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足球上帝。〕〔秦政陆雅婷〕〔重生之意随心动〕〔凌天神帝〕〔斩月〕〔商运红途〕〔悠悠情不眠〕〔原来我很爱你〕〔无敌统帅韩绝苏冰〕〔韩绝苏冰〕〔无敌统帅〕〔无敌统帅〕〔萧战姜雨柔〕〔万相之王〕〔苏红珊韩大壮〕〔将军,夫人又跑了〕〔农女致富山里汉宠〕〔农门相公追妻忙〕〔仙尊归来〕〔黄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 第170章:佛子大人,请留步(48)
    上官娇娘对裕策先发制人的行为非常不满,虽然立在台阶上的男人清风皓月,但是也不能冤枉她。

    “道君这话说的就有意思了,明明是你师妹先对我动手的,我只是反击。”上官娇娘上前一步,将唐果和饶尹挡在身后。

    至于慕容婉则因受了点伤,此刻正扶着长柱站在门口,脸色因上官娇娘的话有些扭曲:“如果不是你出言挑衅,我怎么会动手?”

    上官娇娘冷嗤了一声:“我哪里挑衅你了,我只不过学了一段前几日看到的戏而已,谁知道你什么心思,竟然一言不合就动手。”

    慕容婉指着她,咬牙切齿:“你……”

    上官娇娘口齿伶俐:“动手也就算了,关键还技不如人,你不挨打谁挨打。”

    慕容婉险些被气哭:“……”

    现在这世道,恶鬼竟然嘲讽技能都点满了,草!

    裕策回头看见慕容婉的神情,便知道上官娇娘所言非虚,他神色冷了几分,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慕容婉委屈地看着他,杏眸含情藏泪,如果不是时机不太好,唐果还真想点评一下她这哭戏的水平,不过此时慕容婉真这么细声细气的喊了一句,她浑身上下一个激灵,感觉汗毛似乎都全竖起来了。

    上官娇娘看热闹不嫌事大,笑眯眯地看着二人道:“需要我帮忙吗?我可以再表演一遍的。”

    慕容婉气得脸都绿了,狠狠瞪了上官一眼:“你闭嘴!”

    唐果作壁上观,伸手拍了拍饶尹的手背,饶尹一头雾水,但现在明白自己还是不要开口,安心当个吃瓜观众就好。

    此事说来也是慕容婉心虚,上官娇娘蹲在走廊里和常清聂宿聊天,聊着聊着就讲到前几日傍晚看到的一幕,还绘声绘色地将慕容婉对饶尹说的话全部模仿出来,整个表演惟妙惟肖,连小动作和表情几乎都一样,常清和聂宿两个小直男对于她表演的那一席话更是震惊三连,直言说出那种话的人实在是太不要脸了,结果就被看了大半段的慕容婉提着剑给挑了,上官娇娘因此和慕容婉也就直接打起来了……

    至于上官娇娘是无意的,还是故意的,大概也就只有她自己和唐果知道。

    裕策从头到尾听完,看向额角甩了个大包的聂宿,再看向慕容婉的眼神不自觉又冷了几分。

    慕容婉委屈,但是她不敢说,她隐隐察觉到裕策对她的态度和之前不一样了,难道是饶尹跟他说了?慕容婉下意识地盯着饶尹,眼底有掩不去的恨意与嫉妒,都怪她,如果不是她,根本就没有那么多事情。

    “师妹,道歉。”裕策打断了她的思绪,沉声说道。

    慕容婉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师兄?”

    裕策:“道歉,是你先动手的,上官姑娘从头到尾都没有提过你名字一个字,你无故对她出手,还伤了聂宿和普陀寺的道友,难道不该道歉吗?”

    慕容婉脸色白得有点可怜:“我不要道歉。”

    “我绝对不会道歉,凭什么是我道歉,明明是她在模仿我……”慕容婉的声音突然顿住。

    聂宿和常清看向她的眼神非常古怪,慕容婉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模样,她自幼便是青山派最受宠的弟子,年纪小,又是同门中少有的女弟子,父亲还是门派长老,所以习惯了别人避让自己,从没有她对别人退让的时候,她再也忍受不了裕策逼她道歉,挥袖打开了裕策的手,飞快地跑出了院子。

    裕策低头看着被打红的手背,默默收回了右手背在身后,看着唐果和上官娇娘的目光略带歉意:“师妹无状,之前多有得罪之处,还望上官姑娘和唐大人海涵,裕策先代她道歉,之后会亲自押她去负荆请罪。”

    “常清小师傅,抱歉。”

    裕策一一道歉,看向眼神有些闪躲的聂宿,对他招了招手:“先去敷药,一会儿我再去找你。”

    聂宿应下了,跟常清对视了一眼,两人溜出了院子。

    唐果看了一眼上官,上官娇娘是个识时务的女鬼,当即摆了摆手道:“道君无需客气,此事便算了,我也知道慕容姑娘脾气不太好,的确不该在背后议论,还正巧被她听见。我也打伤了她,此事也算是扯平了,至于……”

    上官娇娘看着损毁的明纸窗,诡异地迟疑了几秒,饶尹秒懂她的心思,当即很有担当地站出来,道:“我让人安排给小道君换间屋子,窗户损毁便算了,我会找人修的,不用赔。”

    上官娇娘立刻感激地握住饶尹双手,眼神灼热道:“饶姑娘你真是个人美心善的好人。”

    饶尹笑眯眯地抽回手,嘤,女鬼的手好冷,比唐姐姐的手冷多了。

    原来鬼的温度也是不一样的。

    唐果抬手一礼:“裕策道君,既然此事已经解决,我就带着她们先走了。”

    裕策的目光停在饶尹身上,饶尹早有察觉,紧紧攥住了唐果的手指,回头笑道:“小道君,我立刻去找人来给你换房间,你好好休息。”

    “尹尹——”

    裕策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饶尹便拽着唐果脚下飞快地走了,上官娇娘慢悠悠地跟在后头,离开时忍不住回头,同情地看了眼神色黯淡又有些冷峻的青年,在心底无奈地唏嘘。

    终归,是求不得。

    直到走出很远,饶尹才心有余悸的拍着胸口:“吓死我了。”

    唐果挑眉将目光落在她唇上:“看来我们去的挺及时。”

    饶尹被她饱含深意的眼神逗得满脸通红:“所以,你们是故意的?”

    “嗯哼。”上官娇娘食指点在她的绛唇上,笑眯眯地说道,“那位冷冰冰的道君私下倒是挺火热,嘴唇都咬肿了。”

    饶尹伸手捂住自己的嘴,眼睛睁得圆圆的,看着两人:“你们不要告诉宋大哥哦。”

    “都偷吃了,还不让告诉,脚踏两条船可是渣女行为。”唐果逗她说道。

    饶尹鼓着腮帮子,严肃又认真地说:“我没有,我不是,别瞎说。”

    “你们如果说的话,宋大哥会信以为真的,肯定会伤心。”饶尹轻轻叹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越是临近婚期,我就越是不安,总感觉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唐果伸手点在她恶心,轻笑道:“不用怕,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有些关键的剧情,即使她有心帮忙,也不一定能避开。

    就算真避开了,这世间因果相循,日后也只会有更大的劫难等着他们。

    宋烨梁命里便有一道死劫,接下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你回去打算怎么说?”唐果指了指她的嘴唇。

    饶尹愁眉苦脸,伸手捂着嘴,支支吾吾道:“不知道呀,我好惨的……”

    上官娇娘含笑打趣道:“要不,等会儿你去找你那位宋大哥,见面先亲,亲完说是他弄肿的?”

    唐果:“……”

    她实在想不明白,明明是个冥嫁新娘,连男人的脸都没摸过,上官娇娘是怎么想出这样的馊主意的?

    饶尹也是震惊了,不过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从走廊拐角走过来的宋烨梁便看到了三人。

    唐果张了张嘴,觉得饶尹的运气有点……差,随后又觉得挺有意思,挥了挥手:“你自己想办法解决啊,我和娇娘先走了,别再单独跟小道君相处,你一个人可是抗不住他的。”

    饶尹泪流满面地看着两人轻飘飘远去,宋烨梁已经走到她身边,问道:“唐姑娘她们怎么走得那么急?你们刚刚去哪儿了?”

    饶尹捂着嘴,抬头看着他白净修长的脖子,还有干干净净的下颚线,不敢说话。

    “你干嘛一直捂着嘴,怎么了?”

    饶尹:“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你是我的风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