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婿叶峰〕〔大唐签到十八年突〕〔从拔出石中剑开始〕〔王者神婿叶峰〕〔战少,你媳妇又爬〕〔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相公很腹黑〕〔农家弃女〕〔都市无敌神医〕〔都市潜龙〕〔超级生钱系统〕〔玄浑道章〕〔特战狂龙〕〔穿越星际:妻荣夫〕〔穿越星际妻荣夫贵〕〔一世葬生死入骨〕〔万界仙王〕〔爱你成瘾:偏执霸总〕〔凌依然易瑾离〕〔超强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 第145章:佛子大人,请留步(23)
    “李家老爷子的真正死因验出来了吗?”

    唐果随手拨着蛟铃漫不经心地问道。

    玄尘微微侧过半身,低声道:“你觉得他是怎么死的?”

    “肯定不是单单被烧死那么简单。”唐果摊开手笑道,“我估计你也猜到这点了吧?”

    玄尘是早就想明白这点儿,但是他不懂唐果为何这么笃定:“贫僧昨夜与裕策道君一起,问询过李府上上下下的人,没人听见李老爷的声音,有些下人是在闻到烧焦的味道后跑出来的,有些则是看到后院有火光,以为哪里走水才提着水桶过来……”

    “昨天晚上太晚了,发现人被烧的时候,很多人都提着水桶冲过来,现场的痕迹早就变得凌乱,没办法判断是人还是鬼下得手,但是李家的人好像更倾向于是鬼下手。”

    唐果抬眸看着站在门口抽抽噎噎的李家人,目光从最左侧的李老夫人挪到最右侧的李三公子身上。

    这一家三代其实挺有意思的。

    唐果拉着玄尘走得更远些,找了张石桌,随便挑了个凳子坐在长势极好的西蜀海棠下。

    玄尘随她落座,问道:“常清呢?”

    “你还记得你家小师侄啊?”唐果打趣道,“我还以为你不要了呢?”

    玄尘敛眉低眸道:“还要多谢你昨晚看顾。”

    唐果龇牙笑了笑,摇头道:“我昨晚也不在宋家,你别谢我。”

    “你昨晚去哪儿了?”

    玄尘意外地看着她,倒是没想到她大晚上的还能在外面浪。

    唐果伸了个懒腰,将手里的蛟铃摇得叮当响,笑眯眯地说道:“当然是快活去了。”

    玄尘:“……”

    “不过你放心,你家小师侄不会有事的,我将那枝南海桃木送给他了,桃木中有我收集的一缕残缺龙魂,还有一抹旭凤的意识,这两样都是祥瑞之物,放在如今也是极为罕见的,有那东西在身上可以保住他小命,只要他不是无极限地作死,就不会出事儿,所以大可放手做你想做的事情。”

    “那宝物太过贵重。”玄尘颦眉道,眼底是明晃晃的不赞同。

    唐果不在意地摆了摆手:“一枝比较稀奇的桃木罢了,对我来说作用有限,对常清来说还是非常有用的,很多东西的贵重与否在于握住它的人是否能掌握其价值,放在我手里就是摆设,插在花瓶里多看两眼,但是却完全不能用,搁置也是浪费。”

    玄尘低眉不语,但是已经开始在思考回赠些什么礼物,来偿还着人情。

    常清到底是他师侄,鬼王虽可对佛门弟子庇护,但她随手相赠的物品也实在太重要。

    更何况,在他心底多少还是不喜她如此作为,明明都没送过他什么东西。

    偏偏常清竟然拿到了。

    心里多少有点……不平衡。

    ……

    两人随意聊了一会儿,停尸的厢房那边验尸已经到了尾声。

    唐果与玄尘并肩朝着门口走去,但是并未进去,等在外面看着薛捕头带着仵作出来。

    两个捕快带着李家的人离开,唐果靠着朱色的回廊柱子,看着哭闹不止的李老夫人伸手去掐一脸麻木的李夫人,一旁的李三公子单手拉住李老夫人,眼底却又藏着极深的讽刺,而跟在后面的李家大姑娘拿着帕子抹掉眼角的泪水,左手无意识地抚摸着右手腕上带着的碧色翡翠玉镯,神容憔悴,但悲喜都极浅。

    “你们佛门弟子可是会看面相?”唐果抬头凑到玄尘耳边低声询问。

    玄尘的耳根有些痒,想伸手去摸,但是又觉得不太好,只能轻轻抖了抖眼睫,忍着她说话的气音喷在耳廓上。

    “佛宗弟子是不给人看面相的。”

    玄尘微微抬头,拉开了一小段距离,顺着唐果的目光朝着离开的李家人看去。

    “你总是若有若无地看着他们,是觉得他们有问题?”

    唐果低笑道:“我只是想不明白,这一家人为什么都是表面一套背地一套,偏偏这演戏的技术还骗过了所有人。”

    玄尘:“这世间能保留赤诚之心的人,本就极少。”

    “倒也是。”

    唐果低低叹了口气,有些无趣地看向正在交谈的官府人员。

    薛慎也是一抬头就看见了唐果,但也只是多看了两眼,并没有说什么,继续与仵作交谈起来。

    仵作姓计,名叫计长川,李家前前后后几具尸体都是他验的。

    计长川低声与薛慎,还有站在一边的裕策说道:“李老爷的确是被火烧死的。”

    薛慎有些惊讶:“被火活活烧死,怎么会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我还没说完。”计长川瞟了急躁的薛慎一眼,叹了口气说道,“不过在被火烧死前,李老爷就已经昏过去了,他被下了大量的迷/药,就算是把他扔到冰窖里,也会在昏迷中被冻死,根本不会醒过来。点了火烧,他能感觉到痛楚,但是强大的药效已经麻痹了他的器官和感官,根本没办法做出反应,只能蜷缩身体仍由大火舔舐,在被火烧得时候他还是活着的,所以肺部和呼吸的气管都吸入了不少烟尘……”

    薛慎听着便一身冷汗,暗自咋舌道:“真是……怪凶残的。”

    “这手段的确残忍,但是李家估计是命犯太岁,这接二连三死去的人,都是这样。”计长川继续说道,“我前后接手了李家好几具尸体的检验,不说别的,就李大公子那死状,到现在我都没弄明白,只是知道他先是被人掐死,之后被吊在树上,当时的现场保存良好,但是树下就是没有一个脚印,连李大公子的脚印都没有。”

    “还有李小姐的尸体,被浅水溺死,但是足下却没有一点泥泞,池塘离李家那么近,也是没人听到一点儿呼救的声音……”

    唐果抬头问道:“那霍雁晚的尸体,你验过吗?”

    计长川愣了几秒,不知道眼前这白衣姑娘是谁,但是既然薛慎没让她离开,应该是可以听案情的,所以便如实说道:“你说大公子夫人啊?她的尸体我倒是没验过,因为是病役,镇上的大夫也看过,所以死了之后便下葬了。”

    唐果指尖轻轻叩在柱子上,微微颔首道:“原来如此。”

    裕策看着没什么精神的唐果,问道:“不知唐大人有何高见?”

    唐果摆了摆手,笑道:“高见谈不上,但是有点儿想法,李家这案子奇奇怪怪的,若是鬼祟杀人,没必要这么复杂,若是有人假借鬼祟之名害人,这手段有着实高深莫测了点,裕策道君就不觉得奇怪吗?”

    薛慎也点了点头,抱着长刀认同道:“唐大师说的有道理。”

    玄尘偏头问道:“鬼祟杀人,该是如何?”

    唐果微微眯起眼睛,冷睨着他,反问道:“你想知道?”

    “有些好奇。”

    玄尘眨了眨眼睛,唇角勾起一道很浅的弧度。

    唐果看着同样捧着求知脸的几人,无奈地叹了口气:“厉鬼杀人不会这么大费周章,一般的厉鬼如果特别恨一些人,直接将人撕碎,将其魂魄吞掉,或是撕成碎片喂其他小鬼,都是可以的,这就是厉鬼的报复。反正我所见的大多数厉鬼对付深恶痛绝的人皆是如此,不会伪造成什么自杀,或是被人给杀害的现场,因为凡是能成厉鬼者多是要经受万般磋磨与厮杀,凶性已成,且在不断厮杀中形成自己茬架的风格,下手慢的厉鬼早就被对手给吞了,哪还有以后。”

    玄尘:“……”他是万万没想到,鬼圈的竞争压力这么大。

    薛慎和计长川:“。。。”哦豁,涨姿势了!虽然好像是奇奇怪怪的知识。

    裕策倒是不意外,以前他师尊给他讲过这些,但是如今得到验证,他心里多少也是震撼的。

    “所以啊,厉鬼杀人大多都保留下自己干架的风格,而且他们在不断吞噬中,大部分神志都会丧失,除非是有极大机遇或天赋的厉鬼,才能完全保留自己的思想,不被养成凶性左右。但是很明显元齐村的这只厉鬼没那么大气运,只是刚巧遇上了想助纣为孽的邪道而已,才能这么快成长起来。”唐果说的随意,但是听得人却连连称奇。

    果然最了解鬼的还是鬼啊!

    ……

    听完唐果的分析后,几人恍然大悟,裕策最先反应过来,惊疑不定道:“所以,唐大人的意思是……”

    “不是我的意思是什么,而是你们的判断是什么。”唐果率先打断了裕策的话。

    玄尘看着与裕策相谈的唐果,捏着佛珠的手下意识停住,垂下眼帘后遮住了眼底的暗色,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裕策认真反思了少倾,拱手谢道:“多谢唐大人提点。”

    “没什么好谢的,我只是给你们扫盲而已。”

    唐果用词总是奇奇怪怪,玄尘已经习惯了,裕策只是愣了几秒,虽然不太懂她的词汇,但也领悟了大概的语义,难得露出笑容好奇地看了唐果几眼。

    这位鬼王大人,虽然某些方面和传言挺像,但是却又不尽是外界描述的那般,怪有意思的。

    薛慎和计长川交头低语了几句,两人心底也都有了底,此刻眼睛是前所未有的亮。

    裕策偏头看了眼院落间的圆形拱门,拱门旁是曲庭回廊下造型多变的漏窗,隐隐可以看到有人影在漏窗后走过,但是看不清是什么人,但院子里站着的五人中,三人皆非常人,对隔墙隔窗后的人了若指掌。

    ……

    “对了,裕策道君,若是你手下弟子有空,不妨让他们在李家宅子四处走走,看看能不能寻到什么特别之处。”唐果叮嘱了一句。

    裕策不明白她的意思,但还是应下了她的话,反正李家是肯定要找一找的,如今唐果已经帮他确定了李家连环命案中有生人参与的手臂,那便该是官府出面查案,不可能全靠他们青山派的人。

    “我打算去外面走走,玄尘,你呢?”

    唐果只是随意问了句,本以为玄尘又跟昨晚一样会拒绝她,谁曾想他点头应道:“跟你一起吧,贫僧留下也帮不上什么忙。”

    唐果:“……”

    为什么,这和尚总是不按照常理行事?

    她也就是客套了一句而已。

    想了想,她神色有些复杂地收回视线,抬脚朝着外面走去,玄尘和裕策还有薛慎等人告别,随后跟上了她的脚步。

    “哦,对了!”唐果似猛然想起什么,抬手拍了拍额角,道,“我让常清找机会进李家宅子看看,你不用叫他回去,让他自己观察观察,锻炼一下他那令人惆怅的小脑袋瓜。”

    玄尘抿唇不语,唐果没听到他的声音,顿住脚步回头看他,发现他的表情有些微妙,一时间有些摸不准他的心思:“你……怎么了?”

    “你想要些什么?”玄尘问了个风马牛不及的问题。

    唐果怔忪了两秒,下意识地反问道:“你说什么?”

    “你想要什么?”玄尘又重复了一遍,解释道,“你将桃枝送给常清,我也该代替常清送你一些东西。”

    “不用不用,虽然麟磬城不是很富有,但是一根桃枝还不会掏空我的家底,再说常清算是小小小辈,就当我送了见面礼吧。”

    玄尘咬紧了腮帮子,立在原地没说话,唐果走了两步发现他还站在原地:“怎么不走?”

    “那你怎么就没送我见面林?”玄尘抬头看着她无羁的神色硬茬茬地问道。

    唐果:“???”

    所以,这是送礼不成,恼羞成怒问她要礼物吗?

    “行吧,你想要什么,我补给你。”唐果大方的说道。

    面对眉目长得如此端秀漂亮的后辈,放点儿血,也不是不行。

    她的荷包还是可以撑住的。

    玄尘被她有些肉疼的模样给气到了,看着她故作大方的姿态,咬牙道:“送什么都行吗?”

    唐果犹疑不定地看着他:“等一下,你不会提什么奇奇怪怪的要求吧?”

    玄尘:“是你说的我想要什么,你补给我。”

    唐果:“那也该是我能力范围内的事情,或则是拥有的东西,总不能你想给天道当爹,我也允了你吧?”

    玄尘:“那倒也不用,并不想给天道当爹。”

    (天道:!!!信不信老子劈了你丫的,还真敢?!)

    唐果嘴角抽搐,觉得玄尘这小和尚可能有些坑,她这应了会不会……有问题啊?

    玄尘见她拧眉思索,怕她想得太深,自己不好诓,便道:“很简单的要求,你能力范围内。”

    唐果点了点头:“那便好。”

    玄尘莞尔一笑,那笑容如皎月破开愁云,须臾便可撩动这世间春心。

    “你帮我渡个情劫。”玄尘一字一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神羽战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我的治愈系游戏〕〔世子很凶〕〔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