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易瑾离凌依然结局〕〔维度侵蚀者〕〔席爷每天都想官宣〕〔重回二零零五〕〔医妃惑天下:冷王〕〔宫少囚爱:娇妻归〕〔暗影谍云〕〔风沧澜宗正昱〕〔梅府有女初成妃〕〔凰妃演技太高超〕〔超绝英豪苏阳〕〔超级狂婿苏阳林楚〕〔超强王者苏阳〕〔开局和女神离婚〕〔兵王归来〕〔假面王妃〕〔女子医院的男医生〕〔神秘总裁小小妻〕〔哥哥我要你负责〕〔极品明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 第164章:佛子大人,请留步(42)
    “我师父不会放过你的。”

    唐果松开手像扔一块抹布样,将他抛在地上,从虚空中将之眠剑取出来,剑尖紧贴着他的下颚,回头看了看站在后方的上官娇娘:“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没人敢插手你的事情。”

    上官娇娘闻言倏然抬头,凶恶的眼睛闪烁着汹涌的恨意,浑身的怨气因她一句话骤然旺盛。

    唐果提醒道:“不过,你复仇之后再无轮回的可能,且终身为我麟磬城子民,魂体受损后会直接灰飞烟灭,你可听清楚了?”

    上官家的人看着如恶狼一般的上官娇娘顿时尖叫起来,男男女女哭喊着朝其他地方逃去,上官娇娘只是犹豫了一瞬便放弃了轮回的机会,留下一道残影,直扑她日日夜夜恨不得抽筋拔骨的仇人。

    唐果拖着被折断了双臂的道士跨出了上官家的大门,她停在台阶下,垂眸冷漠地看着躺在地上的道士:“这次只是个教训,下次再敢动本王的鬼,就算你一脚踏进地府,本王也会将你给撤回来撕成碎片。”

    “不要觉得你们是什么正义之士,这世上不公之事太多,有些人需要迟到的正义,有些人已经舍弃了正义,只想不惜一切代价复仇,你们有什么资格阻止他们不顾一切的复仇呢?很多事情没落到你们身上,你们可以站在制高点去指责,但真到悲剧发生在你们身上,你们只会比现在的恶鬼更疯狂,至少他们从不会去碰没有残害自己的人。”唐果居高临下地睥睨着道士,嘴角翘起一道讥讽的弧度,“本王不否认这世上有至圣之人,但至少你们还不是,也不配指责本王的行事风格。”

    她葱白的裙角扫过道士沾血的指尖,带走了淡淡的优昙香,消失在小镇逢魔的最后一刻。

    最后一丝余晖沉没,镇上的居民发现上官家燃起了熊熊大火,火光冲天而起,焚尽所有的纠葛与罪孽。

    ……

    唐果站在渡口,一脚跨上了小船,低头捏着绷带缠住手掌,手上的伤口没到痛彻骨髓的程度,但是细细碎碎,密密麻麻的微痛依旧会让她分神,穿着红衣的女人从薄雾中缓缓走来,提着裙摆跪在岸边,虔诚地叩首:“大人,娇娘此生任凭大人吩咐。”

    唐果提起船篙,回头道:“你也只有此生了。”

    “上船吧,去元齐村。”

    上官娇娘站在船尾,看着手中的竹篙,抬手朝着水面催了一掌,小船顺着河道朝着黑暗中驶去。

    一个时辰后船停靠在岸边,上官娇娘凝眸看着岸边不远处的灯火,警惕地跳上了岸:“大人,有人在那边。”

    唐果上岸后朝着那盏在野风中摇摆的气死风灯走去,长歪的乔木下,身穿月白色僧袍的和尚似有所觉睁开了双眸,那双温柔依旧的眼睛里仿佛藏着万般缱绻,看到她后露出了一个很浅的笑:“回来了?”

    “嗯。”唐果走到他跟前,朝着上官娇娘招了招手,“这是我收回来的下属。”

    玄尘微微颔首,没有多看上官娇娘一眼,牵起唐果的手,另一只手提着风灯往村子走:“青山派的人没有和饶施主他们闹起来。”

    唐果弯起了眼睛,指尖抠住他的掌心:“有你在,我不担心的。”

    玄尘:“只是想告诉你,你交代的事情,贫僧做得很好。”

    唐果愉悦地摆着袖子,问道:“徐家二子超度了?”

    玄尘颔首:“超度了,你可以送他们去轮回了。”

    唐果想了想,干脆停下脚步,将手从他掌心抽离:“把簪子给我吧,我现在直接送他们去地府。”

    玄尘从袖袋里取出簪子,唐果直接将两道魂魄抽出,挥袖从虚空中划开一道气刃,虚空朝着两边裂开,浓郁的鬼气缓缓散开,一道鬼门立在了他们面前,鬼门被徐徐拉开,牛头马面提着武器看着鬼门外的唐果,躬身行礼道:“见过唐大人。”

    唐果挥袖将徐茂生和牵着他的毛毛送到牛头马面跟前:“送他们去地府轮回吧。”

    牛头马面应了她的命令,带着两只鬼进了鬼门,然后凭空消失。

    ……

    玄尘将她手中的发簪拿走,盯着她重新收回阔袖的手,眉头深深颦蹙着:“你受伤了。”

    他语气很笃定,唐果知道瞒不过他,将受伤的掌心摆在他面前:“只是小伤。”

    “辟邪剑?”玄尘看着她掌心的伤口,还有残留在伤口上的灵光剑气,“谁伤的?”

    “一个窥到点门道的小道士。”唐果不甚在意地说道。

    上官娇娘看着两人,觉得自己有点多余,但是她又不敢乱跑,怕被当成毁诺,所以只能目光四处飘。

    看着唐果手上的伤口,玄尘心情不算好,他治不了她的伤。

    如果她是人,他可以用灵力为她温养伤口,为她拔除伤口中的邪气。

    但是她是鬼,伤她的是他最熟悉的灵力,他一旦出手只会加重她的伤势,起不到治疗的作用。

    “别担心,过两天就会好。”

    唐果收回手,拽着他的袖子往回走:“参加完饶尹的婚礼,你想去哪里试炼,我陪你一起呀。”

    玄尘心里念着她的伤,思考着自己是不是该收集一些对鬼比较有用的器物药材,他身上的东西她都用不了,势必是要为她准备一些合适的东西。

    不过唐果的话他也没忽略,沉吟片刻道:“去幽冥泽。”

    唐果诧异:“去哪里做什么?一点灵气都没有,对你来说太危险了。”

    玄尘收紧下颚,抿着唇不说话,揉了揉她的脑袋。

    自然是要去给她找些好东西,她虽然是鬼王,但成天在外跑,到处收拢厉鬼,回去还要建造麟磬城,而麟磬城的恶鬼没有她的命令擅自出城会灰飞烟灭,她也绝不会放任这些恶鬼出世为祸一方,所以根本没有多少厉鬼能为她收集进贡宝物。

    这些,都没必要说给她听,让她将此行当做他的历练也很好。

    省得她会觉得幽冥泽太危险,阻止他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神羽战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我的治愈系游戏〕〔世子很凶〕〔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