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夺鼎1617〕〔我的姐姐是天尊〕〔修仙琐录〕〔慕少的千亿狂妻〕〔温阮霍寒年〕〔我的相公很腹黑〕〔老婆是花瓶,得宠〕〔万相之王〕〔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医胥〕〔神婿叶凡〕〔医婿叶凡〕〔入赘王婿〕〔元后传〕〔医妃倾天下〕〔叶凡唐若雪〕〔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绝世战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小姐姐嫁给我 (十二)“姐姐我送你”
    !

    通宵一夜,田蕊终于把周六试课需要的课件准备好了。

    </p>

    看着自己花花绿绿时不时还配有视频的ppt,想到了自己在少年宫学画画的小时候。那时候没有ppt,老师会安排今天这堂课画什么,比如“小猫钓鱼”“我的父母”等等类似题材,老师就先一边讲一边自己画,然后后半节课就让学生画自己从旁指导,每个月会有一次外出写生课。哪儿像现在,得想方设法地让小孩儿感兴趣,要生动有趣的上课,让小孩子喜欢上你的课,最好是一离开就天天想的那种,不然小孩子不喜欢你,降低收生率就要被直接谈话了。

    </p>

    幸亏之前跟胜宇时常通宵上分,这才熬得住,已经是周五的早晨,田蕊身心俱疲,什么江一然都滚一边去吧,老娘要睡觉了!

    </p>

    田蕊倒在沙发上闭上了眼,裹着之前胜宇用过却懒得收的被子。

    </p>

    因为太过劳累,一时间身体很重可意识却很清醒。

    </p>

    她脑子里不断出现跟江一然一起时的美好画面……

    </p>

    刚在一起不久,田蕊穿着一条裙子和江一然逛城市夜景,马路边拦了一条铁链子,田蕊撒娇说:“我穿的裙子跨不过去。”

    </p>

    江一然故作冷漠,“你绕一圈就能过了。”

    </p>

    “绕那么大一圈我不。”刚说着话,江一然躬身一把将田蕊公主抱走,跨过了铁链。

    </p>

    还有一次田蕊突然想吃烧烤,偏偏时间太晚外卖已经不接单,江一然跛着脚陪田蕊走了两条街终于找到了卖烧烤的地方。

    </p>

    田蕊也还记得第一次看到他吼自己。那是两人约着去钓鱼的时候,江一然在路边等自己,田蕊看到坐在车里玩手机的江一然很激动地跑过去,江一然突然抬眼皱着眉头看着田蕊大声吼道:“看车!”田蕊心中一紧,停住脚步侧过脸,一辆摩托车跟自己擦身而过。

    </p>

    那个时候田蕊在江一然眼里看到的除了因慌张而生气的神情还有怕失去爱人的爱意。

    </p>

    若不是手机里面的短信内容赤裸裸地提醒着自己,可能至今田蕊都不敢相信江一然会做出这种事情说出这样的话。

    </p>

    两个人在一起的感觉明明还如此深刻,为什么突然就变得面目可憎?为什么就回想不起来他对自己的伤害呢?田蕊不争气地在心里骂着自己。

    </p>

    这么多年竟然也看不清一个人的真面目,究竟要多久才能够真正了解一个人呢?人,真的太可怕了。

    </p>

    田蕊靠着理智梳理着他开始对自己冷漠,逼着自己无理取闹,然后顺理成章地把出轨变成是田蕊自己的问题,接着像没有分手一样对待自己,然后假借复合之意删掉自己的微信。想到这里田蕊全身颤抖起来,不是哭泣而是觉得恐惧,她开始害怕这个世界,一直以来以为的世界原来并不是自己想象的模样。

    </p>

    如果是这样那么我宁愿一辈子不会去爱,如果不是这样,我又怎样才能找到那个美好呢?存在这样的怀疑和想象,田蕊慢慢地睡着了。

    </p>

    后来出现了一个词,叫做“毁三观”,田蕊才意识到当初自己这样的状态皆因如此。

    </p>

    -----

    </p>

    田蕊醒来已经是下午,公司的小群里讨论着晚上给田蕊办一场送别会,正好大家很久没有聚餐,都在等着田蕊的答复。

    </p>

    其实她很犹豫,并不止是因为明天要去试课,而是这个群里江一然也在,她不想在和江一然有任何接触,更加不想再见到这样一个渣男。可毕竟这么多年共事,大家都是有感情的,尽管之后肯定也会在一起小范围聚餐,但跟送别会的意义相比那也仅仅是朋友相聚,纠结之下田蕊还是答应了。

    </p>

    在这家公司这些年也结识了很多要好的朋友,一个是第一个项目带她的主管凌姐,虽然叫姐其实两人年纪相差也就一两岁,还有谭叔叔一个骚气满满的策划,还有之后进来的小妹妹静静,还有园子姐……想想原来身边有这么多朋友,其实并非只有江一然一人。

    </p>

    记得刚失恋那会儿,田蕊天天跑去媒体部跟几个兄弟诉苦。阿伟、小六子还有老崔、阿洗四个人,就给她出主意什么叫一车人弄他,还有给他来个仙人跳,也有说直接走人眼不见为净。结果田蕊还没离职,四个人却相继离开公司,只有在有空的时候峡谷相聚一下。后来凌姐察觉到了田蕊的状态,下午叫上田蕊溜出去喝奶茶谈心,讲起以前她喜欢自己一个领导的事情。

    </p>

    田蕊不想再多想,明天的试课才是重中之重,调整好那些不好的情绪,重新出发。

    </p>

    公司下班时间是五点,同事们已经定了去吃田蕊最喜欢的烤肉,不过晚上的蹦迪被群里几个囔囔着“老了老了”的人换成了ktv。大约他们到的时间是六点,田蕊开始梳洗打扮,不知道江一然去不去,对于田蕊来说,心里还是很在意,但却故作没事。

    </p>

    打开衣柜,一边是跟江一然恋爱之后买的浅色的淑女的衣服,一边是烟色系的大衣,以前田蕊觉得能为喜欢的人改变一些并非原则性的东西其实是一种享受,现在看来似乎只要做出改变就是一步步沉沦往里栽的过程,世上本无渣男,用情过度栽了进去便被渣了。

    </p>

    田蕊选择了自己喜欢的烟色,不管江一然去不去,做自己才是最重要的。烟色呢大衣里面是一条深棕色的毛衣长裙,她打算下面配一双烟色高跟短靴,太久没穿过高跟鞋,感觉整个世界都高了。田蕊也很喜欢围巾,特别是冬天,戴上围巾感觉全身都被包裹着,今天也不例外。简单地画了一个大地色系的妆配上一支气场全开的车厘子色口红。

    </p>

    不知道自己在较什么劲,只是一直有声音告诉她不要输。

    </p>

    -----

    </p>

    六点十分,烤肉店。

    </p>

    田蕊到达的时候,同事们都已经到了,田蕊扫了一眼,江一然不在,心里瞬间放松下来,可又觉得可惜,田蕊自认为今天的穿搭还是很有心机的。

    </p>

    面对田蕊的迟到,大家早已习以为常。

    </p>

    “小蕊,不错,我以为你要迟到一小时呢!”园子姐看到田蕊开始发话。

    </p>

    “哇,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好看的女孩子!”谭叔叔的经典语录又来了,每一次他看到女生都是这样一句。

    </p>

    静静则开始羡慕起来,“不用上班的人就是好,瞬间看着又美又精神!”

    </p>

    “怎么,平时我就不美啦?”田蕊坐下也加入大家的闲谈中。

    </p>

    “平时也美!”静静求生欲瞬间爆满。

    </p>

    除了江一然,整个部门的人都到了,还有一些其他部门的人。

    </p>

    “哟,这么多人呢,我迟到了,先干为敬!”田蕊举起酒杯一饮而下。

    </p>

    “蕊姐,这么豪爽呢!”技术部的一个小哥哥发话,“别坐下了,我们一起举杯吧,苟富贵啊!”

    </p>

    大家都举起杯子大喊:“苟富贵!”

    </p>

    “大家都苟富贵!”田蕊也笑着回应,“能放我吃饭了吗?这一天的饿死我了。”

    </p>

    “你这是在家躺尸吗?一天都没吃饭。”凌姐夹了一块五花肉在田蕊碗里问道。

    </p>

    “嗯嗯嗯!”田蕊已经把肉包生菜里一口塞嘴里了。

    </p>

    “真是,每次看你吃饭都贼有食欲。”

    </p>

    田蕊陷入烤肉中,已经不清楚是谁在说话。

    </p>

    大家吃吃喝喝,有的一起吐槽公司的一堆破事儿,还有的畅想未来发展。

    </p>

    微醺的谭大师开始问:“怎么,一然,没有来呢?”

    </p>

    部门里眼尖的几个人能感觉到田蕊和江一然之间有问题,他俩的办公室恋爱,从来没有公开但也没有避讳,有人问就大方承认,没人问也就懒得多说。

    </p>

    凌姐开始打马虎眼,“好像是加班处理事情吧,他说待会晚点唱歌会来。”

    </p>

    聚餐进入佳境,大家开始划拳喝酒,输掉的人开始期待着下一场翻盘。

    </p>

    除了几个家里有孩子的八点多先回家了以外,剩下的还有十几个一起去了ktv。

    </p>

    凌姐他们订的豪包,一些人在里面打麻将,一些人玩桌游,剩下的麦霸已经点歌开始嘶吼。

    </p>

    田蕊正跟着技术部的几个人玩儿南北派,门突然打开了,进来的是江一然,穿着一身白色的大衣看起来端正又清爽,可田蕊却觉得格外恶心,看了一眼又继续跟他们喝酒玩游戏。

    </p>

    “江总!来这么晚,规矩总知道吧!”突然有一个人开始劝酒。

    </p>

    “当然!小蕊,陪我一起喝吧?”江一然相当自然cue了田蕊。

    </p>

    瞬间田蕊不知所措,跟之前一起去汪先生那里一样,似乎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田蕊真的都快怀疑自己的记忆是否出错。

    </p>

    在众人的起哄中,田蕊无奈接过酒杯,一起喝了那杯酒,逃命似的跟技术部的人坐在一起。

    </p>

    江一然竟然也跟过来坐在田蕊身旁,跟大家一起玩南北派。

    </p>

    江一然靠得很近,呼吸也很近,表现得轻松又自在,田蕊却觉得呼吸困难,她没办法像这样的渣男一样,表现得如此从容,于是借口上厕所逃了出去。

    </p>

    刚走出去,就遇见了江胜宇跟一个身材高挑妆画得精致得像只鬼的女生拉拉扯扯,主要是这个女生拉着江胜宇。

    </p>

    胜宇也看到了田蕊,特别开心地蹦到田蕊跟前,独留那个女生在那里盯着田蕊翻白眼。

    </p>

    “姐姐!你怎么也在这。”

    </p>

    “部门聚餐。”田蕊看了一眼胜宇,继续往前走,谁知胜宇也跟了上来。

    </p>

    “你们在哪个包间呢?我待会来敬个酒呗。”

    </p>

    “不用了,我要走了。”田蕊想着身后那个翻着白眼的女生,还有她面前浮夸的江胜宇语气格外冷漠,腹诽天下男人一个样。

    </p>

    胜宇跟着田蕊已经到了卫生间门口,身后的女生叫喊着:“胜宇!”

    </p>

    江胜宇看了一眼身后,又看了一眼田蕊,依旧开心地笑着,“那姐姐我先过去了,待会儿来找你!”胜宇小跑着回去。

    </p>

    田蕊没有再理会走进卫生间,看着镜里的自己,眼中冷漠无情,可为什么就是那么想哭呢?田蕊补了妆却没有急着回去,她实在不想进去看着江一然,更不想江一然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跟自己说话。

    </p>

    田蕊在ktv绕着圈,途中引来无数油腻男人的搭讪。

    </p>

    “美女,跟我们一起去包间唱歌吧?”

    </p>

    “美女,微信加一个呗?”

    </p>

    “小姐姐,跟小姐妹一起来的吗?

    </p>

    这也是田蕊不喜欢这种场所的原因,尽管大学的时候还是经常和朋友在酒吧、ktv等等夜店混迹,不过现在只想安安静静的过日子。

    </p>

    可惜,避难走出包间的田蕊,怎么也想不到,竟然在转角的地方看到了江一然,和他的女朋友,那个传说中的前女友,插足了两人感情的小三。

    </p>

    田蕊没有转身,也没有向前,只是静静的呆呆地看着两个人。

    </p>

    那个女人嘴里说着什么,情绪有点激动。江一然笑着似乎在解释。

    </p>

    好像江一然对谁都是这样,不论是那个女人还是自己,看着眼前的两人,田蕊瞬间觉得好像看自己和江一然闹腾一样。一样的神情,一样的动作,也许连话语都一样。

    </p>

    田蕊嘴角扬起一抹笑,真的好可笑,自己陷入失恋的阴影中,慢慢去习惯一个人,慢慢去忘记曾经,而眼前这个男人却能如此自如的在两个人之间转换,在他看来恋爱和分手不过只是一个词汇,根本不是什么大事。这样的人,真的太可怕。

    </p>

    田蕊准备转身离去时,江一然按住那个女人的头,吻了上去,女人也附和着,跟所有情侣一样的流程,吵闹之后的热吻,似乎这样才能看清彼此的爱。

    </p>

    田蕊突然觉得很热,脑子很热,眼睛也很热,泪水一颗一颗往下滴,田蕊用手捂住嘴,赶紧转身快步走开,再次来到卫生间整理自己的妆容。

    </p>

    睫毛上挂着泪滴,眼睛红红的,鼻子也红红的,田蕊拿出纸巾擦掉还在不停往外冒的眼泪,悲伤太大所以眼泪才会止不住地流吧。

    </p>

    门外传来几个女生说话的声音,田蕊躲进了隔间,捂住嘴哭了起来。

    </p>

    脑海中不断回想起两人接吻的画面,她不想想,可这些令人恶心的画面却始终出现在自己脑海中。在这里依旧能听到人们在包间嘶吼的声音,隔间有人在吐,外面有人在说自己的妆容,也有人在里面抽烟。整个环境让田蕊觉得乌烟瘴气想要逃离。

    </p>

    田蕊终于回到包房,江一然并不在里面。

    </p>

    包间里技术部的一个小哥正撕心裂肺地jsshcxx.唱着玫瑰木子弹的《会没事的》,这个时候听到这样的歌,不知道是讽刺还是安慰。

    </p>

    田蕊深吸一口吸,整理了自己的思绪跟凌姐说:“我得先走了,明天要去试课。”

    </p>

    “嗯,加油!你是最棒的。”

    </p>

    谭叔叔脑袋凑过来问:“你要走了?”

    </p>

    “之前吃饭不跟你讲了明天要去试课嘛!”

    </p>

    “今天这局是给你办的,主角儿走了怎么回事!”谭大师不依不饶。

    </p>

    田蕊拿起酒杯,叫了在座的所有人,“各位,感谢今天大家给我办这场欢送会,很高兴能够认识大家,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明早有事情今天也不早.whhryl.了我先撤,女生没事儿一起约吃饭,男的峡谷见!”田蕊干了这杯酒,跟大家又寒暄了几句匆匆忙忙地走了。

    </p>

    她不想再看到江一然,特别是不希望看到江一然和那个女人一起进来,她不知道自己在躲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

    </p>

    可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她没有碰到江一然,却再次碰到了江胜宇。

    </p>

    “姐姐我送你。”江胜宇在拐角处跳出来跟着田蕊一起往门口走。

    </p>

    “不用。”田蕊没有理会继续向前疾走。

    </p>

    胜宇还是跟了出去。

    </p>

    “你回去吧,我自己回去。”看着跟上来的胜宇田蕊心里骤地生出一团火。

    </p>

    “你一个女生我当然要送你了。”

    </p>

    “这里女生那么多够你送了。”

    </p>

    “那也不是所有女生我都喜欢啊。”

    </p>

    “那我求你不要喜欢我,也不要追求我,我已经习惯一个人,也不想再依赖谁,那种两个人忽然变成一个人的感觉,太可怕,我求你远离我,不要靠近我,我很难爱,所xgchotel.以请你不要爱我!”田蕊说完转身坐上停在路边的出租车。

    </p>

    一口气讲完这些突然觉得很痛快,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对胜宇说那么多,但这是她一直憋在心里的话,习惯这种东西很难消散,习惯两个人很难接受一个人的生活,就像习惯一个人很难开始两个人的感情一样。

    </p>

    这种恐惧不常出现,但一旦有人去触碰,便会由心里顿生出逃避的情绪,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就是人的自我保护意识,而现在的田蕊就是这样,这些难受的情绪借着酒劲一涌而出,可却也改变不了任何现状,她在等在盼,等待着盼望着有一天自己能走出这样的情绪,可她又怕,怕自己再也走不出去,内心永远被这种恐惧所占据。

    </p>

    江一然对自己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心灵的伤害远大于肉体,原本打算一个人重新开始,却又让她燃起复合的希望,原本以为可以复合,到头来却是一场骗局,江一然尚且如此,何况江胜宇这种混迹夜店的人。田蕊今天其实喝了很多酒,头有点昏昏的,但依旧能清晰地回想起他和那个妆容及其浓重的女人生拉扯的场景。

    </p>

    田蕊在后座突然嚎啕大哭。

    </p>

    司机师傅没有说话,只是默默递了一盒纸巾过来。

    </p>

    田蕊答了一声,“谢谢。”靠着车门看着窗外眼泪一直在流,只是没有再放声大哭。

    </p>

    看着窗外有正在摆夜摊的人,有行色匆匆的人,也有情侣还在街上闲逛。

    </p>

    田蕊觉得很委屈,委屈的并不是遇到了这样的人,经历了这样的感情。而是委屈自己明明已经这么难过,却必须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像这样大哭是不允许的,她要考虑司机师傅的感受,所以只能忍着默默流泪。

    </p>

    为什么连哭都不被允许呢?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那样的渺小,期待着那么毫厘的期待,可却被现实一点点又击碎,然后收起碎片,再一次开始期待开始祈祷。

    </p>

    田蕊不想期待了,也不想祈祷了。破镜重圆虽好,可重圆再碎谁又能接受呢?就算能重圆难道就能忽略那些裂纹吗?

    </p>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