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婿叶峰〕〔大唐签到十八年突〕〔从拔出石中剑开始〕〔王者神婿叶峰〕〔战少,你媳妇又爬〕〔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相公很腹黑〕〔农家弃女〕〔都市无敌神医〕〔都市潜龙〕〔超级生钱系统〕〔玄浑道章〕〔特战狂龙〕〔穿越星际:妻荣夫〕〔穿越星际妻荣夫贵〕〔一世葬生死入骨〕〔万界仙王〕〔爱你成瘾:偏执霸总〕〔凌依然易瑾离〕〔超强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 第150章:佛子大人,请留步(28)
    果不其然,裕策带着青山派弟子在水井下找到了一个废弃的水道。

    废弃的水道通向院子外的池塘,聂宿是最先找到这条通道的,被废弃的水道侧壁被挖开了一个空间,不大,约有一间耳房的面积,人从洞口钻进去后,可以自由活动。

    聂宿的鼻子比其他人要好,最先顺着这条水道问到了带着臭的血腥味,水道里的蟑螂到处都是,还有水老鼠,身上湿漉漉的,但有些身上能看到还沾着新鲜的血迹。

    爬进去的时候,刚点亮火,眼前的一幕差点没吓得他尿裤子。

    ……

    “艹,下面太恐怖了……”

    “师兄,我怕。”聂宿抱着自家师兄的大腿满脸惶恐地嘤嘤嘤。

    常清站在一边偷偷看他怂样儿,又想想之前自己被教训的时候,这家伙幸灾乐祸的模样,觉得真是风水轮流转,今晚到我家!

    一向镇定冷酷的裕策看着自家师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样子,眼尾嘴角还有眉毛都抽了几下,强忍着挥拳把人揍到闭嘴的冲动,决定还是自己下去将尸骨捡上来。

    唐果犹豫了一下,说道:“我跟你一起下去吧。”

    玄尘上前一步,但唐果在他之前就拒绝了他的主动:“你留在上面看顾,这院子的阵法已经启动,白天还有那个奇怪的邪道靠近,总要留个法力高强的在上面盯着,谨防李家人再闹出什么动静……”

    没办法,玄尘只能依言留在上面。

    等到唐果和裕策下去后,看到不大的空间内到处都染着血污的场面,也隐隐有些快要破功。

    一具白色的头骨被放在木板搭着的简陋架子上,头骨下方摆着一个石头垒起的祭台,李老太太的脑袋就那样堂而皇之地摆在石头上,灰白色的石头上是横流的血水,死者还保留着死前的表情,双眼睁开,满脸惊恐。

    剩下的尸体也丢在这个小空间的角落,有一群老鼠趴在上面啃食,画面容易引起极度不适。

    “魂魄已经不在这里了。”唐果看过之后便收回了视线,转身与裕策说道。

    裕策微微颔首,抬袖一挥,合上了李老夫人的眼睛,又挥手用灵力将洞内的尸骨全部卷到一只储物袋里,与唐果说道:“先上去吧。”

    两人带着尸骨刚从井中出来,便发现了院子内的异样。

    院子上空闪现着黑红色的符,阵法已经启动,所有人都聚在了石井旁边的空地上。

    一个浅金色的光罩罩住了所有人,在光罩对面,是坐在树枝上的霍雁晚,还有站在树下李三公子。

    事到如今,整个李家上上下下几乎快死绝了,还活着除了麻木不仁的李汉山结发妻子赵英萍,就剩下已经出嫁的李大姑娘李成玉和李三公子李和平。

    这三个人中之一的赵英萍站在回廊下,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脸上露出傻笑,李大姑娘李成玉躲在玄尘身后的灵力罩内,而李和平则披头散发地站在霍雁晚身边,一脸温柔地替她整理黑红色的裙摆。

    眼下这场面,唐果看得有点懵逼。

    裕策面不改色地先从石井里跳出来,反手就将本命剑抽出,直指正低头漠然看着李和平的霍雁晚。

    ……

    唐果慢吞吞地站在玄尘的灵力罩外,扭头与常清搭话,询问道:“我们就下去了一会儿,这怎么回事?”

    常清哭丧着一张脸道:“我也不知道,你们刚下去没多久,这位女施主就和下人张皇失措地跑了过来,说守在正堂的捕头被她弟弟突然杀了,紧跟着那只女鬼就跟这位女施主的弟弟出现在了院子里,更为恐怖的是……那位李夫人一个人站着走廊下,指着我们说报应,还发出桀桀桀的声音,怪笑声差点没吓死我……”

    唐果一言难尽地看着手足舞蹈讲故事常清,捕捉到了重点:“霍雁晚和李和平是叔嫂关系吧?这演的是哪一出?”

    听到她这脱线的提问,对面的女鬼眼神一厉,朝她看来。

    唐果不在意地瞥了她一眼,冷嗤道:“瞪什么瞪?想打架不成?”

    打架她是完全不怕这只女鬼的,半吊子鬼王实力,跟她这个货真价实的千年鬼王比,差的远了。

    要不是忌惮养着她的那只邪修,她早就冲上去锤爆这丫的狗头了。

    李和平抬眸朝着她看过来,眉眼间尽是阴鸷之色,与之前看到的那个弱书生模样大相径庭。

    霍雁晚死死地盯着她,眼底流露出惧色,但目光又有着毫不掩饰的贪婪。

    唐果对她的目光十分厌恶,这倒霉玩意儿还想吞了她,胃口是真的不小,也不怕撑死喽……

    ……

    “剩下的尸骨,你们都找到了吧?”李和平站在原地笑得残忍。

    裕策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根本没有把他放在心上,注意力始终都在那只从容闲适的女鬼身上。

    唐果对裕策摊开手:“储物袋。”

    裕策将装着尸体的初级储物袋丢给她,这玩意儿他是不会再用了,一个初级储物袋也不值钱,所以随手就转给唐果:“没有神识限制,可以自行探取。”

    唐果点了点头,忽然发现还有道目光盯着她,她往屋顶还有院墙看了一圈,都没发现,转头看到了双目盯着她的玄尘,准确来说,是盯着她手里的储物袋。

    不知道为什么,她从玄尘那张五官柔和的脸上读出了一丝……幽怨。

    大概是最近用眼过度了。

    唐果没理他,将储物袋抖开,把里面的尸骨丢在了地上。

    唐果斜了李和平一眼:“所以,李家的人都是你杀的?”

    李和平嗤笑道:“是啊,都是我杀的。”

    “我最先杀的是李和书,他是真正杀死大嫂的人,李家人都知道,可是所有人都在替他掩盖真相,他和大嫂发生争执,动手将人砸死了,李老夫人让他连夜离开,装作从来没回来过的样子,然后连夜就处理了大嫂的尸体,甚至还请了道士来,将大嫂的尸体分尸埋在不同的地方,给李家镇宅。”

    “真是可笑至极!”

    “不过那道士也不是什么好人,所以我花钱收买了他,他做了个叠套阵法,从大嫂的尸体上汲取的,最终供给了大嫂的魂魄,协助她成为厉鬼,让所有人自食其果。”

    “第二个死的是李寒云,那女人又蠢又坏,特别碍事,在家里整天颐指气使的,嘴碎又恶毒,都快双十了还是嫁不出去,当初要不是她将大嫂推进湖里,大嫂的孩子也不会就那么没了……所以啊,她该死。”

    “可惜你们没看到,她死的时候哭得有多难看,还吓得尿裤子,在水里用尽力气挣扎,就是没人救她……”

    “活活淹死,算是便宜她了。”

    唐果看着他怨怼的神色,觉得这人大概是个蛇精病,莫名其妙的。

    “李寒云推的是霍雁晚,她自己报仇就算了,你为什么要动手杀人?”

    唐果对他那种病态的掌控他人生死的自我良好感觉没有任何认同感,但该问清楚还是要问清楚,毕竟李和平还是个人,收拾完霍雁晚和那邪修,这神经病该定罪还是要定罪的。

    李和平神色微变,但估计他觉得他们已经胜券在握,所以也不再藏着掖着。

    李和平阴狠地说道:“欺负大嫂的人,我都要一一弄死他们。”

    “你说谎!”站在玄尘身后瑟瑟发抖的李成玉指着李和平,咬牙切齿道,“你根本不是三弟,三弟和霍雁晚那个贱人才不会狼狈为奸,他是最瞧不起霍雁晚那种女人的……”

    李和平龇牙笑得一脸阴冷:“是啊,我不是你三弟。”

    常清觉得这故事走向有点奇怪,下意识揪住身边的人,聂宿也害怕,抱着常清嘤嘤道:“妈呀,为什么一个二个都这样,都人命关天的时候了,他们还在聊什么,赶紧把他们给干掉不好吗?”

    常清认同地点了点头,但还是按奈不住八卦的心:“他不是李和平,难道被鬼上身了?”

    唐果耳聪目明,自然是听得清清楚楚,摇头道:“他是人,没有被鬼上身。”

    常清呆滞道:“他这种还算人?”

    “他的魂体与肉身是非常契合的,没有半点儿异常。”唐果笃定地说道,“所以,从魂体和肉身契合的角度来讲,这就是他的躯壳,没换过芯儿。不过从人性方面讲,这位应该归为畜生。不过你放心,入了地府,往后百世,他大概只有在牲畜道挣扎的命。”

    常清:“……”

    这犀利的吐槽!

    非常鬼王!

    特真的是让人泪流满面的熟悉!

    李和平自然也听到了唐果的吐槽,目眦欲裂地看着她,咬牙道:“你闭嘴!”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李家上上下下合谋害我大嫂,为什么我就不能报复回去?”

    唐果白了他一眼:“李家害得是霍雁晚,又不是你,皇帝不急,急死你个变态小太监,看把你能的!”

    “你赶紧闭嘴,我不想和你这个脑子有病的人交流。”唐果指着霍雁晚,问道,“那个邪修在哪儿?”

    李和平气得快吐血了,还想说什么,被唐果随手丢了一个禁言术。

    霍雁晚也不管他,只是歪了歪脑袋,笑看着唐果,说道:“我不知道呀,你自己去找。”

    唐果暴躁地说道:“你信不信老子把你脑袋打歪!”

    “来啊,我也想见识见识鬼王真正的实力。”

    霍雁晚拨弄着指甲,坐在树枝上悠闲地晃着双腿。

    玄尘单手探出灵气罩,拉住唐果的手臂,拧眉摇头道:“别过去,她的目的就是引诱你过去。”

    裕策挺身而出,正色道:“我来吧,唐大人压阵。”

    唐果:“……”

    她还什么都没说呢,就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这两人真的是……

    同气连枝。

    裕策手中本命剑直指霍雁晚,剑意汹涌,掀起了一阵灵气波动。

    唐果有些诧异地看着他迫近霍雁晚的背影,低声赞叹道:“这位裕策小道君有点儿厉害啊,这剑意……起码已经有了七分吧,青山派开山老祖在他这个年纪,估计也就只领略了五六分剑意,直到飞升前才掌握了圆融的剑意,无往不利……”

    聂宿自豪道:“小师叔自然是最厉害的,他是我们青山派最有希望达到开山老祖那般境界的修士,门派里的其他师叔和师叔祖都说过,不出三百年,小师叔定能成功领悟圆融剑意,飞升仙界。”

    唐果:“瞧把你能的,又不是你能飞升。”

    聂宿被她怼得脸色通红,梗着脖子道:“虽不是我能飞升,但是作为后辈,与荣有焉。”

    唐果:“要做就要做最靓的崽,干嘛要去崇拜别人,我自己就是时代的标杆。”

    “看看我大鬼界,千年了,我还是众鬼口中的传说。”

    聂宿:“……”听不懂,听不懂,不知道你老在自豪什么?不就是比所有的鬼年纪都大么!

    ……

    玄尘只是在一旁听着,裕策开始攻击霍雁晚后,原本密密麻麻敲打在灵力罩上的鬼气所化的箭矢全部消失,他们脚下的泥土开始渗出黑红色的血水,就像地下埋着一个血池般,唐果素色的足履被血污弄脏,她自己没太注意,但玄尘一眼便看到。

    玄尘捏了一道清洁术丢在她足履上,然后又在她脚下叠了一个极小的隔绝阵。

    唐果低头看了一眼脚下慢慢褪去的血污,笑着说道:“不必如此,一会儿收拾完了再清理也不迟。”

    “脏。”玄尘低声说道。

    唐果没了脾气,点了点头:“那好吧,我就站在这里。”

    玄尘满意地点了点头。

    ……

    常清松开聂宿的胳膊,神色狐疑地打量着一人一鬼,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他拧眉看着自家小师叔扶着鬼王的手,又看了眼不远处一脸担忧看着霍雁晚的李和平,忽然就顿悟了。

    他家小师叔和鬼王大人,有奸情!!!

    聂宿看着他一张稚嫩的脸上一变再变的表情,用胳膊捅了捅他的胸口:“你在看什么?”

    常清非常纠结地皱起小脸,觉得这事儿是万万不能说的,他家从十丈红尘中走过都不带回头的冰清玉洁小师叔竟然和鬼王大人眉来眼去……这可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怎么办?

    出门前师尊还特地交代过,一定要看好小师叔,不要让小师叔被其他小妖精给勾走了。

    小师叔要渡情劫,但是也一定要选个靠谱的。

    这位鬼界富贵花,行走毒舌吐槽怪的鬼王大人,看起来好像不太靠谱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神羽战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治愈系游戏〕〔纵意人生秦浩〕〔世子很凶〕〔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