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夺鼎1617〕〔我的姐姐是天尊〕〔修仙琐录〕〔慕少的千亿狂妻〕〔温阮霍寒年〕〔我的相公很腹黑〕〔老婆是花瓶,得宠〕〔万相之王〕〔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医胥〕〔神婿叶凡〕〔医婿叶凡〕〔入赘王婿〕〔元后传〕〔医妃倾天下〕〔叶凡唐若雪〕〔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绝世战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小姐姐嫁给我 (二十一)“那我以前还喜欢你呢”
    !

    时间一直过,已经是秋天。田蕊时常梦到江一然,可她再也没有接到过他的电话。

    </p>

    田蕊听说,汪先生因为老家有事,装修的事情暂时停了,停了有一些日子。现在想想江一然上一次打电话骗自己在楼下的时候,按工程进度汪先生的房子应该已经装完在晾了,根本不可能需要田蕊帮忙,所以工程应该停了很久。可惜有些事有些人只有过了才能看明白。

    </p>

    田蕊知道之后,心里自嘲,明知道当时江一然那通电话是试探想要之后利用自己,可为什么还不知死活地往里钻呢?

    </p>

    肉干被主人带回了家,田蕊又变成了一个人,这是分手以来第一次令她感受到寂寞,她觉得自己很可怜,也很困惑迷茫。

    </p>

    她拿着电话想要打,可却不知道该打给谁,想要发消息也不知道该发给谁。现在是凌晨两点,这个时间段是江一然一贯打电话来的时间,可是无数个凌晨时段,都没有等到过他的电话,她希望他打来又不希望他打来。

    </p>

    只有强烈的执念,才会有感召吧。

    </p>

    江一然的电话来了,田蕊这一次很快接起来。

    </p>

    “还没睡?”

    </p>

    “准备睡了,什么事?”这一次田蕊直接切入正题。

    </p>

    “这么久不联系,总是要寒暄几句的。”江一然依旧是不紧不慢。

    </p>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p>

    “这么久不见怎么说话这么粗鲁了?”江一然懒洋洋的一嘴油滑。

    </p>

    “你没事我就挂了。”

    </p>

    “别急嘛,就上次跟你说的汪先生的事。”

    </p>

    田蕊假装不知道问:“这都大半年了,汪先生那边还没装好?”

    </p>

    “汪先生老家有事,跟公司商量了一下工程暂停了。”

    </p>

    “哦,那你跟我说什么?”

    </p>

    “新来的设计没有经验汪先生那边一直在反工。”

    </p>

    “没有经验不是应该有师傅带吗?”

    </p>

    “这不就是师傅忙,没时间带,就想看看你能不能帮着带一下?”

    </p>

    “好啊,你知道我收费很贵的。”

    </p>

    “怎么收费法你说了算。”

    </p>

    “好啊,这样,我也不要钱,你把梁老师那一沓资料还我,我就帮你带新来的设计。”

    </p>

    “成交,可我怎么知道给了你东西,你会不会翻脸不认人。”

    </p>

    “我不是你。”田蕊瞬间心里堵得很,“我说过的话不会失信于人。”

    </p>

    “那你还说会永远在我身边呢。”江一然特别会突然一句让田蕊想起从前。

    </p>

    “我也说过,我最恨别人骗我。”

    </p>

    “是,我是别人。”

    </p>

    “你别跟我胡搅蛮缠,没事儿就挂了。”

    </p>

    “行,找个时间出来,我把东西给你。”

    </p>

    “你直接送过来吧。”

    </p>

    “见见面叙叙旧。”

    </p>

    田蕊没有再理会,直接挂掉电话,心里窃喜却又憋屈。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到底在做什么呢?每次都是这样抱有希望,可接完电话又喜又悲。她不敢告诉任何人这样的思绪,包括肖萧,她知道她会说什么,可感情的事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自己就是没有遇到真正放下的那个契机,所以依旧留念,依旧奢望,江一然的每一次联系都让她的自尊心得到满足。

    </p>

    是啊,自己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被人抛弃。这才是田蕊一直以来放不下的真正原因,在江一然面前的她一直保有那份高姿态,所以才会被说作,其实也只有田蕊自己知道有多爱江一然,为他付出了多少。

    </p>

    很快江一然的电话又打来,“明天?明天周一你不上班,下午找个地方我把东西给你?”

    </p>

    “嗯。”田蕊没有心情再跟江一然多说什么,江一然又定了时间和地点,挂了电话。

    </p>

    手机群有人发消息,是肖萧。

    </p>

    &nb.jsshcxx.sp;   肖萧:碗碗驻外结束了,约一波?

    </p>

    肖萧这种夜猫子经常这么晚发消息,大部分时候大家都睡了没人理会她。

    </p>

    田蕊回了一句:明天我有事,再说。

    </p>

    碗碗叫做王宛之,肖萧和田蕊的闺蜜,是空姐,可是这一年一直驻外,三人很久没有腻在一起,看来碗碗这次驻外已经结束。

    </p>

    碗碗:姐妹们,我刚落地,睡醒再约。

    </p>

    三人迅速晚安结束对话。

    </p>

    田蕊在思考明天要不要把这个事情告诉她俩,说了肯定会被骂,但是不说心里实在憋不住。

    </p>

    -----

    </p>

    田蕊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下午一点多,她并不着急,因为她知道江一然在出门前一定会跟自己打电话再次确认一遍时间,以免早到。任何事情江一然都会未雨绸缪,留有退路,就连分手后接替自己的备胎都能规划好,田蕊不知道这是好还是不好,只能自嘲地笑笑。

    </p>

    这几个月里,田蕊其实慢慢的瘦了很多,之前的婴儿肥已经看不出来,瘦得脸上轮廓分明,前几天跟之前的同事芳芳、园子吃饭,太久没见她们都以为田蕊去削了骨,瘦下来的田蕊看上去精致了不少,更有女人味了。

    </p>

    可是今天田蕊并不想像过去见江一然一样精心打扮,打扮成他喜欢的样子—优雅成熟的女人。田蕊穿了一条阔腿裤和卫衣,外加一双运动鞋,画了一个看似清透简约实际无比复杂的妆容,看上去皮肤吹弹可破白里透红,眼神灵动,这一身搭配看似随意,其实着实费了一番心血,她想让江一然耳目一新,也想证明自己离了他过得更好。男人就是这样,在一起的时候觉得没什么,可一旦分开再见,新鲜感又随机而来。田蕊想抓住这个机会。

    </p>

    -----

    </p>

    江一然约的一家咖啡厅,在一个商圈里,但这家店相对独立,一共三层,顶楼是露天吸烟区和玻璃房做的包间,中间一层一边是一个可以承办小型活动的空间,另一边有不少人拿着笔记本工作,或者与人交谈。一层是操作台还有相对二层气氛和环境更休闲的餐饮区。大门外是有一条花园走廊,间隔摆放着花圃和长条木椅,连通了室外停车场。

    </p>

    江一然在三楼,田蕊到的时候看到烟缸里面插着一个烟蒂。

    </p>

    有的人就是这样,只许州官防火不许百姓点灯,当年田蕊戒烟是因为江一然说伤身体,当时觉得这就是爱情,于是为爱戒烟,不过这是田蕊觉得和他在一起得到的最大收获,除了烟,还有泡面,江一然也是不让田蕊吃的,久而久之田蕊也不爱吃了。

    </p>

    “又迟到了。”江一然抱怨。

    </p>

    “不是很正常?”

    </p>

    “你说你,要是说话不老这么怼人就好了。”

    </p>

    “我怎样管你什么事?”田蕊一坐下来瞬间就没好脸色,不过在一起的时候田蕊也是这样的态度,江一然说这是率性。

    </p>

    人啊,就是这样,爱你的时候千般好,不爱你了你做什么说什么都是错。

    </p>

    江一然总是说不过田蕊,干脆就不说了,指了指桌上,“吃的喝的都给你点了,没吃东西吧?”

    </p>

    田蕊看了一眼,红丝绒蛋糕、榴莲千层、舒芙蕾,心里甜得发腻,喝了口不知道点的什么,浓郁的可可味里面似乎还有玄米,“太甜了。”田蕊满脸嫌弃。

    </p>

    “你以前不就喜欢吃甜的吗?”

    </p>

    “那我以前还喜欢你呢。”田蕊这张嘴可能除了江胜宇没人能让她认输。

    </p>

    江一然很明显已经适应,指着舒芙蕾,“这是海盐肉松味的,没那么甜。”

    </p>

    江一然正在说的时候,田蕊已经开动,一口气吃了一大半。

    </p>

    “不是甜吗?吃这么多。”

    </p>

    “我早上中午都没吃,换你试试?”

    </p>

    “你下午才起?”

    </p>

    “嗯……”田蕊现在只想先填饱肚子,“梁老师的资料带了?”

    </p>

    江一然下巴示意桌上的牛皮袋。

    </p>

    田蕊赶紧拿起来查验一番,“行吧,看你讲信用,这个给你。”田蕊从随身带来的文件袋里掏出一沓装订好的纸和速写本,扔在江一然面前。

    </p>

    “这是什么。”江一然拿起来看。

    </p>

    “之前跟汪先生一起做的需求,后面都有参考图,都是他喜欢的风格样式,可以看看多了解一下。”

    </p>

    “你为什么不早给我?”江一然翻看着问。

    </p>

    田蕊突然一肚子气想要喷发,“这是我提交辞呈之后以朋友身份做的事情,凭什么要给你?”

    </p>

    “果然,跟江一然说不了几句话就会被他的三观给气死。”田蕊心里想着。

    </p>

    “我们难道不是朋友?”江一然又开始耍无赖。

    </p>

    “不是。”田蕊依旧没有任何迟疑地回答。

    </p>

    可田蕊心里真切的知道,这次见面跟以前没有任何差别,就像这几个月白过了一样,田蕊发现这几个月的所有感悟、道理、纠结、难过,一切心理活动一切下定决心,在跟江一然见面的这短短十几分钟,变得一文不值,一切又会到原点,之前的努力忘掉抑或扬言报复都被抽丝剥茧,只留下最真切的想法,田蕊明白她心里还是爱着他,或者说是习惯和他在一起的状态,这让zyxta.田蕊感觉到舒适和安全,无论之前他对自己jxpxxs.做过什么,在这一瞬间都得到了原谅。

    </p>

    小时候喜欢一个人,就总喜欢欺负他。田蕊也是这样,对江一然的尖锐无非就是自尊心太强,不想被人知道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可其实一直以来,田蕊为江一然处处考虑周全,无微不至,田蕊不过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可江一然太敏感也太自卑,他只是自私地关注到自己,还没有看到豆腐心之前就选择了离开,还觉得是自己落了个满身刀痕。

    </p>

    两人就这样来来回回闲聊着。田蕊心里在想,如果江一然说一句挽回的话,她一定会回头。她坚信江一然心里也是有波动的,可是江一然一直没有说。

    </p>

    不确定的事情,江一然从来不会做。

    </p>

    两人聊到黄昏时分,江一然说要去洗手间,而田蕊准备直接离开。

    </p>

    田蕊拿上牛皮纸袋打开翻看,梁老师的东西其实现在看来实用性已经不大,但却是一个很有纪念价值的珍藏。

    </p>

    江一然不想等电梯,于是直接走楼梯去了三楼和二楼卫夹层的洗手间。而田蕊不想跟江一然一起同行,于是选择等待电梯。

    </p>

    这一个选择所带来的结果,最终让田蕊彻底醒悟。

    </p>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