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易瑾离凌依然结局〕〔罪妻凌依然〕〔偏执霸总的罪妻〕〔凌依然易瑾离〕〔狼牙狼王于枫〕〔爱你成瘾:偏执霸总〕〔罪妻来袭总裁很偏〕〔元卿凌宇文皓〕〔重生后我嫁给了渣〕〔我在决斗都市玩卡〕〔情深不负,总裁老〕〔云迟晋苍陵〕〔第一战神〕〔斩月〕〔狂少归来〕〔九星之主〕〔绝世神医〕〔重生之首富人生〕〔腾飞我的航空时代〕〔王铁柱苏小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小姐姐嫁给我 (六)“哥哥带你”
    !

    做菜,得学,但喜欢的人,也得追。

    </p>

    胜宇坚持不懈地学做菜,同样也坚持不懈地天天烦田蕊,每天忙得不亦乐乎,乐此不疲。

    </p>

    而田蕊却没有那么开心快乐。

    </p>

    汪先生的房子已经开始装修了,之前江一然说找人接手的事情貌似石沉大海,不过汪先生倒是挺高兴的,毕竟接触了那么久也算熟悉。其实对田蕊而言这个项目跟与不跟都是她一句话的事,只是失恋之后的她心里很难受,一是看着江一然难受,其次是她不想再做一个总是为别人着想的“好人”,她不想再那样通情达理,到头来却落得一身空。

    </p>

    因为没有交接人田蕊就得在周例会那天回公司汇报工作,而汇报对象就是江一然,所以每周至少有一天会见到他,那是种什么感受呢,心动又悔恨,觉得很熟悉却又必须回避。田蕊不止一次想,如果那天自己没有说出“分手”两个字,那两个人是不是就不会这样形同陌路,他就不会回头去找前任。

    </p>

    其实田蕊很少在两人争吵的时候提分手,因为她知道这两个字在情侣面前格外敏感,有一次田蕊假装生气说“分了分了”,一然竟是一脸严肃地看着田蕊的眼睛问:“你是不是真的想分手?”

    </p>

    田蕊永远忘不了当时江一然的眼神,眼里全是心痛和不舍,映着光闪烁着晶莹。

    </p>

    从此之后田蕊再也不敢提分手,可就在那天,她永远记得,12月31日那晚,他说有事没有陪自己跨年,反而去了别的城市,田蕊准备了很久的惊喜,突然主角不在,瞬间怒火中烧生气地说:“你今天要是不来,以后就别来了,分手吧!”

    </p>

    江一然语气中也带着怒气,冷静地反问:“你以为我不敢吗?那就分手吧。”

    </p>

    江一然说完挂掉电话,田蕊再也没有打通过他的电话,再之后就是关机。田蕊瞬间知道事情不对,联系了他的好朋友程喆。电话那头的田蕊一直哭,说自己错了,程喆安慰田蕊说一然只是气头上,等气消了会接电话的。

    </p>

    田蕊哭了一夜,第二天江一然果真接了自己的电话。

    </p>

    可通话的内容却是,“你每次都是这样,自己一生气把什么都说了,完全不管我听了是不是会心痛会不开心。然后等你心情好了就来认错道歉,让我原谅让我们重归于好,但你知道心碎无数次之后是没办法再拼凑完整的吗?每次你都是对的,你都有你的道理,有你的原则,你有太多原则,我真的太累了,我没有力气再伺候你再照顾你的情绪。既然是你提的分手那就分手吧。”

    </p>

    瞬间,田蕊才知道自己有多失败,原来一直以来自己都在作,总是用生气和分手去测试江一然对自己的爱是否还在,其实每次田蕊同自己老妈讲这些的时候,妈妈都告诉她,“两个人真想在一起就好好的,不要天天搞这些那些。”

    </p>

    分手的事情田蕊第一时间告诉了妈妈,痛哭流涕的她得来了母亲的一句“活该”。

    </p>

    其实田蕊知道自己是活该,但哭得却更厉害了,母亲继续说道:“吃一堑长一智,我希望这一次是一个警醒,以后不要再这么作,两人之间的感情最怕谁作。”

    </p>

    田蕊哭得嗓子都哑了,“可是你知道我有多爱他的,我不想失去他,我觉得我可以挽回的,就像以前一样。”

    </p>

    “我不希望你挽回,就算能挽回隔阂也还在。你是女孩子更是我女儿,我不希望你去求他,我知道你爱他,他对你很重要,但人生除了爱情还有更多重要的事等着你去做,还有更多优秀的人等着你去遇见。”

    </p>

    “除了他我谁都不想遇见,我谁都不想要。”

    </p>

    “田蕊,你记住,你可以做错事,但你不能一错再错,人要活得有底气有尊严,你下一次遇到喜欢的人不要再作了!”

    </p>

    “不会了,不会了,我再也遇不到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的了……”

    </p>

    “你的人生还长。你现在后悔有什么用?我之前有没有提醒过你不要这样?”

    </p>

    田蕊哭泣着点头,她已经全然忘记跟她说话的人在电话那头。

    </p>

    “好了,我现在还有事儿。你记住你可以哭,但不能一直哭。”

    </p>

    田蕊就这样一直在爱与恨,清醒与糊涂之间徘徊。人多的时候觉得自己应该一个人过得更好,可夜深之时又开始恨当时的自己又开始想方设法地想挽回。

    </p>

    例会上田蕊不知道其他人说了些什么,也忘了自己说了些什么,这阵子她全身心都扑在工作上,希望自己不要停下来,因为一停下来就是无止境的伤心,可浑浑噩噩忙了半天其实根本记不得自己到底做了些什么。

    </p>

    “小蕊,小蕊。”散会后江一然叫住田蕊,见田蕊没有听见,又叫了一声。

    </p>

    其实田蕊不是没听见,只是不知道应该答应还是不答应,一直以来他都是这样叫自己的,田蕊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依旧这样叫,她怕一看到江一然的眼睛就会哭出来。

    </p>

    “田蕊。”江一然直接叫了名字。

    </p>

    加之旁边的同事也拍了拍自己,实在没办法再思考答应还是不答应。

    </p>

    田蕊转身看着江一然身前的桌子,桌面上倒映着他的脸庞显得斑驳,可依旧能看出他穿的是烟色高领毛衣和一件浅色外衣。

    </p>

    “在想什么这么入神?”江一然带着笑意依旧坦然。

    </p>

    “没什么,就是想待会去汪先生那里的事情。”

    </p>

    “待会我跟你一起去。”江一然起身离开,一边走一边说,“汪先生得重点关照着。”

    </p>

    田蕊压抑着翻涌的内心,平静地走出去。

    </p>

    没多久江一然来到田蕊身边,像往常一样说:“走吧。”

    </p>

    田蕊抬眼,恍惚间,以为之前的一切都是做梦,两人还是像在恋爱时候一样没有变。

    </p>

    两人来到地下停车场,田蕊一路上思虑了很久,走到车前打开了后座的门。

    </p>

    江一然一脸疑惑地问:“去后面干嘛?坐前面。”

    </p>

    田蕊很想问都分手了,为什么还要像以前那样坐前面?为什么还要用以前那种态度来对待我?

    </p>

    但她没有说出口,也许人家根本只是站在同事的角度说出这句话,自己要是问出来显得矫情。

    </p>

    分手,先松口的人就输了。

    </p>

    田蕊在等,等江一然想要挽回的时候,她依旧坚信四年的感情不可能就这样付之东流。

    </p>

    春天.jsshcxx.已经来了,绿化带上的树木又发出新芽,田蕊隔着玻璃一直看着窗外。

    </p>

    “在看什么。”江一然突然好奇地问道。

    </p>

    &nb.whhryl.sp; 田蕊没有回头,她想起以前,她也喜欢这样一直望着窗外,江一然就会问,“在看什么?”

    </p>

    有时候田蕊不会理会,有时候田蕊会手舞足蹈地跟他讲刚刚看到的趣事。

    </p>

    而不理会江一然的时候,江一然就会伸手钳住自己的下巴,硬生生地掰回来,带着醋意问:“你看外面都不看我?”

    </p>

    这一次田蕊也没有理会。只是没有人再把她的下巴掰过去。

    </p>

    江一然又起一个话题,“你说分手了还能做朋友吗?”

    </p>

    “不能!”田蕊想都没想回答了他。

    </p>

    这个问题两人还在谈恋爱的时候江一然就问过,当时田蕊也是这样的回答,只是田蕊也不知道为什么。

    </p>

    “为什么?”江一然再次问。

    </p>

    “两个人在一起是因为有感情,分手是因为感情断了,如果感情没断那为什么要分手?所以既然分了手就是没有感情了,没有感情还在一起做什么?当什么朋友?是互看着闹心还是准备当个备胎?”田蕊一口气说完,江一然一愣突然笑了。

    </p>

    “你还是那么有理,说什么都像是对的。这些日子我以为你有所变化。”

    </p>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田蕊开始不耐烦地怼回去。

    </p>

    田蕊觉得江一然很奇怪,莫名其妙说这些话。

    </p>

    田蕊为人一向很耿直,喜欢就是喜欢,直来直去,而江一然说话一向委婉,总是绕一大圈让人去猜。

    </p>

    被江一然这么一说田蕊仔细一琢磨,心想,“怎么了?这是又在怪罪我吗?觉得我分手前跟分手后没有成长没有改变?这么些日子都是在考验我?合格就继续在一起?”白天的田蕊思维缜密,脑子也格外清醒。

    </p>

    江一然永远都是那种不温不火看着也不生气的样子,就像他觉得刚刚的聊天对话很普通一样,又问了一个崭新的问题,“汪先生家是往这里走吗?”

    </p>

    “你不是有导航吗?”

    </p>

    “你在我用什么导航?”

    </p>

    田蕊心里冷笑,在一起的时候他也这样,田蕊知道路线田蕊就是人工导航,田蕊不知道就是看着导航的播报员。

    </p>

    为什么两人都分手了还要做在一起时候的事情?

    </p>

    田蕊实在弄不明白他究竟在想什么,也许他觉得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吧。

    </p>

    终于两人来到汪先生的房子,田蕊得到了片刻的解脱。

    </p>

    工长跟江一然交谈着,而成天无所事事的汪先生自然在房子里守着,田蕊跑去跟汪先生侃大山。

    </p>

    “那个是你领导?”汪先生很八卦地偷偷问。

    </p>

    “是。”自从跟汪先生吃了那顿午餐后,两人之间熟络了很多,特别像原本互不相识的两个人在考试中相互作弊产生的那种革命友谊。

    </p>

    “怎么觉着他看你的眼神不对呢?”汪先生指尖夹着一根烟,摸着腮挑着眉看着田蕊,等待着田蕊投来他想要的答案。

    </p>

    “怎么,您是觉得我领导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吗?”田蕊开着玩笑反问。

    </p>

    “那必须的!像你这么好看又认真的小姑娘,必须有非分之想啊!”

    </p>

    汪先生说话一股北方口音,不说话的时候看起来凶巴巴的像日本电影里的烟社会,一说话就像个说相声的,还是单口相声那种,经常在装修的时候把田蕊和工人师傅逗得不行。

    </p>

    “二位在聊什么呢,这么开心?”气氛正当轻松愉悦的时候,江一然走了过来,打破了原本过来避难的田蕊的计划。

    </p>

    “聊小姑娘好看呢。”汪先生半开玩笑地说。

    </p>

    “这么快就跟汪先生熟络了?”江一然笑着看了一眼田蕊,又转向汪先生,“汪先生,之前的事情……”

    </p>

    “哎哟喂,甭提了,这种糟心的事情就不要再说了。赶紧忘了不然一想起来我这脾气。”汪先生眯着眼使劲摆手,就像眼不看就听不见似的,“要真觉得愧疚,就把小姑娘留这儿帮我看着。”

    </p>

    “那得看她个人意愿了。”江一然很机敏地把这个球踢给田蕊。

    </p>

    田蕊看着汪先生抿嘴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p>

    “诶,你们公司该不会真把人扣住吧?别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规划,咱可不能强制性的怎样怎样,又不是旧社会地主家。”

    </p>

    “放心,不会的。”

    </p>

    江一然和汪先生讲了很多家装的事情,期间田蕊尴尬得不知所措,在房子里走来走去,看看施工情况,可看江一然跟汪先生侃侃而谈,短时间自己是走不了了,只好坐下来看直播。

    </p>

    田蕊喜欢玩英雄联盟,江一然经常陪她通宵,两人一言不合就solo。

    </p>

    虽然江一然在很多方面优秀,但打游戏确实不是一把好手,就算玩大乱斗也是胜少输多。刚开始玩英雄联盟那会儿,田蕊就扬言一定要找一个大神做男朋友,然后天天带自己上分驰骋峡谷,后来发现其实只要是那个人,很多标签就不那么重要了。

    </p>

    打开直播正巧遇上omg的比赛重播,omg是田蕊从s3玩游戏开始就最喜欢的战队,这是喜欢它的第四个年头,战队还在可跟自己一起打游戏的人没了。

    </p>

    这一场omg输了,田蕊发了一个朋友圈:

    zyxta.  </p>

    omg队标的图片,配文是“烟暗势力,永不言弃”。

    </p>

    很快收到第一个赞,是江胜宇的。

    </p>

    很快也收到了第一个评论,还是江胜宇的。

    </p>

    五个字:你在哪个区

    </p>

    田蕊从小都爱玩游戏,可是兴趣都不大,几天就放弃。可英雄联盟却让她坚持了好几年,这个游戏占据着她心里一个蛮重要的位置。

    </p>

    于是很快田蕊回复了两个字:祖安

    </p>

    两人在评论区聊了起来。

    </p>

    哥哥带你。

    </p>

    我只抱大腿。

    </p>

    一区大师,够了吧?

    </p>

    田蕊瞬间秒狗,发了无数“色”的表情。顺带还点进江胜宇的朋友圈,为他的第一条点赞。

    </p>

    其实田蕊也没细看他发的什么,好像是拿着盘子里面是一盘青菜,大概是让人夸他是厨神之类的。

    </p>

    正在此时,江一然走过来,应该是和汪先生聊完了,田蕊一看时间十一点多。

    </p>

    看到江一然的脸田蕊原本激动不已的心情瞬间荡然无存,愤怒席卷而来,恨不得上前扇他几巴掌。

    </p>

    这阵子田蕊就是这样,情绪阴晴不定,她已经在极力控制,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温柔可亲,可看到江一然一副淡然的神情就神烦。明明分手了,脸上却依旧挂着没分手时候的那种笑意。田蕊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敏感,可只要一看到江一然笑,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p>

    “走,吃饭。”

    </p>

    “你去吧,我自己去。”田蕊想到这些甩了他一脸色。

    </p>

    “怎么,分了手饭都不能一起吃了?”江一然依旧淡定自若。

    </p>

    这又是在提醒自己已经分手了?一会冷一会热,江一然就是这个样子,就算谈恋爱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

    </p>

    既然江一然这么说了,田蕊也没有回头依旧往前走,“你定吧是什么。”

    </p>

    “吃烤肉吧,这么冷的天。”

    </p>

    “不吃,也没人烤。”

    </p>

    每次吃烤肉都是田蕊负责烤,江一然负责吃,田蕊不想分手了还做这个冤大头。

    </p>

    “你就说你想不想吃。”

    </p>

    “想,没人烤就不想。”

    </p>

    “那就去吃烤肉。”

    </p>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