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侠开端〕〔穿越六十年代农家〕〔捡漏王〕〔男主陆飞女主陈香〕〔苍元图〕〔天鹏纵横〕〔花都鉴宝狂少陆飞〕〔异世重生之无上巅〕〔慕笙席北冥〕〔联盟之我真不是高〕〔重生日不落当海盗〕〔虎婿(杨潇唐沐雪〕〔燃情总裁太坏了〕〔真千金她是全能大〕〔都市古仙医〕〔大唐虎贲〕〔苏贤儿韩瑾〕〔一世独尊〕〔龙王医婿江辰〕〔手染千军血脚踏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 第124章:佛子大人,请留步(02)
    饶尹刚进入这个世界,就碰上了恶鬼伤人事件,正巧遇上了下山历练的裕策小道君,两人都是不通人情世故的小辣鸡,然后就结伴而行,一起历练,成了好朋友。在结伴同行中,饶尹对实力强大、又奶又刚的小狼狗裕策道君吸引,开始了漫长的暗恋。

    两人历经风雨,饶尹准备跟裕策表白,青山派小师妹慕容婉下山了。

    慕容婉在其中搅风搅雨,偷偷下了相思蛊,先跟裕策小道君表白,然后小道君怦然心动,自以为喜欢上了小师妹,开始了虐狗的狗血剧情。饶尹一个普通人跟着他们拳打妖怪,脚踩厉鬼,本来就很艰难,她也是认真在学习,但就是很容易拖后腿,所以慕容婉就利用小姑娘的敏感和善良,劝说对方不要再跟着他们。

    饶尹得知裕策也是同意此事后,最终放弃了在跟着他们一起历练,对这个陌生的世界一无所知的她,决定留在德裕镇生活,在德裕镇待了一年后,她努力让自己转移注意力,然后决定与德裕镇元齐村年轻有为的宋举人在一起,答应了对方的求娶。

    就在两人筹备婚事的时候,元齐村出现了一系列诡异的事件,当地村民求到了镇上,最后请道长来除祟。

    刚好,前来除祟的人就是裕策,裕策得知饶尹打算与宋举人成婚,心中五味陈杂,甚至开始生气,便打算除祟之后留下来参加两人的婚宴。

    就这段时间,饶尹路过的鬼王唐酥口中得知,裕策身中相思蛊,饶尹对慕容婉的手段有些气愤,打算告诉裕策此事,让他自己赶紧回去找人解蛊,省得影响他以后的修行。

    裕策不信,但这事最终得到了验证,他不知自己对饶尹是何心思,但不想看她嫁给宋举人,所以准备带着她离开会青山派,待相思蛊解后再与饶尹细谈。

    饶尹也是个守信的小姑娘,答应宋举人成婚,就没打算悔婚让宋举人被邻里乡亲嘲笑,所以就拒绝了裕策。但这一拒绝就捅了马蜂窝,一是激怒了被揭穿的慕容婉,二是激怒了隐性疯逼男主裕策,这婚事肯定是不能成,慕容婉想杀了饶尹,裕策救了饶尹,但无辜的宋家人却成了这场事件的炮灰,被牺牲掉了。

    饶尹对宋家枉死分外愧疚,要为宋家人报仇,打算手刃重伤的慕容婉,结果被裕策拦下了。

    然后,两人就爆发了惊天动地的矛盾,饶尹不愿意跟裕策回青山派,最后被逼自杀。

    然后女主达成了第一次死亡成就。

    后来路过的鬼王同志,发现小姑娘魂体有异,不属于此间,便顺手又救了女主。

    女主活了,甚至慢慢能修炼了,然后又遇上了疯魔癫狂的男主,开始了虐恋情深的剧情。

    最终,男主为女主拉满了仇恨,男主师门对导致男主疯疯癫癫的女主也十分痛恨,所以女主好不容易修炼起来,又被男主的仇人和亲朋好友,还有同门,联手给弄死了,这一次直接神魂俱灭。

    然后男主裕策彻底入魔,与师门等人开始了长达百年的不死不休。

    后,世界秩序崩塌,男主毁灭世界。

    ……

    唐果目瞪狗呆地看完了所有剧情,长长呼出一口浊气。

    “这不仅是个古早狗血虐,还特么是个be的虐?”

    枣枣也唏嘘不已,软乎乎地说道:

    唐果点了点头,她这个身份挺别致的,麟磬鬼城的优昙鬼王——唐酥。

    唐酥为佛殿前的千年优昙花妖,后入轮回历劫,却被邪佛觊觎千年灵躯,最终被信任的人联手杀害,灵躯被邪佛和邪修分食,魂体被封印在当时还不叫麟磬鬼城的长楹府。

    唐酥有佛性,有佛缘,积善行德,累积了无数功德,但却枉死不得超生,功德护她神魂不灭,最后从一只小鬼,在鬼堆里厮杀吞噬,一步步走到了鬼王。

    长楹府当时历经战乱,敌国铁蹄踏过长楹府,没有逃离的百姓惨遭屠城,满城的百姓成了孤魂野鬼。

    唐酥利用满城怨气和鬼气,将长楹府变成了人间鬼城,将滞留在长楹府内还未撤走的敌军一夜杀尽。

    此后,长楹府的百姓就成了她的信民,拥护她成为了长楹府鬼王,将长楹府更名为麟磬鬼城。

    后来地府的官员来过一次,但唐酥有无上功德护佑,还有鬼民的信仰之力,成了人间鬼神。

    麟磬鬼城也就成了合法的存在,受唐酥庇护,周围布有阵法,常人是寻不到这座人间鬼城的。

    ……

    唐果摸着下巴,从梳妆台取了一面镜子,看着镜子里的半面黥纹,奇怪道:“原主有无上功德,虽然没有灵躯,但魂体已经修到了实形,可以在外正常行走,为什么却去不掉脸上的半面鬼纹?”

    枣枣也不知道,它是个系统,和唐果一样只知道到手的剧情资料。

    唐果倒在床上,双手枕在脑后,一只脚搭在另一条腿上抖着,浑不在意地说道:“这个我知道。”

    唐果看着因她抖腿而无声摇晃的蛟铃,心情颇好地说道:“明天就去看看,现在的剧情我看了眼,大概到了女主准备嫁给宋举人阶段,我们刚好可以去凑个热闹……”

    枣枣好奇地问:

    唐果勾唇笑起来:“就算我不说,她也嫁不了那个炮灰男配。”

    枣枣:

    唐果沉吟了片刻,淡淡地说道:“再看吧,值得救的话,施手救下来也是可以的。”

    ……

    看着弹跳的蛟铃,唐果也在思考这次的任务。

    说难不难,说简单也没那么简单。

    想让世界秩序免于崩塌,那就是让男主不要发疯,跟所有人不死不休,仇恨全世界。

    最佳方案肯定是救下女主饶尹,然后促成男女主he,这是皆大欢喜的局面。

    但,她看过后面那乱七八糟的狗血剧情,这条路还有很多坑要踩,她不可能时时刻刻盯着男女主,万一女主不小心被男主一个狗血虐死了,这任务就算是彻底完了。

    所以,还不如拆cp,单纯的将疯逼男主仇恨转嫁到一个人身上。

    这样男主杀完死对头,然后孤独寂寞冷,自生自灭最好。

    杀女主,倒是没必要。

    女主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只要有办法将人送回去,说不定男主也会努力修行,然后飞升追到别的世界。

    那么这个世界的秩序依旧存在,和平安稳,皆大欢喜。

    嗯,方案有了,她要拆了男女主的cp。

    ……

    德裕镇是个江南小镇,不算特别发达,是南府十三县下一个排不上号的偏远地区,但在这方土地上有着四通八达的水道,临河而建的低矮建筑饱经风霜,总是多了几分沧桑寂寥,岁月的纹理一刀刀地刻在了肉眼可见的每一个地方。

    凌晨的时候,薄薄的雾霭弥散在德裕镇每个角落,唐果推开窗户,折身走回床边将幔帐上的蛟铃摘下,低头整理好衣带,将蛟铃挂在腰间,两层白色的鲛纱罩在云缎所制的长裙外,裙摆和袖口处是银色与青色绣线描刺的殊兰图案。

    从梅瓶中将那把外形磕碜的长剑,唐果理了理衣摆了长发,随手捻了道混淆诀,拉开客栈的房门下了楼。

    “客官,要来点早饭吗?”楼下跑堂的小二凑上前问道。

    唐果走到柜台边,丢出碎银子:“退房,再帮我上份早饭,要白粥、肉包、小菜。”

    “好嘞。”

    小二听完要求,立刻往后厨跑去,柜台前的账房先生收了银子,找了十三个铜板推到她面前。

    “姑娘,这是找你的铜板,拿好,那边坐,饭菜马上就送来。”

    唐果微微颔首,将铜板丢进白底青花的荷包中,转身朝着大堂的空桌走去。

    这客栈的人似乎都看不见她脸上狰狞可怖的黥纹鬼面,每个人都做着自己的事,唐果挑了个临窗的桌位,外面是青石铺就的街道,街道另一边是漂浮这白色雾霭的河道,三五艘老旧的乌篷船停靠在岸边,船上的船家拎着竹篓,将打到的鱼捞上来,送到了收鱼的鱼贩手里。

    “施主,是否能拼个桌?”

    一个小沙弥停在桌边出声召回了唐果的思绪,唐果收回望向河边的目光,转头看着约有十三四岁的小沙弥,又将目光移向了站在不远处正在和账房先生说话的大和尚。

    “你们是哪家寺庙的?”唐果没有立刻给出答案,反倒是问了一句。

    小沙弥有些诧异,但老老实实地回答道:“小僧是普陀寺的。”

    “普陀寺的?跑到德裕镇来了?”

    唐果这次是真的惊讶,普陀寺距离德裕镇可不近,普通人坐马车赶路怕是要一个月,就算是有修为的人,也要花上好几日的功夫。眼前这小和尚明显灵力低微,连她用的最简单的混淆诀都看不破,就这实力从普陀寺到德裕镇,最起码也要花上大半月时间。

    “常清。”

    不远处穿着僧袍的和尚走了过来,看到唐果的脸时明显愣了一下,随后很快恢复如常。

    小沙弥回头恭恭敬敬地应了声:“小师叔。”

    待到那和尚走近时,唐果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就觉得……有些眼熟,原主的记忆断断续续浮现在脑海。

    “真是许久不见,唐施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