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足球上帝。〕〔秦政陆雅婷〕〔重生之意随心动〕〔凌天神帝〕〔斩月〕〔商运红途〕〔悠悠情不眠〕〔原来我很爱你〕〔无敌统帅韩绝苏冰〕〔韩绝苏冰〕〔无敌统帅〕〔无敌统帅〕〔萧战姜雨柔〕〔万相之王〕〔苏红珊韩大壮〕〔将军,夫人又跑了〕〔农女致富山里汉宠〕〔农门相公追妻忙〕〔仙尊归来〕〔黄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 第127章:佛子大人,请留步(05)
    乌篷船乘着归元河通到元齐村,走这条水路用去了一个半时辰,若是徒步大约是要走上两三个时辰才能到的。虽然唐果可以缩地成寸,也可以御剑而行,但玄尘带着常清本就是来体验人间百态,不想惊动这方百姓,所以倒是一切都按照人间的规矩来。

    乌篷船还没靠岸,唐果便将一块碎银子递给船家。

    乘船的老叟握着竹竿,呆呆地看着根本不像寻常人的唐果,回神后有些拘谨地说道:“姑娘,钱给多了。”

    唐果摆了摆手,走到船尾接过老叟的竹竿:“这东西借我用用。”

    “姑娘你……”

    唐果垂眸看向吃水线,偏头与老头说道:“归元河可是淹死过人?”

    老叟一惊,点点头道:“姑娘如何知道的?三月前南县修了条运河,将西元河与归元河连起来,官府说是为了分流什么的。当时河道只差最后一点便能竣工,官府便派人在西元河运河口埋了火/药,炸通了河道后,西元河水就直接汹涌而至,将归元河水位拔高了好多……”

    “当时归元河这边也没人注意,有三个孩子下河洗澡,傍晚的时候被破天的大水给卷进了河道深处,第二天找到的时候早就厌弃了,皮肤被泡得发肿,青白青白的,吓死个人嘞!”

    听着老叟的话,玄尘也从船舱内走出来,站在不远处静静地看着河面,又看向无悲无喜的唐果。

    “唐施主可是发现了什么?”

    唐果转头看向玄尘,问道:“你呢?发现了什么?”

    玄尘双手合十,微微垂首道:“阿弥陀佛,这段路怨气不小。”

    “嗯。”唐果并不意外,用竹竿敲了敲船梆子,低笑道,“这条船上也就我们四个,还都不是什么身材肥胖之人,你看看这船的吃水线。”

    玄尘走到船边低头看去,吃水线已经靠近船舷,就算他没怎么研究过船的吃水问题,也明白这吃水线的位置不太正常。

    唐果对怨气和阴物都了如指掌,握着竹竿神情戏谑地说道:“这条河淹死的人怕是不少于十个,那三个孩子成了水鬼后,应该是拉了不少人陪葬。”

    “这元齐村倒是有点意思,靠近村子的水道都怨气横生,远处那村子像是被笼罩在黑雾中,这得是做了多损阴德的事情,才能弄成这般模样?”

    玄尘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也只是无奈地叹了口气:“我佛慈悲,阿弥陀佛。”

    唐果望着他轻轻笑了一下:“小和尚就是光说不做。”

    玄尘回望了她一眼,没反驳,也没争辩,口舌之争非他所长。

    倒是鬼王大人这性格,比百年前更让人头疼了,也更难相处。

    站在一旁的老叟却被两人的谈话吓得瑟瑟发抖,哆嗦着问:“姑娘说的是……水,水鬼?”

    “嗯。”唐果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将被船摇得昏昏欲睡的常清拎起来,手指使劲戳着他的脸颊,将睡得迷迷糊糊的人给戳醒后,说道,“小和尚,你带着船家先上岸待着。”

    常清不明所以,呆了呆,问道:“唐姐姐,怎么了?”

    “乖啊,先上岸。”唐果摸了摸他的小光头,一脸慈爱。

    常清脸颊通红,躲过她的魔爪,走到还在哆嗦的老叟身边,伸手扶着老头涉水落到岸上。

    ……

    唐果握着竹竿,敲了敲船舷,扭头问道:“你来还是我来?”

    玄尘双手合十:“我佛慈悲……”

    “哦,那就是你来。”唐果将竹竿塞到玄尘手中,将那柄灰扑扑的铁剑甩到半空中,纵身跳了上去,御剑停在河面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佛子大人,赶紧的,要是打不过,我再替你兜着。”

    玄尘沉默地看着她,半晌憋出了两个字:“不用。”

    “有志气。”唐果御剑拉开了些距离,微微扬起下颚,“那你来吧。”

    玄尘看了眼手中的竹竿,无奈地叹了口气,缓步走到船舷边,然后踏空停在河面上,一手抓住船尾毫不费力地将船给掀了起来。

    唐果:“……”原来是个怪力和尚!

    常清和老头站在岸上看着这一幕,顿时目瞪狗呆。

    回神后,常清低低叹了口气:“师叔真是……越来越暴力直接了。”

    他话音刚落,玄尘挂着佛珠的右手就朝掀起的船底虚虚一握,然后用力地往外拉扯,似乎拽了一团厚重的水草般,将船底下的四只水鬼给揪了出来。

    ……

    唐果拧眉又离远了些,玄尘面目平静,那四只水鬼被扯出来的第一时间,就直接朝着玄尘扑去。

    玄尘身怀先天佛骨,所以她一点都不担心他被水鬼给扯进水里,不过唐果放开神识,遍布方圆五里的水域,却没有发现其他的水鬼。

    这就很奇怪了。

    按照这片水域中的怨气和阴气,这最起码得死了十个人才能弄成这样。

    可是从头到尾她都搜索过一遍,只有眼前围攻玄尘这四只水鬼。

    其他的水鬼都去哪儿了?

    ……

    “玄尘,小心些。”

    唐果还是提醒了一句,她感觉这地儿有些不太对劲。

    玄尘月白色的僧袍迎风摆动,唐果踩着破剑换了个方向,继续考察这位佛门圣子的实力。

    四只水鬼离开小船后就露出了真面目,三只男水鬼,一只女水鬼,没有小孩儿。

    看他们身上的阴气,应该都是最近刚死的,不超过一个月。

    玄尘手中的佛珠被他甩出去,一下子就撞散了一只水鬼,其他三只水鬼,还没近身就被他隔空一掌抽到了茂盛的水荇上。

    唐果有点想吹记口哨,但看着那颗光亮的脑袋,忍住了。

    调戏佛门弟子是不对的。

    她默默谴责了自己两秒,在抬头时,三只水鬼已经钻进水里,消失不见。

    玄尘将顺着水流跑远的小船拖到岸边,又将竹篙放在船上,缓步走到岸边才看向唐果:“唐施主可满意?”

    唐果挑眉,只是勾起唇角笑了笑:“我还以为你会超度他们呢。”

    “浪费时间。”玄尘声音清冷,完全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何不对。

    他修的不是大慈大悲的道法,主武杀,这门道法在佛宗十分少见。

    唐果愣了半秒才发现自己看走眼了,看向吓得厥过去的老头,也没说什么,从荷包里取出一颗水蓝色的小珠子,大概只有小拇指甲盖那么大,被她放进嘴里压在舌下。

    “我去水下看看,你们现在岸上等着。”

    玄尘皱眉,拦住她道:“贫僧陪你一起去。”

    唐果摇了摇头:“你一身佛光,下了水就跟晚上乱坟岗里挂着盏气死风灯似的,还没靠近他们就跑了。”

    “我不一样,我本身就是厉鬼,如今修得鬼神之身,只要不放出威压,下去他们也认不出来。”

    “这片水域还是有些问题的,我心底有些猜想,必须要下去探探究竟,其他的等我上来再说。”

    玄尘被她的手轻轻拨开,再转身水面只剩下浅浅一圈波纹,白衣鬼王已消失不见。

    常清走到玄尘身边,伸头往水里看去,但是水黑沉沉的,像搅开了一团浓墨似的。

    “小师叔,鬼王大人她……”

    玄尘捏着佛珠,沉沉地看向水域,脸上是明晃晃的不爽。

    常清察言观色非比常人,默默把后面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

    唐果下了水之后才发现这条河下方有个很隐蔽的聚阴法阵,这法阵的手法颇有些眼熟,但她努力想了几秒却并无结果,最后觉得想起来就算了,一脚踩进了法阵内,看着缩在水草下的三团鬼影,原本清澈的双目变得黑沉沉,无尽的鬼气和煞气将这一块包围了起来。

    “你们三个过来。”

    她声音很轻,但在三只水鬼耳中却如惊雷。

    三只水果瑟缩在一起,磨磨唧唧地朝着她挪了两步,嘤嘤的哭道:“大人,我们就守在这块水域,并未触犯大人的……”

    唐果揉了揉额角,看着哭唧唧像个嘤嘤怪似的男人,忍不住踹了他一脚。

    “说话就说话,语气给我正常点儿,再嘤嘤嘤,直接吃了你。”

    威胁的话一出,三只水鬼立刻噤声,满头长发在水里散开,看起来阴森又可怜。

    唐果:“一个个来,这里的聚阴阵,你们知道是谁设下的吗?”

    嘤嘤怪男水鬼举手,哭丧着脸道:“大人,我不知道。”

    唐果又一脚踹在他脸上,咬牙切齿道:“不知道你举什么手!”

    最旁边那只女水鬼往后缩了缩,被唐果给揪到面前:“你来说。”

    女水鬼长了一张雀斑脸,但是身姿犹似蒲柳,倒是十分婀娜,她胆子小,说话声音也细细弱弱,唐果听着她含糊不清的声音,有些火大。

    “你们是不是真以为我不会吃你们?”

    唐果脾气不太好,早上虽然吃了早饭,但她是厉鬼,那些东西也就尝个味儿,并不顶饿。

    如果有选择,她还是更愿意吞几只作恶多端的鬼来饱腹。

    女鬼吓得立刻缩了头,唐果眉头拧得更深:“你,嘤嘤怪,成为水鬼后背了一条人命。”

    “你,绿茶女水鬼,也背了一条人命。”

    唐果目光转向始终没吭声的另一只男水鬼,长得眉清目秀,即使成了水鬼也一股子书卷气息。

    “你倒是奇怪,身上还没有背人命,甚至还有一点点功德护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你是我的风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