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嚣张甜心很美味:〕〔小妻太娇嫩,枭爷〕〔史上最强炼气期〕〔澹春山〕〔封林徐若影〕〔叶珍珍齐宥〕〔白南星贺彦卿〕〔慕晚晚薄司寒〕〔慕晚晚薄司寒〕〔以我深情,与你白〕〔大明第一吏〕〔网游之我爱金币〕〔邪王追妻:王妃很〕〔终极武力〕〔吴峥〕〔血蓑衣〕〔都市巅峰高手〕〔桃运仙尊在山村〕〔楚凌天徐兰芝〕〔乔念叶妄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 第149章:佛子大人,请留步(27)
    所有人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唐果没往那边走,但是她身边浮动的鬼火悄悄往挖出来的大坑旁边挪了挪,发现唐果目光飘过来,立刻又往回退了两步,见唐果并没有说什么,又小心翼翼地挪到了众人目光中心,飘在那坑中的白骨上,悄悄从白骨中吸收走一丝丝幽蓝色的鬼火。

    人死后,若尸骨没有焚烧,白骨化后骨头中的磷元素会慢慢随着尸体腐败,形成可以燃烧的气体,因为燃点比较低,就形成了所谓的鬼火。

    这是唐果很早的时候以比较科学角度认识鬼火,但是她捏出来的这两抹鬼火显然不是这么科学生成的。

    她有些意外,这两团鬼火竟然有自己的意识,还很皮。

    不过其他人都没有发现,所以她暂时也没打算在人前戳破这两个小东西。

    ……

    两名捕快很快也从挖出来的坑里取出了几根白骨,胫骨比桡骨和肱骨要粗,所以一目了然,这里埋得的应该是下肢。

    青山派的聂宿小道士缩了缩脖子,倒吸了一口凉气,低声惊叹道:“这是多大仇啊,难怪会被鬼怪缠上。”

    裕策侧目看了他一眼,面上十分平静,完全不同于这些入门才几年的小道士。

    常清看得也是头皮发麻,感觉心都凉了半边,唏嘘道:“要我是这尸骨的主人,估计也要和李家不死不休。”

    玄尘一巴掌抽在他后脑勺上,低声训诫道:“慎言。”

    常清眨了眨眼睛,一脸懵逼,但还是老老实实低头听训。

    但心里小人早已经泪流满面,他家小师叔真的超暴力,打得好痛!

    站在一旁的聂宿同情地看了一眼常清,收回目光后,悄悄瞥了眼自家面目威严的道君,顿时觉得自家道君还是非常好的,虽然经常面无表情,冷气直冒,但至少从不会动手揍他们。

    唐果带着人在李家三处地方转了一圈,第三个地点是院子外面的池塘,这次没让两个捕快下水去挖尸骨,反而是裕策亲自将此事揽到了身上,贴了两张避水符拎着自己的本命剑就下水,硬生生用剑气将池塘的水分成了两半,然后用铲子将埋在发臭淤泥中尸骨给挖了出来。

    霍雁晚的躯干部分也算是找到了。

    只剩下头颅暂时不知埋在何处。

    唐果在大门口附近转了一圈还是没发现适合藏尸的地方,只能放弃。

    ……

    脑海里忽然飘出一道声音,把唐果吓了一跳。

    枣枣小声说道:

    唐果:……

    进入这个位面后她真的没想起来还有个系统,除了在德裕镇的时候,枣枣疯狂尖叫唤醒了她,之后枣枣便一直没吭声,她险些以为这家伙暂时进入休眠状态了。

    管理局的系统的确是有休眠功能的,在管理员不需要系统协助时,只保留一项实时监控功能,就可以进入休眠状态,在这个状态下,系统可以自动进行相关插件功能升级,并不影响管理员在位面同时完成任务。

    枣枣见她沉默了好久,倒是没发现她把自己给忘了,兴奋地说道:

    唐果:

    枣枣眨了眨电子眼,屏幕里弹出两只小手手,漫画般地捂住了嘴:

    唐果:

    感觉自从积分被清除,权限被降低后,她的这个系统就降智了。

    唐果不想跟它聊在论坛灌水的事情,问道:

    枣枣松开手,立刻兴奋地眨眼睛:

    总算是听到一点好消息了,低级权限中,太多地方吃积分,不氪积分任务进度都会慢三倍。

    唐果:

    枣枣:

    枣枣震惊地说道。

    唐果翻了个白眼:

    枣枣开启了三百米范围内的搜索功能,甚至还有空闲与她聊天:

    唐果微微愣了一下:

    唐果神色变得阴冷,眼底也泛起暗红色的厉光。

    枣枣察觉到她情绪很不好,但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给她提个醒:

    唐果忽然想起白天的时候在院子北墙外见到的那个黑袍人,对方给她一种熟悉感,她当时还在想是不是受到这具身体的影响,认识和那人气息相同的邪道,此刻看来……对方也有可能是进入位面的其他管理员,甚至有极大可能是高奈。

    高奈目前的权限比她高,能够锁定她所在的任务位面,就算遭遇到也是正常的。

    枣枣的声音很快打算了她的沉思。

    枣枣说道。

    唐果站在大门口怔忪了片刻,不解道:

    枣枣很快将扫描到的图层贴在屏幕上:

    唐果哑然无语,伸手敲了敲脑袋。

    她还真的把自己代入成为鬼王了,但是这个角色本身也不是万能,只是太过于强大,反而让她忽视了很多细小的问题。

    唐果松了口气,转头看向裕策道,“裕策道君,派人去李家水井下看看吧。”

    “怎么可能藏在水井里?”聂宿觉得这个想法根本就不可能。

    裕策也觉得不太可能:“唐大人为什么会觉得水井有问题?”

    唐果垂眸沉默了片刻,解释道:“不管李老夫人的尸体有没有运出李家,但是分尸的地点总归是不可能在外面的,但是李家上上下下都搜了很多遍也没线索,我在想李家是不是存在什么密室或是暗藏的地窖。”

    “元齐村这一带属于南府,多水道,土地潮湿,挖地窖的可能性很小,但是因为水道复杂,很多都会在地下挖通道,将水引入内院荷塘之中,李家内部没有荷塘,但是外部却有一个,听村子里的人说早些年水质还是不错的,只是近几年池中的水越来越臭,我想应该是通向池子的水道被堵住了。”

    “水道被堵的原因……”唐果别有深意地看向裕策。

    其他人也很快反应过来,池塘原本引的是活水,如今却变成了死水,恰好还是几年前开始变臭的……

    应该是有人故意堵住了通水的通道,地下水道大多都是互通的,且挖通的时候都会留出一部分空间,足够藏尸了,所以从石井下去,可能会查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玄尘看着她的眼睛瞬间亮起来,常清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瓜,诧异道:“这是怎么想到的?”

    他们在这儿转了那么多天,都没想到还有水道这玩意儿。

    为什么一个不是人间烟火的鬼却能想到这些?

    就……挺意外挺震惊的。

    ……

    裕策转身带着青山派弟子和薛慎等人朝着院子内走去。

    唐果站在大门外,看着李家上空汇聚着的黑红色的怨气和阴气,面色沉凝如水。

    玄尘右手食指与中指并拢,在她眉间轻轻点落,音色和缓清冽:“凝神,静心。”

    “多谢。”

    唐果抬眸看着他如松柏一般的身姿,心中的担忧与焦灼,还有一丝因高奈而起的烦躁都逐渐平复。

    虽然玄尘这人毛病不少,但是真的是就像醒脑神药,轻而易举就能拨开她的迷障。

    玄尘收回手,他微微收着的下颌弧度过分好看,合拢在胸前的双手,十指修长干净,紫檀佛珠从指掌见穿过,衬得他手上的肤色格外白皙。

    可惜了这美色。

    为什么就是个小和尚呢?

    “不用心急,虽是厉鬼,但如今有我们这么多人在,她翻不出风浪。”玄尘气定神闲道。

    唐果看着他和善温柔的眉眼,嘴角不自觉地弯起,突然踮着脚尖,伸手摸了摸他的头顶。

    “在下忽然觉得,佛子大人,甚好。”

    玄尘身体有些僵硬,柔和的面容也因她调笑的话而僵住,但是她手收回的速度飞快,只剩头顶残留着那沁凉的触觉,他垂下的眼睫飞快地抖动着,如同脆弱又漂亮的蝶羽,搔得心头总是在跳。

    “下次不可如此。”玄尘脸颊还有些红晕,但一本正经地训诫道。

    唐果随意地点了点头,但敷衍的态度肉眼可见,玄尘有些不满,但是她已经将双手背在身后,迈着轻快的步伐朝着院子内走去。

    他站在原地抬眸看着她窈窕的背影,白色的裙裾翻飞,扫过高高的原木色门槛,耳尖的温度爬升,下意识地用左手摸了摸自己的头顶。

    被她碰到脑袋的感觉,有点奇怪。

    像是被柔软的雀绒搔过,痒到了骨子里,却又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神羽战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世子很凶〕〔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