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婿叶凡〕〔医胥〕〔神婿叶凡〕〔医婿叶凡〕〔入赘王婿〕〔元后传〕〔医妃倾天下〕〔叶凡唐若雪〕〔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绝世战神〕〔易瑾离凌依然结局〕〔罪妻凌依然〕〔偏执霸总的罪妻〕〔凌依然易瑾离〕〔狼牙狼王于枫〕〔爱你成瘾:偏执霸总〕〔罪妻来袭总裁很偏〕〔元卿凌宇文皓〕〔重生后我嫁给了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小姐姐嫁给我 (二十五)“我不是她男朋友”
    !

    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懒懒地打在田蕊的脸上,田蕊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坐起来,头痛欲裂只能闭上眼缓和一下,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看见胜宇端着盘子在吃煎蛋。

    </p>

    “醒啦?”胜宇一口吃掉煎蛋问道。

    </p>

    田蕊还是无法适应刺眼的阳光,用手挡住顺便也撑着痛到爆炸的脑袋。看到胜宇,田蕊隐隐约约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不连贯但也足够全面。

    </p>

    装失忆还是泰然处之?田蕊大脑飞速运转,越想脑子越痛,揉了揉太阳穴,这时胜宇走近,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头疼吗?”

    </p>

    “可能喝假酒了。”田蕊嗓音格外沙哑低沉。

    </p>

    “你先喝.jxpxxs.点水,我给你煮了粥。”胜宇拿起床边的一杯热水递给她,随即往外走。

    </p>

    “谢谢你。”田蕊声音依旧低沉但已经没有之前那种干涸式的沙哑,“昨晚。”

    </p>

    胜宇转身回头,“啊?”了一声,反应过来,“没事,你是我姐嘛!”说完爽朗地走了出去。

    </p>

    胜宇这一句让田蕊很心安,也让田蕊很为难,她已经不知道如何处理胜宇对自己的感情,虽然胜宇这样说,可两人已经是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状态,而自己没有放下,更不会喜欢一个比自己小那么多的弟弟,这一点她一直都很清楚,所以更加觉得特别对不起胜宇,然而她自己都不知道对于胜宇的心理排斥早已消逝反而变成了另一种情愫,未至爱情,却也不是亲情友情。

    </p>

    其实除了痛到觉得脑浆都在搅动的头,还有自己的胃,刚刚喝水的时候田蕊就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胃像是没有了任何保护膜,温热的白水下肚都有种辣油浇在破开的伤口上的感觉,烧得整个胃都疼。

    </p>

    “粥来咯。”胜宇用勺子搅拌着散热,“你看我熬的粥,软软糯糯香死了。”

    </p>

    “我自己来就行。”田蕊见胜宇打算喂自己伸出手说道。

    </p>

    宿醉加上睡了太久,双手无力碗差点掉床上,幸好胜宇手疾眼快把它接住,“还是我来吧。”胜宇笑,一边吹一边喂。

    </p>

    “谢谢。”田蕊不敢直视胜宇,看着一碗白粥说道。

    </p>

    “姐,什么时候跟我这么客气了。”胜宇倒是很自然,真的像是一个邻家弟弟。

    </p>

    这句话倒是把满心愧疚的田蕊拉回来,“我有礼貌嘛。”田蕊微微一笑。

    </p>

    “那人情先欠着,以后记得还我啊。”胜宇倒是傲娇起来。

    </p>

    气氛很好的缓和起来。

    </p>

    “我不想吃了。”

    </p>

    “再吃两口。”

    </p>

    “真的不吃了。”田蕊搭着胜宇肩膀借力起身,衣柜拿了衣服往外走。

    </p>

    “你去干嘛?”胜宇拿着碗扭头问。

    </p>

    “洗澡啊。”宿醉醒来的田蕊说话有些口齿不清,蠢萌蠢萌的,“我昨晚没洗澡吧?”

    </p>

    “嗯,卸了妆擦了脸。”见田蕊已经进到浴室,胜宇大声说,“我把粥放餐桌上,你出来记得吃!”

    </p>

    田蕊没有回答,因为她发现稍微大声一点说话头会更痛。

    </p>

    自己为什么要喝酒呢?田蕊回想着。一直觉得分手已经够难过了,为什么还要伤心又伤身?可昨晚又是怎么了?无法克制自己的一时冲动。想到江一然为了那女人拉住自己的手,想到“啪”的那一巴掌,心从未如此痛过,眼睛因为氤氲的水雾发红发胀,可田蕊却不想哭,她一瞬间明白了,也懂了,虽然痛可是这一巴掌很值得,释然放下成长也不过一瞬,她想起了肖萧那晚的话:你接受他离开的一万种版本,就是不能接受他不喜欢你,喜欢了别人这个版本。

    </p>

    他爱你的时候万般美好,他不爱你的时候蛇蝎心肠。

    </p>

    田蕊在浴缸里泡了很久,泡到水已经开始有了凉意,手脚泡出发白的褶皱。田蕊擦着头发一出门就看到门口的胜宇。

    </p>

    “你在这儿干嘛?”

    </p>

    胜宇看样子应该是见田蕊这么久不出来于是一直守在门口,这一开门被吓了一跳又觉得很尴尬,“没什么没什么。”看着擦头发的田蕊殷勤道,“姐姐,我帮你吹头发吧。”

    </p>

    “不用了。”

    </p>

    “饿了吗?”

    </p>

    “不想吃。”

    </p>

    田蕊看胜宇可怜巴巴憋嘴的样子安慰道:“我胃疼,所以吃不下。”

    </p>

    “胃疼吗?!要不要去医院?”

    </p>

    看胜宇紧张的样子田蕊又后悔告诉他是因为胃疼才不吃本想安慰他的话,有时候田蕊确实就是太真实。

    </p>

    “没事,小毛病,吃点药就好了。”田蕊在电视柜下的抽屉拿了两瓶药出来,各倒了四颗回房间拿杯子喝水,柜子上是一个透明的玻璃杯,她记得昨晚把杯子摔碎了,是和江一然的情侣杯,摔碎的是她的白色杯子。

    </p>

    “那个水凉了!”胜宇在外面叫喊。

    </p>

    “没事,将就了。”

    </p>

    现在田蕊心里格外平静,除了胃疼头疼这些外部因素以外,一切都好。

    </p>

    “你要不要先回家休息?”田蕊问。

    </p>

    “你要赶我走了吗姐姐?”

    </p>

    “你守我一夜,也该回去好好睡一觉,我没事,就想再睡会儿。”田蕊在胜宇面前蹦踧,让他不担心,“我醒了给你电话给你做好吃的好吗?”

    </p>

    “真的?!”

    </p>

    “真的。”

    </p>

    “那我回家拾掇拾掇等你电话哦。”

    </p>

    “好,我送你吧。”

    </p>

    “不用了,你快去睡吧,记得吹头发。”

    </p>

    “嗯,好。”

    </p>

    送走胜宇,田蕊也放下了那层假装坚持的盔甲,头痛得快要昏倒,全身都痛,浑身又冷又热,乏力到走到床边都觉得累。

    </p>

    -----

    </p>

    田蕊昏昏沉沉的睡了,醒来时第一个看到的人便是江胜宇,而自己正在医院打着吊瓶。

    </p>

    “你怎么又回来了?”田蕊看到坐在一旁的胜宇问。

    </p>

    “你知道你因为肠胃炎发烧到度吗?”

    </p>

    “哦,那是发烧啊。”

    </p>

    胜宇心里有些无语也有些火,“你能别在我面前装作刀枪不入百毒不侵的样子吗?”

    </p>

    田蕊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胜宇也知道这句话说得越距了,于是起身说:“我去叫护士再给你量一下体温。”

    </p>

    “三十八度二,降了。你好好休息,你男朋友抱你来的时候急坏了。”护士看了下吊瓶说着。

    </p>

    田蕊刚想说话,胜宇抢先一步,“她是我姐,我不是她男朋友。”

    </p>

    田蕊突然心里咯噔一下。

    </p>

    护士看了一眼胜宇,没有说什么走了出去。

    </p>

    “我不知道我发烧了。”

    </p>

    ……没有答话。

    </p>

    “上一次发烧我还没有十岁。”

    </p>

    ……看着手机,依旧没有说话。

    </p>

    “我以为是喝多了的正常反应。”

    </p>

    “没事,你不用跟我解释。好好休息吧,我出去抽根烟。”胜宇调慢了吊瓶走出去。

    </p>

    胜宇回来时手里拿了一大包药,见吊瓶快完了按了呼叫器,“什么时候吃怎么吃吃几粒里面每个袋子都有写,还要连续输三天液。”

    </p>

    “不用吧,我吃药就行了。”

    </p>

    胜宇没有理会继续说:“到时我来接你。”

    </p>

    “真的不用麻烦了。”

    </p>

    .xgchotel.

    “到时我来接你。”胜宇没有理会只是又一遍。

    </p>

    田蕊从睁开眼胜宇就一直不苟言笑,不威自怒的样子让她有些害怕,护士进来拔了针管,打的留置针田蕊只好把外套披在外面。

    </p>

    “我给你撑着,把衣服穿好再走。”胜宇起身架起衣服。

    </p>

    “没事。”

    </p>

    “快点。”

    </p>

    胜宇把左边袖子撑着不让手背碰到衣服。

    </p>

    来得很急车停在楼下室外停车场,虽然秋高气爽,但一出医院,一阵寒风吹来田蕊还是冷得发抖。

    </p>

    胜宇把外套脱下给田蕊披上。

    </p>

    “不用了吧,几步路。”

    </p>

    胜宇依旧没有理会,走在前面,打车车门等着田蕊慢慢走过来。

    </p>

    “你的衣服。”田蕊背对着胜宇让他把衣服拿走。

    </p>

    胜宇拿下衣服上车顺手扔在后排。

    </p>

    “你不冷吗?”看着胜宇穿着一件白色短袖问道。

    </p>

    “不冷。”然后打开了暖气。

    </p>

    暖气很足,气氛很尬。

    </p>

    “去哪儿?”田蕊实在是憋不住了,尴尬得想吐,再不说话可能自己会被闷死。

    </p>

    “回家。”

    </p>

    “谁家?”

    </p>

    “你家。”

    </p>

    天啊,不会一直是这样吧,至少我得忍受三天,田蕊继续说:“我饿了。”

    </p>

    “想吃什么。”胜宇两只手扶着方向盘,专注地看着前方,看得出来他心情确实不怎么好。

    </p>

    “炸鸡。”田蕊说到炸鸡眼睛都亮了,从昨天开始就没吃,到现在真的要饿疯了。

    </p>

    “那要不要配点啤酒?”

    </p>

    “不不不,我觉得炸鸡还是配可乐好。”说着田蕊扭过身看着胜宇继续说道,“你想刚炸出来酥脆的炸鸡咬上一口,又香又多汁还有一点烫嘴,然后喝一口加冰的可乐,一咸一甜,人间美味啊。”

    </p>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胜宇陷入思索,又不说话了。

    </p>

    天啊,田蕊内心已经抓狂了,爱谁谁吧,我凭什么要哄着你讨好你?又不是我的谁,我干嘛非要你高兴了?我还全身又痛又软难受得要死呢。于是田蕊扭头看向窗外,也不理胜宇了。

    </p>

    .zyxta. 但她没看到胜宇偏过头看着她的样子,无奈痛心失落,百无一用是情深,胜宇终于体会到。

    </p>

    胜宇觉得自己成熟了很多,过去的自己得过且过,感情无非是用来打发时间的东西,从来没想过自己会真正地喜欢谁会爱谁,年纪到了随便娶个谁繁衍后代向父母交差就好。自从遇到田蕊,他觉得她太好,好到人生突然有了希翼和规划,好到想要和她生儿育女、长命百岁。胜宇觉得自己这个想法特别非主流,也不知道田蕊好在哪里。想到《大话西游》里面葡萄和至尊宝的对话:

    </p>

    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p>

    不需要吗?

    </p>

    需要吗?

    </p>

    ……

    </p>

    需要吧,好像也不需要,说不需要,又觉得都是理由。情不知所起,但相处之下会找到一往而深的理由。

    </p>

    -----

    </p>

    车停在超市门口,胜宇让田蕊在车上等他,没一会胜宇一手提着菜一手提着翅桶和一杯大可走出来。

    </p>

    满车飘香,田蕊胃里边酸酸的,是真的饿了。

    </p>

    -----

    </p>

    一到家胜宇就在厨房捯饬。

    </p>

    “你在干嘛?不是买了炸鸡吗?”田蕊好奇地问。

    </p>

    不说话。

    </p>

    “我们两个吃不了那么多。”

    </p>

    不说话。

    </p>

    “你想不想听歌?”

    </p>

    不说话。

    </p>

    “你喝水吗?”

    </p>

    不说话。

    </p>

    “喂,你能不能说句话?”

    </p>

    胜宇放下手中的刀,转过身认真地看着田蕊,“你要我说什么?”

    </p>

    这句话把本就热脸贴冷屁股的田蕊着实噎住了,悻悻地连了蓝牙听歌,又到厨房倒了杯热水准备吃药。

    </p>

    “吃了饭再吃药。”胜宇的声音幽幽地从身旁传来。

    </p>

    一听田蕊把一大袋药直接扔在橱柜的台子上,拿着水杯走了出去。

    </p>

    哼,看谁熬过谁。

    </p>

    不过田蕊真的是嘴硬心软的人,在沙发上瘫了一会,又愧疚起来,于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p>

    “叹什么气?吃饭了。”胜宇端着最后一盘炒西兰花走出来。

    </p>

    田蕊懒懒地起来坐到餐桌上,开心地拿起一个鸡翅。

    </p>

    “啪!”胜宇用筷子打掉田蕊手上鸡翅。

    </p>

    “你干嘛?”田蕊哑哑的声音叫道。

    </p>

    “这是你的。”胜宇把早上的白粥和那盘西兰花推到田蕊面前,把翅桶和可乐摆到自己面前。

    </p>

    “我是病人,需要营养,你就给我吃这个?”

    </p>

    “你胃炎吃炸鸡冷饮合适吗?”

    </p>

    “不是很合适,但不是不可以啊!”

    </p>

    “医生说你要吃清淡一点。”胜宇很认真地说。

    </p>

    “医生说得对。”田蕊弱弱地说完两人又没话了。

    </p>

    这一天田蕊真的要被憋疯了,这种感觉真的太难受太奇怪,你喜欢我关我屁事啊,凭什么我还要照顾你的情绪?该拒绝的我拒绝了,该说的我也说了,还要我怎样啊?如果换作是以前还没谈过恋爱的田蕊可能就直接火了,可是田蕊已经长大了,沉稳了,再加上可能天秤座颜控吧,胜宇又像个邻家弟弟,这么照顾自己真的还是很感动,而且这一年与胜宇的接触,对胜宇改观太多,有时候自己也想,如果不是因为年龄可能真的会和胜宇在一起。

    </p>

    好了,最后一试,再这样我也没办法了。

    </p>

    “你不要生气了。”

    </p>

    不说话。

    </p>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p>

    不说话。

    </p>

    “我没有装作刀枪不入百毒不侵。”

    </p>

    看手机,回消息。

    </p>

    “我真没发烧的经验。”

    </p>

    锁屏,继续吃。

    </p>

    “我很惜命的,真的。”田蕊继续用着沙哑的声音,夸张的表情说着,“我特别怕死,坐飞机我一定选靠近应急逃生出口的位置,过马路我绿灯了都会等几秒再过,我怕司机刹车踩成油门把我撞飞了,我打车稍微远一点都会给朋友发车牌号告诉她们我要去哪儿大约多久到,虽然我喜欢一个人出去玩,可是出行前我都会跟我妈说,我的保险银行卡放在哪儿,密码是什么的,出去时间长我连遗书都会写的。”

    </p>

    “噗。”胜宇正在喝可乐,听到“遗书”两个字瞬间喷了出来。

    </p>

    笑了笑了,终于笑了,我的妈呀累死我了。

    </p>

    “快吃吧,再噉啵噉啵就凉了。”胜宇笑着拿起筷子夹了个西兰花放进田蕊的碗里。

    </p>

    这一天,田蕊真的觉得自己弱爆了!没有以前的霸气,再怎么说也是走御姐路线的,怎么感觉自己现在跟条狗似的?

    </p>

    田蕊也不再理胜宇,自己舀着白粥吃得贼慢,主要是清汤寡水实在难以下咽。

    </p>

    胜宇撕了一块炸鸡的皮扔在田蕊碗里。

    </p>

    田蕊脸埋在碗里看到之后肯定了自己是条狗的想法,于是抬眼白了一眼胜宇,“我不要。”然后一口吃掉,“我又不是狗,不需要你投食。”

    </p>

    “那你还我啊。”

    </p>

    “我吃了就是我的了,凭什么还你?”

    </p>

    两人又开始了之前的日常拌嘴模式,晚上田蕊才意识到,从医院开始到现在自己竟然完全没有想到过江一然,想到那一段糟心的遭遇,反倒心里有些甜甜的。

    </p>

    田蕊一直觉得爱是没有距离年龄甚至物种的差别,但是发生在自己身上还是无法接受,可能年纪大了就会开始在意别人的看法吧,心态再怎样年轻,现实就是现实。

    </p>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