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夺鼎1617〕〔我的姐姐是天尊〕〔修仙琐录〕〔慕少的千亿狂妻〕〔温阮霍寒年〕〔我的相公很腹黑〕〔老婆是花瓶,得宠〕〔万相之王〕〔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医胥〕〔神婿叶凡〕〔医婿叶凡〕〔入赘王婿〕〔元后传〕〔医妃倾天下〕〔叶凡唐若雪〕〔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绝世战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小姐姐嫁给我 (二十二)“你别动她”
    !

    “叮——”电梯到了,这个时间咖啡店的人少了很多。

    </p>

    田蕊低头看着梁老师以前的画作刚要出电梯,却撞上了要进电梯的人,“对不起,我没注意……”

    </p>

    抬眼看到这个要进电梯的人,穿着风衣手上拿着杯咖啡,及腰的卷发,虽然穿了双高跟鞋但看上去还是很矮小。

    </p>

    田蕊觉得很眼熟,思绪马上飞到了在ktv的那天晚上,江一然热吻的对象和眼前这个人重叠,这是他的前女友?不,应该说是现女友。

    </p>

    田蕊还没来得及说话,这个女人就已经把田蕊堵回了电梯里。

    </p>

    “我以为一然跟谁约了谈事,结果是你呀。”听这语气这个女人对自己肯定有了解,至少也认出了自己。

    </p>

    .jxpxxs.

    可眼前这个女人盛气凌人的姿态看得人恶心,看她这个样子田蕊觉得自己当初还真是说对了,婊子配狗天长地久,想到这儿田蕊突然笑了。

    </p>

    “你是在笑自己吗?前女友?”

    </p>

    “前女友说谁呢?”要比嘴上功夫,田蕊从没在怕,田蕊不知道她叫什么,只记得微博上是一个英文单词后面跟了个“李”字,管她的,田蕊给了她一个代号“李叉叉”,大大的红色叉那种。

    </p>

    不过这女人也没上当,说话来势汹汹,看样子江一然并没敢跟她说今天的见面对象是田蕊,“都分手了还跟已经有女朋友的前男友出来见面,现在的女的怎么这么贱呢?”

    </p>

    田蕊突然后悔今天这一身穿得过于简单亲切,气势上看起来弱了很多。要是今天穿得气场全开此时一定像电视剧里两个女人演对手戏那种感觉。

    </p>

    “勾引我男朋友出轨的人,不是你吗?”田蕊慢条斯理,以柔克刚。

    </p>

    “在你之前我们早在一起了。”李叉叉得意起来。

    </p>

    “那也早分手了。”田蕊这一句似乎戳到了李叉叉的痛点,李叉叉更加凶恶,果然江一然说得没错,这女人的脾气比起自己是真不好。

    </p>

    “分手了就不要再纠缠一然!”

    </p>

    “这句话我原封不动还给你,不过看你这个样子,江一然没跟你说他是来见我的吧。”

    </p>

    “你……”

    </p>

    “啪——”的一声,田蕊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会直接动手,让她措手不及,梁老师的东西掉了一地。

    </p>

    李叉叉得逞地笑起来,把手上的咖啡直直地扔在地上,咖啡洒满了稿纸。

    </p>

    田蕊见此气愤不已不甘示弱,扬手要扇回去,却被人钳住了手腕,扭头一看,是江一然,“你松手。”

    </p>

    “你别动她。”江一然的样子很冷漠但能看出他也很慌张,这个表情田蕊在上一次他以复合之名删微信的时候见过。

    </p>

    可这四个字却让田蕊的心像方才的手拿咖啡一样,被重重地摔在地上,她觉得眼睛很胀,觉得电梯空气不好很热很热,可是她的手腕挣不开,她逃不掉。

    </p>

    “啪——”李叉叉见田蕊手被钳住反手又是一巴掌。

    </p>

    “李欣玟你也给我住手。”

    </p>

    “我住手?舍不得了?你不解释一下?”

    </p>

    田蕊没有理会两人的争吵,“你放手,我不动她。”她的声音有一点颤抖,但却很坚定。

    </p>

    江一然看着田蕊的样子,迟疑了一下,松开了她。

    </p>

    田蕊低身捡起被咖啡弄脏的纸,很快出了电梯,那一刻她看着江一然,是失望,是伤心,是愤怒,也是死心。

    </p>

    田蕊听不见她身后的李叉叉在吵什么,她蹲在外面走廊的长条木椅前,擦着浸满咖啡的稿纸,里面还夹杂着一些笔记。田蕊把它们放进牛皮袋里,漫无目的地走着。

    </p>

    黄昏的街头夹杂着下沉的尘埃,看上去很空蒙,高楼耸立,像极了十九世纪的巴黎,田蕊想起卡耶博特那幅《巴黎的街道雨天》,当年梁老师讲的时候说卡耶博特生活富足,所以他的画作不像梵高那样粗放扭曲。他说《巴黎的街道雨天》这幅画展现了巴黎人平静安闲的生活。可田蕊看第一眼就觉得格外不适,她看到不远处的人们服色昏暗低着头,远处更像是要消散在雨中。如现在众人的脸色冷漠麻木,所有人都自顾不暇,没有人在乎你的经历,没有人在乎你的心情,更没有人在乎你的悲伤,正如雨果《悲惨世界》里描绘的那样。

    </p>

    田蕊坐在马路边的长椅上,看着路灯亮起,看着面前的车辆行人来来往往,走走停停。城市里享受生活的年轻人开始了一天的娱乐时间,中年人们除了应酬的大多都消失在了这条大街上,偶尔能看到一两位老人出来散步。

    </p>

    田蕊心里很闷,像是呼吸不过来了,可是胜宇却在这时打来了电话。

    </p>

    “姐姐,在哪儿呢?”

    </p>

    “大街上。”田蕊尽量压抑着自己,表现得平常。

    </p>

    “为什么在大街上?吃饭了吗?要不要我来接你吃饭呀?”

    </p>

    田蕊在电话那头低头微微一笑,“不用,吃了。”

    </p>

    “我最近好忙啊,为什么你都不跟我打打电话发发微信呢?”

    </p>

    田蕊听到胜宇的声音,像是来自亲人的关心,心里一暖,眼泪快要憋不住,“嗯,我最近也挺忙的,等忙完我们开烟你带我上分吧?”

    </p>

    “好!一言为定!”胜宇开心地挂掉电话。

    </p>

    挂了胜宇的电话田蕊出了神,缓了缓她打了电话给肖萧,“你们在哪儿?”

    </p>

    “刚吃完饭准备续摊呢!”

    </p>

    “去哪儿?”

    </p>

    “我说去蹦迪,碗大姐非要去唱歌,真是的,她唱歌除了杰伦欧巴烟色幽默、龙卷风什么的,还有什么?”

    </p>

    田蕊在电话里就听见碗碗在那里吼,“哪里!这一年我还是学了很多新歌,我要唱给你们听!”

    </p>

    田蕊笑了笑,“好,去哪儿,我过来找你们。”

    </p>

    “‘ceres’吧!碗大姐说她都订好了。”

    </p>

    “嗯,我晚点过来。”

    </p>

    挂掉电话田蕊没有起身,依旧坐在长椅上。一个中年男人拿着报纸坐在田蕊身旁看,田蕊看着他手上的报纸,字很小路灯的光很微弱,可他依旧很专注地看。大约二十分钟左右,一个小女孩扑到他身上,男人收起报纸把女孩抱在怀里,起身看到不远处一个中年妇女手上提着一个购物袋看着两人温柔地笑。男人把报纸扔进了垃圾桶和小女孩一起向妇人走去。

    </p>

    田蕊摸了摸右边脸颊,湿湿的,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落泪,也许她知道只是不想深想。她从衣兜里掏出手机,把那串熟悉的数字点开按下了“阻止此来电号码”。

    </p>

    -----

    </p>

    &.jsshcxx.nbsp;田蕊到“ceres”的时候,已经九点多,包间里有一群见过但是不太熟的朋友,肖萧说唱歌喝酒免不了需要一堆酒肉朋友才能尽兴,开心地喝酒就算喝醉了也不难受。

    </p>

    当田蕊进去的时候,先是拥抱了一年不见的碗碗,可肖萧感觉到她的不对劲。虽然田蕊还是跟以前一样笑着很客气也很礼貌,但是她双眼无神,而且看得出来很疲惫。

    </p>

    肖萧悄悄地坐到田蕊身边,“小蕊怎么了?”

    </p>

    “先别问好吗?今天就喝酒。”

    </p>

    “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但你千万别一个人憋着,想说的时候就跟我说。”

    </p>

    田蕊没有再接话,拿起酒杯,“来啊,碗碗,一年没见走一个!肖萧你也来。”

    </p>

    三人举杯欢庆,抱在一起,像以前一样边唱边跳《海芋恋》。

    </p>

    &nxgchotel.bsp;“肖萧,我想听你唱的《芳华绝代》,好久没听过了。”

    </p>

    碗碗突然也高兴起来,“对,哥哥和梅艳芳是吧,那个演唱会的画面我都还记得,好性感!”

    </p>

    田蕊跟着节奏摆动着脑袋,和包间的其他朋友一起喝酒。今天的她不想唱歌,她怕唱着唱着眼泪就会掉下来。

    </p>

    肖萧出去接了个电话,回来朝着田蕊说:“胜宇小弟弟刚刚来电话,他说他要过来。”

    </p>

    “他来干什么?”田蕊大声地问。

    </p>

    “不知道!可能听说有你在吧。”肖萧回答,很快转身的一瞬肖萧脸色沉了下去,删掉了手机上和胜宇的聊天记录。

    </p>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