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破宅门:农家贵〕〔姜倾心和霍栩全文〕〔首富老公快来扒我〕〔王者:开局在长安〕〔白南星贺彦卿小说〕〔校花与野出租〕〔影后来袭:总裁是〕〔足球上帝。〕〔李晋苏晚晴〕〔重生后娇妻她又黑〕〔秦政陆雅婷〕〔重生之意随心动〕〔凌天神帝〕〔斩月〕〔商运红途〕〔悠悠情不眠〕〔原来我很爱你〕〔无敌统帅韩绝苏冰〕〔韩绝苏冰〕〔无敌统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 第155章:佛子大人,请留步(33)
    玄尘与她并肩沿着村子幽暗的路上往宋家方向走去。

    天刚擦亮,隐隐能看到浅色的云在东方滚动,带着水汽的薄雾不似前两日那般浓稠,村子的清晨终于恢复宁静,再无往日的风声鹤唳。

    唐果伸了个懒腰,人有些犯困,半睁着眼睛道:“你不困吗?你好像都两天没睡了。”

    “还好。”玄尘拉着她的手腕,见她因打哈欠,眼中蕴着水雾,停下脚步道,“你若是困,我背你回去。”

    唐果掩着口鼻的手顿住,脸上的困意退了三分,默了两秒忽然点头道:“好啊,你背我回去。”

    其实若真是想回去睡觉,她随便找棵树飘上去躺着也能睡,再不济还能缩地成寸,眨眼就能到宋家,但是玄尘提出背她回去这个建议太诱人,她真的很想试试,毕竟他还仰仗着自己帮他渡情劫,多奴役一下他似乎也没什么不可。

    玄尘半蹲在她面前,唐果双手勾着他的肩膀,轻轻往他背上一跳。

    玄尘双手接住了她,侧目时颊边垂下一缕青丝,唐果双手环住他的脖子,将下巴搁在他的肩头,惬意地合上了眼睛,声音清朗疏落:“你这样背着我往回走,会不会影响不太好?”

    “不会。”

    玄尘目不斜视地看着脚下的路,他步子稳健,漂亮的眼型因眼皮微微下垂,有一种庄/严虔诚的气度,眉弓处有一处暗伤,浅浅的疤痕,若不是她趴在他背上,将下巴垫在他肩头窥见他半张脸,几乎很难发现这一点藏着浓眉中的伤疤。

    她伸着手指在他眉弓处轻轻蹭了一下:“你这伤口怎么来的?”

    “小时候不听话,爬到栾树上摔下来磕到的。”玄尘声音很淡,即使讲着顽劣的童年也没有任何窘迫,他长眉在她指腹下轻轻扯了扯,问道,“不是困吗?”

    “你背着,反倒不困了,想听你说说话。”唐果叹了口气,悠悠说道,“其实我也不是个困觉的人,以前追杀邪修的时候一个月不曾合眼也曾有过,也不曾像今天这般哈欠连天。但是今日大局已定,问题都解决的差不多,人就变得懒散了……”

    “你想听什么?”玄尘顺着她的意,也不强求她合眼。

    “嗯,关于你的情劫,你是怎么想的?”唐果挑了个玄尘最在意的话题。

    “不怎么想。”

    “不怎么想,你怎么还找我帮你渡情劫?”

    玄尘背着她沉默了许久,抬腿迈上石阶,眼神也晦涩了几分。

    “之前瞒了你一些事情。”

    “何事?”唐果手指揪着他的衣服,漫不经心地顺着他话问道。

    “其实在出来历练之前,师祖便替我算过,命定之人是你。”

    玄尘的嗓音有些干,顾忌着背后之人的情绪,解释道:“我本觉得情劫之事并非天定,自然无特定的命定之人,所以带着常清四处奔走,听说你在南府出现便过来看看,想要破了师祖万般笃定的箴言。”

    唐果失笑,右手指刮了刮他后脑勺:“现在怎么又反悔了?”

    “不是反悔。”玄尘轻笑了一下,眉间阴郁似被一瞬拨开,“只是见到你之后,便觉得顺其自然,也没什么不好,命定之人是不是天定又有什么重要的。”

    唐果闭上了双眼,低叹道:“你可曾想过,若是渡不过这情劫……”

    “总不能因噎废食。”玄尘知道她想说什么,打断了她的声音,“若是不渡情劫,便永远止步于此,只能待寿元尽后,重入轮回,再入世事浮沉,但我与佛有缘,早晚还是要重复踏上今日之路,是以……只能往前走。”

    “渡不过去,那便转世重修,我信自己终是能达成所愿。”

    唐果听着他的声音没说话,但手指却有意无意地揪着他月白色的僧袍,似乎在发脾气,但又似乎什么情绪都没有。

    ……

    唐果本以为裕策和一个失势的女鬼斗法,结果再差也总不至于输,毕竟一个是天资卓越的玄门道君,一个是揠苗助长的畸形厉鬼,但是她万万没想到裕策道君给了她那么大一个惊喜。玄尘背着她刚进入宋家大门,便发现往日里祥和安静的宋家不同以往,有种剑拔弩张的气氛。

    玄尘掀开眼帘朝着左侧的回廊望去,昏暗的回廊下立着几道黑影,他的脚步停住,唐果亦倏然睁开双眸。

    “有鬼气。”玄尘低声道。

    “一般的鬼怪是进不了宋家大门。”

    唐果从他背后跳下来,扶着他的手臂站在一旁,微微眯起眼睛看向扣住饶尹的女鬼。

    “是霍雁晚。”

    唐果一眼便认出了女鬼的身份,脸上的神色也变得不太好,看向持剑站在回廊另一侧的裕策,咬牙道:“他到底在干什么?一个金丹期后期的修士竟然连一只女鬼都收拾不了……”

    饶尹是女主,若是因为霍雁晚出了什么事,这剧情就搞笑了。

    关键这还是发生在她眼皮子底下。

    玄尘面目平静地扫了院子一眼,最终在被剑风扫得乱糟糟的花圃里看到了倒地不起的宋烨梁,拉了下唐果的袖子,说道:“宋公子在那边。”

    唐果看着面色惨白,喉咙被扣住的饶尹,眼神暗了暗,道:“你去把宋烨梁捡回来,顺便找找宋夫人,看看宋家还有没有人受伤。”

    “你自己小心。”

    玄尘不打算阻止她去干涉裕策与霍雁晚之间的战斗,他其实有些不太喜欢裕策,说不上是厌恶,虽然唐果之前多次关注裕策,让他心里非常不美不爽,但这不是主因。大概两人天生就有些气场不和,之前在李家表面上能维持平静,一方面是他比较克制,裕策因为他与唐果一道,也十分礼遇,这才没有任何冲突。但是唐果不在的时候,其实他和裕策都是各干各的,互不干扰。

    如今,看着唐果看顾的饶尹被殃及,裕策这次怕是讨不得好。

    **

    “裕策道君,再不放下剑,这位姑娘纤细的脖子就会——咔嚓一下,被我给拧断。”

    霍雁晚黑红色的长裙逶迤在地上,她的五官因浓郁的鬼气而变得阴沉靡丽,飞入斜鬓的长眉如同浓墨重彩的画釉,显得艳丽妖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你是我的风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