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易瑾离凌依然结局〕〔罪妻凌依然〕〔偏执霸总的罪妻〕〔凌依然易瑾离〕〔狼牙狼王于枫〕〔爱你成瘾:偏执霸总〕〔罪妻来袭总裁很偏〕〔元卿凌宇文皓〕〔重生后我嫁给了渣〕〔我在决斗都市玩卡〕〔情深不负,总裁老〕〔云迟晋苍陵〕〔第一战神〕〔斩月〕〔狂少归来〕〔九星之主〕〔绝世神医〕〔重生之首富人生〕〔腾飞我的航空时代〕〔王铁柱苏小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小姐姐嫁给我 (二)“姐姐,开门呀”
    !

    凌晨四点多田蕊浅眠了一会,做了好多梦,梦里全是江一然。醒来才六点多,只好早早起床收拾好自己准备出发。

    </p>

    九点三十分,田蕊来到与汪先生相约的咖啡厅,汪先生是她的最后一个客户,她终于准备离职了,室内设计本就不是她喜欢的工作,何况与江一然抬头不见低头见田蕊实在是受不了。

    </p>

    田蕊从大三开始就一直在一家艺考培训机构带学生,毕业之后在那里任教了一年多便换了工作,而培训老师变成自己的兼职。辗转了几份工作都不是田蕊心仪的,三年过去田蕊最终去了一家家装公司的室内设计岗,而她的直接上级就是江一然。

    </p>

    江一然之前在田蕊任职的培训机构帮朋友带过一段时间课,之后两人也只是朋友圈点赞的关系。看到江一然的时候田蕊也觉得很意外,许久不见竟然有如此缘分,朝夕相处下两人众望所归走在了一起。其实田蕊心仪的公司是“ly”,一家做服装设计的工作室,小众私订,是一个很年轻的工作室但在业界小有名气。但身边的人都说这种工作室未来发展不稳定,现在地产不错室内设计是一个很稳定前景又好的职业,于是乎田蕊放弃了,和江一然一起四年,在这里也工作了四年,而四年间“ly”已经发展成业内的翘楚。田蕊期间想过换工作但因为江一然在,最后还是放弃了。

    </p>

    田蕊现在才明白,生命中不止有爱情,还有事业、朋友、亲人和自我。和江一然一起的时候,田蕊很少和朋友联系,除了过年回家其他节假日都以各种借口应对父母,和江一然待在一起。一然是她的初恋,四年时间田蕊一颗心全在江一然身上,可能也是因为这样,田蕊到后来总是疑神疑鬼,觉得一然不够爱她,导致两个人在一起争吵的日子大过甜蜜的时间,两人都觉得很难受,可却也不愿意放弃这四年多的感情。

    </p>

    汪先生是九点四十来到的咖啡厅,趾高气扬地坐下。汪先生有不满田蕊很理解,因为汪先生的设计图纸早就已经出来可以开工,况且其实每一个楼盘交房之前就会设计很多套方案出来供户主选择合作,但是公司的工程队想晚一阵子开工,就让田蕊这边一直以各种借口拖稿,最后事情败露,汪先生当然不高兴,直接放话,“你们想拖那我就让你们改个够,大家一起拖。”公司最后也只好赔偿汪先生的损失并且给了很多优惠。因为这件事情汪先生在图纸上一直为难田蕊,各种挑刺不满,而公司却让田蕊自己解决应对,江一然是知道的,可因为江一然已经另结新欢,而公司的工程队的人都是些大爷,公司也做了赔偿,所以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也不好多说什么,于情于理只能田蕊自己去面对汪先生。

    </p>

    这次是做最后的确认,等汪先生和江一然这边把工期定下来,田蕊就可以完成交接走人了。想到汪先生是田蕊这四年来的一个终结,想邀请他共进午餐,汪先生可能也没有料到这一点,觉得很诧异。

    </p>

    “您放心,我这不是贿赂。”田蕊继续说到,“我要离职了,您是我最后一个客户,留个纪念。”

    </p>

    汪先生也是没有想到田蕊这么说,问到,“是因为我这边一直挑刺儿才导致你离职的?”

    </p>

    田蕊笑,也没想到汪先生会这么说,“没有,是我个人原因。”

    </p>

    “有下家吗?”

    https://m.xqula.

    </p>

    “没有。工作太久想休息一下了。”

    </p>

    汪先生其实在跟田蕊接触下觉得她是一个很认真的人,也会替客户考虑成本和之后的实用性,不然的话自己肯定还在挑刺找茬。

    </p>

    “嗯,适当的放松对之后的工作也是有好处的。但是这顿我请,你辛苦那么久,何况还是一个女孩子,咋能让你请我呢。”

    </p>

    汪先生也是一个挺爽朗的人,直肠子性情中人。

    </p>

    汪先生看了看时间正好到饭点了,“附近开了家不错的日料,我们就去那里吧。”

    </p>

    田蕊没有反对跟着汪先生驱车前往。

    </p>

    是一家很别致的日本家庭式料理,主厨是一位日本华裔,很高很帅气,对视时有种说不出的压迫感,但是他为人很亲和,耐心地为两人介绍今天的菜品。

    </p>

    汪先生很健谈,把整个午餐气氛照顾得很好,和田蕊聊到了自己创业时候的艰辛,田蕊才知道原来汪先生是做转租的。就是收购清水房源然后重新装修转租出去,当个包租公,日子过得还算清闲,汪先生说以前没有支付宝或者微信支付,自己长得凶神恶煞的每次去收租总觉得像去收水钱。

    </p>

    “我有个兄弟,在这儿做幼儿兴趣班,你要有兴趣可以去代课。”汪先生突然转了话题。

    </p>

    “谢谢您这么看得起我,等您的房子工期定了我交接完,还是想先休息一阵子。”

    </p>

    “没事儿,他这个培训班恐怕也要些日子才正式运营,到时候可以去看看。”

    </p>

    田蕊没有接受也没有拒绝,她挺感动的,失恋之后朋友、亲人就连客户都让自己觉得除了爱情之外,真的还有太多美好的东西,所有人都在鼓励支持自己,为什么不能振作起来呢?于是下午田蕊就去报了一个泰拳班和瑜伽班,其实之前田蕊就有练过泰拳和瑜伽,只是恋爱之后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最后放弃了。想到当时的自己田蕊觉得好傻,错过了太多别样的生活方式。

    </p>

    然而从中午到晚上,江胜宇发来的微信就没有断过,田蕊开始还会礼貌性地回复几句,比如:

    </p>

    姐姐在干嘛呢?

    </p>

    见客户。

    </p>

    姐姐在哪儿见客户?

    </p>

    姐姐中午吃什么?

    </p>

    姐姐我接你去吃饭吧?

    </p>

    姐姐你在忙吗?

    </p>

    姐姐你不吃饭吗?

    </p>

    姐姐你下班了吗?

    </p>

    姐姐你为什么不理我?

    </p>

    ……

    </p>

    诸如此类。

    </p>

    田蕊工作或者与人吃饭、交流的时候本来就不喜欢玩手机,和汪先生分开之后看到那么多的微信更加不想回复了。其实她以前基本是秒回的人,就算有事情不能马上回复过后也会解释一下问询什么事,可慢慢的她也变了,在她眼里只有江一然的时候就开始不愿去接触并排斥另外一个世界了。有些行径一旦改变就很难再变回来,田蕊直接删掉了江胜宇的会话。-----

    </p>

    回到家里田蕊给江一然发了一个微信:汪先生这边ok了,看你们什么时候签合同。

    </p>

    很快回复了一个“好的”。

    </p>

    田蕊顺便点了一个外卖,一个凉拌鲫鱼,一份排骨萝卜汤。这阵子她很想吃东西可就是吃不下,但还是会强迫自己遵循一日三餐这个规律,但她瞬间的消瘦是每个人都能看出来的。她倒觉得这样挺好,正好可以借机减减肥,回到原来的模样,这几年自己确实胖得baby-face都出来了。

    </p>

    果然还是吃不下,田蕊喝了几口汤把外卖盒子推到桌子的一角,拿出包里的文件夹,里面是汪先生房子的设计图纸,打开电脑给汪先生梳理了一份要买的家具建材等等一系列清单,这是田蕊的一个习惯,如果客户要自己选材的话她都会根据客户的需求单独给到一份清单,不会只是提提建议,当然如果是全包给公司田蕊自然不会没事找事。

    </p>

    因为还没交接汪先生的项目,也因为这是最后一个客户,两人相约这阵子一起去建材家居市场去看看,毕竟作为设计师陪客户看这些也是本职工作。田蕊跟汪先生提前说明了之后他的房子会有其他同事跟进,虽然汪先生不是很情愿,但还是尊重了田蕊的决定。

    </p>

    田蕊弄完这些清单,泡了个澡出来已经十一点多,打算今天早早地去床上躺着,看能不能睡个好觉,可正当这时门铃响了,夹杂着敲门的声音,还伴随着阵阵叫喊,“姐姐,开门呀!姐姐姐姐,快开门呀!”

    </p>

    江……胜宇?田蕊很是疑惑,为什么他来了?

    </p>

    田蕊走到门口打开监视,真的是江胜宇在门外鬼吼鬼叫,突然他凑到探头面前,“姐姐,你在看我吗?看到我了吗?你快开门呀!”

    </p>

    田蕊没有理会,心想自己不说话应该他一会儿就走了,没想到还没等他走,小区业主群就沸腾了:

    </p>

    谁家这么吵?

    </p>

    那个姐姐不知道开门吗?

    </p>

    家里没人?

    </p>

    要不要叫开锁的?

    </p>

    这么晚了,不知道扰民吗?

    </p>

    报警吧!直接报警!

    </p>

    叫物业来处理一下

    </p>

    ……

    </p>

    ……

    </p>

    田蕊开始想象,如果江胜宇被警察或者物业带走,会不会说是自己弟弟什么的然后让她去领人?之后全小区都知道是她,每天看到她都会指指点点说三道四地笑,那可真是颜面尽失。

    </p>

    天秤座的田蕊有时候很佩服自己的想象力,更佩服自己悲观主义下的想象力,群里的消息很快就刷到了99+,扛不住压力的田蕊只好开门。

    </p>

    “你能不叫了吗?”

    </p>

    “姐姐,你已经睡了吗?为什么不给我开门?”胜宇一身酒味,不像喝多了酒的酒气反而像是把酒都倒在了自己身上的味道。

    </p>

    “你怎么知道我家?”

    </p>

    “我送你回来过啊。”

    </p>

    “你送……”送字还没说完,就被江胜宇打断。

    </p>

    “姐姐你不邀请我进去吗?”说完就一脚踏进门,让田蕊防不胜防。

    </p>

    “请你出去好吗?这是我家。”田蕊看到江胜宇心情就不好起来,马上下了逐客令。

    </p>

    “我没带钥匙。”江胜宇装作瘫软的样子靠在墙边委屈地说。

    </p>

    “那你去酒店吧。”

    </p>

    “我没有身份证。”

    </p>

    “不管你怎样,请你从我家里出去。”

    </p>

    “姐姐你就不好奇为什么我能找到你家吗?”

    </p>

    “不好奇。”田蕊冷漠的回答,转身准备回卧室。懒得管他要怎样,反正不理他自己无趣就会走掉的,田蕊是这么觉得的。

    </p>

    江胜宇却死皮赖脸的去把门关上,大摇大摆地走进来,看了看桌上的一堆图纸指着说:“姐姐,半个同行呀。”

    </p>

    这句话倒是让田蕊有些惊讶。

    </p>

    江胜宇继续说着:“这风格,是个大叔吧。”他摸着下巴深思一会,“不过电视墙这里要是换成火山岩会更好。”

    </p>

    这句话成功引起了田蕊的注意,对于工作田蕊一向很认真,就算恋爱的时候也是一个很看重事业的人,于是走过去问为什么。

    </p>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江胜宇小迪迪终于成功t到了田蕊的点。

    </p>

    但江胜宇确实也不是随便乱讲的,一一和田蕊道明原因,一聊时间已经接近一点。江胜宇看到她电脑上列出的清单,说:“我朋友做这个,我把他微信给你吧,报我名字打折。”

    </p>

    “没事,不用了。”拿人手软吃人嘴软的道理田蕊还是知道的,何况汪先生怎么说也只是自己的一个客户,没有必要去领江胜宇这个人情。

    </p>

    江胜宇知道田蕊的想法,也没有再说。

    </p>

    谈话中和江胜宇隔的很近,除去酒味还闻到了他身上“大地”的香气。

    </p>

    冬季“大地”厚重的木质味道让人很踏实,后调变得清新,像是大提琴沉重低吟,其后又有小提琴协奏。喜欢研究香水的田蕊突然对他没有了之前的不爽与敌意。

    </p>

    江胜宇乘胜追击,“姐姐,我给你提了这么宝贵的意见,可以住你家了吗?”

    </p>

    田蕊迟疑了一下还没回答,他就兴奋地抱上去说:“谢谢姐姐!”

    </p>

    田蕊瞬间推开了江胜宇,她特别抵触别人碰自己,可能这也是她依赖江一然的原因吧,毕竟他是第一个让田蕊愿意去尝试改变,不抵触的人。

    </p>

    江胜宇被这么一推倒没觉得什么,依旧厚着脸皮,“姐姐我睡哪里?”

    </p>

    “沙发。”

    </p>

    “我想跟你睡床。”

    </p>

    “你可以走了。”

    </p>

    “那我还是睡沙发吧。”江胜宇立马躺在沙发上,“那睡衣呢?”

    </p>

    田蕊转身去到卧室拿了一套换洗的衣服给他,包括毛巾牙刷。

    </p>

    江胜宇拿着衣服特别没有眼力劲儿的问:“男朋友的吗?”

    </p>

    “这是新的。”

    </p>

    “那是要给男朋友的?”

    </p>

    “是前男友。”

    </p>

    “哦,那就是还没送出去.jsshcxx.就分手了。”

    </p>

    “你能闭嘴吗?”本来准备回卧室的田蕊突然转身生气地说道。

    </p>

    “我 t up。”江胜宇捂住自己的嘴。

    </p>

    田蕊并不是开不起玩笑的人,但这样的玩笑她现在承受不起。

    </p>

    想着外面有个人,还是个男人,田蕊怎么都睡不着。除了江一然她从来没有带过任何人回家过夜,连肖萧都没有过,但一想到外面这zyxta.个男人的所有行为语言又像极了一个小弟弟,是还在上小学的那种弟弟,而且也是肖萧的朋友也让田蕊稍微放松了点警惕。

    </p>

    田蕊起床想倒杯水突然想起忘了给江胜宇拿被子,田蕊是一个嘴硬心软的人,单纯又善良,于是在柜子里翻了好久找到了一个哆啦a梦的被套又他塞了一个厚实的被芯进去。

    </p>

    走出房门看到江胜宇的背影,已经洗完澡整个人套在大大的灰色t恤里面,弓着背盘腿坐在沙发上玩手游。

    </p>

    听到开门声立马转头笑脸盈盈,“姐姐,这么快就想我了吗?”

    </p>

    田蕊觉得对待江胜宇这样的人真的是不能够心软,因为他的脸皮是没有上限的厚whhryl.。田蕊把被子往沙发一扔便往厨房去烧水。

    </p>

    江胜宇站起来扯开折好的被子,“姐姐,你不觉得这个蓝胖子和我这么帅的气质不相符吗?”江胜宇说着拿被子犹抱琵琶半遮面地睁着眼睛看着田蕊。

    </p>

    田蕊看他的样子心里一笑,觉得家里有个小弟弟还挺有意思的,但还是冷漠地没有搭理他。

    </p>

    看田蕊没有说话江胜宇再次发动攻击,“姐姐,我也要喝水!”

    </p>

    田蕊打开橱柜找杯子。

    </p>

    “我要那个烟色的杯子。”田蕊余光看着台子上的杯子,那是江一然的杯子,和自己手上的粉色杯子是一对。田蕊转回眼从柜子里拿了两个透明玻璃杯,倒了水一杯自己喝着一杯递给江胜宇。田蕊把客厅的窗户留了一个缝,给江胜宇把空调打开,又开了加湿器。

    </p>

    江胜宇吹着杯子里的热水看着田蕊,“姐姐,要是谁能娶你当老婆,真是三生有幸啊。”这种文绉绉的话从江胜宇嘴里吐出来,相当违和,可田蕊却再次想到了江一然。

    </p>

    那是夏天的时候,江一然的生日,田蕊为江一然亲手做了一个抹茶蛋糕,许完愿江一然拉着田蕊的手说:“前生积德行善,让我今生遇到你,愿来生继续此缘。”

    </p>

    没有开灯,昏黄的烛光下,田蕊觉得像在梦中,现在想来果然只是黄粱一梦。田蕊本不信承诺,现在看来那一次也是错信了。

    </p>

    田蕊没有说话,把空调的遥控器放到茶几上回了房间。

    </p>

    而江胜宇则裹着被子,继续盘着腿弓着背玩手游,直到田蕊房里的灯熄灭了好久他才又去洗了个脸睡觉。

    </p>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我家娘子不是妖〕〔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