

    司马瑾默然不语。

    唐果突然发力,将手收回,掸了掸袖口,漫不经心地说道“离宫时,还记得我跟你说了什么吗?”

    司马瑾音色沉哑“那些话朕可以当做没听过。”

    “这不是自欺欺人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你是我的风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