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足球上帝。〕〔秦政陆雅婷〕〔重生之意随心动〕〔凌天神帝〕〔斩月〕〔商运红途〕〔悠悠情不眠〕〔原来我很爱你〕〔无敌统帅韩绝苏冰〕〔韩绝苏冰〕〔无敌统帅〕〔无敌统帅〕〔萧战姜雨柔〕〔万相之王〕〔苏红珊韩大壮〕〔将军,夫人又跑了〕〔农女致富山里汉宠〕〔农门相公追妻忙〕〔仙尊归来〕〔黄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 第162章:佛子大人,请留步(40)
    裕策带着青山派弟子离开,临走前,慕容婉回头深深地看了唐果一眼,将剑插回剑鞘。

    常清看着慕容婉跨过门槛,跳到唐果身前,朝离开的背影扒了个鬼脸,气哄哄地喷道:“她一个连金丹都还没有修到人竟然敢拔剑,还想对着唐姐姐动手,啊呸!不教训他们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唐果本来想整治一下慕容婉的,但听着常清幼稚地喷人,顿时乐了也不再理会青山派那些人,笑眯眯地摸着常清锃亮的小光头,唏嘘道:“我都不气,你气什么?她若是动手才好,我才有理由修理她啊,这些后辈,真是越来越目无尊长了。”

    常清觉得后脑勺发凉,躲开唐果凉飕飕的手,回头鼓着包子脸:“他们青山派的人真的很过分。”

    “是啊,的确很过分。”

    唐果敷衍地点头,伸手从虚空中一挥,取出了一朵纯白色的优昙花,花心的蓝紫色越发浓郁,随后整朵优昙在半空中燃起幽蓝色的火焰,烧得一干二净,连灰尘都没有。

    玄尘神色微变:“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唐果歪了歪脑袋:“不知道,我给了德裕镇那只厉鬼一枚花瓣,她若是有意臣服于我,只要催动鬼力便能让花瓣燃烧起来,我手上的这朵优昙也会燃烧,这是我给她的机会,也是承诺,所以我得去德裕镇一趟。”

    玄尘:“我跟你一起去。”

    唐果摇了摇头:“你留下,先超度徐家二子,之后留在宋家,青山派那些人不讲武德,我怕他们脑子一抽对宋家动手,到时候就真的是麻烦了。所以,你得留下,若真有意外,关键时刻还能顶一顶。”

    “对了,裕策应该打不过你吧?”唐果有些担心。

    玄尘:“他不是我的对手。”

    唐果悄悄松了口气:“那就好。”

    玄尘:“不过你也太多心了,他们是修士,不会滥杀无辜,不至于为朋友成婚之事刀兵相向。”

    唐果看着他的目光变得意味深长,幽幽地说道:“那你可真是太小看男人的嫉妒心了。”

    她想说裕策对饶尹的心思可并非简单的朋友之义,但是饶尹和宋烨梁都还在此,她也不好明说,小姑娘应该还没有彻底放下裕策,刚刚努力保持镇定,但真对上的时候还是气弱,靠着宋烨梁才稳住后半程,凭着一股子怨气舌绽莲花,将人怼到墙上,这只要聪明点儿的都看得出来,所以她不能在饶尹面前提裕策还不知道自己喜欢她,更不能主动提裕策中了相思蛊,不然她还得想方设法圆谎,那可真就太麻烦了。

    所以,唐果到最后只是长长地叹了口气,无奈道:“让你守着你就守着吧,不是还叫我帮你渡情劫吗?你不主动表示表示,为我分个忧啊?”

    玄尘说不过她,只得道:“那你快去快回,莫要打架,有危险一定要传讯。”

    “知道了,知道了。”

    常清目瞪狗呆地瑟缩在一边,捧着自己的包子脸,嘀嘀咕咕:“不对劲,太不对劲了,小师叔的人设都快崩完了……”

    玄尘回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常清觉得狗头不保,立刻两手捂住自己的嘴,两只眼睛瞪得溜圆。

    ……

    唐果只身去了德裕镇,玄尘留在了元齐村,常清跟着玄尘去了村口的徐家。

    周大娘子拉开门的时候看着玄尘和常清愣了几秒,视线往他身后探了探,没有看见记忆中那个白衣姑娘,眼神有些失落,玄尘将对方神态的变化尽收眼底,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周施主,贫僧是来为二位公子超度的。”

    周大娘子立刻将门往两边推了推,侧身微微佝偻着腰,谦恭道:“有劳大师了。”

    玄尘带着常清往屋内走,常清看着周大娘子萎靡不振的模样,忍不住落后了两步,低声与周大娘子说道:“周施主,唐姐姐有要事去了镇上,托小师叔来为二位公子超度,徐大公子的魂魄唐姐姐也一并交予了小师叔,你一会儿可以见一见。”

    周大娘子脸上顿时露出喜色,眼中噙着泪:“真的?”

    “自然是,周施主,先进去吧。”

    常清陪着周大娘子往院子内走去。

    躲在屋内的小鬼毛毛看到熟悉的两个大和尚,光着脚哒哒哒地跑到了屋外,周大娘子吓得心惊肉跳,连忙跑过去伸手将袖子搭在他头上,急得嘴上都快要冒泡,训斥道:“你这熊孩子,怎么能往外面跑呢,外面出了太阳,把你给晒没了可怎么办?”

    毛毛缩在周大娘子的袖子下,抱着她的大腿笑眯眯地看着急得眼眶泛红的大人,又软又轻地喊了一声娘。

    周大娘瞬间泣不成声,玄尘和常清就站在一边,两人都没打搅母子二人最后的相处。

    玄尘从袖子里取出槐木簪,将封在簪子里的徐茂生魂魄抽出来,徐茂生刚落地还有些头晕目眩,下意识地抬袖想要挡住从高空中漏下的太阳,不适地闭上眼睛。

    常清将背上的包袱取了下来,将灰色的粗布翻开,拿出了一柄黄油纸伞,伞面上绘着层层叠叠的靛青色千荷图,撑开后有种从时光中剥离的厚重气息,常清撑着伞走到徐茂生身边,原本飘忽不定的魂体慢慢地凝实。

    徐茂生连忙躬身谢道:“多谢小师父。”

    常清摆了摆手:“这是唐姐姐让我暂时保管的,说是你和毛毛小施主用得上。”

    徐茂生和周大娘子都看向玄尘,玄尘点点头:“这是唐姑娘临时打制的一柄鬼器,上面注入了纯净的鬼气,一般的魂体有了这伞可以自如在白日行走,这伞可暂时先借给你们用。”

    徐茂生本以为他是不能握住这伞的,但是他从常清手中接过的时候,发现的确有触碰实物的感觉,他眼底有惊喜,撑着伞站在周大娘子面前,静静看着自家鬓角泛白的母亲,眼尾泛着淡淡的红,声音有些涩:“娘。”

    周大娘子催促毛毛站到伞下,想伸手去摸摸徐茂生的脸,却发现手指穿过了他的身体。

    她有些迷茫地看着玄尘,又看了看头顶的伞:“还是碰不到吗?”

    “是孩儿不孝,以后不能在床前侍奉双亲。”

    徐茂生牵着毛毛跪下,认真磕了三个头,抬头看着周大娘:“娘,我知道我和毛毛该走了,但是我放心不下你和爹……”

    周大娘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蹲在地上捂着脸,泪水从指缝中流出。

    “放心不下什么啊!”周大娘子哽咽着骂道,“我和你爹还年轻,等你爹身体好了,我们多赚点钱,以后也能舒舒坦坦过后半辈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你是我的风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