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易瑾离凌依然结局〕〔维度侵蚀者〕〔席爷每天都想官宣〕〔重回二零零五〕〔医妃惑天下:冷王〕〔宫少囚爱:娇妻归〕〔暗影谍云〕〔风沧澜宗正昱〕〔梅府有女初成妃〕〔凰妃演技太高超〕〔超绝英豪苏阳〕〔超级狂婿苏阳林楚〕〔超强王者苏阳〕〔开局和女神离婚〕〔兵王归来〕〔假面王妃〕〔女子医院的男医生〕〔神秘总裁小小妻〕〔哥哥我要你负责〕〔极品明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 第156章:佛子大人,请留步(34)
    裕策冷着脸死死盯着她的手,额角青筋难得因情绪波动而绷起:“放开她,我不会对你赶尽杀绝。”

    “我可不相信你们男人的嘴。”霍雁晚妖妖娆娆的调调,看得唐果有些想揍鬼。

    这女鬼,真的是把话本子里的女鬼戏给演活了。

    不过,现实不是做戏。

    唐果眨眼就出现在霍雁晚伸手,右手捏着她的手骨,在霍雁晚惊恐的眼神中一寸寸往外掰开,她的手骨在挪动中发出骨头碎裂的声音,霍雁晚疼得面目扭曲,将饶尹拍向唐果。

    唐果眼疾手快,伸手将昏迷不醒的饶尹捞进怀里,一脚踹在霍雁晚的胸腹部,将她怼到了回廊下粗壮的柱子上。饶尹疼得嘤咛了一声,细白的颈子上烙着五根黑漆漆的鬼手印,终于能够大口喘息,身体半趴在唐果怀里,捂着喉咙痛苦地咳嗽。

    霍雁晚被踹开后立刻想跑,唐果冷哼了一声:“伤了人还想跑?!”

    “滚开,别挡路!”霍雁晚厉声喝道,五指成爪往身侧挥去,黑色的指甲卡住了裕策从侧方刺过来的剑身。

    “今日由不得你走。”

    裕策神色肃杀,左手飞快捏出一道离火诀,霍雁晚四周顿时升起腾腾火墙。

    唐果皱了皱眉,抱着饶尹一步跨出长廊,远离了大火包裹的范围,脚尖往前轻踩,缓缓往左拧了一下,一道黑色的鬼气从她脚下往左侧快速钻去,那道鬼气钻过的地方升起一道黑色的屏障,将宋家整个木质结构的长廊从宅院内革出,专门划开了一片鬼蜮给裕策和霍雁晚交手。

    见她脚下鬼蜮铺张开,霍雁晚自知不妙,根本不欲恋战,只想从裕策手下逃脱。但是裕策总是能识破她的伎俩,准确无误地判断出她逃脱的方向,所以逼得她不得不与之正面交手。

    鬼蜮彻底布展,霍雁晚再无逃脱的可能,整只鬼变得越发疯狂,盯着裕策的目光翻滚着浓烈的恨意,周身的鬼气瞬间爆发,暗红色的血雾与鬼气掺杂在一起,冒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儿,她的肩膀和细颈上的皮肤开始蠕动,一只只鬼面在她皮肤上冲撞,露出扭曲恶心的表情。

    “嗬——”

    “速战速决,她在强行融合其他神魂的力量。”唐果清冷的声音传到了裕策脑海中。

    裕策凝重的神色一定,拍剑掀到了半空中,右手中淡金色的流光缓缓抹过剑身,下一秒提着手中的本命剑便跨上去强攻,一剑刺出便破开了滚滚血雾,利落收剑时便带出了一道长长黑色鬼气。

    那鬼气是霍雁晚魂体的一部分,因被剑身上炽烈的气息灼伤,被扯出了霍雁晚的体表。

    鬼蜮内爆发出凄厉的哭嚎,万鬼长哭的声音如魔音灌耳,几乎快要把人的鼓膜震裂,靠在唐果身上的饶尹身体因这声音抽搐不止,耳中缓缓流出血,唐果挥手将鬼气捏成两团,裹住她的耳朵,站在一旁压阵,观看着域内战局。

    裕策每一剑都不会落空,一剑下去,总会有一道残缺的神魂从霍雁晚身上挣脱而出。

    短短时间内,就有十几只残魂在鬼蜮内横冲直撞,唐果左手将一只试图钻进饶尹体内的残魂拽出来,捏在手里眯起了狭长的眸子,看着这仅剩一丝神志的残魂,唐果目光微微翩闪了两下,怀里的饶尹身体也动了动,缓缓睁开了眼睛。

    饶尹双目一睁开就看到了在唐果手中挣扎的残魂,愣了几秒,盯着残魂的轮廓喃喃道:“李三公子?”

    唐果挑高左眉眉弓,低声笑道:“有点意思。”

    她手里握的正是李和平的残魂,但是看着残魂的神志已经失去七八分,应当是死了有些年头,不然神魂也不会被霍雁晚蚕食成这样,可是几个时辰前,李和平还活得好好地站在李家院子里,她非常肯定之前那位李三公子是人,不是夺舍,也不是什么妖魔鬼怪用什么特殊法子的化身,这点儿她还是看得出来的。

    “好点儿了吗?”唐果扶着饶尹站好,上下打量着饶尹。

    饶尹有些羞赧地点了点头:“多谢唐姑娘,已经好多了,如果不是你,我说不定就……”

    “无事,举手之劳,霍雁晚还没抓住呢。”

    饶尹好奇地往鬼蜮中看了一眼,震惊道:“那就是霍雁晚吗?”

    “嗯。”唐果点了点头,“虽然她被李家磋磨了半生,但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她也将李家几乎灭尽,这也算是恶人自有恶人磨。”

    饶尹目光转向另一人,身穿法袍的裕策犹如怒目金刚,一身威严地朝着霍雁晚斩去。

    唐果用余光观察了小姑娘一会儿,发现她看着裕策的眼睛还是闪烁着细碎的光芒。

    到底还是个小姑娘,对于第一个喜欢的人,做不到绝情,也不能短短一年内忘记。

    不过她也没说什么,裕策注定是她的劫,只有伤过一次,饶尹才会真正的死心。

    对于渣男的万般借口,她是不想理会的,不管有多少种理由,结果只要是错的,那就不可能原谅。

    ……

    唐果挥手将手中那只残魂收进法器内,偏头提醒道:“宋公子已经被佛子大人送回房去休息了,我让他去看看宋家还有没有人受伤,你要过去看看吗?”

    饶尹此刻回神,脸色立刻变得苍白,点头道:“宋大哥怎么样?他之前为了救我被霍雁晚打了一掌……”

    “我暂时也不清楚,但是想来并不致命,不然玄尘也不会到现在都还没过来。”唐果淡淡说道。

    饶尹终于松了口气,张了张口:“那我先去看看他和宋大娘,我有些不放心他们。”

    宋烨梁为她受的伤,她没办法坐视不理,相比于曾让她伤过心的裕策,她心里其实更牵挂的是宋烨梁,虽然明知道裕策正在和厉鬼相博,但又鬼王压阵,再加上裕策实力本身就很厉害,所以并没有什么可担心的,所以她跟唐果说了两句,就提着裙摆飞快地朝着后院跑去。

    饶尹离开之时,唐果发现裕策的剑偏了一寸。

    他在走神。

    唐果单手负在身后,看着他的目光有些复杂,同情又,怜悯也有,但终是惋惜居多。

    不过说到裕策和饶尹最终悲剧收场的结局,就不得不提一个罪魁祸首,青山派小师妹,给裕策种下蛊虫的慕容婉。

    按照剧情来看,这位刁蛮又心机的茶艺大师,此刻应该已经到了元齐村。

    唐果看着挥剑斩断霍雁晚颈项的裕策,忽然心有所感,回头朝着宋家大门口看去。

    一个穿着青色留仙裙,云髻上系着淡青色发带的少女,提着裙角,握着佩剑跃过大门,朝着裕策所在的地方奔去。

    她身后是跟随而来的青山派弟子,呼啦啦来了一大片,很快就占据了院落中小半还未损坏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神羽战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我的治愈系游戏〕〔世子很凶〕〔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