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秘总裁小小妻〕〔哥哥我要你负责〕〔极品明君〕〔重生之小小农家女〕〔剑道第一仙〕〔绝世强者〕〔总裁虐妻一时爽追〕〔无敌小天师〕〔全职国医〕〔我为国家修文物〕〔我真是超级明星〕〔文豪娱乐家〕〔腹黑三宝太难缠〕〔无上圣尊〕〔绝品村医〕〔重启人生谈小天〕〔重生1998谈小天〕〔重生之全球首富(〕〔重生之全球首富〕〔重生之首富人生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 第125章:佛子大人,请留步(03)
    唐果愣了两秒,指了指对面的位置:“坐吧。”

    小沙弥好奇地多看了唐果两眼,低声问道:“小师叔,你认识啊?”

    “嗯,这位是麟磬鬼城的唐酥城主,一百多年前去过普陀寺,参加了当年的佛宗大会。”

    唐果也慢慢想起来眼前这看起来过分好看的和尚究竟是谁了。

    百年前,第一次在普陀寺的佛宗大会上露面的少年佛子,就是眼前这人了。

    据传,这位佛子是普陀寺的广圆大师从一个边陲小镇带回佛门的,广圆大师是普陀寺现今实力最高强的和尚,辈份也很高,佛门中的人都要叫声师祖。当时这位佛子被广圆大师带回普陀寺的时候,只有一岁出头,广圆给他取了个法号,叫玄尘。

    玄尘没有拜在广圆座下,而是拜在了广圆的大徒弟,静真大师的座下。

    所以玄尘是广圆徒孙,被静真大师一把屎一把尿地从奶娃娃养成了如今眉目端肃、神态祥和的青年模样。

    静真大和尚着实是不容易。

    唐果心底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百年前,在普陀寺佛宗大会上,她有幸跟这位佛子有过交集,那是玄尘还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少年,唇红齿白,有点故作老成的样子,平时总是端着一副严肃谨笃的神色,但是看着阴煞地鬼、毛茸茸的小妖精,还是会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好奇。

    岁月可真是神奇呀,她几乎无法将眼前眉目深远,满身佛性的青年与当年那个漂亮小和尚画上等号。

    ……

    常清拉开椅子,让玄尘先落座,随后才搬了张凳子坐在另一边。

    小沙弥大概是头一回下山历练,所以对什么都好奇,听到玄尘说眼前这位漂亮神秘的姑娘是麟磬鬼城鬼王,他还有些不太相信,忍不住偷偷地多次打量唐果。

    唐果被他小仓鼠似的模样逗乐了,单手托腮看着常清又圆又光滑的脑袋上那九个受戒香疤,笑着说道:“小和尚头一次出远门啊?”

    常清飞快点了点头:“是啊,鬼王大人……”

    “嘘!”唐果竖起食指靠在唇边,俏皮地眨了眨眼睛,低声说道,“别叫我鬼王大人,其他人听到会害怕的。我平时行走在人间,用的名字叫唐酥,你可以叫我唐姐姐。”

    小和尚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定定地看着唐酥,隐约看到她右半张脸似乎罩上一层模糊的黑色图案,但转瞬即逝,还没看清那图案就已经消失不见,他挠了挠光头,心道可能是眼花了。

    听着唐果诱哄的声音,他有些害羞,但还是叫了一声:“唐姐姐。”

    唐果心情颇好,右手指尖轻轻敲着桌面,说道:“今天早饭我请你们。”

    常清扭头看了眼坐在旁边只喝茶,没有说话的玄尘。

    玄尘抬眸看了眼始终带笑的唐果,点了点头,也没客气:“那就多谢唐施主了。”

    唐果托腮看向玄尘:“上次见你,还是个和常清小和尚一样高的幼崽呢,转眼就长那么大了。”

    玄尘吞咽茶水的喉咙一紧,喉结轻轻滚动了一下,柔软又温和的眼睛看向她娇软的笑颜,又平静地移开了目光。

    唐果被他故作镇定的模样逗乐了,提起桌上的茶壶,给他续了杯茶水。

    “佛子这次是出门游历?”

    玄尘轻轻点头,神色有些莫名,默了两秒后方才说道:“师祖算到我有一劫,只有应劫之后方可成佛。”

    唐果静默了两秒,看着他贴在青花白瓷杯壁上的手指,微微勾起唇角。

    “佛子生来便怀有先天佛骨,修为一日千里乃是正常的,但修为提升过快,心境不稳,易滋生心魔,的确是该多经历一些事情,历练心境。”

    “佛子已走了九十九步,跨过最后一步便可成佛。”

    “这最后一步看似困难,说来也简单,应劫破劫,方可立地成佛。”

    玄尘颔首:“师祖也是这般说的,唐施主果然深有佛缘,佛性深厚。”

    唐果的目光掠过他低垂的眉眼,他的长眉没那么硬气,眉尾从眉骨处往下走,让整张脸都显得十分柔和,左眼眼角处有一颗浅浅的泪痣,眼皮下垂的时候,上眼睫毛如蒲扇盖住了微微上挑的眼线,眼尾下方的睫毛也很浓密,一根根的像是被精心打理过。

    真是个非常养眼的和尚。

    她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茶水,掩去自己过于放肆的目光,慢慢将心神全部收回。

    这不是个她能轻易招惹的人,玄尘是佛门圣子,又拥有千年难得一见的佛骨,比她当年的灵躯更是珍贵,这样的人被佛宗当成眼珠子捧在手心里,怕是没受过什么苦难,若是她克制不住弄出了什么,佛门那群对鬼魅妖怪根本不讲理的和尚非得拎着降魔杵,将她的麟磬鬼城捅成马蜂窝。

    其实她大概能猜到玄尘要历什么劫,不同人情世故的佛子,最难走的怕就是情劫。

    佛宗很多人成不了佛,只能做个在佛殿前侍奉神佛金身的佛修,多也是败在了情劫上。

    可是,她才不想搅和在中间,若是帮和尚渡劫,大概率是逃不过要死一回的。

    她如今已成了鬼王,要是真死一回,可能就真的……神魂俱灭了。

    所以,大门朝南,他们今早吃完饭,还是一拍两散,各走一边的好。

    ……

    “不知唐施主因何故出现在德裕镇?”玄尘放下杯子问道。

    唐果扯掉了腰间的蛟铃,轻轻摇晃了两下,漫不经心地答道:“只是路过,遇上了一只有意思的魅鬼。”

    玄尘琥珀色的眸子直视着她,双手合十,右手掌心还有一串檀木佛珠,徐徐说道:“昨夜进入客栈的那只魅鬼去了唐施主房中?”

    唐果点点头:“佛子大人可是感兴趣?”

    常清敬佩地看着唐果,低声说道:“唐姐姐,我们之前在西江镇除祟,来德裕镇是应镇上上官家主之邀来除恶鬼的。”

    唐果的手指在桌上嗒嗒地翘起来,思考了几秒钟,她才开口道:“这只魅鬼并不打算投胎,可能不会如佛子所愿,洗去满身杀孽,再入往生之道。”

    玄尘也没有立刻给出答案,大概是在思考,片刻后说道:“鬼王大人可是打算将她带回麟磬鬼城?”

    “嗯。”唐果也不隐瞒,镇定地说道,“入我麟磬鬼城有规矩,手染杀孽的恶鬼,需得奉上一魂三魄,踏入鬼城后,麟磬城不毁,永不得出。”

    玄尘是知道麟磬鬼城规矩的,麟磬鬼城能在人界存在到今日,已经是应乎了天地规则,地府和天道均默认了鬼城的存在,鬼城城主唐酥又有无上功德护身,自身气运更是与鬼城相连,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佛门和正道皆承认了鬼城和鬼王的存在,所以从不插手鬼城的事情。

    鬼王唐酥游走在人间,与正道修士无异。

    正道修士降妖除魔,鬼王也收复鬼魅魍魉。

    只是鬼王鲜少诛杀厉鬼,会收走对方一魂三魄,将其纳入麟磬鬼城中,恶鬼若是不遵循鬼城的法则,擅自踏出鬼城一步,便会被鬼王捏碎一魂三魄,天道也会降下天雷,将其轰到灰飞烟灭。

    ……

    玄尘眼睫动了两下,说道:“贫僧可否问问,唐施主为何要收那只魅鬼?”

    他只是听说过鬼王会游走在人间找恶鬼,但却不知道她将恶鬼收入鬼城的标准是什么。

    唐酥摸了摸蛟铃,将铃铛递到玄尘面前:“能让我的蛟铃响起来的恶鬼,我都有些兴趣。”

    ……

    寻常的阴魂鬼怪是没办法让蛟铃响起来的,只有强大的怨气和煞气才能撞响蛟铃。

    怨气撞铃,鬼王会给恶鬼陈情的机会,若是不愿为鬼王进献一魂三魄,鬼王会根据自己的心情,决定是打散对方魂魄,还是顺手放生。

    唐果叹了口气,麟磬鬼城是个很穷的城池,到现在都还在建设当中,所以多找一些实力强大的恶鬼搞基建,其实是件很有必要的事情。至于寻常的鬼魂她也不捡,毕竟那些鬼魂生前也没什么天大的委屈,都还向入轮回往生,而且那些阴魂实力又差,还娇滴滴的,太阳一出来魂体就不稳,要来何用。

    ……

    玄尘这次沉默得更久,小二将早点送到桌上,唐果又付了玄尘和常清素斋的钱,拿起调羹喝了一口白粥。

    常清虽然好奇小师叔和鬼王大人说的事情,但也明白自己肯定是插不上嘴的,所以就端着碗边吃粥,边竖着耳朵时刻留意着两人说的话。

    玄尘:“上官家主那边,贫僧会前去解释。”

    唐果勾唇笑了一下:“那倒不用。”

    玄尘疑惑地看向她:“唐施主,何解?”

    唐果:“那只魅鬼下一个目标,就是上官家的老头。”

    玄尘脸色微变:“唐施主怎能仍由魅鬼去害人?这是助纣为孽……”

    唐果对他的谴责不为所动,只是慢条斯理地喝着粥,徐徐地说道:“那只魅鬼只是想报仇而已,冤有头,债有主嘛,为什么不能报仇?”

    玄尘的表情变得严肃,甚至有些不近人情:“阴阳有别,不管生前有何仇怨,待死后地府的秦广王殿下自会清算。”

    唐果浑不在意地夹了一筷子小酸笋放进常清碗里,笑眯眯地摸了摸小和尚的光头,玩笑似的说道:“可别学你小师叔,小古板一个。”

    常清看着玄尘铁青的脸色:“……”

    嗷,这鬼王居心不良,害小和尚不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神羽战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世子很凶〕〔我的治愈系游戏〕〔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