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女致富:山里汉〕〔龙婿陆凡〕〔种仙记〕〔农女致富:山里汉〕〔顶级强者〕〔女神的上门豪婿(又〕〔90后风水师李十一〕〔张诺李世民〕〔我在大唐开酒馆张〕〔天门帝国〕〔我在大唐开酒馆〕〔摊牌了我是大唐天〕〔我的1990〕〔陈文泽方子涵〕〔重生之再铸青春〕〔1985香江枭雄〕〔赵旭李晴晴〕〔一世豪婿林炎柳慕〕〔我的冰冷大小姐〕〔海贼之苟到大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 第172章:佛子大人,请留步(50)
    “尹尹,跟我走吧。”裕策神情悲怆,他的眼底闪过一丝清明,定定地看着她,“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会再把你丢下,不管你想学什么我都教你……”

    饶尹红着眼,紧紧抓着宋烨梁的手腕,声音因为情绪过于激动有些尖锐:“小道君,我求你,你走吧。”

    “你不要再这样了。”

    “我们不合适。”

    “我喜欢宋大哥。”

    “我……”不想看见你这样啊,明明你以前是那么好,跟挂在天边的月牙似的,只是看着便让人自惭形秽,一个回眸都仿佛能投下清辉,既然选择了向道,那就好好向道就是了。

    “小道君,你放开剑阵吧,唐姐姐什么都没做……”

    宋烨梁攥住饶尹的手,将她挡在身后:“裕策道君,迎亲的队伍里都是些无辜的人,你身为名门正派弟子,不该对他们这些手无寸铁的凡人出手……”

    “至于尹尹与我的婚事,这是我二人商议过后的决定,你情我愿,没有人强迫,你既身为尹尹的朋友,至少该尊重她的选择,即使做不到祝福,也可以沉默,而不是现在这样,拔剑相向。”

    “做下这些事,难道不会有损你的道心吗?”

    裕策忽然勾唇笑了一下:“我的道心早就损了。”

    “自她答应嫁给你的那一刻,我的道心早已出现裂缝。”

    “名门正派弟子又如何,若是连喜欢的女人都拱手让人,修道至今也不过一场荒唐。”

    “宋烨梁,你配不上她。”

    裕策长剑在手,直指宋烨梁鼻尖。

    饶尹想将宋烨梁拉开,她看到了,看到了裕策眼底的杀意,那是真的。

    毫不掩藏的杀意。

    上官娇娘气得想骂人,裕策这男人哪里来的狗脸说宋烨梁配不上饶尹。

    草!(是一种神奇的植物。)

    饶尹被宋烨梁紧紧护在身后,长眉颦蹙,沉声道:“裕策道君,尹尹是不会跟你走的。”

    “你若是死了,她便没有留在这里的理由。”裕策讥讽道。

    饶尹被吓得脸色发白,挣脱了宋烨梁的手,伸手拦着他身前:“不行,你不能对他动手,他是我要嫁的人,是我的夫君。”

    裕策因饶尹的话额角青筋绷紧,死死地盯着她:“你说什么?”

    饶尹有些怕他的眼神,但还是鼓起勇气道:“他是我决定要嫁的男人,从始至终都和你没关系。”

    “你若是对他动手,我会恨你的。”饶尹哭的声音有些凄厉,语气却是真的狠。

    “尹尹——”

    饶尹:“小道君,我求求你,你离开吧。”

    “我们再也不要见面,也不要有联系……”

    裕策难以置信地看着,一个跨步将她扯到自己身前:“你为了他竟然对我说这样的话?”

    饶尹想挣开他的手,却发现他大掌如铁钳一般,牢牢地箍住她的手臂。

    “放开!”

    裕策挥剑直逼宋烨梁胸口,他剑刃微微偏左,本想一剑刺穿对方胸口,但在落下的一秒还是改换了位置,一剑要削断宋烨梁的臂膀。

    饶尹目眦欲裂,迸发出巨大的力气甩开他钳制的手,扑在了宋烨梁身前。

    长剑从她左肩后侧一直滑倒右腰,红色的喜服背后完全裂开,飚出一道温热的血迹,洒在了裕策的脸上。

    裕策怔怔地看着她趴在宋烨梁身上,头上的凤冠滚落在船板上,跌进河中。

    血水争先恐后地从她背后的伤口流出,宋烨梁低头看着她因疼痛扭曲的五官,感觉搂住她的手掌沾满了温热的液体,他抬手看着掌心的血迹,抱着饶尹的手颤抖不止。

    “尹尹……”

    “你别吓我。”

    宋烨梁将她抱在怀里,伸手摸着她惨白的小脸:“你忍一忍,我带你去找大夫。”

    唐果听到声音便发现饶尹受伤了,她心情变得越发差,手掌捏碎了身前直指她命门的长剑,五指和掌心瞬间裂开无数道细碎的伤口,血液从她伤口中流出,细细的鬼气在剑阵中横冲直撞,然后被浩然正气碾灭。

    她的伤口根本愈合不了,血液也一直在流,但她似乎察觉不到痛处,只是一柄一柄的掰断辖制她的长剑,走错一步,她的身体就会被万剑贯穿。

    ……

    裕策呆怔在原地,看着血流不止的饶尹,握着剑的手轻轻颤了一下。

    他蹲在两人身前,要接过饶尹的身体,被宋烨梁抬手格挡开:“你别碰她。”

    裕策眼底闪烁着血红色的暗光:“把她交给我,我可以救她。”

    宋烨梁低头看着怀里的饶尹,还有她紧紧抓着自己衣裳的手指,内心陷入了挣扎。

    他不是大夫,救不了饶尹,可以把她交给裕策……他不甘心,也不放心。

    只是犹豫了短短几秒,他最终放开了手。

    什么都没有她的生命重要,裕策抬手捏起一道灵力,缓缓注入饶尹背后的伤口中。

    船上飘着浓重的血腥味儿,宋烨梁看着饶尹止住血的伤口,悄悄松了口气。

    他想走近饶尹时,一柄剑架在了他脖子上。

    裕策冷眸相对:“滚开。”

    宋烨梁脖子上裂出一道细细的伤口,红色的血液顺着他脖子滑下,滴落在他襟口。

    饶尹恢复了意识,看着眼前的一幕,心口不禁发凉。

    她艰难地动了动手指,想说些什么,看着宋烨梁的面容,又只能沉痛地摇了摇头。

    船上恢复了平静,唐果不知道哪里出错了,宋烨梁没死,饶尹受了伤。

    这些和原来的剧情线对不上。

    她戳了戳一动不动的枣枣:

    枣枣一头雾水:

    唐果:……有句脏话,她不知当讲不当讲。

    现在这些搞游戏剧情设计的,还有后期位面建模的员工,真的是……坑死个人。

    ……

    船缓缓远去,唐果被困在原地,上官娇娘已经迅速往元齐村赶,去找玄尘救命。

    唐果被隔绝在阵法内,传讯工具都用不了,只能让上官娇娘跑一趟。

    但是她没把希望放在上官娇娘身上,打算靠自己解决眼下的困境。

    就在她专心破阵时,一道劲气忽然从阵法中心迫近,她脸色微变,侧身躲开,那道速度极快的邪气灵活在剑阵中甩出一个弧度,直逼她的额心。

    唐果咬牙,这邪气不是裕策的,有人借着裕策的手,想见她灭杀在剑阵中。

    该死!

    船已经彻底消失在视野内,接下来发生什么都是不可控的。

    她稍稍一分神,原本钉在原地不动的长剑突然刺向她后心,引动长剑的邪气闪过,出现在唐果正对面,和背后的长剑形成夹击之势。

    唐果沉着脸,抿唇直接抬手扼向身前的邪气。

    背后的长剑将她胸口贯穿,插在了她身体内。

    她身体只踉跄了一步,将邪气扼在掌心,眉目间全是阴鸷之色。

    下一秒,她双目被黑色的鬼气盖住,倏然抬头看向飘摇的芦苇荡,慢慢收紧手指,将邪气捏碎。

    芦苇中发出一阵很低的闷哼,一道黑色的影子从芦苇中弹跃,纵身朝着远方而去。

    唐果紧紧盯着那道背影,挥手在面前铺开一道鬼气凝成的屏障。

    屏障轻轻晃动,上面出现了之前的画面,之前藏在芦苇中的男人在鬼气屏障中露出真正的面目。

    唐果瞳孔紧缩,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咬牙切齿:“高奈!”

    又是这个卑鄙小人。

    她真的是许久没有这么憋屈的体验了,本以为把人踢出局就算完了,至少这个位面不会再遇见,谁想到他竟然又进了这个位面。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唐果想着员工细则,伸手按在胸口,将插在身上的长剑震出。

    长剑震出身体的那一刻碎成粉末,她身上的鬼气也开始剧烈震荡,头顶的红日渐渐被阴云遮蔽,整个芦苇荡和这段河流都被浓郁的鬼气包裹住,闪烁着白光的剑阵在黑色的鬼气中飞快穿梭。

    忽然,鬼气中心爆发出一道强大的力量。

    黑色几乎凝成液体的鬼气像沸水一样滚开,周围上万柄锐意十足的长剑在顷刻间化作齑粉。

    鬼气发生剧烈的爆炸,轰隆隆的声音传出了数十里之外。

    远在元齐村的玄尘手中的佛珠串突然断裂,盘出包浆的檀木珠子滚落进泥土里,玄尘蓦然睁开双眸,看向远处黑云翻滚之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你是我的风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